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三十一章:贾氏大比
    很快,便有侍者端上了酒菜。

    贾固安给大朱吾皇斟了一杯,满脸堆笑的说道:“黄兄弟,这冰蜜酒还是我上次送来的,乃是雪峰城的特产,用三年一熟的蜂米加万年雪水酿成,你尝尝!”

    大朱吾皇浅酌了一口,眼睛一亮。

    他并不嗜酒,但这酒水带着一丝淡淡的蜜香,入口冰润,确实不错。

    “还有这大鳟鱼,要说这鱼其实也就一般,不过却是产自万里之外的八部泽,能活着运到这实属不易!”

    大朱吾皇这次却并未动筷,而是笑了笑,抬头说道:“贾管事,我这人性子急,你若有事尽管明说,不必拐弯抹角。”

    贾固安一愣,笑道:“黄兄弟果然痛快...嗯,先前我说那会内大比你也听见了,我找你便是为了此事!”

    大朱吾皇面色冷淡,摇头道:“如果是此事,我没什么兴趣,贾管事还是另寻他人吧!”

    另一位护卫顿时面色一沉,方想说话,贾固安连连摆手,依旧和颜悦色的说道:“黄兄弟难道就不想听听条件?”

    “条件?”大朱吾皇呵呵一笑,依旧摇头不语。

    开什么玩笑呢?你一个普通人和我谈条件,是能给我仙器还是仙丹?

    贾固安朝他看了看,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商票摆在了桌上,用指尖压着推了过去:“黄兄,些许财物估计你也看不上眼,不过这一万大钱只是定金而已,如若你能帮忙,回头还有厚礼送上!”

    大朱吾皇皱着眉头看着那张商票,已有些不耐烦,起身就要走人,却听他又说道:“如若黄兄能最终入选,在前去一元始城之前,兄弟我还能帮你把血衣帮搞定,并在云鼎城内为你们铁锤帮置办一份产业!”

    大朱吾皇大半个屁股已经离座,闻言立马坐的笔直,重新端起了酒杯,一本正经的说道:“什么钱不钱的,你觉得我是那种贪财之辈嘛?

    而且我之前便已说过,我这身衣裳是捡来的,什么铁锤帮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嗯,你刚才说什么?入选?还要去一元始城?”

    贾固安有些好奇的看着他,奇道:“我们贾氏商会的会内大比在整个一元世界都是小有名气的,黄兄难道没听说过嘛?”

    大朱吾皇摇头道:“我自小在荒蛮之地长大,还真没听说过。”

    贾固安倒吸了一口凉气,惊道:“黄兄是从荒蛮之地走出来的?难道...难道是荒圣后裔?”

    “荒者?”

    贾固安极会察言观色,大朱吾皇刚露出一丝讶异,他便笑着解释道:“荒圣只是我们这里的称呼,在黄兄你们那自然不会这么喊了,应该叫蛮神...”

    似乎有什么忌讳,他也不多提,而是沉吟了一下,忽然面露惧色,道:“这么多年来,除了兽潮将临之时,蛮神后裔极少出山,黄兄弟这次...难道说,兽潮又要来了?”

    也不待大朱吾皇回话,他自己又小声嘀咕道:“如今是二甲6987年,上一次兽潮是三十余年前,算算日子,应该还早啊...”

    “二甲?”大朱吾皇觉得这纪年之称怎么如此怪异,搞得和上辈子医院的等级一样。

    贾固安回过了神,道:“荒蛮那很少用年份记事,黄兄弟可能不知道。

    咱们一元世界历史悠久,时代难以计数,故此用十天干以代万年,如今二甲6987换算成一元历便是206987年...

    兽潮大约五十年一次,上一次乃是二甲2951年...按理说还有许多年呢...”

    有记录的年份便已有二十多万年了?

    大朱吾皇还真是被这数字惊到了。

    要知道,在之前的地球、如今的新历世界,上辈子加这辈子,两代文明加起来有记载的年份才多少?

    还不到人家一个零头啊...

    兽潮之事轮不到他操心,贾固安也没多提这个,微微发怔了会便不再多说,而是说起了贾氏商会的这次会内大比来。

    “我们贾氏商会十年一次大比,除商会之人外,各商队皆可招纳贤才参加,每支商队所派出的选手不超过十人便可。

    而后,以百城为组进行初选,前百选送至一元始城参加最后的大比。”

    说到一元始城,贾固安神往无比:“最后大比的优胜者,甚至有希望被上仙收为弟子,走上仙途,那可是几生几世才能修来的造化!”

    大朱吾皇心中一动,问道:“一元始城传说乃是上仙所居之处,你们贾氏商会和上仙有什么关系?竟然可以在那里举办大比?”

    贾固安微微一笑,说道:“我贾氏商会的老祖便是一位上仙,座下弟子无数,也皆是修仙之人!”

    “上仙?你家老祖竟然是一位上仙?”

    大朱吾皇一脸震惊的低呼了一声,差点没从凳子上跳起来。

    见他这般模样,贾固安得意洋洋的点了点头:“此事一元世界不少人都知道,只是黄兄弟你久居荒蛮,故此不知而已。

    不仅如此,上仙和上仙之间那也是有区别的,我们老祖那是已经可以开宗立派的大人物,绝非那些刚入仙门之人可比!”

    他朝着四周张望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道:“就譬如仙鼎会那位...”

    虽然言语之中有些不屑,但那位毕竟也是仙门中人,他也不敢多言,只是诡秘的笑了笑,意思是,你懂的!

    “上仙...”大朱吾皇一脸憧憬:“我竟然有机会见到上仙...”

    贾固安哈哈大笑:“以黄兄弟的能耐,还真有机会!不瞒你说,先前在城外,我一眼看去,便知道黄兄弟你绝非常人!

    但我却也没料到,黄兄弟你竟然来自荒蛮之地,乃是蛮神后裔,可见我贾固安在外厮混了这么多年,其他本事没长几分,但这识人之明还是有的!”

    之前大朱吾皇可没认自己的来历究竟如何,贾固安边说边注意着他的表情,见说到蛮神时,他并无异议,心中更是笃定。

    贾氏大比对年龄是有要求的,寿元不可超过三十,此人虽然穿得破烂,但那张脸看上去却极为年轻,绝对符合要求。

    但除了那些自幼便入仙门的天之骄子之外,又有谁能在这点年纪便能成为先天高手?

    也唯有用蛮神后裔可以解释了。

    他之前对大朱吾皇的身份还有些怀疑,此时终于彻底介怀。

    那是整个一元世界都数得上的高贵血脉,虽然还比不上仙门中人,但也已是了不得的人物。

    每次有蛮神后裔入世行走,最终都会成为威名显赫之辈,甚至还有不少直接便被上仙收入门下。

    一元始城之中的荒圣宫据说便是一位入了仙门的蛮神后裔所设,也正是因为有了荒圣宫,所以在一元世界中,大部分人都称蛮神为荒圣。

    但是,蛮神后裔的入世同时也是试炼,绝不允许自报身份,以免失去试炼的意义,也怪不得他至今都并未正面承认了。

    贾固安越想越靠谱,看大朱吾皇的眼神也越热切。

    贾氏商会的大比,其实便是一个招募人才的盛会,每支商队所派出的选手越是出众,他们这些商队管事所得的好处便越多,反之,便会得到惩罚。

    云鼎城乃是这一带最大的城池之一,光是贾氏一家,在这便有三支商队,那位贾西平便是其中一支商队的管事,与他素来不睦。

    这次大比,贾西平竟然走了仙鼎会的关系,极可能从他们那拉到了得力的人手,回头得了好名次,贾固安至少在这十年之内,会被他活活压死。

    但如今,自己竟然撞大运遇到一位蛮神后裔!这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别说这位原本就是先天高手了,哪怕不是,光凭着他的身份,商行也得给个客卿之位。

    而作为引荐人,贾固安自然也是大功一件,运气好了,直接耀升至百城总管都有可能,哪里还用得着象如今这样风里来雨里去的四处奔波?

    他在那美着,大朱吾皇心情也不错。

    这哥们给的身份倒是不错,最关键的是,还可以直接混进一元始城中,省却了不少手脚。

    那什么初选,哪里用得着担心,堂堂修仙者,要是连一些武者都干不过,自己直接上吊得了。

    “嗯,这云鼎城内据说都有修仙者坐镇,去什么百城初选指不定也会遇到,身上的灵力波动还是得掩饰一下!”

    想了想,他指尖一动,桌下,腰间一个破破烂烂的袋子悄然消失,掌心之中却多了一枚灰蒙蒙的扳指,看上去就像是用劣玉雕琢的一样。

    这枚辟灵戒乃是从归须那扒来的,能隔绝灵力波动,戴上它,只要自己不动用法术、法宝,哪怕来个金丹境的修士,也绝察觉不出。

    就算不用法术、法宝,但他之前便已是宗师境,肉身强度甚至超过圣师境,不是吹牛逼,普通人哪怕是什么先天高手,来一个拍一个,来一打拍一打,都不带喘气的。

    既然拿定了主意,他也懒得装逼了,直接了当的说道:“贾管事,这什么大比,我参加了!听你的说法,我应该是代表你们商队参加的吧?日后还望多多照顾才好!”

    贾固安眼睛都笑眯了,忙不迭点头:“黄兄弟日后定然是个大人物,我这尊小庙请来了你这尊大佛,照顾两字哪里敢当?只盼着你得了上仙看重之后,多多提携在下才是!”

    他不愧是走南闯北的人物,一张嘴甜如蜜糖,边说边劝菜敬酒,大朱吾皇也想多得些消息,只是一会功夫,两人便打的火热,真正称兄道弟了起来。

    聊了会,大朱吾皇正想再打听打听贾家那位上仙老祖的事情,忽然看见对面的贾固安面色一沉,身后传来了一声充满了不屑的轻笑:“固安管事,据说这次你特地去了紫祖山一行,被人赶出来了?”

    贾固安霍然起身,板着脸喝道:“贾西平,还不是你干的好事?你还有脸说?”

    大朱吾皇抿了口酒,侧着身子朝后看去,却见一个身材干瘦的中年人刚刚上楼,身后还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年轻人。

    此时,那中年人正朝他看着,目光中满是轻视之意,甚至见他回头,还一脸鄙视的摇了摇头,而后才朝着贾固安走去,人还没到,已经大笑了起来。

    “固安管事,什么叫我干的好事?紫祖山的商线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你去得我就去不得?”

    贾固安眼中都快喷出火来了,怒道:“你当然去的,但同样的紫苏草,你加了两枚大钱一棵是什么意思?”

    那条商线,原本是贾固安的商队走的最多,和紫祖山中的一位帮会首领也是多年的老关系了。

    上次贾氏大比,那位首领还派出了一位得力的子弟加入了贾固安一方相助,打进百城前百。

    这次,贾固安原本还想找他帮忙,但没料到,一去紫祖山便被冷落。

    一打听才知道,半个月前贾西平的商队去了一次,找了另一方,将紫祖山的特产紫苏草的收购价足足提了两枚大钱一棵。

    紫苏草产量不大,一年也就数千棵而已,万把大钱的损失也在贾固安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关键是太恶心人了些。

    消息传出,弄得那位和贾固安有旧的首领极为难堪,自然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看了。

    “呵呵,我们贾氏做生意最为公道,紫苏草在鎏火城能出到十三枚大钱一棵,我就算以六枚大钱收购,还是有翻番的利润,你自己心黑,这么多年都没提过价,怪得了谁?”

    说了几句话,贾西平已经走了过来。

    那几个年轻人抱着胳膊往他身后一站,一副混社会的模样,就差没在胸毛下纹上几条带鱼了。

    贾固安朝着那几个年轻人看了看,冷笑道:“行,紫祖山的买卖就算我认栽了,那今日你又是怎么回事?这几位可是来自仙鼎会的兄弟?

    贾西平,你这算是找到靠山了,来我这耀武扬威?”

    “哈哈,固安管事,你这眼光倒是挺毒...

    介绍一下,这位贺观兄弟,是贺堂主之子,二十三岁的年纪,便已是后天巅峰,真正的天之骄子!

    这位莫里兄弟乃是刘堂主的高足,还有这位...”

    他一面说着,一面看着贾固安的表情,时不时又朝大朱吾皇看上一眼,想着能看看这位老对手那面如土色的表情,心中实在畅快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