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一十八章:到哪都有勾心斗角
    神圣教廷第一次前去天京的时候,大朱吾皇曾见过那个仙竹阵,但那时他还未曾筑基成功,对灵力波动的感应力自然无法与现状相比。

    此时,四海帝国这个阵法一起,他顿时感应到了一阵令人汗毛倒竖的危机感,那是来自于一种已经足以威胁到他的力量,极为可怕。

    他身旁几人也是面容肃然,身边皆有护体法宝的毫光闪起。

    凤青桐召出了火雀剑,沉声说道:“这应该是某种护山大阵!在葬仙地都能遇到这样的阵法,我们还真是中了大奖了..”

    大朱吾皇眉头一皱:“有多强?”

    “这种级别的护山大阵在我们凤凰域自然算不得什么,随便一个小宗门外架设的都比这强上十倍百倍。

    但就算再差,这也是护山大阵,从这灵力波动来看,至少有开光境的杀伤力!”

    “你们不都是开光境?难道还怕区区一个死物?”

    凤青桐苦笑了一声:“阵法和修为不一样,修为再高,灵力有限,但身在阵法之内,如果找不到阵眼,便破除不了。

    源源不断的攻击之下,耗也能把我们耗死了!除非能把布阵所需的能源耗尽...关键是,人家可以补充啊...”

    大朱吾皇目光闪烁,朝着前方大厅门口的那群圣师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声,神识传音道:“那还等什么,全力出手,先将那些家伙拿下再说!

    这些好歹都是圣师,还有一个左丞,在四海帝国地位不低,有了他们当人质,投鼠忌器之下,我看他们还敢驱动阵法嘛!”

    “好!”

    这显然已是最好的应对了,凤青桐几人低声应和了一声,纷纷出手。

    蓝海旁边这片群岛数量极多,但大多都只有几平方公里的面积,有些,甚至才数百平方米,唯有主岛面积最大,足有近千平方公里。

    主岛附近的蓝洞乃是外界进入水晶城的唯一通道,故此,主岛原本就担负着迎宾之责,自然修建的美轮美奂,气势磅礴,光是这座大厅就有近万平米,大厅之外的广场更是宽大无比,规模和天使之城的中央广场有得一拼。

    此时,除了大厅内十六位圣师和归田之外,大厅门口还聚集着近百位圣师,而在他们身后,还有密密麻麻蓝海禁卫,最低也是精英境,数量成千上万。

    大朱吾皇一声令下,便有六道毫光闪动了起来。

    此时,要的是困敌,凤青桐他们都并未用飞剑,但身为凤凰域大族子弟,他们哪个手头没点像样点的宝物?束缚类的自然也不少。

    凤青桐使的,是一块巴掌大小的手帕,一催动便化作了一团十丈方圆的青色雾气,将十来位圣师卷了进去。

    凤青涟则是召出了一片拳头大小的火球,每一团四周都有一条条珍珠般的火链,火球到处,一位位圣师四散遁逃,但那些火链似乎有意识一般,几下便能缠住一个。

    金赤等三人则是联手祭出了一枚阵符,空中,有一座山影幻出,将下方几十位圣师镇在了原地。

    唯有凤青山有些傻眼,只能抡着棍子冲到了人群之中砸起了闷棍。

    不过等他冲到门口,除了被凤青桐他们几个困住的圣师外,那些手脚利索的早已一哄而散,他忙活了半天,也只逮住了两个。

    大朱吾皇站在他们后头,捂着腮帮子,装作抬头看天,其实觉得有些牙疼。

    这些家伙的法宝比自己的可要强了太多...

    别的不说,光是凤青涟的那一片火球,每一个的威力都和金天罗不相上下,可人家一出手就是几十个啊...

    自己之前还是太看轻他们了...

    从阵法出现到大朱吾皇下令再到凤青桐他们出手,其实也就几个呼吸而已,门口的那些圣师根本未曾反应过来,便已有小半中招。

    到最后一点数,加上大厅中原有的十七位,六个人足足擒住了六十三位圣师。

    不过金赤等人的阵符不能持久,凤青山总算找到了露脸的机会,冲过去一棍一个,将被镇住的那些圣师都砸晕拖了出来。

    凤青桐已将那手帕收起,被他罩住的那十几位圣师都已失去了意识,东倒西歪躺了一地。

    大朱吾皇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心中琢磨了起来:“这些毕竟都是圣师,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有了筑基境的战力。

    能这么完全碾压的对手毫无还手之力并非易事,如果我自己出手的话,不用灵级惑神丹都对付不了这么多人,活擒就更别想了...

    不过他们能这么轻松,绝大部分都是法宝和符咒之助,看来还是得想办法搞点趁手的法宝才行!或者赶紧突破开光境...”

    完成了支线任务之后,一万点仙怨值已经到手,《无敌至尊登仙录——养神篇》也已兑换了出来。

    只是养神篇的突破却比莲台篇难了许多,他琢磨了个把月也没彻底弄明白,至今还是卡在筑基境。

    虽然有了千瓣重台之后,他所能调用的灵力远在普通筑基巅峰之上,但一来手头合用的术法不多,二来也没趁手的法宝,真要死战,还真未必是凤青桐的对手。

    当然了,这是纯粹按修仙战力计算的,金枪不倒等天赋技能排除在外。

    凤青桐几个在那忙活着,空中的阵法已然成型,那蓝色的龙影越来越清晰,此时已然须鳞具现。

    如果从空中看去,蓝洞四周每一个小岛上皆有一道道蓝芒闪动,方圆数百公里范围内,已被一层蓝色的屏障包围了起来,这声势,可比山海联盟的仙竹阵要大了许多。

    虽然有六十三位圣师被擒,但依旧有半数及时退去,此时,正聚在大厅外的广场上,面色凝重的朝着里面张望着。

    一位身着白袍、颌下有着尺长银色肉须的老人站在人群正中,手中捧着一颗湛蓝的水晶球,水晶球中央,有一条寸许长短的光龙游动。

    在他身旁,先前曾接待了大朱吾皇等人的那位胖圣师脸色漆黑,正在那低声责问着:“没有大帝旨令,天龙之阵需要九位大圣御其中之五及或者右相持禁卫虎符才能启用...

    况且里面那位,乃是山海联盟代理大长老,银须老儿,你好大的胆子!”

    那位白袍老人冷笑了一声,指着大厅说道:“金欢,你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恶客都打上门了,不动手,难道当贵客供着不成?”

    金欢一张黑乎乎的胖脸涨的通红,怒喝道:“山海联盟好歹也是五大势力之一,之前和帝国之间的关系一直颇为融洽,这事,原本就是左丞失礼在先!

    就算对方应对失据,你也不该启动天龙之阵,将事态激化!

    银须!你和左丞虽然是翁婿关系,但也不能公器私用。

    我已通知右相,他即将赶来...在此之前,你必须先收起天龙之阵!否则,我必定会将此事禀报大帝!”

    银须目光闪动,呵呵笑道:“我知道你早已投奔了右相,但他看见左丞也得喊一声叔父,叔父受辱,他等同身受,既然他都要来了,我也不过是提前布阵,以防贼子逃脱而已,又有何错?”

    金欢小眼一眯,冷笑道:“那里面那些圣御怎么办?你还真敢不顾他们死活?”

    银须颌边几根肉须一抖,捧起了水晶球:“有天龙之阵在,先让他们吃点苦头,之后,他们还敢下毒手不成?

    再说了,如今帝国有神使坐镇,还怕区区一个山海联盟不成?他们真要敢下手,回头杀到陆上,让他们血债血偿就是了!”

    金欢抬眼朝大厅内看去,忽然一笑:“既然这样,你尽管下手就是了...不过看清楚了,你家女婿可也在里面!”

    事发突然,银须还真是一下子没想起这茬,闻言顿时有些傻眼。

    这阵法只辨方位不分敌我,如今归田都落在人家手里了,这还怎么玩?

    蓝海群岛共有一百八十名圣御,九位大圣御,银须排名第一。

    当年归田获任左丞时,归藏都未出生,乃是帝国最有希望接任帝位的人选,故此银须特地与他结亲,将自己小女儿嫁了过去,指望着日后能父凭女贵。

    结果谁知道先是冒出来个归藏,又来了个皇太女玄溟。

    眼见着一切即将成空,这几年归田性情大变,原本廓达大度,待人处事极有风度,如今都懒得做什么表面功夫了,变得乖僻邪谬,蛮横无理。

    但银须却一直还抱着一丝希望。

    他乃是帝国老臣,方方面面关系极深,就连太女宫内都有眼线,早已打听出了消息,据说皇太女极可能会跟着那些海神使者离去。

    也就是说,帝位的归属还有一争,归田的对手并不是那位皇太女,而是归藏。

    按银须的看法,归藏之所以肯雌伏与皇太女麾下,定然也是知道了此事,故此才静候良机。

    在帝国之内,归田执掌左丞一位多年,在文事方面底蕴深厚,但在武事上却要逊上一筹。

    帝国十六位都督中,有九位和归藏关系不错,接任右相之后,帝国近卫军都由他执掌,归田唯一的希望,便在这蓝海群岛之上。

    蓝海群岛乃是帝都门户,光是圣御便有一百八十名,还有九位圣师巅峰的大圣御,这股力量如能掌握在手,归田接掌地位的希望至少增添三成。

    可方才,那个来自山海联盟的小子竟然当众羞辱了归田,那鼻涕眼泪一大把的模样落在了别人眼中,这是实打实肯定会传出去的。

    新历世界无论哪方势力都是实力为尊,特别是帝制国家,日后的大帝身上怎么能有这样的污点?

    归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如此羞辱,等于已经断绝了帝位希望。

    多年苦心一朝落空,你让银须怎么能忍?

    他在九位大圣御中排名第一,这枚阵法龙晶也掌控在他手中,凤青桐等人出手将那十来位圣师击败之后,他便已启动了天龙之阵。

    原本他想着要用雷霆之势将这些山海联盟的混蛋全数击杀,也好稍稍找回些面子,掩饰一下归田被羞辱之事。

    可谁料到那些家伙竟然强悍如此,几个呼吸之间便擒住了近半的圣师,就连归田都已落入他们之手。

    其实,银须早就有些乱了手脚。

    天龙之阵下,如果误伤了几位甚至十几位自己人也就罢了,可那是六十多位圣师啊,就算自己竭力控制,也总得死上几个吧?

    当然,以他的权势,这点损失还顶得住,但是,归田也在其中啊。

    连自己这女婿都翘了的话,那还折腾个屁啊!

    “自从皇太女被赐封、归田帝位无望之后,银须老儿便有些昏了头,否则又怎会干出这种傻事来?今日之后,无论结果如何,只怕这第一大圣御的位置也得换换人了!”

    金欢站在他身旁冷笑不已。

    他和银须乃是同辈,要说个人战力,金欢所在的鲸族在四海帝国之中都是顶尖的,只可惜人口实在稀少的很,在帝国的势力也远不如银须所代表的阮族。

    几百年来,他一直被其死死的压着,不忿已久,这次总算找到机会了。

    “右相应该也快到了吧?我看你怎么收场!要是真出手催动阵法,归田未必能逃命。

    不出手,这天龙之阵启动一次,便要百万元气石,你阮族再富裕,也得刮心割肉。

    更何况,篡权乃是大忌,哪怕大帝如今极少处理政事,也绝不会视若无睹!阮族权势再盛,还能抵得过帝威?

    但这事能不闹大还是别闹太大...毕竟我也是大圣御之一,怎么说都担着些干系,别到时引得大帝迁怒自己,引火烧身就遭了。”

    先前银须启动阵法时,他其实便有机会阻止,但却一直等到阵法成型方才开口,等得就是这个机会!

    如今,眼见着便要了却心愿,心中着实痛快,但却也并未忘乎所以。

    此时,大厅内,凤青桐等几个已将那六十余位圣师全部放倒,整整齐齐的排成了一列,执剑守在旁边,而大朱吾皇则孤身一人,微笑着朝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