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三十四章:生死之道
    有时候,越是简单的事反而更容易疏忽,所谓灯下黑就是这个意思。

    大朱吾皇先前刚想起蜜儿,忽然灵光闪动...

    自己服用不了丹药有什么关系?

    那玩意又不用嚼又不用咽的,标准的入口即化,自己张开嘴,让蜜儿帮忙投食就行了。

    那小丫头虽然贪玩,但通过魂印下了命令之后绝对会完全遵从,说一分钟一颗绝不会一分零一秒,只要自己算好神识消耗的数量和时间,一切就简单的很了。

    “补精丹一万双值一颗,记得之前就兑换了不少,不过给联盟的长老们发放了一些,先数数还有多少...”

    “还有九百多颗...我记得在瀛洲空间时,一颗补精丹便能将精神力补满了。

    不过如今自己精神力已经转化为神识,无论是量还是强度提高了不少,但就算十颗补精丹才能补满,也用不了这么多...先试试吧!”

    大朱吾皇盘坐了下来,直接放空了思绪,将意识沉浸在了丹田之中,进入了观想状态。

    识海中,一黑一白两座莲台砥足而立,正以一种恒定的速度徐徐旋转。

    大朱吾皇如今是全盛状态,莲台四周,一千九百九十八瓣莲瓣每一瓣都晶莹剔透,散发着幽幽光芒,如若灵力耗尽,这些莲瓣便会变得黯淡无光。

    这些莲瓣上还有着一丝丝极淡的玄妙纹路,光影流动间,这些纹路也会忽明忽暗,与之交相辉映。

    “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

    大朱吾皇有些好奇的看着,总觉得有些变化,但又不知这变化出自哪里。

    筑基之后,这莲台,他已观察过无数遍,可以说闭着眼睛都能描述出上面的每一道纹路。

    但此时,这种感觉若有若无,有些虚无缥缈,那应该不是来自外表上的变化,而是来自别的地方...

    他也并未再多想,而是开始具现!

    当时筑基时,先出现的乃是黑色莲台,故此这次他也是从黑色莲台开始。

    意识一动,丹田上方出现了一点淡淡的虚影,随之,一道道似有似无的纹路缓缓延伸,没多久之后,一瓣莲瓣便已出现。

    而后,又是一瓣...

    他就如同一个画师,用意识一笔一划还原着莲台的全貌。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疲乏欲死的感觉传来,整个人的识海都为之一沉,意识也随之震荡了一下,直接便退出了观想状态。

    “呼...”他深吸了口气,浑浑噩噩的掏出了一颗补精丹塞进了嘴里,提起了一些精神之后,细细的感受了一下,随后又是一颗...

    足足六颗下去,神识才彻底恢复。

    虽然观想之时,时间毫无意义,但之前他便有经验,具现六十三瓣大约要花费半小时出头。

    不过倒是有些意外的惊喜,之前被强制退出时,他已经具现到了六十六瓣,比原先多了三瓣。

    当然,时间可能也可能花费的稍稍多了一些。

    “具现的数量和神识的强度息息相关,看来是之前那夺魂区域的功效了...不过能增加将近半成倒真没想到...那地方真是个宝地!”

    大朱吾皇大为兴奋。

    要知道,相比起灵力来,神识的增长更为困难,往往只有在破境时才会有所提升。

    甚至,就连可以补充神识的天材地宝和丹药都极其罕见,否则的话,补精丹这种消耗品何至于这么珍贵?

    之前自己给了凤青山一颗,看那小子的样子就如同捡了宝一样...

    在夺魂区域时,自己只是稍稍试了试,便能有这么大的收获,那里有那么多黑色的镜面,如果全部来一遍的话,该能提升多少?更何况还有能量度可拿...

    “算他六十六瓣花了四十分钟,也就是说,我的神识可以坚持四十分钟,六颗补精丹可以补足,也就是说,平均七分钟左右一颗就差不多了。

    但时间要算的宽裕点,五分钟一颗应该足够,具现到六十六瓣的时候需要服用八颗,一共一千九百九十八瓣,大概需要两百五十颗左右,一切顺利的话,大概整整需要一天时间。”

    静静的计算了一遍,而后将蜜儿召了出来,仔仔细细的吩咐完,又将所有的补精丹都拿出来放在她面前。

    九百多颗呢,哪怕再出现什么变故也应该足够了。

    通过魂印下令,小家伙自然毫无抗拒,哪怕觉得无聊,回头来个心情恶劣,那也是完成任务之后的事了。

    归须留下的那些宝物之中没有阵盘,但可以自动触发的护体法宝还是有几件的,一件件将灵力补足,摆在了树洞入口和身边。

    一切准备就绪,再次进入观想!

    ......

    丹田之中,一瓣瓣莲瓣悄然盛开,和下方的莲台交相辉映。

    一瓣两瓣三瓣...莲瓣已经突破了百数,神识依旧充沛。

    时间悄然逝去,九百九十八瓣...

    当最后一瓣莲瓣生成之时,异变突生。

    一虚一实两座莲台之间似乎产生了某种微妙的感应,下方的黑色莲台微微一颤,莲瓣上的纹路同时闪耀了起来,而后,在空中结成了一个隐晦难明的字符。

    这字符,有点类似于大朱吾皇前世见过的古篆,但笔划却要更为繁复,勾划之间圆润无比,好似一气呵成,完全没有半点生涩的转折。

    “这是...死!这便是规则的具现!我的黑色莲台,竟然代表的乃是死之法则...”

    就在这瞬间,大朱吾皇忽然福至心灵,心中一亮。

    这种感悟来自冥冥之中,完全没有任何先兆,看见了,便懂了!

    在观想状态下,这种感觉乃是直接印刻在记忆中的,而并非本身意识所察,完全不影响第二个莲台的具现。

    又是一瓣两瓣三瓣...

    这次,依旧有异变发生!

    同样类似古篆的文字,但却是完全不同的笔划。

    “这是...生!”

    “一黑一白,乃是生死莲台,我的规则之路,便是生死之道...还在变化...”

    两座莲台都具现之后,上下方虚实莲台之间出现了一片混沌的色彩,那两个篆字交融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阴阳鱼状的光斑。

    光斑之上,在阳面,有无数繁复之极的纹路四处游走,宛如活物一般,鲜活之极。

    而在阴面,同样繁复的纹路则是静如沉水,透着一股古朴沧桑的气息。

    “这是道纹!”

    依旧和先前一样,大朱吾皇在顷刻之间便知道了这是什么,而且,冥冥之中有种力量,一直在不断的催促着他,要将这些纹路铭记在心。

    一道、两道、三道...

    第三道时,意识再次震荡了起来,神识耗尽。

    “唔,消耗竟然如此之大?”

    大朱吾皇闭目而坐,深吸了口气,这道纹竟然如此可怕,他已经挑选了最简单的那几笔,但是也只记住了三道,便已耗尽了神识。

    而之前,他所看见的道纹成千上万,区区三道,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三道最简单的道纹之中,两道来自于阴面,一道来自于阳面,不过具体有什么用,还得自己琢磨。

    他抬头,发现蜜儿正睁着大眼睛愣愣的看着自己,小手中捏着一颗补精丹,还没来得及送上。

    用魂印和她沟通了一下,小家伙传来了一个古怪的意识:“主人,蜜儿害怕呢...主人,蜜儿好喜欢...”

    “外部也有异象具现,看来已经晋升开光境...我是生死之道,也难怪小家伙会有这样的反应...”

    大朱吾皇安抚了一下,将她收回了宠物空间,伸手捻起了面前的补精丹。

    神识已经耗空,一颗颗补精丹下去,又渐渐的丰盈了起来,这次,足足服用了十二颗,方才补足。

    “开光境,神识提高了一倍!”

    意识朝着丹田一探,发现莲台并未有什么变化,但是,吸纳灵气的速度,又提高了不少,而且感觉中,每一瓣莲瓣所能储存的灵力也有增加。

    “神识强大,连带着莲台也有些变化,而且,对灵力的控制力更强也更为精细了。

    同样一件法宝或者同样的术法,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自然也水涨船高...

    这就是筑基境和开光境的区别...”

    细细的感应了一下,大朱吾皇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将身前的丹药、法宝收了起来,起身走出了树洞。

    出乎意料的顺利!

    入目,似乎整个世界都更鲜活了一些。

    耳边微风拂过,都用不着神识刻意探查,便似乎能清晰的感应到那风中溢散的灵气。

    身旁,树木郁郁葱葱,呼吸之间,似乎都有灵气在不停的洗涤身躯。

    他悄然朝着树林外走去,而后抬头看了看天色,眉头微微一皱。

    一元世界之中,没有明显的昼夜之别,但是,每当入夜,天空便会变得稍显黯淡一些。

    如今,已是夜晚。

    “昨天上山时还是中午,这到底过了多久?如果只是具现莲台,应该差不多一天吧?不过后面还出现了别的状况...”

    他心中一动,掏出了那个储物戒,数了数,不由得嘶的惊呼了一声。

    “只剩下三百多颗了...蜜儿喂了我六百多颗,五分钟一颗,过了两天多了...那什么参加初选的队伍,不会已经出发了吧?”

    ......

    夜色已深,原本明亮的天空如同蒙上了一块灰蒙蒙的纱布一般。

    云鼎城外五百里,一支数十人组成的马队正在大路上列队前行。

    一元世界的马匹,看上去和普通的马儿并无太大的不同,但是体型更大,四足也更为粗壮,跑动起来速度也是快了不少。

    贾固安脸色晦暗,拉在最后,时不时的回头看上几眼,一路过来,差点没把脖子都扭断了。

    在马队的前方,一个肤色黝黑的中年人和贾无空说着话,而贾西平则凑在两人身旁,陪着笑脸时不时的插上几句。

    贾无空毕竟是老资格,就连百城副管贾狱对他都要稍稍客气一些,此时回头看了看,笑道:“这次固安只带了九人,看来还是等着那位黄五呢...嗯,副管,他可曾为那人备档?”

    贾狱板着脸点了点头:“他已经将聘书拿来备档,如若最终那人没来,他便只能动用替换机会了。”

    贾西平在旁边幸灾乐祸的说道:“固安管事这次所聘的选手原本就实力一般,如果还被扣分的话,只怕是要吊车尾了。”

    贾狱黑着脸瞪了他一眼:“你和固安同在云鼎城,乃是真正的同僚,他吊车尾,你很有面子嘛?

    这次十位副管每人负责十城,我一直对你们云鼎城抱以厚望,如若固安不行,那你就顶上吧...

    这次要是拿不到一个前十的名额,我唯你是问!”

    贾西平脸色顿时一白,尴笑了几声,缩在了一边。

    开玩笑呢?他所聘请的几位中贺观前百是十拿九稳的,莫里也没问题,但前十...他还真没想过。

    据说光是百花城,这次便有七位顶尖的天才妖孽,其中有五位已经步入先天,那是稳稳的占了十强之位了,剩下几千人抢五个名额,可见难度多高。

    贾狱训了一句,便不再理他,而是转向贾无空问道:“无空管事,先前我托欣兰小姐代为问好,不知...”

    贾无空撸着颌下的长须呵呵笑道:“我已帮副管转达了,这次那位也会去百花城,到时如果有机会的话,我陪副管一起去一次...”

    贾狱一张整年都不笑一下的黑脸微微抽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了...”

    他回头朝着贾固安看了看,叹了口气。

    先前在得月楼发生之事,贾西平最终还是未曾去他那告状,但贾狱身为百城副管,在云鼎城这消息虽然不如贾无空这种地头蛇灵通,但也有自己的渠道。

    事后不久,他便已拿到了简讯,对那位年轻人也好奇的很。

    贾西平此人做事虽然有些猥琐,不过一身修为可是实打实的后天巅峰,能一招便将他拿下的,至少也也已是先天境界。

    他得到的消息不算详尽,倒是没往荒圣那去想。

    不过二十余岁的先天境界,这样的天才,数遍整个一元世界也不会太多,这次自己负责的十城之中,如果能出这么一位,也算是面上有光。

    但没想到,贾固安聘书都拿来报备了,人竟然莫名失踪了...

    贾狱甚至还亲自做主,在云鼎城内等了许久,但一直临近傍晚都不见人影,也只能作罢,不过心里总还是有些不痛快的。

    就在此时,落在最后的贾固安忽然欢呼了一声,纵马回身,朝着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