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三十三章:准备晋升
    贾固安有些忐忑的将那份聘书递了过去。

    对他们这些小商队来说,聘书的条件是族内拟定好的,每一份都一模一样,也没有什么修改的余地。

    但他之前为了拢住人,又对大朱吾皇说过‘如若不满意尽管提’,这牛逼吹下去了,回头这位真的狮子大开口怎么办?

    一些小条件,贾固安已经拿定了主意,哪怕自己掏腰包,甚至耗尽一生积蓄也要满足对方,只怕这位实力高,眼界更高,提出一些他根本无法办到的要求,那就坐蜡了。

    贾氏商会不愧是一元世界一流的商贾,凡事想的面面俱到,聘书上罗列的条款便足有三页。

    一共两份聘书,大朱吾皇接过去,随便扫了一眼,翻都懒得翻一下,在贾固安越来越快的心跳声中淡淡问道:“要签字画押还是怎样?”

    贾固安心里七上八下的正在等着他看完发话,却没料到对方根本看都没看,便要签下聘书,一时间都未曾反应过来。

    等大朱吾皇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他才颤着声音说道:“黄兄弟...您不再看看?”

    大朱吾皇奇道:“你不是说只有好处没义务的嘛?这还有什么好看的?”

    贾固安欢喜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连忙将聘书接过,拿起一份,翻到最后一页,指了指:“这...这...黄兄弟果然痛快,这里签字,再在这里按个手印便可!”

    旁边那位早已准备好了一支鹅毛水笔和印泥,大朱吾皇痛痛快快的在他指的地方签上了黄五两个大字,而后又用食指沾了沾印泥在旁边摁下了手印。

    等第二份也签字画押后,贾固安将其中一份收起,另一份递给了大朱吾皇,满脸皆是灿烂的笑容:“黄兄弟,这一份您收好了,另一份我要拿去百城总管那报备,而后便会发下客卿腰牌,回头用这腰牌,在我贾氏商会所有产业之中消费,皆可八折优惠!

    另外,凭借这腰牌,你还可以找商会借贷不超过十万枚大钱的资金!”

    这些条款在聘书之中都有写,但大朱吾皇看都没看,他还是单独挑两项最重要的介绍了一下。

    大朱吾皇哪里看得上这些东西,将那聘书随便在桌上一扔,打了个哈欠,说道:“行了,回头什么时候出发来通知我就是了...”

    “那黄兄弟好好休息,后天出发时我再来...我已嘱咐过,需要饭食,黄兄弟直接摇这铃铛,便有人来伺候了!”

    他一打哈欠,贾固安两个都是有眼力价的,他一打哈欠便赶紧告辞,还没出门,又听见大朱吾皇在身后嘱咐了一句:“嗯,等等,给我准备几身衣裳...”

    “能得黄兄弟相助,我实在太过兴奋,都忘了这事了...”贾固安一拍大腿,连连致歉。

    没过过久,几身崭新光鲜的绸衣便送了过来。

    换上衣服,大朱吾皇走到楼外的独立花园中,仰头看着山巅处的白云,琢磨了起来。

    “还有两天时间,是否去那山顶看看?那里灵气肯定充沛之极,是个闭关突破的好地方!

    不过那地方据说有位什么上仙在,还有阵法,直接闯过去,如若被发现的话,还是有些危险的...”

    “到了这里之后,似乎连怨气值和崇拜值都没了,系统好像消失了一样,金枪不倒乃是系统赋予的异能,会不会也不能用了?

    应该不会,之前致命防御自带的反弹伤害还是在的...虽然那家伙的实力太差,但我还是能感觉到的...”

    筑基境之后,致命防御的反弹伤害也从中级变成了高级,先前贾西平那副惨样,倒是有小半是自作孽的后果。

    既然确定金枪不倒能用,大朱吾皇也就放下了大半的心。

    就算系统沉寂,但光是他在归须那收刮来的宝物、丹药、符箓也足以将他的战力提高几个境界了,再加上千瓣重台的莲台,以他自己的估算,对上开光境可以碾压,对上一般的融合境也有胜机。

    想到就做,片刻之后,他便已消失在了花园之中。

    ......

    此时,在离得月楼不远之处,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之中。

    贾西平正惨白着脸坐在那,他身旁,有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者,正在低头茗茶。

    “空叔,那贾固安竟然对自家人下手,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蛮子,将我伤成了这样...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贾西平的手指依旧软趴趴的垂着,那两个指套倒是取了下来,但拇指和食指已经碎成了渣渣,如今就留下了指根那短短的一截,还在不停的冒着血水。

    那老者正是贾氏商会在云鼎城另一支商队的管事贾无空,如今寿元已然过百,但毕竟是后天巅峰的武者,身体却依旧硬朗的很。

    闻言,他放下茶杯,皱着眉头朝着贾西平看了看,慢悠悠的说道:“你我三人皆是商队管事,职务相同,我又能为你做得了什么主?”

    贾西平哭丧着脸说道:“空叔,如今欣兰小姐正在云鼎城中,以您和她的关系,让他帮我主持公道应该不难吧?”

    贾无空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茶杯朝着身旁的案几上重重一顿,冷笑道:“我年纪一把,来这云鼎城就是养老的,你和贾固安之间那些破事我也懒得管,别连累到我就好!

    但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欣兰小姐岂是你我可以指使得动的?

    他眯着眼朝贾西平看着,语气越发冰冷:“贾西平,我知道你心气颇高,这次又找了仙鼎会相助,觉得那百城副管之位已经十拿九稳。

    但做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别说你就断了几根手指了,哪怕被人宰了,又关欣兰小姐何事?

    贾固安和你之间如若发生了争执抑或是他真的找人对你下了毒手,你可以自行向百城副管投诉。

    如今那位黑脸的家伙不是正在云鼎城嘛?你有证据就去找他就是!别扯上我,更别扯上欣兰小姐!”

    贾西平低着头,眼神阴鸷,半晌才抬了起来,脸上已经挤出一丝恭谨的笑容,自己扶着手腕,起身朝着贾无空鞠了一躬:“空叔,西平受教了...先前只是急怒攻心,有些口不择言了,我这就去找贾狱副管...

    不过,还要向空叔求些黑胶生骨散,您瞧我这伤势...普通的药剂只怕是没用了...”

    贾无空这才一扫脸上的阴霾,哈哈笑道:“区区生骨散这是小事..小事啊,嗯,回头你自己去库房拿吧,这是我手令...

    对了,据说你这次招纳的十人中有四位是后天巅峰的高手,你瞧,你空叔懒散惯了,手头无人可用,要不匀两个给我?

    嗯,两个多了些,一个也就够了...反正我只要不吊车尾就行,呵呵!”

    “这...”

    贾西平一愣。

    他来这里,一来是为了想出口气,二来也是想借机和那位搭上点关系,到时说不定能坏事变好事,但没料到这老家伙非但不肯帮忙,训了自己一顿不说,还要占自己便宜。

    他心中怒极,但却又不得不应,只能强忍着怒意,笑呵呵的点头允下。

    形势比人强,如今那位在此,老家伙靠山太硬,自己惹不起!

    等贾西平接过手令离去,贾无空又悠闲喝了会茶,这才呵呵一笑,起身朝着屋内行去。

    里屋,一位身材精瘦、模样干练的年轻人早已候在了那里,将之前在得意楼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

    贾无空眼睛眯起,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出言询问了几句,短短几分钟的事情,足足听了半小时方才听完,等那年轻人离去,他背着手在屋内踱了圈来。

    “二十余岁的年纪,这样的身手...至少已是先天高手...不对,贾西平手头可是有两枚钨钢指的,这么看来,至少已是先天巅峰。

    北方千城之中都未曾听说过有这样的年轻天才,姓黄...姓黄...”

    他低声嘀咕着,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嘶...黄...不会是姓荒吧?这是北荒蛮之姓氏,荒圣后裔?这次的大比,竟然有荒圣后裔入世了?那岂不是说...”

    贾无空悚然而惊,急匆匆出门而去。

    此乃大事,他必须向那位汇报。

    ......

    此时,大朱吾皇已到了山巅之下。

    一层薄薄的云霾将此处遮挡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他闭着眼睛静静的感应着灵气涌动的规律,一呼一吸之间,渐渐的和这规律融为了一体。

    半晌,他方才睁开了眼,朝着上方看去,脸上露出了一丝淡然的笑意。

    “应该不是什么护山大阵,只是普通的汲灵阵而已,不过规模大了点...就光是这一片,便设置了不下十个...这手笔也不小了!”

    不是护山大阵,也就无所谓危险与否了,偌大的山头,云雾飘渺、丛林处处,躲哪都行。

    他还真不信山顶那位什么上仙吃饱了没事,会一天到晚散发着神识满山头晃悠。

    穿过这片云雾,上方豁然开朗,在更高处,还有一层云雾,不过中间有着数百米的间隙。

    这里灵气已经极为充沛,连带着树木、花草都长势喜人,比山下的多了几分灵性,配上叮咚流淌的山泉和嶙峋秀丽的山石,美不胜收。

    “那家伙倒是会过日子...这地方还真不错!”

    大朱吾皇仰头朝着更高处、一栋被云雾遮挡了大半的朱红色宫殿看了看,身子一缩,便消失在了一片绿荫之中。

    这里的灵气浓度已经足够,找个安全的地方闭关就好,再往高处,万一突破时有什么动静惊动了别人反而不美。

    得到《无敌至尊登仙录——养神篇》已经不少日子,他尝试了多次都未能突破开光境,在和联盟那几位开光境长老互相印证之后,他发现了点问题。

    筑基修身,开光修神,这两个境界其实都是奠定修仙基础的阶段。

    在《玉简丹抄》之中,晋升开光境时讲究‘悟’,又被称之为灵光一闪便化神。

    在筑基巅峰之后,进入观想,捕捉莲台律动的规律,从中领悟出自己未来独有的规则之路,如果契合,便会出现代表规则的具现投影,从而晋升。

    这里的修神,并非指神识越强越容易晋升,而是反之。

    神识越强,晋升时反而困难,但是晋升后的提升也就越大。

    所以,当时几位太上长老一同晋升,原本就有精神系天赋、筑基后神识最强的花满天反而失败了。

    大朱吾皇如今的神识强度都已超过了花满天,晋升难度可想而知。

    “其实《养神篇》所记载的突破方法和《玉剑丹抄》相差不大,只是多了一个步骤,要主动去具现莲台...我就是卡在这一步上...千瓣重台啊,完全用神识具现出来,难度实在太大了...”

    钻进树林,在一棵数人合抱的巨树下找到了一个隐蔽的树洞,布置了一下,大朱吾皇便钻了进去,将功法一字一句的细细咀嚼了一遍,叹息不已。

    所谓的具现,说穿了,其实便是无中生有,用神识去还原,还原出来的东西,虽然也是虚幻的,但在某种特性上又和原物有着一种极其玄妙的联系。

    他原本以为以他的神识强度,这一步轻松的很,但没料到的是,这一步直接将他卡死了。

    在具现身旁的死物时,只要神识所及之处,都轻松之极,但换成了莲台,却是极难。

    光是一瓣莲瓣就要耗费大量的神识,他至今为止最高成就,也不过具现了六十三瓣,而后便神识耗尽了。

    “如果让蜜儿帮忙,估计这数量能翻番,但这还是远远不够啊...两个莲台,各九百九十九瓣呢...”

    “要是用《玉剑丹抄》上记载的方法,跳过这一步,倒是简单多了,但是那种垃圾功法实在配不上我这么出类拔萃的天赋啊!”

    “基础不打好,日后可没后悔药买!究竟该如何是好?”

    “关键是观想之时,必须放空一切,自然也无法服用补精丹了...否则的话,倒是...”

    “嗯?谁说没法服用丹药的...我怎么没想到...”

    忽然间,他灵光一闪,细细琢磨了会,不由得哑然失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