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二十四章:善心大发的系统
    这世上从来没有白捡的便宜。

    大朱吾皇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自己和归须非亲非故,他凭什么要把这种好事送上门来?

    宝物重要,但没命使又有何用?

    他已经想好了,任凭归须说出花来,他也绝不就范!

    ......

    几分钟后。

    “叔,咱们现在就去怎么样?”

    “现在?总得准备准备吧?那地方实在太过凶险了...”

    “哎哎哎...还准备啥啊!这事情早点办完早点安心!”

    “这阴阳鱼珮对灵力要求很高,操控起来也有些难度,你还是得熟悉一下才行啊!”

    “你放心好了,别看我才筑基巅峰,但我可是天才啊,灵气充沛,外号人肉冲灵宝!这件法宝和我是绝配啊!”

    “这...”

    大朱吾皇一顿催促,把归须搞得一愣一愣的。

    这小子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不快不行啊...

    归须催动了归墟灵简之后不久,系统提示就来了。

    “支线任务:失落的归墟!”

    “任务介绍:归墟,上古遗留之洞天,为万水汇聚之处!如今正处在濒临毁灭的边缘,等待你的拯救!”

    “时间期限:二十四小时内!开始计时:23:55:12!”

    “任务完成奖励:仙怨值十万点!”

    “任务失败惩罚:无!”

    这个任务没头没尾,说什么等待拯救,但怎么拯救,做到哪一步算是完成都没写。

    而且,系统第一次大发善心,不让死全家了,竟然来了个失败惩罚无...奖励却高达十万点仙怨值。

    不过时间期限却只有二十四小时,这还不得赶紧争分夺秒?

    至于危险...

    嗯,真香!

    那特么可是十万点仙怨值啊!

    《无敌至尊登仙录——养神篇》一万仙怨值,后面两篇加起来是六万仙怨值,也就是说,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后续功法可以直接到心动境,还能富余四万!

    一点危险算啥?

    老子是主角!

    再说了,有金枪不倒在,这老家伙想坑死自己也没那么容易。

    区区一个单瓣十三的开光境,到时谁坑谁还不一定呢!

    ......

    大朱吾皇急,归须却急不得。

    那阴阳鱼珮需要两人共同执掌才能启用,一人失手,自然也就殃及池鱼。

    大朱吾皇他大大咧咧混不当一回事,归须可是惜命的很。

    在他坚持下,两人还是花费了不少时间进行了磨合。

    这阴阳鱼珮是一件极其玄妙的法宝,按归须的说法,以两人如今的境界,只能发挥出一丝皮毛般的功效而已,但就算是这一丝,便已足够。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法宝的品级太高,导致对灵力的需求也极大,归须虽然已是开光境,但就算有丹药支持,也只能维持三分钟的输出而已。

    大朱吾皇叫归叫,但还是藏了私,自然不会将自己千瓣重台的底牌交出去,试了试手之后,两分钟不到便已面色惨白,一副灵力耗空的模样。

    归须倒也大方,直接掏出了一整瓶丹药递了过去,大朱吾皇自然笑纳,服用了一颗,发现效果竟然比系统出品的补灵丹还要高上一筹,也不知是什么丹药。

    ......

    归墟核心地带的入口就在玄宫之内,而且就在这荻海之中。

    苇花轻荡,一层层的蓝色光晕徐徐散开,当中,出现了一片迷离的彩光。

    大朱吾皇也算是有点见识的,但这彩色的传送门还真没见过。

    唤醒了正在呼呼大睡的蜜儿,掌心之中捏上了几张符箓,将从郝英骐等人处得来的法宝偷偷的挂满了全身,他这才小心翼翼的跟在归须身后踏入了光门。

    展现在面前的,是一片破败的世界。

    黯淡的光芒自空中映照而来,带着一丝极淡极幽暗的血色,将整个世界映照的阴森可怖,前方,到处都是残砖断瓦。

    大朱吾皇的目力极好,但放眼望去也没看见任何活物,这是一片死域。

    归须站在他身前,指着前方说道:“这边缘地带并没有什么危险,只需避开那些黑色的雾气就好,过了前方那一片就是绝地了。

    我曾派了不下百位圣师探寻,其中还有我们归族几位圣师巅峰的高手,但无一例外,全部丧生。

    而后我持阴阳鱼珮入内,刚进去没多远便差点一命呜呼,还好跑的快...

    不过也正因那次试了一试,这才发现了阴阳鱼珮的妙用。

    这件法宝其实最强之处并非是在防御上,只可惜操控之法不全...不过如今倒是正适用!

    只是我一人实在无能为力,而法宝又得用灵力催动,我也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直到听说了贤侄之事,这才动了心!

    说起来,贤侄确实是有大气运之人,出手之豪阔,我只能甘拜下风...当年的凰后,也绝拿不出那么多筑基丹来!这份机遇...啧啧!”

    山海联盟那么多圣师筑基成功,如今,宗师境都已开始发放筑基丹和功法,动静如此之大,自然瞒不过有心人。

    几大势力互相之间肯定都藏着棋子,四海帝国和各大势力都有接壤,耳目最为灵通,归须身为帝国之主,又怎会没有得到消息?

    大朱吾皇毫不讶异,根本都不搭茬,而是一笑置之,将注意力放在了前方。

    那些建筑的残骸之中,时时有淡淡的黑色雾气升起,笔直向上,没入空中,而极远处,有一丝丝幽黑的波动正在不停扭曲着,就好像一个个狰狞的伤口,密布在这世界之中。

    归须说的绝地,应该指的便是那里了。

    “这有点象是空间切割,但如果是空间切割的话,那阴阳鱼珮再强估计也没鸟用...”

    他静静的观察了会,却也没能弄清那究竟是什么。

    身前,归须已经举步向前走去,一面走一面还介绍着:“那些孔洞不知通向何方,散发出来的黑雾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和剧毒,沾者立毙,幸好不会扩散...”

    大朱吾皇朝着最近一处看去,果然看见在那黑雾的底端有着一个数米宽的幽深孔洞。

    最底部的黑雾凝如实质,但升到空中之后便由浓转淡,抬头看去,在空中百米处其实凝结着一层乌云一样的黑色瘴气,应该便是由这些黑雾结成。

    脚下,是一条宽阔的大道,地面散发着一种幽暗的光泽,四周的景象虽然破败不堪,但这条道路倒是平整如初,完好无损。

    道路两边,每隔千米便会有一片建筑残骸,每一片砖瓦都被整整齐齐的垒了起来,分门别类,很是规范。

    归须并未转身却似乎知道他在看什么,在前头笑道:“外面这些地方都已搜寻过,也没什么好东西,那些法宝、丹药都是在前面发现的,越靠近绝地收获越多。

    可惜的是,这里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九成九的宝物都已完全损毁,我那还有一大堆法宝碎片呢...但如果我们能进到绝地之中,那些完好的建筑里想必会有不少好东西!

    特别是那座九层高塔,在归须灵简中有一段残缺的记载,据说是当年仙人历练后辈之地,宝物无数!”

    “仙人历练后辈的场所?你确定是仙人而不是修仙者?”

    归须脚步微微一顿,点头道:“仙人!不过仙人和修仙者之分原本就有些模糊,譬如在神州世界,突破了元婴境,跨入出窍境之后便能被称之为俗仙了,传说可以神游天地...”

    “俗仙?”大朱吾皇一愣,这倒是没听说过。

    他至今都不知道四灵域的君上是什么境界,但既然龙王都金丹境了,他们肯定在出窍境之上,那些人算不算仙人?

    “对,我也是偶尔听凰后提起这才知道。

    出窍境、分神境乃至后面的合体、洞虚、大乘都统称为俗仙,到了渡劫境之后才有新的称呼,为劫仙。

    九重天劫,如能渡过,便能飞升,成为真仙...不过就算在神州世界,渡劫境也只在传说中存在,更别说渡劫九重了。

    所以,九层高塔中的宝物大概率乃是俗仙所留,但就算只是出窍境的俗仙所留,对我们来说那也是了不得的东西了...”

    “嗯!”

    大朱吾皇默默的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有些不以为是,甚至更多了几分期待。

    归须也就这点见识了,在他眼中,神州世界便是至高之处,但他却不知道当年这葬仙地是怎么来的。

    在神州世界之中,对于当年大战的记载虽然已经流失了许多,但有一点却是确凿无疑的。

    主导这一战的,绝不是神州世界之人,而是来自更高层的世界!

    否则的话,能将一方世界都封印起来的力量,又怎会被区区次元通道难住?

    这个空间极大,两人前行百余公里,方才看清了前方的景象。

    那一丝丝黝黑的波动看上去倒像是一面面涂上了黑漆的镜子,散布在前,密密麻麻,无穷无尽,一道道黑光自那些镜子上闪起,横七竖八,密布前方,徐徐转动间,几乎将整个区域都笼罩了起来。

    大朱吾皇驻足不前,指着前方问道:“那是...?”

    千米外,有着一个个人影,或卧或蹲,一动不动,每一个都散发着一种死气,显然都是尸体。

    归须停住了脚步,叹了口气:“那些都是我派来探索的觉醒者...这里是绝地的最外围,我称之为夺魂区域,那些黑光,只要被扫中,便会魂飞魄散。”

    大朱吾皇眉头紧皱,问道:“这么危险?前方几乎都没有什么空隙了,怎么避得开?”

    归须道:“这些黑光还是有规律可循的...另外,咱们和普通觉醒者不一样,精神力已经转化为神识,还能扛一下,再加上有阴阳鱼珮相助,通过这里还是不成问题的。

    当年我自己来的时候,在夺魂区域也没遇到太大危险。

    来,我们先御起阴阳鱼珮,直接进去就是,在这里不需要全力而为,只要能维持阴阳鱼珮的运转就行,过了夺魂区域之后,有一块安全区,到时你再听我指挥!”

    大朱吾皇朝他看了看,伸手掏出了一块黑色的游鱼状玉佩,而归须手中的则是白色的,两块相合,则是首尾相连的阴阳太极状。

    之前,两人便已操练过多次,此时,两人相隔三米左右距离,同时输入了灵力,两块玉佩一起闪耀了起来,在空中结成了一黑一白两团毫光,衔尾而动,将两人罩入其中。

    “快走!”

    归须低呼了一声,笔直的向前冲去。

    他平时走路做事都慢吞吞的,此时一动起来却矫健无比,矮墩墩的身子宛如猎豹一样,瞬间便已冲出了百余米。

    大朱吾皇也不慢,三次完美洗髓之后,虽然未曾晋升圣师境,但要比起肉身来,他甚至还在归须之上,甚至都未尽全力,便轻轻松松的跟了上去。

    阴阳鱼珮确实玄妙的很,随着灵力的输入,那两团毫光越转越快,化作了一片乌蒙蒙的光晕,将四周的黑光全部御开。

    这一片夺魂区域极为广阔,足足前行了将近十分钟,按两人全力奔跑的速度,都几十公里了,前方依旧未见尽头。

    不过幸好这阴阳鱼珮并未全力催动,灵力消耗并不算大,按大朱吾皇的估计,不用丹药,光是自己莲台中的灵力,便能维持一个小时以上。

    不过归须却似乎有些撑不住了,一面奔着,一面服用了几颗丹药,回头气喘嘘嘘的招呼了一声:“还有一半距离,一定要顺着道走,不要分开...你灵力如果不足,别舍不得那些丹药,不够了,我这里还有...”

    大朱吾皇装模作样的掏出了丹药,眼神却朝着四周瞥去。

    这夺魂区域中也有不少建筑,一路奔来,光是道路两旁便已见到几十栋了,而且这里的建筑比外面的完整了许多,里面应该会有些好东西。

    不过看归须的样子,这里他应该也搜寻过了,收获肯定不少,这老家伙藏的底牌极多,自己还是要小心为上。

    “嗯,前面这老家伙说这里的光芒靠神识可以扛一下?这应该不是吹牛...也没必要骗人...”

    忽然间,他心中一动,脸色一白,似乎在刹那间灵力有些难以为继,手中的阴珮微微一闪,空中的光晕也为之一荡,露出了一条缝隙。

    恰好有一道黑光扫来,归须惊呼了一声:“快服丹!”

    大朱吾皇手忙脚乱的将丹药塞入了口中,但已经来不及,那黑光瞬间便透过了光晕,扫在了两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