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三十七章:仙子动凡心
    之前只是猜测,但玉帛一召出飞剑,大朱吾皇便已确定,这家伙确实是开光境,而且应该还是开光后阶,但从那飞剑散发的灵力波动来看,这实力也就一般般了。

    如果放在几天前,这种级别的对手对大朱吾皇还有些威胁,但晋升开光境后,这种菜鸟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这飞剑应该是三阶法宝,相比之下,他背后那把更强一些,应该有四阶之上的水准了。

    老家伙那得来的法宝,随便一件都比它们强得多,要不要直接海扁一顿再说?

    不过这样一来,会不会动静有些大...这两位年纪轻轻便已是开光境,回头惹出了老家伙,我可未必扛得住!”

    他正在那犹豫,却感觉臂弯之中微微一动,贾柔含已将胳膊抽了出去,娇叱了一声,身前便有一片五颜六色的光华闪耀了起来。

    她自然不会真的让玉帛斩杀身旁这位,只要他露出这意思就行,她身旁布下的阵法能留影,有证据在,荒圣宫可不会和你讲什么道理。

    既然有她出手,大朱吾皇自然就开开心心的当起了观众,生怕波及到自己,还特地朝外跑出去了几十米,而后便笑眯眯的看着,就差手里拿把瓜子了。

    他正好想看看这一元世界中修仙者的底细,光从灵力波动上可看不到战斗技巧、法术应用之类的玩意,如今这倒是个机会。

    “柔含妹子,这可是你逼我的!我今日必定要将那王八蛋斩与剑下,我炽日剑在身,你又能挡我几剑?”

    玉帛刚召出了飞剑,便见自家未婚妻挡在了前方,出手便是大招,心中更是怒极,低喝了一声,将手中的飞剑收起,左手一捏剑诀,背后的飞剑剑穗一荡,便有一道红光闪起。

    刹那间,两人身旁数十米范围之内火浪滚滚,热浪蒸腾,那茂密的花丛在顷刻之间便已枯萎凋谢。

    眼见那团五颜六色的光华就将被破开,他也不对贾柔含出手,而是剑指一竖,御剑朝着大朱吾皇斩去。

    “有把炽日剑了不得嘛?”贾柔含面色一变,低哼了一声。

    不过话虽这么说,炽日剑还真挺了不起的,那是玉家老祖赐予玉帛之物,四阶上品法宝,普通的法宝还真抵御不住。

    贾柔含指尖一弹,身前的五彩光华朝内一敛,化回了一串五颜六色的珠子,束在了皓腕之上。

    而后身上的薄纱飞舞而起,一团绿油油的光芒将那扑面而来的火浪御开,足尖一点,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青光,再次挡在了大朱吾皇身前。

    她这一串动作如同兔起鹘落,干脆利落,等她将大朱吾皇护在身后之时,炽日剑所化的火光刚刚迫近。

    贾柔含螓首轻摇,秀发尾梢一个铃铛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剑势顿时一滞,玉帛的意识出现了瞬间的涣散。

    等到清醒过来,贾柔含已将拉着大朱吾皇退至了远处,身前闪起了道道绚丽的光芒,密密麻麻的挡在了前方。

    两人都是自家最顶尖的天才妖孽,比起身上的法宝数量来,贾柔含只多不少。

    虽然没有炽日剑这样的四阶法宝,但三阶巅峰还是有不少的,方才那铃铛更是罕见的神识攻击类,要说起价值来,丝毫不比炽日剑差。

    “惑心珰...贾柔含,几日不见你长进不少,都能御动这件宝物了...

    好好好,回头到了一元始城,我看你怎么和你家老祖交待!

    至于你,希望你能在贾氏大比上出点风头,回头始祖赛上有你好看!”

    玉帛的面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红,收起飞剑转身便走。

    那惑心珰能增幅并集中宝主的神识,对对手造成冲击,但使用条件很是苛刻,开光境便需要融合境的神识强度。

    但既然贾柔含已经能御动这件宝物,他自然也讨不了好了,此时已然头疼欲裂,再来一下估计直接就要趴下了,不走又能怎样?

    留下来看着自己的帽子发芽嘛?

    “虽然没看见术法威力如何,但灵力的控制实在太差了。

    四阶法宝至少能振幅四倍,他这柄已是四阶上品,那就应该就接近五倍的增幅,但实际上呢?最多三倍!

    不过那家伙应该是主金系莲台,用的却是火系法宝,最多只能发挥出七成威力而已...

    嗯,四阶上品飞剑,比凤青桐他们几个用的还要好上不少了,又是火系,回头抢来送送人也不错...”

    所谓增幅,指的是灵力在利用到术法或者法宝上之后,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

    譬如,以最简单的火球术为基础,认定固定数量的灵力通过火球术而转化出来的破坏力为一,也就是说,火球术没有任何增幅,而大火球,可能就是二,以此类推。

    法宝也是如此,一阶一倍增幅,这是在修仙界公认的数值,唯有到了九阶之后才有些模糊。

    因为从九阶跨越到灵宝,需要的不是增幅,而是器灵。

    在四灵域的传说中,某些九阶巅峰法宝威力比灵宝还大,便是因此而来。

    听起来似乎挺复杂,但是在修仙者的神识之下,其实很容易分辨。

    “那件什么惑心珰竟然是神识攻击的法宝...能增幅神识的法宝极其罕见,而且这位贾家的女子神识也不弱,已差不多达到融合境的层次了,很了不得啊...

    不过神识虽强,灵力的使用一样糟糕,用的那些个护体法宝,每一件至少都是三阶,但实际上呢?没有一件增幅能达到两倍的...

    嗯,那件神识攻击的法宝如果给我的话...以我的神识强度,只怕都能对付心动境的高手了吧?”

    大朱吾皇一面观战一面在心中评点,根本没把两人的争斗当一回事,反而惦记上了他们的法宝...

    还在琢磨着,忽然觉得自己胳膊触到了一片弹力十足的东西,低头一看,却见贾柔含不知何时已经靠在了自己身旁,薄纱之下,樱唇血色渐退,额头也有细细的青筋暴起。

    “嗯,神识耗尽?先前那一下,看来是用了什么秘法刺激了神识之后才用出来的...怪不得那么强...”

    “咦,这遮面的薄纱也是件法宝,竟然能隔断神识...”

    美人在侧,那娇娇柔柔的模样实在令人心动,大朱吾皇不由自主的探出了神识,想要趁她晕菜的时候看看薄纱下究竟是何种模样,结果却被那薄纱直接阻断,无疾而终。

    侧身看了看,顺着那尖俏的下巴往下便是白皙秀颀玉颈,再往下...

    他忽然起了一个念头,神识竟然还有这种作用,之前怎么没想到,不过似乎好邪恶的样子...

    玉帛一来,争斗突起,那些少女早已起身站在了周边,但没听见自家小姐招呼,却又不敢前去。

    再远处,贾固安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乎把眼睛都揉瞎了。

    贾柔含所布的阵法其实也就是简单的隔音阵,那些少女和贾固安都只是普通的武者,自然听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只看见先是玉帛来了,几个人说了几句,自己族内这位天之骄女便很亲密的勾住了黄五,再然后,就打了起来。

    不过也就是片刻功夫,玉帛便含怒而走,这位和黄五又凑在了一起,看上去更暧昧了些...

    贾柔含是谁?

    那是贾氏老祖的掌上明珠,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真正的仙门中人。

    哪怕她身边一个丫鬟,身份都远在贾固安之上。

    他虽然心中已经笃定大朱吾皇乃是什么荒圣后裔,但毕竟见识有限,还是不清楚这到底代表了什么,只知道仙凡有别。

    黄五就算年纪轻轻便已是先天高手,但贾氏的仙子依旧高高在上,那身份,绝不是现在的他所能企及的。

    但结果呢...仙子似乎下凡了。

    “自己似乎看见了不该看的了...”

    贾固安觉得,是不是晕过去才比较妥当...

    还没拿定主意到底是晕还是不晕,却又看前头花田中,大朱吾皇轻轻的扶了一把贾柔含,让她一个人坐在了花田之中,而后转身就走。

    临走,还朝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带路。

    贾固安整个人都傻了,浑浑噩噩的跟了上去。

    过了会,贾柔含似乎也缓过来了一些,有气无力的伸手招了招,那些少女这才一拥而上,将她团团围住,搀扶了起来。

    此时,大朱吾皇和贾固安已经走过了花田,即将进入对面一座翠绿的楼阁之中。

    薄纱下,贾柔含妙目含嗔,静静的看了他背影几眼,转身离去。

    ......

    “这里不错!嗯,先前那位到底是谁?”

    深深的吸了口气,感应着那充沛的灵气,大朱吾皇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转身问道。

    这座小楼竟然有单独的汲灵阵,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

    贾固安依旧没回过神,傻呵呵的在那点着头,也不知道究竟听明白了没。

    大朱吾皇无奈之下,让蜜儿给他来了个精神震撼,直接震得他鼻血直流,但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刚才那位是谁?”

    又问了一遍,贾固安恭恭敬敬的回道:“那是我们贾氏的大小姐,老祖的嫡系血脉,据说是生而为仙盖世妖孽,真正的仙门中人...”

    他后面还用了一大堆赞词,无外是形容贾柔含如何如何出类拔萃,但说着说着声音又轻了下去,一双眼睛偷偷的朝着大朱吾皇瞟啊瞟...

    仙子再了得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动了凡心了啊...最牛逼的应该是身前这位...

    先前他可是也见着了玉帛的,那位也是仙门中人,可是贾柔含却对他不屑一顾,两人还动了手。

    这位黄兄弟虽然是荒圣后裔,但毕竟只是个普通人,却能引动芳心。

    而且这才多少时间?两人都是第一次见面,这位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自家这位天之骄女都一见钟情?

    大朱吾皇可不知到他都在乱七八糟的想些什么,听他描述了一下贾柔含的身份之后,便皱眉思索了起来。

    “这么听起来,这小妞的身份确实不一般啊...

    她这小年纪,便已是开光境,那贾氏的老祖究竟是什么境界?

    融合境肯定不止,心动境也未必打得住...不会是金丹境吧?

    看来那什么惑心珰没法硬抢了...真是可惜,我原本觉得这惑心珰和惑神丹是绝配来着...

    归须那老家伙搜刮了那么多法宝,都没一件是神识攻击的...”

    如果贾固安知道他在想什么,真的会被活活气死...

    贾氏的仙子对你芳心暗许,你竟然在想着抢她的法宝?

    这还是人嘛...是不是疯掉了?

    其实大朱吾皇清醒的很。

    这位贾氏的天之骄女其实就是看在自己那个莫名其妙的假身份身上,拿自己当挡箭牌呢,说难听点的,有些不安好心。

    虽然这妞应该长的不赖,大朱吾皇也挺动心,不过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一时惊艳也就够了,难道还真的强行拿来入洞房不成?

    大朱吾皇并不介意和这样的女子发生点超友谊的关系,但第一次,还是要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才比较美好。

    咱们是讲究人啊!

    既然不贪图美色,那被你利用完,我总得收点利息吧?

    我这么高的身份,日后可能是九层世界的掌控者,区区一件三阶法宝,虽然是罕见的神识攻击类型,都未必配得上呢!

    他琢磨了会,似乎强抢有些太过高调,也只能先摆在一旁了。

    想起玉帛临走还提了什么始祖赛,他如今倒是对这贾氏大比有了更多的兴趣,似乎后面还藏着点啥啊...

    他琢磨了会,又问道:“对了,你听说过始祖赛嘛?”

    “始祖赛?那是什么?”

    贾固安一脸茫然,摇了摇头。

    “这家伙级别不够...看来只能从那位贾柔含那打听打听了...”

    大朱吾皇轻轻的哼了一声,也就不再多问。

    他心中隐隐有种感觉,这始祖赛和下一层世界似乎有着一些特殊的联系。

    ......

    某个奇异的空间之中,那位身披金色薄纱的女子正百无聊赖的看着面前那淡淡的波光。

    波光之中,闪动着一幅幅极小的图像,每一幅图像之中,都有着人间百态。

    这也是她数十万年来唯一的消遣。

    忽然间,在那波光正中,闪起了一点褐色的光芒,女子愣了一愣,伸手一点,而后便瞪大了眼睛。

    “传承珠?不过这个好丑啊...有容不喜欢...但是老主人吩咐过的呢...”

    “好吧,反正有了传承珠也只是得到了试炼的资格而已,你这么丑,估计第一层世界都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