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一十二章:强敌降临
    “从神州世界传送过来究竟需要多少时间很难确定,次元通道内,时间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所以,我们也无法去估算究竟花费了多少时间...”

    莫名其妙陷入了那个古怪的空间,又莫名其妙的被传送出来,而后直接便面对了那条浩瀚的星河,十五名降临天使踪影全无...

    凤青桐真心觉得越来越看不透身前这位一直笑眯眯、看似人畜无伤的家伙了。

    太悬乎了...

    虽然大朱吾皇也没明说什么,但要说这事情不是他干的,打死凤青桐都不信。

    几个人出现的时候,大朱吾皇便已站在了外头,看那样子,明显是早就出来的。

    心有忌惮,此时介绍起来自然也是额外用心,那副知无不尽、恭恭敬敬的模样,让凤青山都觉得有些不妙,觉得自己的地位很受威胁。

    大朱吾皇剑眉微蹙,有些犹疑的问道:“如果按这么说,也可能是瞬间抵达,也可能是很久很久?”

    凤青桐摇头道:“瞬间抵达是不可能的...

    我说的无法估算,是由于次元通道的特性,次元通道之中经常会遇到次元波动,不仅仅会影响空间,甚至还会影响时间流速,所以无法确认。

    我们来时,长辈们也曾交待过,从神州世界到葬仙地,最短需要三天,而最长,可能需要三个月,这是视次元通道的稳定性而言的。

    东凰空间的次元通道状况极差,所以需要的时间肯定较长,但这个通道已经比较稳定,需要的时间就短得多了。

    但究竟要多久,还是无法确定!”

    大朱吾皇朝着面前的星河看着,眉头越皱越紧:“也就是说,神庭如果已经派人,那么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到来?”

    凤青桐点头道:“是的,而且这次可能不是魂降,而是真身降临...按这个次元通道的情况,如若对方有大能出手相助,都能直接送个金丹境过来...

    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如果真是金丹境,这个次元通道达到了极限,可能会再次损毁,所以,对方应该不会这么做。

    以我的估计,应该是不完整的六翼天使,如果按境界换算的话,心动巅峰的样子...”

    他苦笑了一声:“但就算是心动巅峰,也绝非我们可以抗衡的...

    之前那位圣仆虽然境界差不多,但毕竟是魂降,肉身契合度不高,发挥不出什么实力。

    真正的心动巅峰,战力百倍与其。

    当下之计,也唯有暂且离去,试试将其引到天京城附近,用护山大阵,还有一丝希望...”

    大朱吾皇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按凤青桐的说法,自己这任务还怎么完成?

    关键是,他们能跑,自己没法跑啊!

    冒出来个大家伙是死,完不成任务也是死,根本没得选择好嘛!

    他犹豫了一下,转身朝着凤青桐等人看去:“青桐兄,你们先行一步吧...我留下!”

    凤青桐面色大变,惊道:“吾皇兄弟,你不走嘛?如若真来了那种高手,你留下也是螳臂当车啊!”

    大朱吾皇摇头苦笑:“我自然有不得不留下的原因,你们诸位都非这方世界之人,无需为此冒险...早点离开吧!”

    “这...”

    凤青山刚想说话,凤青桐便已一把将他拉住,朝着大朱吾皇轻轻一拜,叹道:“吾皇兄弟,并非我们贪生怕死,实在是...实在是...”

    大朱吾皇微笑着挥了挥手:“青桐兄,我意已决,无需多说,既然对方随时会到,你们还是早点离去的好!”

    “那你自己多加小心了!我们走...”凤青桐长叹了口气,转身便走。

    原本他觉得大朱吾皇底牌多多,真心是想要结交结交的,但这位如今非要留下送死,这可不在他计划之内。

    至于来时君上所颁的任务,如今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完成不完成还有什么用?

    留下来送死也是死,不留下来,指不定还能在葬仙地多逍遥点日子...

    他一走,凤青涟和金赤等人也朝着大朱吾皇轻轻一拜,随后就跟在了他身后。

    凤青山却迟迟未曾挪动脚步,低着头犹豫了半晌,最终一咬牙,站到了大朱吾皇身旁,抬头说道:“青桐哥,你们走吧,我留下!”

    凤青桐脚步一顿,转身朝他看去,诧异不已:“青山,你这是...你留下又有何用?”

    既然已经下了决心,凤青山也就豁出去了,朝着他挥了挥手:“你们走就是了,一日是兄弟,终身是兄弟!就算死,我也要和吾皇老大死在一起!”

    他说着话,眼睛眨啊眨的朝着大朱吾皇看着,一副义薄云天的模样。

    这是场赌博,唯有他知道,这边这位可是能拿得出培元丹这种宝物的人物,身后的背景还用说嘛?

    至少也是君上级别的啊!

    既然如此,来个心动巅峰算啥?

    没有什么底牌就留下来等死?

    凤青山还真不信这个邪!

    自己表现的如此出色,回头好处肯定少不了吧?

    只有自己这样智慧无双的少年才能抓得住这样的好机会啊!

    青桐哥他们,差的远了...

    大朱吾皇倒是没想到这家伙如此仗义,一时间也噎住了,半晌没说出话来。

    凤青桐又劝说了几句,可凤青山就是梗着脖子死活不走,无奈之下只能离去。

    他和凤青山、凤青涟虽然都是同族,但也不是嫡亲关系,而是表堂兄弟,他要留下来送死,也就随他去吧...

    反正这次任务,估计也就是失败的命了,自己将来都不知是死是活呢...

    他倒并非没有想过将大朱吾皇打晕了带走。

    可光是在天使之城中所见便可知道,别看自己已是开光巅峰,真要干起来,还真未必是人家对手,而且又不能下重手,想要活虏更是不可能,又能怎么办?

    大朱吾皇笑吟吟的看着他们消失在背后的大门中,转身朝着凤青山挑起了大拇指:“青山兄,仗义!来,这颗天意丹先拿着!”

    “这么快就有好处了?”凤青山搓了搓手接了过去,咧着嘴直乐。

    “回头再给你点好东西,不过你可要保密啊!至于某些人嘛...那几颗就当是喂狗了...”

    大朱吾皇瞥着眼朝那大门看着,冷笑不已。

    都到这了,还真特么想走?做梦呢!

    炮灰要有炮灰的觉悟!

    “吾皇老大,看什么呢?”凤青山小心翼翼的将天意丹收了起来,顺着他眼神看去。

    “呵呵,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之前那通道诡异的很,我都是莫名其妙才走出来的,也不知道青桐兄他们走得出去不...”

    凤青山一愣:“刚才不是你放我们出来的嘛?”

    大朱吾皇用魂印和客迈拉沟通了一下,而后笑道:“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完全就是凭运气啊!”

    凤青山刚想奉承两句,却看见那大门处光芒一闪,凤青桐等人满脸茫然的走了出来,抬头一看,再朝着身后看了一眼,顿时面色大变。

    大朱吾皇也是一脸惊诧,指着他们奇道:“青桐兄,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凤青桐脸色忽红忽白,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也不傻,这明摆了是大朱吾皇搞的鬼,可没凭没据的又怎么说?

    关键是,如今怎么走啊?求他放自己出去?

    看这模样人家就不乐意啊,否则吃饱了撑的这么恶心人?

    凤青山朝着两方看了看,忽然咧嘴笑了:“青桐哥,你们也想明白了?

    我就说嘛...平时在族里,你可是最仗义的...”

    凤青桐一时真是无话可说,只能闷声不吭的走了回来,勉强撑起了一丝微笑,点头说道:“确实如此,吾皇兄弟对咱们不错...管他来得是谁,要扛一起扛就是了!”

    “你丫脸皮还真厚...”大朱吾皇呵呵笑着,也不去揭穿他,反而一脸感动的猛点头。

    气氛有些尴尬,不过大朱吾皇也无所谓,自顾自抬起头朝着空中看着。

    这个次元通道的星门要比在瀛洲空间那个大上无数倍,从底下看去,完全就是一条倒垂的星河。

    星河之中,点点繁星闪耀,隐隐能看见一道道黑色的波纹在那些星光中游荡,散发着一种神秘的气息。

    “那些波纹是什么?”看了几眼,他笑呵呵的偏了偏脑袋,若无其事的问道。

    凤青桐仰着头,面色有些难看,“那就是次元波动了,如今已经能看见,说明已经很近了...

    而且这么密集的次元波动,说明传送过来的应该是个大家伙...”

    “大家伙?不会是金丹境吧?”

    “那倒不会,这些次元波动虽然密集,但还算稳定,如果是金丹境的话,估计都能看见次元切割了...”

    大朱吾皇奇道:“次元切割是什么?”

    凤青桐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眼中露出一丝惊惧的光芒:“那是比时空裂缝还恐怖的东西...哪怕是金丹境,甚至是元婴境,遇到次元切割也是九死无生...

    我们来时,就遇到了一小段次元切割,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结果,十二人就留下了我们六个...”

    “那也就是说,如果来的是金丹境,也未必能过来了?”

    凤青桐摇头道:“这倒不一定,无论是从时间还是从空间角度上来说,次元切割出现的频率都不高...

    只是那一瞬间,你撞到了就必死,但如果幸运躲过了,还是有希望活下来的...”

    大朱吾皇沉吟了一下:“难道说,君上遇到了次元切割也不行?”

    凤青桐怪异的朝他看了一眼,似乎在奇怪他为何问这样的问题,微微思索了一下,回道:“正面遇到,哪怕是君上也会陨落...别说是君上了,就算是真正的仙人,也无法抵御次元切割之力...

    不过,到了君上这种境界,自然会有秘法收敛气息,一般来说,不会引起这么剧烈的次元波动,导致出现次元切割的...”

    大朱吾皇瞳孔微微一缩:“那为何没有这种级别的高手过来?”

    凤青桐哑然失笑道:“我先前说的是一般来说,这些次元通道原本就不稳定,次元切割这种东西,哪怕是风平浪静的时候也有几率出现。

    别说君上了,哪怕是元婴境,在神州世界都已是数得上的高手了...

    次元通道那么凶险,他们又怎会甘冒陨落的风险,自己来闯?”

    他叹了口气:“也只有咱们这种炮灰,死着活着都无足轻重...才会被派出来碰碰运气,不过,日后次元通道稳定之后,倒是说不定的...

    但是,要恢复到完全稳定状态,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能量和时间了。”

    大朱吾皇心里长舒了口气,也就是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最多出现金丹境了?

    他不再多问,通过魂印和客迈拉沟通了一下,便默默等待了起来。

    空中,星光摇曳生辉,那一道道黑色的波纹也越来越明显,最终竟然化作了一道道漩涡似的古怪图案,渐渐的向下方转来。

    “来了!”凤青桐面色一沉,低声喝道,他身后,凤青涟等人纷纷执起了飞剑。

    金赤他们还好,凤青涟毕竟年纪还轻,紧张无比,紧紧的抓着剑柄,捏的指尖都发白了。

    既然走不了,也只能殊死一搏了,对方刚从次元通道中出来,说不定运气不好,身受重创也有可能,到时偷袭一把,还是有希望的。

    大朱吾皇倒是淡然的很,负手而立,仰天微笑,腔调满满,逼格极高。

    凤青山在旁边偷偷瞄着他,越看心越定,这摆明了就是胸有成竹嘛!

    聪明如我,这根大腿是抱定了的!

    他得意洋洋的朝着凤青桐他们看了看,觉得人生都圆满了。

    ‘呜呜呜...’

    空中,似乎有风声啸起,越来越响,到了后来,化作了震耳欲聋的雷声,那道星河缓缓降下,从最上方开始,一点点晶光向下流动着。

    慢慢的,在最下方,开始有一道道虚影浮现。

    一开始,那虚影还极淡极淡,但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由淡转浓,片刻之后,已能清晰的看出,那是一位位浑身蕴绕着白色光芒的天使。

    “一位六翼,五位四翼...竟然有六位...”

    大朱吾皇静静的看着,身旁,凤青桐等人已是面色惨白!

    此时,已能清晰的看见,那六位天使完好无损,这样的力量,根本无法对抗,哪怕是趁他们立足未稳,也没有半点机会。

    这也代表着,等下一刻,他们踏出通道之时,死亡就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