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二十九章:枭...枭阳
    大朱吾皇并不知道自己撞了大运,身后已经有人准备开开后门了。

    他正在心疼那十万点的仙怨值。

    不知为什么,系统界面中,储物空间,宠物空间都能用,但是,系统商店、抽奖,包括了任务界面以及戮仙堂等等这些可供兑换的场所全部处于灰暗状态,点不动了。

    喊系统,没反应,拿出一亿双值勾引,同样没用...

    大朱吾皇忽然有种古怪的感觉,似乎,系统在忌讳着什么,所以躲起来了?

    再想想刚才那个声音...昊神塔的器灵。

    怎么感觉和系统有点相似的味道...难道是因为她?

    忙活了会,给自己整了件野人装,又掏出了一个百宝囊挂在了腰上,他随便找了个方向,朝外走去。

    归须的收获中没有类似万幻袍之类的法宝,如今也只能先这样了,不过器灵说这世界中有土著存在,到时搞几件衣物穿穿也不是难事。

    “如果按器灵的说法,这里的文明至少已经传承十余万年,而且,归墟世界原本就属于修仙文明,发展到现在,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了...

    这里的灵气比新历世界浓郁太多,如果有修仙者存在,指不定会比神州世界都要厉害...我还是要小心为上!”

    “语言倒是不成问题,先前器灵用的也是联盟语...”

    大朱吾皇忽然觉得有些怪异,神州世界用的也是联盟语吧?最多有些口音上的差异...

    之前自己生活的世界所说的华夏语,到了新历世界叫做联盟语...这其中会不会又什么联系?

    但是在新历世界中,不是还有西洋语之类的嘛?

    不对,那些降临天使和海神使者用的也是联盟语,也就是说,在神州世界,联盟语也是通用的语言。

    一种语言可以跨越空间和时代,竟然没有太大的差异,真是奇怪...

    他一面想着,一面赶路,倒不是不能御剑飞行,只是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小心为上,太过引人注目不好。

    等到打探了点消息之后,再决定如何行事。

    他如今唯一担心的,是这场试炼究竟要进行多久,那器灵说起话来,动不动就是一元之年,实在是把他吓着了。

    那可是十万多年啊...哪怕自己活不了那么久,过个千把年,外面都物是人非了。

    指不定那时次元通道已经稳定,神州世界的高手都蜂拥而来了...

    自己老爹老妈都已筑基,再加上原本就都是圣师境,再活个千把年问题不大,但是那篇《玉剑丹抄》自己也就传授到了开光境啊...

    哪怕他们资质再高,修炼到了开光巅峰又有啥用?没有后续功法...

    大朱吾皇可不信凤青桐他们能有那么好心,还会传授功法给他们。

    这些家伙之前看似都对自己不错,但目的不纯,自己失踪的时间一长,他们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

    得赶紧了!

    至于能不能获得传承的问题,别的先不提,大朱吾皇倒是挺会给自己鼓劲的。

    “老子特么是系统的男人,十八岁之后奇遇连连,摆明了是当主角的命,这点事会搞不定?”

    ......

    这片树林并不算大,走了没多久,前方便出现了一条小溪,顺着溪边继续向前,几个小时后,面前便豁然开朗。

    “往哪走?”

    先得找到土著,才能有机会打听进入下一层世界的方法,不过面前这片草原广沃无边,倒是有些让他有些犯愁了。

    这里面也没有太阳,大朱吾皇原本就没分清东南西北,也不知道哪里才是土著聚居之处,究竟朝哪个方向,这是个问题。

    “如果这里也是个独立空间的话,那么就按瀛洲空间的范围来估算,哪怕走错了,其实也没事,多走几天就是了...”

    正琢磨着是不是要丢块石头随便碰碰运气,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树林中,窜出了一只灰色的野兔,直接从他腿间穿过,笔直的向前奔去。

    大朱吾皇一愣,兔子这玩意最是胆小,自己站在这,它竟然就往双腿间钻?

    想起器灵最后那几句话,他抬头看了看天,又拱了拱手,笑眯眯的跟了上去。

    挺给面子啊...

    ......

    “这家伙挺聪明...”那个奇异空间中,金纱女子嘟哝了一句,不过马上就若无其事的板起了脸,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

    不是我干的...那只兔子自己跑出来的...

    嗯,它是觉得自己够肥了,等着人来烤着吃呢!

    一定是这样!

    ......

    两个小时后,那兔子早已不知去了哪,不过大朱吾皇已经认定了方位,倒也无所谓了。

    虽然没有御剑而行,但以他的速度,哪怕没有全力狂奔,一小时两三百公里还是轻松的很,这么算来,已经跑出了将近五百公里。

    草原上生灵不少,野狼群他都遇到了三次,但一路上,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类。

    但是,到了这里,他却看见了不少人类活动的痕迹。

    譬如,篝火的余薪,扎营时留下的印记等等。

    越向前,这样的痕迹就越多,渐渐的,草原消失,变成了一片低矮的丘陵。

    “那是...修仙者?”

    在一条溪流旁,大朱吾皇正坐在一块平整的岩石上休息,忽然心中一动,抬头看去。

    空中,一道剑光闪耀而来,瞬间便已远去,而后,又是几道剑光自天际出现,朝着先前那道剑光消失的方向飞掠而去。

    “这里果然有修仙者,而那御剑的时速都快超过千把公里了吧?比凤青桐他们还要快上不少...小心行事果然是有必要的...”

    “刚才那几个修仙者好像是在追逐之中,这世界恐怕不太平...”

    忽然,他眉头一皱,想起了一个之前忽略的问题。

    他一直认为这昊神世界应该是和瀛洲空间同等级别的独立空间,但如今看来并不正确。

    瀛洲空间的面积大约在一千万平方公里左右,整个空间呈圆形,直径在三千五百公里上下。

    如果只有这么大,这些修仙者还追逐个屁啊,几个小时便从这头到那头了,随便绕绕圈子就能把人堵住...

    “不对劲,嗯,先前器灵说过,这里有九层世界,那是不是代表着,整个昊神世界是九个独立空间融合之后产生的呢?

    如果再加上外面的归墟,那就是十个空间...嘶,这么说来,这世界该有多大?”

    系统之前开放空间融合机制的时候,大朱吾皇是得到过一份培训说明的。

    空间的融合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情,在那个空间融合机制中,甚至可以选择融合的方向。

    一种,是整体融合,两个空间完全融为一体,另外一种,是两个空间相对独立,只是互相连通而已。

    如今看来,这个昊神世界应该就是第二种融合方式。

    但无论哪一种方式,融合后的空间无论是从空间屏障的强度还是空间的大小都会有一个极其巨大的增幅,每一次融合都会同样有一次这样的递增过程。

    按照培训说明上所言,如果是完全融合,一次融合,空间的大小便至少能递增一倍,如果是独立融合,也能有将近五成的增幅。

    这个昊神世界如果融合过十次,那整个空间该有多大?

    算数都算不过来了好嘛...

    如果后面的八个世界都这么巨大的话,自己逛上一圈得多久?

    想想就可怕...

    “看来这传承试炼不简单啊...也怪不得这么多年也没人得到了。

    虽然器灵说一元之年内没有试炼者来过,但是在这之前呢?肯定有无数人试过了...

    要么就是无人成功,要么就是成功了,而后又挂了...但应该是前一种的概率较大...”

    “不过如果这传承这么容易得到,哪里还轮得到我?这种时刻才能体现出主角的重要性啊...”

    大朱吾皇很快就又调整了心态,抬头辨别了一下方位,朝着那些修仙者来时的方向行去。

    走着走着,他又发现了一个异常的地方。

    从那树林到草原再到这片丘陵地带,他还没发现过什么妖兽,

    要知道,这里的灵气这么浓郁,哪怕再普通的野兽都有成精化妖的可能,这种情况很不正常。

    “难道是修仙者太多,厉害点的妖兽都被宰光了?”

    他一面琢磨一面走着,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金铁交戈的声音,还有隐隐的呐喊声。

    “总算遇到人了嘛?不过这声音,好像是凡人在厮杀...而非修仙者...”

    他连忙伏下了身体,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前方,是两座百米来高的小山,摸到了山头上往下看去,中间的山谷中,果然有一大群人正在浴血厮杀,此时已经是尸横遍野,血流满地。

    这些人和大朱吾皇也没半毛钱关系,他自然不会吃饱了没事干胡乱插手,无论下方打的再热闹,他只是在山头上静静的观察着。

    对阵的两方都不像是正规的军队,也没穿着什么盔甲之类的。

    相比之下,一方穿得整齐一些,全部是暗红色的锦衣,手持钢刀,而另一方看上去更像是难民,穿得破破烂烂,手中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有几个甚至还抡着锄头一样的玩意。

    但场上的形势倒是反了一反,那些难民反而占了上风,此时已经将那些红衣大汉围在了中央,挥舞着武器,拼命砍杀着。

    “果然用的也是联盟语...只是略微有些口音的差别而已,这些人的模样,也是黄色人种,要是按我上辈子的说法,都有华夏血统...”

    大朱吾皇耳力极好,此时虽然隔了数百米距离,但依旧能清晰的听见下方的呼喝声。

    “都是些普通人,倒是可以逮一个盘问一下,先观察一下看看谁是首领吧,要抓也抓有点身份的...咦,好像又有人来了,还不少...”

    他身处高地,视线看的较远,此时远处出现了一片暗红色的身影,看来是那些红衣大汉的增援来了。

    那些难民看起来像是乌合之众,但倒是挺有章法,竟然还布置了斥候。

    那些红色的身影一出现,一名瘦小精悍的汉子就从旁边一个山坡上狂奔了下来,一面奔还一面喊着:“撤撤撤!血候来了!”

    人群中,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拿着一把钢叉,一叉捅翻了一个敌人,朝着身旁狠狠的啐了一口,一挥手:“兄弟们,撤!回头再收拾这些血衣帮的狗崽子!”

    那些难民顿时一哄而散,朝着四周的山林之中钻去。

    此时,余下的红衣大汉也就十来个了,个个遍体鳞伤,也没追赶的力气,

    那些难民走时,已将他们一方的死伤者带走,等到增援赶来的时候,场内只留下了血衣帮的同伴、尸首和呻吟不绝的伤者。

    大朱吾皇并未去追赶那些难民,看那样子,那些家伙也不是见过大世面的主,要打探消息的话,还是这些红衣人靠谱些。

    可他没追,偏偏有人找上了门,那领头的汉子不知怎的,带着几个同伴在山林之中钻啊钻,竟然钻到了大朱吾皇所在的位置。

    大朱吾皇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秋刀,回头你得盯着这帮狗崽子,看看有没有机会再搞他们一把!

    “刑头,这些狗崽子连吃了两次亏了,估计这次不会分开了...”

    “他们总不可能一直待在城里不出来,出来了,难道每次都几百人一起行动?只要逮住一次机会就咬他们一口!

    血衣帮上上下下也就千把人,我看他们能顶多久!”

    “......”

    几个人低声说着话,自草丛内钻了出来,那刑头还想说什么,忽然一抬头,张着嘴,眼睛都直了:“枭...枭阳...”

    几人面前的山石边,正站着一个容貌古怪的家伙,浑身上下披满了巴掌大小的树叶,用一根根小指粗细的藤蔓串在了一起,看上去就像是一株人形的小树,此时正一脸怪异的看着他们。

    “小羊?”

    大朱吾皇也纳闷的很,自己这模样确实别致了点,但哪里像头羊了?还特么是头小羊...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他们谈谈心。

    几分钟后,几个人便已到了数里外另一个山头之上。

    那刑头之前作战时威猛无比,此时却像个被拔光了毛的鹌鹑一般,瑟瑟发抖...

    太可怕了,三个大汉,在这头枭阳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被人一巴掌就扇飞了俩,而后揪着脖子就腾云驾雾了起来,等清醒过来便已到了这里,就如同做梦一般。

    关键是,这头枭阳似乎还有与众不同的嗜好,正在扒他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