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二十七章:先下手为强
    让归须更失望的是,二楼依旧空无一物,甚至连蒲团都没了。

    四周窗户都没有一扇,唯有那光秃秃的墙壁上绘着一些鬼画符一般的符纹。

    但他依旧前前后后找了快半小时,就差趴在地上数灰尘了。

    二楼到三楼只有一架楼梯,站在下方,归须深吸了口气,迈步而上。

    大朱吾皇眼珠微微一转,朝着四周打量了几眼,跟在了后头。

    从任务提示到来到现在,时间期限已经变成了18:38:31。

    之前他观察了一下,从这里到最中央的九层宝塔至少还要经过十栋楼宇,如果每次归须都这么折腾,自己的任务怎么办?

    看来还真不能带这家伙一起玩了,无论他有没有恶意都是累赘啊!

    他正在这琢磨着,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声欢呼,抬头一看,归须半个身子已经入了三层,一晃便失去了踪影,连忙足尖一点,跃了上去。

    “这是...”

    归须已经欢天喜地的扑了上去,大朱吾皇愣愣的站在楼梯口看着。

    四周沿着墙壁摆放着一个个黝黑的架子,架子上挂着一件件形状古怪的器具。

    “这也算法宝嘛?”

    他顺手在最近的一个架子上拿起了一件,仔细看了几眼。

    手头的,是一个弯钩直柄的刀具,他输入了点灵力进去,勾刃上闪起了一道靑濛濛的毫光。

    “这就是把镰刀吧?这里难道是给下人发放工作器具的地方?”

    他扭头朝着四周看了看,越发觉得自己猜测无误。

    旁边那件长柄方头的东西不是锄头嘛?除此之外还有锤子、水桶...那看似拂尘的玩意,应该是把扫帚...这么看来,归须手里的,那就应该是抹布了。

    “贤侄你看,这是什么法宝?”

    归须正欢天喜地的拿着一块四四方方的麻布状物事朝他挥舞着。

    “归叔,我也晓得,不过这种形状的法宝应该都是束缚类的,要不你输入灵力看看?”

    大朱吾皇都不好意思打击他,随口敷衍了一句。

    法宝不认主时虽然不能用神识操控,但简单的输入灵力琢磨一下功效还是可以的,随他折腾去吧。

    不过回头想了想,这位估计还真不认得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他身为大帝,哪里用过这种玩意。

    再说了,在归须心中,这可是仙人居所,任何一件东西都是宝贝,根本不会往那方面去想。

    “嗯,我试试!”

    归须果然开开心心的应了一句,手头灵力一涌,那块麻布四周便拂起了一阵清风,除此之外,就没啥动静了。

    他有些傻眼,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最终觉得可能是自己修为不够的缘故,笑呵呵的朝着大朱吾皇扬了扬手:“贤侄,这里一共一百七十三件物事,我先收起来,回头再分!”

    大朱吾皇大手一挥:“任凭归叔安排就是!”

    他将手中的镰刀放下,心中暗笑:“你要喜欢,这里的东西全给你都行...回头开个家政公司也不错。”

    归须应了一声,欢天喜地的将架子上的器具一件件收起,一面收一面还琢磨着:“归墟灵简上说,这一处名叫零宝阁,果然宝物众多,可惜的是没有功法玉简和丹药,看来还得往里走...

    如今我宝物是足够了,但想要早点提升境界,最缺的是丹药和功法,不过前方有一处名叫传功楼,最里面那还有个丹房...

    只是这小家伙的灵力未必撑得住,要不给他些资源,或者传他功法,让他能晋升开光境再说?

    不过我这样的天才,得到功法之后也足足修炼了十数年方才晋升,他这样的,估计得花几十年上百年吧?

    但为了宝物,时间对我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只是为了防止养虎为患,还得做些准备才是!嗯,之前得到过一份奴契,找个机会用在他身上吧!”

    他在那琢磨着,很快便将三楼的器具收拾了大半,就连摆放器具的架子都被他塞进了百宝囊中,唯有大朱吾皇那还有两个架子未曾收起,此时他正拿着一柄锤子一样的物事翻看着。

    归须将两个架子上的器具一扫而空,而后笑吟吟的朝着大朱吾皇伸出了手:“贤侄,这锤子我也先收着...”

    “好啊!”大朱吾皇抬头一笑,手一抬,归须忽然觉得眼前一黑,随之脑袋便嗡的一声,似乎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了一下。

    他身上带着不少法宝,此时突逢异变,顿时有一圈圈的光芒闪起,但大朱吾皇出手实在太快,那锤影如狂风暴雨一般落下,几个呼吸之间,便已不知砸了多少下。

    这屋子里的器具虽然都是干杂务用的,也没什么威力,但是这材质却好的出奇。

    譬如他手中这把锤子,一输入灵力之后,至少有几吨的份量,抡足了下去,直接就将归须给砸蒙了。

    他身上的法宝虽然多,但凭借着自身存储的灵力又能扛几下?

    等到归须头晕眼花的醒来,身外法宝所化的层层光芒已然几乎全部碎裂。

    “贤侄,你这是...”

    他骇然的抬头看着,刚想召出那块明镜来,大朱吾皇咧嘴一笑,又是一锤蒙在了他脸上:“归叔,你放心好了,这屋子里宝贝都是你的...不过,这时候你还是暂时睡会吧!”

    归须惨叫了一声倒飞了出去,脸上鼻血横飞,眼前金星直冒,灵力顿时一乱。

    但他反应还算快,法宝用不了,天赋异能却能心随意动,体外立马有一层土黄色的光芒闪起,结成了一块龟甲形状、厚重无比的圆盾,挡在了身前。

    “我艹,这龟壳还真硬...”

    大朱吾皇欺身而上,砰砰砰几锤下去,那圆盾上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痕,但整体却丝毫不散。

    既然拿定了主意,他出手干脆利落之极,根本没给归须留下半点反应的时间。

    但他倒是真没想到,这老家伙别的不行,这防御的功夫还真是登峰造极,那些法宝不算,就连这龟壳都硬成了这样。

    原本想着一锤子砸晕了了事,可这都上百锤了,竟然还没将他拿下。

    这还是自己先下手为强,偷袭了之后的战果,真要被他缓过神来,还真未必对付得了。

    “看来自己还是太弱啊...”

    大朱吾皇叹了口气,通过魂印一召唤,直接便将蜜儿放出了宠物空间。

    这几年,小丫头几乎都是在那晶洞中睡觉,在外头的日子极少,早就憋坏了,一出来,便嘤嘤嘤埋怨了起来。

    大朱吾皇抡着锤子继续猛砸,指尖一探,一颗自教廷得来的木系极品宝石就飞了过去:“先帮忙搞定他!”

    “主人真好!”蜜儿眼睛一亮,小手一伸,喜滋滋的将那宝石圈在了怀中,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三对透明的薄翼,而后双目一闪,便是一个精神冲击!

    她原本就天赋异禀,前段时间还用虫海奴役收服了不少觉醒者,和大朱吾皇之间又可以通过魂印共享精神力,这一道精神冲击威力之大,就连大朱吾皇都有些吃惊。

    虚空中似乎传来了嘭的一声炸响,这声音似乎只在识海中响起,而不是来自于听觉,就好像是幻觉一样,但空气却确实被扭曲出了淡淡的波纹。

    随后,那龟甲之后,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归须的天赋物理防御堪称无敌,但在精神力方面却不是强项,他也没来得及召出法宝,这一下,吃到的苦头可比之前归兮水幕的冲击还要强上几分,意识都涣散了。

    意识一乱,天赋异能自然也支撑不住了,在大朱吾皇大笑声中,嘭嘭几锤下去,那龟甲四分五裂,而后又是一锤...

    片刻之后,一片金光一闪,归须已然昏厥了过去,又被金天罗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

    大朱吾皇这才松了口气,走上去将他手上的戒指、腰带上挂着的百宝囊,连带着脖子、手腕甚至脚脖子上带着的法宝全部掳了下来。

    看着赤条条,只穿了一身内衣的老家伙,大朱吾皇把玩着手中的阳珮,将阴阳鱼珮合在了一起,而后便清点起了收获。

    他的神识比归须强大不少,破除百宝囊和储物戒指上的精神烙印自然不是难事,一会功夫便大功告成。

    “嘶,这么多东西?”

    归须身上一共挂着三个百宝囊,每一个的空间都比郝英骐他们几个的大了许多,足有一间屋子大小,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不过九成九都是法宝的残骸。

    三个都翻看了一遍,除了之前收起的那些器具之外,也没见着几件完好的。

    “估计好东西都收在这储物戒指里了...我艹...”

    神识一探,大朱吾皇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多飞剑?一二三四...一百七十九把,还有别的,这是什么?应该是护身法宝...也有十八件,丹药就别数了,按瓶算就行,三百三十六瓶...”

    “嗯,归墟灵简竟然有三支,这老家伙果然留了一手...这些符箓看上去也挺厉害的样子,灵力波动很强劲啊...”

    大朱吾皇忽然觉得有些庆幸,如若不是自己先下手为强,真等着对方下手的话,自己未必顶得住。

    这老家伙手头的宝物实在太多了...

    蜜儿如今已有四尺多高,如若不看身后那几对透明羽翼的话,就和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没什么两样,此时正抱着那颗木系宝石喜滋滋的吸收着。

    大朱吾皇先让她又给归须来了个精神冲击之后,就用魂印将她收回了宠物空间。

    他琢磨着回头是否让小家伙也试试能否筑基,应该可以,毕竟四灵域也有不少兽修的,只是最好要得到合适的功法,普通的功法能练,但效果一般。

    戮仙堂中倒是有一门返祖诀,但那价格实在是...

    倒是没有翻倍递增,但每一层十万的价格实在是有些让大朱吾皇难以承受。

    完成这次支线任务倒是正好,可那还得留着给自己兑换融合境和心动境的功法的啊!

    将所有的收获都清点了一遍,随后便拿起了那几枚归墟灵简。

    “唔,这地方竟然叫零宝阁?怪不得那老家伙这么激动呢...估计是被这宝字迷花了眼了。”

    “这是什么?传功楼?丹房?这两个地方...肯定有宝贝!”

    其中一枚归墟灵简的讯息类似地图和索引,看了一遍,大朱吾皇便激动了起来。

    “这一枚里面记录的,是整个归墟外围的阵法和机关,暂时无用!”

    “嗯?这枚是九层宝塔的记载?老家伙果然是在忽悠我...什么仙人历练后辈的场所,这上头明明写着昊神塔,昊神所居之地...”

    看着看着,大朱吾皇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

    估算没错,那座九层宝塔果然是整个归墟洞天的核心,如果想要完成支线任务,只能从那里着手。

    他静静的琢磨了一下:“从零宝阁到昊神塔机关重重,不过有阴阳鱼珮在,危险倒是不大...”

    “只有极少几件宝物在灵简中有记载,阴阳鱼珮也是其中之一,这是件灵宝,但器灵已经陨灭,如今只能称得上是灵宝之胚。

    只不过归须实在太菜了点,根本无法将它的威力发挥出来而已...

    就连我,想要完全掌控这件法宝,估计也做不到,但借它之力,前去昊神塔应该不难。”

    灵简中的资料是以一种极其玄妙的方式直接灌输到脑海中的,全部翻看了一遍,其实时间用的也不多,系统界面任务时间期限还有17:48:31。

    不过合一之后的阴阳鱼珮认主倒是花了不少时间,大朱吾皇觉得自己割出的精血都有一大缸了,方才和它建立起了一丝极其微弱的联系,用神识试了试,能操控的范围不超过十米。

    但也幸好这件灵宝的器灵已经陨灭,否则的话,就不是简单的精血认主就能搞定的了,法宝有灵自择其主可不是说着玩的。

    又再熟悉了一下操控之法,16:58:58,出发!

    至于归须,暂时就留在零宝阁,大朱吾皇也没下狠手,都不用再捆起来了,没有阴阳鱼珮,浑身已经扒得精光,还能翻起什么风浪来?

    这场机缘毕竟是他送上来的,回头如果态度端正,大朱吾皇得了好处,分润一点给他也不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