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一十七章:说揍就揍!
    大厅门口,归田鼻血眼泪混作了一堆,旁边的禁卫有的正七手八脚的扶着他,有的已经执起了武器,还有的已经奏响了号角...

    出大事了!

    四海帝国最有权势的大人物之一,帝国左丞,大帝之十九子,圣师境高手,竟然被人一拳糊脸上,眼泪都出来了,哭的好伤心...

    那里乱作了一团,大朱吾皇和凤青桐他们却依旧好整以暇的坐在那,头都不抬的轻声聊着天。

    还没进海域之下,哪怕海神使者来了又能怎样?区区一个圣师境,他们怎会放在眼里。

    不过想了想,大朱吾皇倒是在心底叹了口气。

    之前在瀛洲看见那些小屁孩的时候,他还觉得人家嚣张,但如今看看自己,又能好到哪去?连圣师都不放在眼里了...

    也怪不得神州世界过来的家伙都屌成了那样,那是来自眼界和层次上藐视。

    “关键还是实力啊...如今凤凰域这几个不是都挺老实?

    这总不可能是因为我长的有多帅,而是实力比他们强!”

    和凤青山聊了两句,门口已又聚起了一群人,

    蓝洞四周的岛屿皆有高手坐镇,号角声一响,四周便有道道身影掠起,呼喝着朝这赶来。

    四海帝国疆域广大、生灵无数,如果光论觉醒者的数量的话,比整个陆地世界加起来还要多上数倍。

    水晶城乃是四海帝国帝都所在,它地处海下万米,原本就有着天然的屏障,蓝洞四周便成了帝都防御的重点,此时一有警讯,四面八方赶来的圣师竟然接近百位,声势浩大之极。

    归田已经回过了神,他毕竟乃是圣师境,龟族天生防御极高,大朱吾皇这一拳其实也没造成太大伤害。

    只是事发突然,他根本来不及使用防御异能,鼻子那又是脆骨,这才遭了殃。

    此时鼻血已经止住,混着眼泪乱七八糟糊了一脸,看上去是狼狈了些,实际上并无大碍。

    一见来了这么多圣师,这家伙顿时来了精神,在那跳脚大骂着:“各吾炸主他!丫娶鼋鱼!”

    他牙齿都掉了七八颗,说话漏风漏的太厉害,一群圣师围在门口,被他搞的莫名其妙。

    只能拉住那些禁卫问了几句,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由得面面相觑,有点乱了手脚。

    里面那位如果真是山海联盟的代理大长老,这事情还真不好办。

    这帮人哪个不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归田是王子,就算嚣张跋扈点背后也有归须大帝顶着,他们可没这么深的底子。

    况且从先前听到的叙述中,这事情还真不好分辨对错。

    所谓没有国书就能不审斩杀自然是站不住脚的。

    就算帝国真有此律,那也得看客下单。

    人家山海联盟大长老到来,就算还挂着代理两字,于情于理都该好好接待才是。

    不过归田身为帝国左丞,自然也有着自己的人脉,没多久,便有十来位圣师站了出来,阴着脸朝大厅内走来。

    在新历世界,一般来说,高境想要用精神力感应低境的能量波动并不是难事。

    但大厅中这七人,四位开光境,三位筑基巅峰,不动用莲台之力的时候,灵力内敛,哪里是他们可以察觉出来的?

    在感觉中,如果光从肉身传递出来的波动来看,大朱吾皇也不过是圣师水准,而凤青桐他们几个,除了凤青山强些,其他五位甚至还远不如他。

    这些人,虽然也见过海神使者,但哪里敢用精神力去窥探这种存在,自然也无从比较了。

    这十来位圣师之中,有三位圣师巅峰,其他的也都是圣师中后期,按他们的想法,对付大朱吾皇他们,完全是碾压的。

    至于之后和山海联盟之间会不会发生什么摩擦,也就只能靠归田去扛了。

    四海帝国的觉醒者大多模样怪异,三位圣师巅峰带头,一脸狰狞的朝着七人而去,大朱吾皇抬头看了看,忽然噗嗤一笑:“三虾两蟹还有四个贝壳,海鲜大拼盘嘛?”

    凤青山在旁边嘎嘎直乐:“吾皇老大,搞点姜葱清蒸了最好吃啊!”

    “你...!”最前方一位巨鳌族的圣师顿时大怒。

    和陆地种族相比,海族的人类基因觉醒比例不高,就算到了圣师境,依旧有着极其显著的种族特征,这对所有海族来说,都快成心病了,此时大朱吾皇这话,岂不就是在揭伤疤?

    怨气值上万上万的涌来,不过对如今的大朱吾皇来说,也就是聊胜于无了。

    去神圣教廷兜了一圈,如今他的崇拜值已经接近十五亿,怨气值也达到了九亿多,这万把点的收入,还真算不得啥。

    原本还想着秉礼而访,但有归田在,不闹大点看来是进不了水晶城了,既然如此,也无需再客气。

    至于得罪人...有了实力还要缩头缩脚的,那不是大朱吾皇的风格!

    “先揍了小的,大的总会出来吧?而后知道对付不了我们几个,说不定就会惊动海神使者了...到时就能探听到玄溟的消息,再决定要不要进水晶城。”

    拿定了主意,大朱吾皇抬头,微笑着朝着那位巨鳌族圣师指了指:“你什么你...我堂堂山海联盟代理大长老,到了四海帝国,归须大帝不亲自接待也就罢了,区区一个帝国左丞还敢用言语羞辱我!

    不审斩杀...不审斩杀...呵呵,你们来斩杀我试试!真当我们山海联盟好欺负嘛?既然言语不敬,那吃点苦头也是活该!你们助纣为虐,一样罪不可赦!”

    一个赦字刚落,他指尖便有一道金光掠起,化作了一片蛛网般的光波,将那巨鳌族圣师团团围起,向内一收,便将其捆成了一团。

    郝英骐他们几个所带的法宝,虽然都只是一阶二阶的普通货色,但用来对付这些个圣师却已是绰绰有余。

    这枚金天罗,如果全力催动的话,那百余名圣师估计都没几个能逃得出去的,此时只对付一位巨鳌族圣师,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大朱吾皇一出手,凤青桐他们自然也不会干看着,几人微笑起身,一时间,足有万米方圆的大厅内剑光霍霍,那十来位圣师不到一个呼吸便已倒了一地。

    一片寂静...就连归田都停止了叫嚣。

    那可是十几位圣师啊...

    眼睛一眨就全趴下了?连天赋异能都来不及使用...

    这是什么实力?

    那些海神使者做得到嘛?

    “怎么都不说话了?”

    大朱吾皇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勾了勾手,金天罗往里一收,那位巨鳌族圣师发出了一声惨叫,缚与胸前的一对大鳌顿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通红的甲壳上出现了一道道细细的裂痕。

    一声声惊呼响起,巨鳌族最强的便是这两只大鳌,坚硬程度超过了绝大部分的合金,那金丝只有头发粗细,竟然能直接将其缚裂...

    凤青桐他们也并未下死手,飞剑只是穿刺而非砍削。

    这些海族圣师肉身强悍,恢复力极强,受创倒地之后没多久,伤口便已开始努力愈合了起来。

    只是那飞剑上都带着火系气息,一时半刻根本驱除不了,那些伤口处刚有肉芽萌生,便会发出嗞嗞的声响,直接便被烤熟,不过也有好处,血管也被高温封住,至少没流多少血。

    片刻之后,这些倒地的圣师终于回过了神,身上有一道道玄光闪起。

    一共十六名圣师,除了那位巨鳌族被金天罗所困之外,其余十五名全部使用了天赋异能。

    其中,有九位整个人膨胀了数倍,化作了一头头身高十数米的巨型海兽,还有一位鲸族的圣师,甚至直接便化出了百丈身躯,将这高达百米的大厅直接挤出了偌大一个豁口。

    就连归田,身后都浮起了一个方圆十数米的土黄色甲壳,化成了玄龟之身。

    兽身一出,原先那些伤势就算不得啥了,一声声咆哮响起,大朱吾皇等人瞬间便被它们围在了中央,如果只按体型来看的话,那位鲸族圣师一个前鳍便能将他们全部碾死。

    只可惜,到了某种层次,实力根本已不能用体型来划分。

    “既然想作死,就成全你们!”

    大朱吾皇摇头轻叹了一句,朝着凤青桐等几人挥了挥手:“青桐兄,别弄死了,其他随意!”

    凤青桐哈哈一笑,还未出手,凤青山却早就憋不住了,双臂一振,执着那根棍状法宝便冲了上去。

    他修炼的乃是霸体决,一身蛮力实在惊人无比,手中的棍状法宝又是二阶上品,这一根棍子,本身的重量不说,还自带金系重力术法,每一棍如果发挥到极致的话,都有十万斤巨力。

    这是什么概念?

    宗师巅峰,最高力量能达到十吨,也就是二万斤,当然,这并非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一来,需要种族天赋,二来,也不能持久。

    而到了圣师境,其实对力量上的提升并不算大,唯有象相树那样天赋异禀的,才能再次有所突破,但也超不过二十吨的极限。

    但如今,凤青山虽然未用全力,但每一棍的威力都已远远超过了这个极限之力,至少都在五万斤上下。

    实在太可怕了...

    只是他一人,一个横扫,四周所有的圣师便惨呼四起。

    嘭嘭嘭的巨响不绝于耳,一条条庞大的身躯被砸的四处乱滚,只有那位鲸族圣师仗着身躯庞大,只是被击退了数步,但那黝黑的皮肤上也出现一道粗大无比的血痕,疼的惨呼不已。

    既然凤青山已经大发神威,凤青桐他们几个都懒得出手,在旁边摇首轻笑:“吾皇兄弟,这海族的圣师,比你们四海联盟的可是要差了不少啊...”

    大朱吾皇微笑不语,山海联盟的圣师如今大部分都已筑基成功,战力倍增,原本就没得比。

    “嗯,想跑?”正想让凤青山随便揍揍就得了,余光一瞥,却看见归田正缩头缩脑的朝着门外挪去。

    大朱吾皇一声朗笑,伸手一招,金天罗便化作了一道金光,自那巨鳌族圣师身上脱落,随后在空中一转,宛如流星一般掠过百余米距离,又将归田化出的玄龟捆成了一团。

    “这乌龟壳,还真硬...”

    神识一动,金天罗又往内一收,可这次,竟然没能搅动归田的甲壳,倒是让他有些诧异。

    不过试了一试,他也没放在心上,淡淡一笑,龟甲再硬又有何用?你探出个脑袋试试?

    “怎么还没来?蓝海主岛乃是水晶城外防御枢纽,和水晶城之间肯定有着联系方式,否则的话归田也不会得讯前来。

    先前已经那么大动静了,此时定然又有人报讯过去...方才传讯肯定是作为山海联盟来访而报,所以来的是归田,现在可不一样了...该来的也该来了吧?”

    他来时也做过功课,归须大帝其实很少管事,左丞右相在四海帝国权柄极大。

    其中,左丞乃是负责文事,诸如外交、内务等事宜,而右相则是军务,如今的右相还是自己的熟人,归藏。

    在瀛洲空间之中,此人低调的很,但其实在四海帝国内,却是声名显赫,要说辈分,比归田还要小上几辈,但地位却在其之上。

    年纪还不到三十,如今便已是帝国右相,还执掌了帝国近卫军,如若没有玄溟出现的话,乃是大帝之位最有力的争夺者。

    但如今,据说他已被玄溟皇太女纳为属下亲信,并代其执掌兵权,这也被人视作是归须大帝即将传位的象征。

    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派一个宗师境的小家伙担任右相?这摆明了是给皇太女铺路啊!

    以他和皇太女的关系,如若来了,自然便能打听出玄溟的去向,也好决定是否进入水晶城。

    所以大朱吾皇才索性大闹了一通,目的便是想将归藏引出来。

    当然了,手痒想揍人也是真的...

    正在那纳闷,身后,凤青桐面色微微一变,凑近他身旁说道:“似乎有些不对劲,四周有灵力波动...很强!这感觉...似乎是有什么阵势发动了...”

    “不用似乎...就是阵势!”

    大朱吾皇面色一沉,抬头看去。

    那个被鲸族圣师挤破的大洞上方,有一道道淡淡的蓝影闪动,在空中,结成了一条巨大的蓝色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