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一十九章:右相驾到
    对于天空的阵法,大朱吾皇倒不太担心。

    有金枪不倒在,至少秒杀自己就别想了。

    另外,六十多位圣师在手,对方总会有些投鼠忌器,真下死手的概率不大。

    不过,说是孤身一人,其实他指尖还缠着一道金丝,归田所化的巨龟被那金丝所化的玄光紧紧缠着,拖拽在身后。

    这家伙的龟壳挺硬,大朱吾皇都打算好了,真要hold不住了,就拿他来当盾牌,那阵法再厉害,总也能挡上几秒吧?

    此时,剩下的圣师和蓝海禁卫都已退到了广场中央,离大厅足有数千米距离。

    空中,那一头蓝龙已经完全成型,体长千丈,光是一个头颅便大如山峦,低头下望时,双眸奇特无比,一目赤红如日,似有火雾蒸腾,另一目却幽蓝如月,散发着幽深的光芒。

    目光到处,竟然让大朱吾皇有了一种浑身毛骨悚然的感觉。

    “之前的仙竹阵都未能给我造成这样的压力...这阵法,确实挺强啊...”

    大朱吾皇拖着归田一步步向前走着,不疾不徐,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心中却有些惊异。

    如果光按这威压来看,只怕这阵法都有游龙号的威力了吧?

    虽然两个一个是科技文明的结晶,一个是修仙文明的成果,不可一概而论,但力量和破坏力无分体系。

    “好像是有点麻烦,不过有金枪不倒在,至少不会像那位圣仆一样,直接就被秒杀...

    而且越是强大的攻击,消耗的能量便越大...就譬如游龙号的终极武器,只是一击,便耗费了百万极品元气石。

    一击百万,我还有那么多次金枪不倒,四海帝国虽然疆域无边,但再富裕总也是有极限的,我还真不信他们的极品元气石用不光...”

    广场上一片寂静,唯有大朱吾皇的脚步声徐徐回响,湛蓝色的光芒映照下,他那挺拔的身躯显得份外高大。

    银须捧着龙晶,神色阴晴不定。

    此时出手,他有把握将对方一击必杀,也不会殃及大厅内那些圣师,但自家女婿却被人当做人质了。

    再说了,那些圣师毕竟还在人家手中,等看见了天龙之阵的威力之后,鬼知道对方会不会狗急跳墙!

    他恨恨的盯着大朱吾皇身后的那团金网看着。

    自己是不是真瞎了眼,找了这么个女婿。

    先前明明有机会跑出来的,可这家伙估计是觉得人多势众了,非但不跑反而往前冲,结果就落得了现在的下场。

    弄的自己如今投鼠忌器,都不知该怎么收场了啊!

    他不说话,反倒是金欢向前迎了一步,客客气气的朝着大朱吾皇抱拳示意,高声说道:“大朱长老,山海联盟和我们四海帝国素来友好,何必闹成这样?不如大家各退一步可好?”

    大朱吾皇离他们还有近千米,闻言一笑,停住了脚步,一把将归田拽到了身前:“这位都要不审而斩了,为了保命,我也没办法...”

    他又朝着天空指了指:“再说了,如今是在帝国的地盘上,我这心惊胆战的很呢...怎敢不退?可关键是...只怕我退了,有人不乐意啊...”

    远隔千米,不过双方都是高手,交谈自然不成问题。

    金欢胖乎乎的黑脸上满是笑容,摇头道:“大朱长老放心就是,右相马上就到,回头由他与你商谈可好?

    先将那些圣御放了,大家面上也好看些...嗯,如果你不放心,左丞可以先留着...”

    “看来这老头和归田不太对付啊...”

    大朱吾皇朝他看了看,又注意到他身后银须手中的水晶球,沉吟了一下,却依旧摇了摇头:“归藏兄和我也算是老相识了,当年在瀛洲开荒时曾并肩作战,既然他来了,这面子我自然不能不给...

    不过我现在害怕的很啊...嗯,要不先让那位将这阵法收了?否则的话,一切还是等归藏兄来了再说吧!”

    他可不知道归田和银须之间的关系,阵法当前,人质自然是越多越好。

    金欢笑吟吟的点了点头,朝着身边低声说道:“银须,还不快将阵法收起?莫要让人看笑话了!”

    “你...”银须面沉如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他乃是首席大圣御,平日里这家伙岂敢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

    还说什么莫让人看了笑话,其实是想看自己笑话吧?

    不过他如今还真是骑虎难下,天龙之阵一启动,便要耗费百万极品元气石,而且,阵法一启,如若强行关停,又是一百万。

    他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未能下定决心,轻叹了口气,手指微微一颤,拨动了一下龙晶。

    空中,那条蓝色龙影长吟了一声,扭头摆尾的朝着旁边游去。

    银须再次一点,蓝龙那大如山岳的头颅微微一低,红目蓝眸之中各有一道粗大无比的光芒闪出,纠缠在了一起,结成了一条蓝红相间的巨大锁链,朝着下方的海域直射而去。

    “双属之阵?还是水火交融!差点被那家伙害死...”

    大厅之内,凤青桐正抬头看着,见到这锁链,面色不由得为之一变,低声暗骂了一句。

    四灵域的护山大阵一般都是单属,譬如凤凰域,便以火系为主,双系融合的阵法极少。

    但是,双属阵法天生便要比单属阵法强大,譬如土金两系的双属之阵,防御堪称无敌,麒麟城牡牝峰的阵法便是土金双属,乃是整个麒麟域的立根之本。

    而五行之中,水火最不相容,水火双属之阵,别说四灵域了,就算整个东神州都未必有人可以布置出来。

    和土金双属不同,水火双属之阵的攻击强悍无比,顶级的阵法有着毁天灭地之威。

    而此时,四海帝国的这个阵法,便是水火双属。

    虽然还未曾达到传说中那种毁天灭地的地步,但是,也绝非凤青桐这种开光境小修士可以抗衡的。

    可以说,在这阵法范围内,只要一击,他绝无幸理,必然陨落!

    他身在大厅之中,透过屋顶的那个破洞所看见的范围有限的很,那道锁链的速度极快,只是一闪,便消失在了视线之中,但下一个瞬间,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传来。

    嘭...,整座蓝海主岛似乎都跳动了一下。

    而后,几十里之外,平静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宽达数里、深不见底的巨大孔洞,孔洞四周,掀起了一道道高达千丈的巨浪。

    银须虽然最终还是忍了口气,但再花百万极品元气石他自然也舍不得,故此索性操纵阵法,轰击在了主岛旁边的海域之上。

    那里,乃是主岛和蓝洞的中心地带,荒芜的很,最多有些倒霉的低阶海族被殃及池鱼,和百万极品元气石相比,这点损失也无所谓了。

    阵法一收,空中的蓝色龙影悄然隐去,大朱吾皇自然也没有了继续扣押那些圣师的理由。

    毕竟他来四海帝国可真不是来闹事的,虽然目的是阿特拉斯空间,但如果一开始就搞得剑拔弩张并非好事。

    转身朝着凤青桐等人打了个招呼,让他们将那六十余名圣师送出了大厅,只留下了归田在手。

    没有外力相助,这百余名圣师加起来也不是他们几个对手,又有何惧?

    千米之外,银须将龙晶收起,怒喝道:“阵法已收,你为何还扣着左丞不放?”

    大朱吾皇还未答话,金欢已在他身边轻笑道:“大朱长老,左丞乃是银须大圣御的贤婿,故此方才情急之下才催动了阵法。

    不过既然诸位无事,还望看在其翁婿之情上,手下容情才是...”

    “这老家伙算是给我通风报讯呢?这意思我明白...归田放不得!”

    大朱吾皇笑眯眯的看着他点了点头,方想说话,耳边便传来了一声怒吼:“是谁!是谁公器私用想要暗杀本相!”

    远处海边,一道道身影直掠而来,大多都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归藏奔在最前方,面色涨红如血,正大声怒吼着。

    他接到金欢传讯之后急急赶来,结果刚出了蓝洞还未曾到蓝海主岛便被天龙之阵轰个正着。

    幸好那时已接近岸边,只是余波而已,但就算是这样,带的一队人马之中,也有数位拉在最后方的直接一命呜呼,灰飞烟灭。

    在帝国的地盘上,堂堂右相竟然被自家的护山大阵差点弄死,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要知道,右相主管军职,除了大帝之外,唯有他才有独自开启大阵的权力,除此之外,只有九大圣御一同通过才行,难道说是九大圣御联手要坑害自己?

    可这又怎么可能?

    九大圣御之中有五位和他关系极近,就连排名第二的大圣御金欢也同样是自己人,其中排名第八第九的两位甚至原本就是他升任右相后安置的亲信。

    如此一推断,事实就很清晰了。

    龙晶掌握在首席大圣御银须手中,定然是他不知为何启动了阵法,先前那一下,可能是向人示威呢,正好被自己赶上而已。

    既然是银须,那就无需客气了,这老家伙一直对归田失势之事耿耿于怀。

    日后皇太女上位,他如若还是不服的话,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这种货色,如若不是看在阮族势大的份上,早该铲除了。

    如今既然主动将把柄送上了门,那还客气什么?先来个暗杀右相的大帽子,扣上再说!

    他一面奔着一面向前看着,见到广场中央的身影,脚步微微缓了缓。

    当年在瀛洲空间,这位山海联盟的年轻俊杰便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几乎是以一己之力生生扭转了战局。

    而且这家伙女人缘极好,一开始,这位和龙族公主走的极近,但到了开荒后期,皇太女也是分分钟都缠在他身边的。

    别人不清楚,归藏可是清楚的很,自家那位皇太女那是真中了这位的毒了,哪怕日后真的继承了帝位,两人之间肯定还是纠缠不清的。

    此人绝对得罪不得!

    “上次使团回归,据说这位已是山海联盟代理大长老,这职位虽然之前闻所未闻,但估计也就和太子太女差不多,日后是铁定要接任大长老之位的...

    以皇太女和这位的关系,山海联盟和帝国之间只怕要真的成为铁盟了!

    之前神圣教廷大军来袭,诸位神使都说山海联盟大势已去,却没料到最终却是走了眼,以山海联盟大胜而告终。

    可见,估计他们那也有不少隐藏的底牌,就算帝国如今有神使坐镇,也未必真能完全压制他们了...”

    心思电转之间,归藏已经带着属下奔到了广场边缘。

    “竟然已经是宗师境了?”大朱吾皇扭头朝他看了看,吃惊不小。

    归藏进瀛洲空间时不过精英境巅峰,这才几年功夫?

    三十余岁的圣师境,在新历千年记中都不多,其中之一便是龙王。

    人才啊...

    再往后看,没看见海神使者和玄溟,略微有些失望,如果玄溟真在阿特拉斯空间之中,还真有些难办了。

    “吾皇兄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一见到大朱吾皇,远远的,归藏便收住了怒吼,满脸笑意的朝他奔去。

    另一边,银须阴沉着脸,捧着龙晶也不知是收起来好还是怎样。

    刚才那一下鬼知道怎会这么巧,结果被归藏上来便套了那么大一个帽子,这事情难办了!

    不过他有阮族为后盾,倒也并不太慌张,唯一考虑的,乃是这次究竟要付出多少代价。

    大朱吾皇朝着归藏看着,待他走近,一把将归田拉到了身前,用足尖捅了捅,一脸凝重的说道:“大驾光临不敢当,迎倒是迎过了,这位说我不告而来,要不审斩杀呢...

    我胆小怕死,只能出手自保...”

    他收起了金天罗,足尖一发力,直接将归田踹向了归藏的方向:“如今归藏兄你来了,我也就放心了,如若真是犯了帝国之律,还望看在联盟和帝国多年友好的份上,从轻发落!”

    归藏脸上笑意不改,摇头道:“吾皇兄弟你这是什么话,这位乃是帝国左丞大人,平日里最讲礼法,估计是误会了...误会了啊...”

    他不动声色的也踹了一脚。

    广场的白玉地面很是光滑,偌大一个龟壳滑来滑去,归田脑袋缩在壳里,也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陀螺一样,忽东忽西,到处乱窜。

    远处,银须的脸色愈加难看。

    当着千万蓝海禁卫的面,这两人竟然这么羞辱归田,归须大帝最好面子,此次之后,别说继承帝位了,左丞之位能不能保住都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