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二十八章:大丘大壑和昊神世界
    大朱吾皇觉得自己真的很善良!

    就算估摸着归须是在算计自己,依旧给他留了条活路,还准备最后给点好处,了结因果。

    但归须可不是这么想的...

    大朱吾皇离开一个多小时后,他醒了!

    强忍着被精神冲击之后脑袋臌胀欲裂的痛楚,提起精神看了看自己那光溜溜的身体,差点没哭出声来。

    那么多年的积蓄啊,竟然一下子就被扒了个精光。

    这家伙下手也太狠了点吧?

    我一口一个贤侄,还准备带你前去昊神塔,你竟然暗地里下手,做出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来?

    这时,他倒是忘了,先前自己还准备用奴契收拾大朱吾皇...

    抬头朝着身边看了看,归须想死的心都有。

    如今还在零宝阁内,没有了阴阳鱼珮和那些法宝丹药还怎么出去?

    “自己还真是瞎了眼啊...竟然阴沟里翻船,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还好...”

    归须低头叹了口气,喉结忽然蠕动了几下,吐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褐色珠子。

    ......

    此时,大朱吾皇已然行进到了第三栋楼宇。

    完整的阴阳鱼珮实在太猛,就连他都有些hold不住,到了第二栋楼宇之后,还是休息了大半个小时。

    不过收获还是有的。

    第二栋楼宇名叫百花阁,里面和之前那栋差不多,空空荡荡,只有一些修剪花卉的工具。

    但在旁边,却有一片规模不小的花田,只是如今早已没有活物,就连一些残枝败根都已成了化石一般的东西。

    大朱吾皇不死心,一面休息,一面围着那块花田兜了好几圈,掘地三尺,最终竟然被他找到了几十颗黄色的沙土。

    这些沙土只有针尖大小,但上面散发的灵力波动,比极品元气石要强上百倍千倍。

    尝到了甜头,他将那些植物的化石连带着花田中的泥土都掘起来不少,反正从归须那得来的百宝囊和储物戒指空间足够,倒也不怕没地方摆。

    他一个人操控阴阳鱼珮,发挥出来的威力比和归须共掌时还要厉害几分,一路上的金光,连带着几处险地都如履平地,轻轻松松便到了第三栋楼宇。

    “这里是织造阁...而后是匠器阁,之后便是戒律阁、传功阁...一直到最里面的丹鼎阁也就是丹房...”

    “前方这些,似乎都是给下人或者工匠待的,只有到了戒律阁之后才是真正的仙人子弟所居,防御也会更上一个台阶...

    阴阳鱼珮虽然厉害,但是消耗这么大,一处处闯过去,只怕时间不够啊...毕竟就算到了昊神塔,还得琢磨怎么才能完成任务...”

    他有些犯愁,后面还有八处楼阁才能抵达昊神塔,如果按每处花费一小时来看,到了昊神塔,余下的时间就不足十小时了。

    更何况,后面那几处光看介绍就危险重重,到时就算能凭着阴阳鱼珮硬闯,但消耗肯定更大,恢复的时间也就越长。

    “前面这里就不耽搁了!稍稍恢复一下直接闯进去!有什么宝物回头完成了任务再回来慢慢搜寻,反正摆在这也不会跑了!”

    拿定了主意,他索性不再停留,服用了几颗丹药之后,根本进都没进去,便朝着下一处而去。

    等过了匠器阁,之后便是戒律阁,按归墟灵简上的介绍,这里是自外门进内门之处,防御最强。

    “这一带,名为大丘大壑,灵简中说,无可力敌?这是什么意思?”

    地面连绵起伏、宛如波浪,其中还间杂着一处处凸起,宛如一个个微缩的山石盆景。

    大朱吾皇由阴阳鱼珮护着,抬头看了看。

    “不管了,过了这一片,便是戒律阁,冲吧!”

    灵力一涌,乌光向前涌动而去,瞬间,光影转换,前方的楼宇忽然消失,他出现在了一片灰蒙蒙的空间之中,而后,一阵天旋地转,似乎时空错乱,整个人有种颠倒过来的感觉。

    “这是...”

    大朱吾皇目光一凝,空中,浮现了一座座山岳,山巅在下,轰然压来。

    离得还远,他心中便有了一种即将就要粉身碎骨的预感。

    “这是真实的!这不是幻觉!”

    “所谓的大丘大壑,便是这颠倒的世界,颠倒的山峦,在这天地异象之前,人的力量渺小的可怜,那一座座山峦重达亿钧,只要被压住,便会粉骨糜身,自然是无可力敌!”

    “这,完全是以力迫之,阴阳鱼珮再强,估计也抵御不住!”

    大朱吾皇心中骇然无比,灵力不要命的朝着阴阳鱼珮中送去,拼命前行,指望着能在那些山峦压下前,脱离此处。

    然而,阴阳鱼珮的速度实在慢了些,这方世界又大的出奇,根本看不见边际。

    眼见着头顶的山峦已到了半空之中,不消片刻便要压来,他索性收起了阴阳鱼珮,召出了飞剑,仓皇逃遁。

    “快!快快!再快一点!”大朱吾皇几乎压榨出了自己所有的潜力,千瓣重台上每一瓣莲瓣都在拼命的输送着灵力。

    这把来自郝英骐的飞剑不过是二阶下品,但此时的速度,却堪比三阶四阶,飞行之时,身边带起的劲风将皮肤都刮的生疼,如同刀割一般。

    大朱吾皇输入的灵力实在太猛,太凶,他似乎都听见了剑身正在发出一声声即将碎裂前的呻吟,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

    然而,依旧无用,这淡灰色的空间无边无际,如若不是上空掠过的山峦形状不同,他都有了一种自己一直在原地踏步的错觉。

    越来越近,整个空间在压迫下已经变得极为逼仄,到了后来,前方已有较高的山峦坠地。

    一声声轰隆隆的巨响回荡在耳边,可转折的空间越来越少,大朱吾皇亡魂大冒,下一刻,头顶上方便被一片黑影所掩盖。

    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传来,浑身的骨骼、血肉在瞬间炸开,他眼前一黑,在顷刻之间便已失去了意识。

    一个古怪的意识在空间之中飘荡而来,穿过那重重山峦朝着下方那堆模糊的血肉轻轻扫过,随后,整个空间都波动了一下,一个充满了惊异的声音响起。

    “还活着...!”

    这意识似乎也没见过这种情况,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又顿了一会,那声音再次响起:“入门考核通过!获得传承资格,传送开始!”

    很快,一切恢复了平静,空间消失,那连绵起伏的地面平静如常,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就连大朱吾皇留下的血肉残骸也已消失不见。

    ......

    不知过了多久,大朱吾皇幽幽醒来,睁开眼,一股刺眼的光芒让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这是哪里?”

    身旁,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枝桠间隙处,有斑驳的光芒洒下,耀眼之极,一只只色彩艳丽的小鸟林中穿梭追逐,声声鸟鸣不绝于耳。

    抬起头,朝着身体看了看,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原本腰间束着的一个百宝囊也不翼而飞。

    他顿时大吃一惊,连忙朝着识海探去,而后才松了口气。

    系统空间还在,储物空间之中的储物戒、百宝囊也都在,蜜儿也正好端端的缩在晶洞内呼呼大睡。

    唯有那个为了方便束在腰间的百宝囊没了,那把飞剑自然也不见了,不过阴阳鱼珮之前便已收进了储物空间,倒没丢掉。

    “嗯,不对,万幻袍也没了...”

    “金枪不倒变成了3/10!”

    之前他晋升宗师境时,金枪不倒是2/9,筑基境时加了一次,如今变成了3/10,说明自己确实翘过一次了。

    “那之前的就不是幻觉了...可金枪不倒不应该是原地复生的嘛?我现在在哪?还在那大丘大壑之中?可为什么是这副景象?”

    大朱吾皇大为讶异,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用魂印唤醒了蜜儿,将她召出,小丫头噘着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忽然看见空中的小鸟,顿时来了精神,欢呼着飞了过去,用精神力直接捕获了两只,带在身边玩耍了起来。

    “好吧,看来不是幻境...”

    蜜儿天生对幻境之类的有着极强的感应力,连她都没发现不对,这地方应该是真实的。

    “那我到底在哪?归墟灵简中也没记载...”

    “那些鸟儿在现实世界中没见过,天空虽然很亮,但没看见有太阳,这应该不是在地面世界,而是个独立空间。

    难道我被挪出了归墟了?又或者说归墟之中有通往其他空间的门户?”

    正在犹疑间,耳边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你已获得传承试炼资格进入昊神世界,进入第九世界,将获得传承!”

    “系统?”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大朱吾皇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回过神来:“是个女声,不是系统...”

    系统的声音比较偏中性,而这个声音是完全的女声。

    “这是昊神世界?第九世界在哪里?我是怎么进来的?传承资格又是什么?”

    那声音并不是来自识海,而是在耳边响起,只不过有些虚无缥缈,根本无法分辨方向,大朱吾皇仰着头张望了一下,索性直接开口问道。

    过了一会,那声音再次响起:“强行闯过大丘大壑,代表着通过了入门考虑,便能直接获得传承资格,你是一元之年内第一个获得传承资格的试炼者...

    昊神世界处昊神塔之中,一层一世界,登上第九层便是第九世界,获得昊神认可,便能获得传承!”

    “原来我直接被送进了昊神塔?”

    大朱吾皇恍然大悟,又问道:“你是谁?”

    “我乃昊神塔之灵,昊神传承掌控者,也是你的指引者。

    本纪元中,没有其他试炼者到来,希望你能通过试炼,获得传承,到时,昊神塔乃至归墟都将归你所有!”

    大朱吾皇微微思索了一下,问道:“这试炼有没有时间限制?”

    “没有!无论多久,只要你能在寿元耗尽之前进入第九世界,便能获得传承!

    传承具有唯一性,获得传承者陨落,才能进行下一次传承试炼!”

    这话看似简单,其实内容挺丰富,大朱吾皇心中一动,问道:“也就是说,之前进来的试炼者也有可能活着?

    不对,一元之年,如果按照神州世界的计算方式,那就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哪怕是修仙者也不可能有这么长的寿元。

    但是,如果当年的试炼者并非一个人,而且有男有女的话,说不定会留下后代。

    这么长的时间下来,繁衍生息,这世界中说不定都有了自己的文明。”

    他看似自问自答,但那声音依旧给予了回复:“确实有,但是,土著没有进行过入门考核,无法获得传承资格!”

    她顿了顿,似乎有些失落:“如今,整个昊神世界中,只有你一个传承试炼者!

    努力吧...归墟洞天已经处在毁灭边缘,昊神世界和它息息相关,如果你失败,整个世界就将一同毁灭!”

    声音悄然远去,大朱吾皇心中还有许多疑问,但再问,却已得不到回答。

    ......

    在某个奇异的空间内,一个身着金色薄纱的女子正蜷缩在一张巨大的宝座之上。

    她面前,有淡淡的波光闪动,里面,一个浑身赤裸、健美异常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飞剑,正在那扒着树皮扯着叶子给自己做着简陋的遮体之物。

    “唔...竟然能带储物空间进来,这确实是异魔的手段...”

    “不过他又是真正的血肉之躯、人族血脉...好奇怪!”

    “我给他传承试炼资格对不对呢?”

    “已经没有时间了,最多再过一会之年,昊神塔就要和归墟一同毁灭,有容还年轻,不想死呢...”

    “不管了,如果能通过试炼,到时自会有老主人留下的意识决断...”

    “而且,就算他真的是异魔又怎样?相比之下,我们的存在方式似乎和异魔更相近呢...”

    “不过他好弱啊...第一世界的土著他估计都对付不了,要不要帮帮他?”

    “还是算了...老主人会生气的...”

    “可是老主人已经不在了啊...契约虽然还有效应,但是付出的代价我应该可以承受吧?”

    “嗯,再看看吧...要不,先给他指指路?只要不是明着帮忙,应该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