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二十章:踌躇不定
    “银须大圣御,公器私用,谋杀本相!不知你有何解释?”

    和大朱吾皇寒暄了几句,归藏淡淡的朝着银须看了一眼,走了过去。

    他一出现,那近万蓝海禁卫便已齐刷刷的躬身致敬,唯有几位大圣御还直挺挺的站着,但除了银须之外,其他人也都低首示礼。

    要说修为和战力,归藏不过是圣师初期,和圣师巅峰的银须相比,要差上不少。

    但是,他毕竟乃是大帝嫡系血脉,又是右相,按官职来说,却正好压着银须一头。

    右相一职执掌军务,九大圣御包括了蓝海群岛的禁卫均在他辖下。

    阮族再强,但在四海帝国之中也不可能超过归族,那是帝族,已然统治四海数千年。

    银须脸色忽红忽白,一时间还真不知该如何回话才是。

    天地良心,方才那一击,他只是想节约点元气石啊,鬼知道会那么倒霉,正好撞到了归藏。

    都是明眼人,别人也不是看不懂,但无奈如今归藏就装糊涂,拿着这个说话,他又能怎样?

    归藏身后,还跟着一群帝都禁卫,此时个个都红着眼,恶狠狠的朝着银须怒视着。

    他们都是帝国真正的精锐,随便拉一位出来都至少是精英巅峰,领队的几位都已是圣师境。

    这些人,平时就算在水晶城也都是横着走的,可方才莫名其妙便被阵法轰击,他们一支百人小队足有二十余人化为了灰烬,其余的也有半数受伤,又怎能不恨?

    帝国等级森严,银须既然做出这种事,就必须给个交待,哪怕他是首席大圣御、阮族之主也不例外!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银须确实有些无奈,遥遥朝着归藏抱了抱拳,解释道:“右相大人,对方出手伤人,在下是情急无奈,方才启用了天龙之阵...”

    不待他说完,归藏已经冷笑了一声,摆了摆手,说道:“情急无奈?情急无奈之下便可以暗杀本相?

    再说了...山海联盟和帝国乃是友邦,吾皇兄和皇太女又是至交好友,如若不是左丞强行相逼,又怎会闹出这样的事来?

    你身为大圣御,识事不明也就罢了,那是眼界的问题!

    但眼见事不可为,竟然还起了如此歹毒的心思,妄想杀人灭口,对我下此毒手,简直罪不可赦!”

    “你这说的都是什么啊!”

    银须两颊的肉须抖动了几下,差点没被气晕过去,喃喃解释道:“右相,方才那只是凑巧...”

    归藏说的大义凛然,但傻子都能听出来这完全是在胡说八道,根本经不起推敲。

    但如今形势比人强,他又能怎么办?

    难道还真的和归藏撕破脸不成?

    归须大帝早已觉得四海之中几个大族有点势大盖主的样子,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动手而已,以他的性子,今天这事如果没个说法,只怕分分钟都会下旨征剿阮族。

    到这个时候,强大的本族对银须来说,既是靠山,也是拖累。

    他正在那犹疑不定,却见归藏身后,大朱吾皇也走了上来,轻笑了一声,拍了拍归藏的肩膀:“归藏兄,这位大圣御阁下说的没错,只是凑巧而已,他要对付的是我,可没想着你正好赶来...”

    “这家伙怎么帮着我说话了?”银须大为诧异。

    归藏也是一愣,沉吟了一下,挥手说道:“既然吾皇兄弟都帮他求情了,那就罢了,不过擅自动用天龙之阵依旧是大罪一件,回头我会启禀大帝...究竟最终如何,还看大帝旨意了!”

    他低头朝着身后的归田看了看,又道:“至于左丞大人,我并无资格处置,也一同等待大帝旨意吧!吾皇兄弟,你看如何?”

    此乃四海帝国内部之事,大朱吾皇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微笑颔首。

    归藏虽然修为不算太高,但在帝国之中威信极高,他一开口,片刻之后,广场上的蓝海禁卫便散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了一群圣御在场。

    归田灰头土脸的站在旁边,和银须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郁闷之极。

    大朱吾皇和归藏把臂而行走在最前方,言笑晏晏,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中。

    他如今最关心的乃是玄溟的去向,刚聊了两句,面色就微微一变,问道:“皇太女去了阿特拉斯空间?什么时候回来?”

    归藏苦笑道:“这还真不知道,上次随着使团去了联盟之后,她便没回帝都,而是随着神使大人们待在了阿特拉斯空间,并未传讯回来。”

    “这样啊...”大朱吾皇大为失望。

    玄溟不在,他这次四海帝国之行还有何意义?

    微微沉吟了一下,他考虑是不是去水晶城走一趟。

    阿特拉斯空间的掌控权应该是在归须大帝手中,那个成了八咫镜器灵的小女孩虽然没带来,但先摸摸底总是没错的。

    更何况,大朱吾皇对水晶城也很好奇。

    他觉得,那地方应该是个类似独立空间的存在,否则的话,很难想象在深达万米的水域之下竟然还会有可以容纳整座城市的气泡。

    但以这种形式而存在的独立空间,他还真没听说过。

    只是贸然进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地方实在太深了,别的不说,光是那恐怖的压力就绝非人力所能扛。

    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真是想跑都没地儿跑了,就算有金枪不倒也没用。

    他踌躇了一下,笑问道:“那大帝可在?几年前在瀛洲空间曾远眺大帝威仪,之后便缘悭一面,这次不知有没有机会拜访他老人家一次!”

    归藏不疑有他,点头笑道:“大帝正在帝都之内,这些日子一直在静修之中,不过吾皇兄弟你若去了,他肯定会接见的!”

    大朱吾皇眼睛一亮,不过却是摇头叹气,道:“既然大帝在静修之中,那回头有机会再行拜见就是!

    我此行主要是去西洋国一行,正好经过这里,既然如此,也就不多打扰了!”

    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讯息,直接便要离去。

    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何必急于一时。

    海神使者如果要修复次元通道,那么必然要从四海帝国运送资源进去...

    而且归须大帝竟然还在水晶城中,那么,想要进入空间,肯定是要通过固定通道的。

    所以当务之急不是在水晶城这耽搁,而是赶去阿特拉斯空间附近,想办法找到固定通道,说不定能趁着四海帝国运输资源的机会溜进去。

    当然,蓝洞一行除了探听了消息之外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见识到了一个威力巨大的护山大阵,日后也好有所防备。

    想着想着,他却又有些猜疑了起来。

    “四海帝国都有这样的护山大阵,联盟也有仙竹阵,同为五大势力之一,教廷会没有?奥斯顿那老头看来依旧留着不少后手啊...”

    他坚持要走,归藏其实也急着收拾归田和银须,客气了会,也就不再多加劝阻,奉上了一张更为详尽的海域地图之后便目送他们离去。

    几人御剑而起,直至出了蓝海群岛的范围,凤青桐才长舒了口气,叹道:“来时只觉得这葬仙地皆是蝼蚁,可如今看来,我们还真是井底之蛙了...”

    大朱吾皇也知道先前那阵法不俗,但却并不知道究竟妙在何方,闻言笑道:“青桐兄言过了吧?只论个人武力的话,除了神州世界来人,你们还真是无敌了...”

    “无敌...有你这样的怪胎在,谁敢说无敌?”

    凤青桐神色古怪的看了看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叹道:“个人武力又有何用?别说先前那阵法,就是你们天京的护山大阵,都有将我们一击必杀之力。”

    凤青涟在旁边接口道:“那可是水火双属之阵,就算在我们凤凰域,除了君上之外,也没人能布置出来...

    这阵法,应该是传自上古时代,只是不知为何至今还具有偌大威能。”

    凤青桐点头道:“那些洞天和次元通道既然还在,有阵法留存也算正常,只不过至今还能具有这么大威力倒是有些意料不到...

    阵法和洞天不同,洞天自成世界,只要不被彻底毁去,便能慢慢恢复,但阵法却不同,随着地形、灵气的变化...如若无人维护,威力自然削减,直至毁灭。

    至今还保持的如此完好的,除非是传说中的阵盘!”

    大朱吾皇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似乎不经意的问道:“阵盘很稀奇嘛?”

    “他们那的,果然也是阵盘...”

    凤青桐一直用余光观察着他,闻言心中一惊,肃容道:“自然稀奇,一般的护山大阵都是就地所建,挪动不便,对地形的要求也极高,但就算这样也已是珍贵无比...

    一般的宗门,积蓄万载都未必能建得起一座,而阵盘则又比护山大阵要珍贵无数倍了,最顶级的阵盘,自带空间特性,被称之为随身洞府...

    不过那是传说中的东西,据说只有真正的仙人才能炼制。

    先前看见的那个,比起最顶级的阵盘来还是差了些,不过也是威力不俗了,这么一个阵盘,在我们凤凰域足可以换取三座城池!”

    “这么珍贵?”

    大朱吾皇也吓了一跳,一个阵盘换三座城池?

    按他在郝英骐记忆中所见,四灵域的城池可是要比天京城还大上许多倍,那麒麟城中甚至还有一条巨大的山脉...

    还有那随身洞府是什么玩意?听起来很牛逼的样子...

    “珍贵嘛?”凤青桐苦笑道:“如果真是阵盘的话,这还是往少了说的,毕竟鬼知道方才那些家伙能发挥出阵法的几成威力呢?

    要知道,光是我们凤凰域,地域便比这葬仙地广阔百倍千倍,大大小小的城池数以十万计。

    而整个凤凰域所有的宗门加起来,如若不算凤凰两族的话,阵盘不超过百个...你说珍贵不珍贵?”

    “光是一个凤凰域,城池便数以十万计?凤凰域只是四灵域其中之一,而四灵域在整个东神州也只不过是偏远一角而已,神州世界共有五大神州...

    这么算下来,岂不是要比新历世界大上无数倍?宇宙中,有那么大的星球嘛...真是难以想象!”

    以大朱吾皇上辈子所学的知识来看,这神州世界应该是外星的某个生命星球,但如此巨大,倒真是有些令人惊叹。

    几人边说边行,没多久便已飞出了数百公里,前方出现了一个月芽似的小岛。

    “这是翡月岛...阿特拉斯空间在其西北方向,离大洋洲五百公里处。”

    大朱吾皇拿出了归藏所赠的地图看了看,辨别了一下方向,方想继续动身,耳边便听到了一阵沉闷的号角声。

    “嗯,这是四海帝国的海神号角?难道玄溟出来了?”

    之前那海神使者曾用这个来联络自己的同伴,大朱吾皇也曾听见过。

    低头一看,只见下方的海面上出现了一朵朵十数米高的水柱,而后,原本平静无波的海水忽然荡漾了起来,一个个庞大的身影自海面之下缓缓浮起。

    那是一头头身长超过百米的巨鲸,每头巨鲸身上还乘坐着一位位海族战士。

    其中有一头巨鲸身长超过千米,庞大的如同山岳一般,上面站着一位全身黑甲的巨汉。

    “没看见海神使者...”大朱吾皇目光扫视了一遍,有些失望。

    他对这些海族战士没啥兴趣,正想离去,下方那位巨汉却已朝他抱拳行礼,大声说道:“可是山海联盟大朱长老?奉大帝之命,特来邀请您前往帝都一行!请稍等片刻,右相马上赶来!”

    “归须大帝相邀?”大朱吾皇纳闷不已。

    他和那位大帝可没什么交集,特地让人前来邀请自己是什么意思?

    不过听到归藏马上就来,倒也不急着离去了,先听听他怎么说就是了。

    没多久,归藏便气喘嘘嘘的赶了过来,远远的便在下方拱手致意,摇头道:“吾皇兄弟,你这跑得还真快...”

    “归藏兄,别来无恙啊!”

    大朱吾皇哈哈一笑,御剑一转,落在了翡月岛上。

    归藏苦笑道:“咱们这前前后后分开才不过个把小时,说什么别来无恙...吾皇兄弟,大帝有请!”

    大朱吾皇朝他看了看,微笑问道:“大帝不是在闭关静修嘛?怎么会召见我?”

    归藏似乎也有些不明所以,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问谁去...我刚回帝都,都还没来得及禀报今日之事,便收到了大帝旨意。”

    他抬头朝大朱吾皇看着,神色诚恳的很:“吾皇兄弟,你放心,以你和皇太女的关系,大帝估计也只是想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少年英豪,能让她那般看重...”

    “没有怨气值...反而来了点崇拜值...要么确实没什么恶意,要么就是这家伙也被蒙在鼓里...”

    大朱吾皇翻看了一下双值记录,一时间却有些踌躇不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