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二十三章:归墟
    “凰思仙和凰后是同一人?”

    任凭大朱吾皇想象力再丰富,也绝未想到这个。

    在他之前的推测中,觉得最有可能的,乃是夺舍。

    不过,经归须这么一说,再想想当日凰思仙的反应,参照她和龙王的对话,倒是真有这个可能。

    当然,也不排除归须纯粹是在忽悠,毕竟,这么大的秘密,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位大帝不愧是个老狐狸,未等大朱吾皇开口发问,便又说道:“龙王乃是鳇鱼一族,原本是水生种族之中最不起眼的一支,而我虽然不争气,但归族却是四海大族。

    两族祖地同在北冥之海,当年,在龙王尚未崭露头角之时,鳇鱼一族乃是归族的附庸,龙王幼时曾被人欺凌,是我帮了他。

    这只是小事,他却一直铭记在心,重逢之后,他是真将我当成了生死之交。

    当年,我身负重伤,他求凰后赐我神丹,不仅救了我一命,也让我走上了修仙之途。

    凰后身上的神丹有限,故此整个新历世界,除了凰后之外,只有我们两人乃是修仙之人,平日里自然也交往甚密。

    等凰后涅槃之后,这消息也唯有我和他知晓,毕竟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虽然凰后不认,但我和他,其实都是凰后之徒。”

    说到这,归须抬头笑道:“你喊凰思仙老大,照理来说,我和龙王都得喊你师叔才对!”

    大朱吾皇干笑道:“那只是随口一喊,做不得数的。”

    归须哈哈一笑,也不多提,而是继续说道:“凰后乃是真正的神人,我这样的庸才她自然是看不上眼的,但龙王却是天纵奇才,短短几百年,便已修至了金丹境。

    按凰后的说法,咱们这里灵气不足,他还能如此了得,摆在神州世界都称得上是天赋异禀,但就算如此,她依旧未曾收他为徒。

    不过相比之下,她对龙王却份外上心一些,功法、丹药样样不缺,而我,直到她涅槃之时,也不过是区区筑基境,平日里去祖龙空间问候,她甚至都不愿多看我一眼...”

    “这老家伙怎么有些酸溜溜的味道...”大朱吾皇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却并未插话。

    归须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回忆之中,语气越来越苦涩:“我早已是筑基巅峰,但却一直得不到开光境的功法,不得寸进,屡次求见,都未曾如愿...

    龙王念在兄弟之情,也多次帮我求情,但凰后说...凰后说...说当年救我便已是看在他面上,否则,像我这蠢笨无比的家伙,哪怕死上一万个又关她何事?

    为了我,多操心一分都是浪费!再传功法,那更是想都别想了。

    那时,我在龙王暗中相助之下,已然一统四海,但所谓的帝位在凰后眼中却是不值一提。

    我积蓄了无数财富,送至她面前,她都无动于衷,最后,我心灰意冷之下,也就只能罢休!”

    大朱吾皇奇道:“修仙境界突破没有合适的功法难之又难,大帝你既然没得到功法,又是怎么突破至开光境的?难道说,最后凰后还是给了?”

    据他所知,确实有那种生来悟道的天才,无需功法也能破境,但很明显,面前这位肯定不是。

    归须摇了摇头,道:“之后没多少年,凰后便涅槃了,我所学的和她无关,而是另有机缘?这也是我找你的目的...”

    “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总算说到正题了嘛?”

    大朱吾皇提了提精神,耳朵都竖了起来。

    归须朝着四周指了指,道:“你有没有觉得这水晶城有些特殊?”

    “确实,这地方给我的感觉,似乎有些类似独立空间...但又不像独立空间那样与世隔绝,反而是和这方世界融合在一起的。”

    归须赞道:“好眼光!这水晶城其实也就是胡乱取的名字,此处,应该叫归墟!”

    “归墟?”大朱吾皇大吃一惊:“史前传说中的归墟?”

    归须点了点头:“正是,我本名叫做归磐石,归须的帝号便是由此而来...

    此处,应该是一个已经损毁的独立空间,千余年前便已被发现,原名叫做恶鬼海!乃是四海之内第一险地!”

    “这里就是恶鬼海?”大朱吾皇吃了一惊,先前归须便提过此处,倒是没想到就是水晶城。

    “嗯,不过那是之前的名字了,如今蓝海这一带,就是原先的恶鬼海,而水晶城所在之处,便是恶鬼海最深处的魔渊...”

    “大帝的机缘便是在此处得到的?”

    归须总算意气风发了一把,点头笑道:“是啊...当年我破境无望,也闲着无聊,就逛到了恶鬼海,想着之前在这吃过亏,如今自己好歹已是筑基巅峰,实力比圣师境还要强上许多,就试着闯了闯。

    原本想着还会有些风险,毕竟之前也有圣师境前来探过,甚至还有人陨落在此,我当年也是有些自暴自弃的想法,这才深入。

    却没料到,这一路顺畅无比,直接便进入了魔渊,而后便获得了这个...”

    他伸手一晃,掌心之中出现了一枚两寸长短的玉简。

    “此乃归墟灵简,认主之后可以操控此处,之前在蓝海群岛上的天龙之阵便是基于此。

    只可惜归墟已然残破,就算有了灵简在手也已不可能重新修复,如今,归墟已经开始重新和这方世界相融,千万年之后,只怕就没这个地方了...”

    “重新?”大朱吾皇脑子转的极快,立马抓住了这两个字眼。

    “是的,重新...所谓的独立空间其实是由上古神人以莫大法力切割出来的空间,原本就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如今又融合回去,自然是重新了...”

    “当年恶鬼海之说便是归墟和真实世界融合时引起的异象,而所谓的黑渊潮其实是轻微的空间波动带动了海水所化,普通的辟水法宝便能化解。

    我毕竟是在四海称帝,龙王曾经赠我一枚辟水珠,故此才能深入此处,最终机缘巧合,得到了归墟灵简。

    也正是在归墟之内,我得到了一部残缺的功法,最终破境成功,晋升开光境!”

    大朱吾皇静静的听着。

    归墟最后所说的这一切和凰后的关系并不算大,唯一牵连到的,也不过是当年给了归墟一枚筑基丹、一份筑基境的功法而已。

    那他说了这么多,目的究竟是什么?

    还有,这里既然也是独立空间,那为何系统没有给出任务提示?难道说是因为空间已经破损的缘故?

    疑虑再多,他也未曾再次发问,归须既然将自己找来,不用问也会给自己解惑,有时候,多听少说,得到的反而会更多。

    果然,说到这,归须苦笑着对他摇了摇头:“晋升了开光境之后,我自认为在新历世界中,除了龙王和凰后之外再无对手,于是便谋划开荒阿特拉斯空间之事。

    没料到的是,竟然在那吃了大亏,百万大军全军覆没不说,就连自己都差点陨落,最终还是空间守护兽看在和我血脉同源的份上,才饶了我一命。”

    大朱吾皇这次是真的憋不住了,皱眉问道:“血脉同源?传说中归族有玄武血脉吧?阿特拉斯空间的守护兽难道是玄武?和玄溟什么关系?

    而且如果按那几位海神使者的来头来说,阿特拉斯空间对应的是西神州,玄武则是东方神兽,怎么会跑去那里当守护兽了?”

    “这小家伙知道的不少啊...”

    归须愣愣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也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有一点却是确凿无疑,阿特拉斯空间之中的守护兽,确实是一头玄武!而玄溟的来历也和它有关!

    她是玄武之灵所化,相当于玄武之女...”

    大朱吾皇讶道:“玄武之女?那为何那些海神使者那般尊敬她?甚至以殿下相称。

    你可别告诉我奥林匹斯海之国的波塞冬也是头玄武...那玩笑可就开开大了,那完全是两个体系好嘛...”

    归须长眉轻皱,道:“这...我还真不知道,当年阿特拉斯空间开荒之时,次元通道尚未开启,那头玄武也一直处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得到的讯息也不多。

    而在海神使者降临之后我也曾多次打听,但却毫无所获...”

    大朱吾皇眼珠一转,笑道:“这么不给大帝您面子?”

    归须摊了摊手,苦笑道:“呵呵,那些家伙高高在上,眼中只有玄溟一人,根本未曾将我放在眼里,我问他们十句他们也未必肯回一句...

    但他们对玄溟的崇敬却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之前出使联盟时,贤侄应该也领教过了吧?”

    大朱吾皇点了点头,不过却嘀咕了一句:“最终还不是将那丫头绑回去了?也不见得多听话...”

    和这样的老家伙说话,他实在是有点累了,之前还决定多听少说,但这云山雾罩了半天,还是没切入正题,让大朱吾皇觉得有些浪费生命。

    自己好歹乃是堂堂代理大长老,马上准备在瀛洲称帝的人物,分分钟都关系到千万子民的幸福生活,怎能如此浪费?

    他清了清嗓子,提醒道:“大帝,你是不是该说正题了?把我喊来这里,总不会是闲得无聊找人聊天的吧?要聊天,先前那些妹子都是不错的对象...声音好听,身段柔软,边聊边摸...”

    他越说越是暧昧,归须连忙摆手笑道:“得了得了,人老了就是话多...贤侄,我确实有事相求...你且看!”

    他将手摊开,手中的玉简忽然闪起了蒙蒙的白光,随后,幻化出了一座座古朴沧桑的阁楼,每一座都方方正正,也无多余雕饰,看似毫不起眼,但却给人一种极其厚重的感觉,就如同一座座山岳一般,矗立在那。

    这些阁楼数量不少,最中央处完整的便有十来座,而在四周,还有残砖断瓦的痕迹,能隐隐看见不少残余的地基。

    在所有阁楼的最中央,是一座九层高塔,式样依旧是那种极为方正的模样,看上去就好似一座宝塔被人当头一掌,压扁了一样。

    归须掌心微动,那白光冉冉浮起,他朝着空中一指,道:“这是归墟最核心之处,我之前的功法和归墟灵简,便是在最边缘的残骸中得到的...

    但是,由于空间已经损毁,这地方也处在奔溃状态之中,我也只能在周围逛逛,里面那些完整的建筑根本接触不到。

    不过就算如此,收获也已不少了,你瞧...”

    话音一落,面前的玉案便发出了几声清脆的敲击声,出现了一柄飞剑、几瓶丹药和几件稀奇古怪的法宝。

    “归墟之中竟然有这种东西?”大朱吾皇瞳孔一缩。

    那飞剑和法宝虽然都有些残破,但依旧散发着极其强烈的灵力波动,显然都是不错的货色,至少比自己手头的那些要强的多了,以此类推,那几瓶丹药应该也是宝贝。

    “老家伙能拿出来这些,私底下肯定还藏了更多,这还是个残破的空间,就有这么多好东西,瀛洲空间里怎么什么都没?”

    一时间,他还真有些羡慕嫉妒恨。

    凭啥啊?单瓣十三的垃圾天赋都能撞大运,看他的口气,似乎一切来得轻松的很。

    自己可是千瓣重台,拼死拼活手头都没啥好东西!

    大朱吾皇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被系统坑了?

    瀛洲空间和归墟应该是一个级别的顶级空间,只不过一个被改造过,一个原生态,改造过的那个,好东西都被系统搜刮走了。

    留下的,只有一个一个的坑,动不动就要死全家...

    这猜测很靠谱啊!

    “光是外围的废墟之中我便找到了数十件宝物,中央那些完好的建筑中应该还有更多,但是,凭我一人之力,是进不去的...

    所以才想到了贤侄你,你我联手,得到宝物之后,我七你三,如何?”

    大朱吾皇朝空中看了看,深吸了口气,摇头道:“大帝,你堂堂开光境的高手都无法可施,加上我又有何用?

    再说了,如今帝国不是有那些海神使者在,相比之下,他们可比我厉害多了吧?你又何苦找我?”

    他的语气很淡,丝毫没有那种年轻人忽然撞见了大机缘之后的兴奋和激动,反而带着一丝推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