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零七章:突如其来的决断
    无论是凤青桐还是大朱吾皇,几十位圣师根本没被他们放在眼中。

    唯一有所忌惮的,乃是神圣教廷是否还会有什么底牌。

    大朱吾皇是惦记着潜山空间,同为五大势力,神圣教廷不可能一点料都没有。

    凤青桐则是见识到了游龙号的威力,虽然他至今也没弄清楚那种力量究竟来自何方。

    此时,两人不疾不徐,反而收起了飞剑,缓步向前行去。

    未曾摸清虚实之前,还是小心为妙。

    不过小心不代表畏惧,否则的话,他们又怎会这么大摇大摆的杀进来?

    大朱吾皇有着金枪不倒,凤青桐也有自己的保命招数,双方又都想摸摸对方的底,这正好是个机会。

    光门之中,一位位麻袍苦修士鱼贯而出。

    和普通的教廷觉醒者不同,这些人身旁虽然也有圣光环绕,但是那光芒却显得更为明亮,充满着一种锋锐的气势。

    “三十二、三十三...四十五...竟然有这么多圣师?”

    大朱吾皇大为讶异,一会功夫,光是圣师便出来了近百位,看来联盟的情报工作还是有所不足啊。

    石中天等人原本在后方空中掠阵,此时眼见着形势有些不对,纷纷落下。

    等到一位骷髅一般的老者走出,石中天白眉一皱,惊道:“这老家伙还活着?”

    “石长老认识他?”大朱吾皇也正紧盯着那位老者,闻言问道。

    石中天有些犹疑,喃喃道:“应该是认识,但不可能啊...上次见到他已是四百多年前了,那时,这老家伙便已寿元将尽,怎么可能还活着?”

    他身旁,那位狐族的太上长老也面露异色,点头道:“应该是他!奥斯顿...”

    他转身朝着大朱吾皇解释道:“这家伙是真正的老古董了,四百多年前,联盟和教廷曾为了珠玛空间有过一战,那是他最后一次出手。

    不过在这之前八百余年,他便已是圣师境...这么算来,当年,他的寿元至少也已是千岁以上...”

    “将近一千五百岁?活了这么久?”凤青桐等人也吓了一跳。

    在凤凰域,到了金丹境才能有千岁寿元,如今竟然冒出了一个这么长寿元的,关键是修为摆在那,这简直就是奇迹好嘛。

    远远看去,奥斯顿浑身上下就披着一块破破烂烂的麻布,枯柴似的手脚裸露在外,脑袋看上去比常人要大了一圈,眼眶深凹,两颊内陷,看上去真的和骷髅没什么两样。

    一群圣师境将他团团围住,举步向前行来。

    远远的,也没见他张嘴,大朱吾皇等人耳边便响起了一个宛如金铁交戈般沙哑的声音:“你...们来了...”

    “听这口气,好像早知道我们要来一样...”

    大朱吾皇眉头轻蹙,默不作声的朝他看着,石中天向前一步,淡淡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教廷大军入侵山海,咱们自然也得来欧罗巴逛逛了...”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嗯?你...你是石中天...小家伙...好久不见了...”

    石中天也已八百余岁,不过以奥斯顿的年纪,这一声小家伙倒也没喊错。

    大朱吾皇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自己摆明了肯定不是来做客的,你要是上来直接喊打喊杀也就罢了,可如今这老家伙也太镇定了。

    更何况,圣师境的寿元只有千年,忽然冒出来一个活了一千五百多年的老妖怪,怎么想都怎么怪异啊...

    如若是在次元通道开启后也就罢了,他能得到筑基功法,别人说不定也有奇遇。

    但几个顶级空间,除了祖龙空间之外,都是刚刚开荒成功的,这五百年前就该死的家伙是怎么活下来的?

    太诡异了!

    几十米外,奥斯顿便停住了脚步,缓缓的抬起了头。

    他身旁一位位圣师向两边一分,直到此时,大朱吾皇才真正看清了他的面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的眼眶并非那种西方人种特有的深凹,而是完全没有眼珠,只留下了两个黑黝黝的孔洞。

    不仅如此,他根本就没有五官,嘴巴、鼻子、耳朵等处都好像是被利器削去了一般。

    这哪里还像个人...

    把皮一剥,完全就是个骷髅啊...

    奥斯顿似乎知道他在观察自己,那怪异的声音马上响了起来:“呵呵,很丑嘛?等你到了我的年纪就知道了...只要能活着,比什么都强...”

    他的声音实在难听,大朱吾皇都想捂耳朵了,不过估计捂耳朵也没用,这家伙用的是精神力传输,和神州世界的神识差不多。

    想到这,他忽然心中一动,给蜜儿传了个讯息过去。

    “主人,屏蔽不了呢...好强...”

    大朱吾皇这次是真的吃了一惊。

    蜜儿如今的精神力强度远在一般的圣师之上,就连花满天都要比他差上一截。

    而要强行用精神力传输,精神力强度至少要达到对方的一倍。

    但问题是,蜜儿的精神力可以和大朱吾皇通过魂印链接,等于是两人之力还不抵对方的一半,那这老家伙的精神力该有多强?

    奥斯顿的声音继续响起:“山海联盟和教廷几乎是同时成立的...两千余年来,虽然有些小龌龊,但也并未发生过什么大冲突...

    那些普通人不知道,但作为双方势力的高层应该清楚,对整个新历世界来说,我们从不是敌人,而应该是战友!

    我们真正的敌人,只有昆族,还有昆族背后的核族...甚至,还有他们...”

    大朱吾皇浓眉微扬,这个‘他们’指得是谁?

    他注意到,奥斯顿说到这的时候,那双空洞洞的眼眶似乎朝着凤青桐他们偏转了一下。

    “这次山海之行,苦修团并不赞成,甚至还提出了异议,很可惜,无济于事...

    如今,你们来了,那自然就代表着贝松他们的失败,而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又走到了这一步,那么,教廷就必须付出代价!”

    奥斯顿停了停,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缓缓的向前走来,而后静静的拜伏在地:“今日后,神圣教廷将不复存在,教廷并入山海联盟之中...

    本人代表教廷苦修团十三万七千三百六十一名苦修士,参拜吾皇长老!”

    大朱吾皇彻底被他搞懵逼了...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我还准备来大干一场的,结果你上来就放这种大招?

    整个教廷并入山海联盟?你还来个参拜吾皇...

    这也太突然了吧!小说都不能这么写!

    此时,广场四周共有千余名苦修士,奥斯顿一拜,所有人全部拜下,齐声高喝:“参拜吾皇长老!”

    三位太上长老也瞬间凌乱了。

    就算都是活了近千年的老妖怪,但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节奏...

    按大朱吾皇原先的说法,是准备来欧罗巴捞一票,当强盗的啊!

    可如今人家非但不反抗,还主动都把产权送上门了,这还抢啥?自己抢自己?

    石中天茫然的朝着奥斯顿看着,久久无言,半晌才回过神来,低着头琢磨了一下,轻声说道:“吾皇,我倒是想起点事。

    我和这老家伙交道打的不多,但是还算有所了解...

    奥斯顿据说是整个神圣教廷唯一窥探了命运之道的人...简而言之,就是有预言天赋!

    不过这种天赋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越是重大的事情,付出的代价越大,他身上的残疾就是因此而来。

    他忽然来这一手,会不会就是因为这种天赋的缘故,他看见了一些别人所不知的未来?”

    “命运之道...预言天赋?”大朱吾皇轻轻的呢喃了一句。

    这玩意听起来太悬乎了,但也不是不可能。

    神圣教廷原本就有言灵法术,而在他身边也有差不多的例子,譬如乌夜的乌鸦嘴,其实也可以说是这一类的天赋。

    不过奥斯顿到底看见了什么?导致了他做出这样的决断?

    ......

    奥斯顿在苦修团中威望极高,几乎所有的圣师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而且有他的预言天赋在,这么多年来,整个苦修团早已把他奉若神明,否则的话,又怎可能和教皇分庭抗礼?

    他开了口,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事情实在太过诡异,石中天的推断并不足以为据,独立空间,大朱吾皇自然是不会进去的,苦修团这也没什么待客之地,直接将前方的大教堂清空之后,众人便被迎到了那里。

    大朱吾皇也不落座,直接了当的问道:“奥斯顿大主教,我不喜欢说废话,先前你所说的,是否为真?”

    “当然!”

    奥斯顿骷髅似的脑袋微微点了点,发出了一阵咯咯咯的怪声,似乎整个人的关节都已僵化了一般。

    大朱吾皇紧紧的盯着他,追问道:“那也就是说,如今神圣教廷已是山海联盟辖下之地?”

    奥斯顿微微踌躇了一下:“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的!但目前,从名义上来说,我还只能代表苦修团...

    不过,在教廷中,历代教皇退位之后皆要进入苦修团中,苦修团,其实也相当于山海联盟的长老院。

    只不过,长老院的大长老在山海联盟就是执政者,而苦修团的团长并不摄政而已。

    但是,如若遇到重大事宜,教皇虽然有决断权,不过如果苦修团不同意,再有半数以上大主教同议,便可以直接推翻教皇决议。

    “那这次神圣教廷侵略山海是怎么回事?”

    奥斯顿传来的声音带着点无奈:“这一次的行动,其实你们应该也知道,教廷完全处于被动,是来自那些人的指示...我们无力反抗!”

    大朱吾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些人?从教廷的教义上来说,那些降临天使可都是主在世间行走的使者...奥斯顿大主教对他们似乎不太恭敬啊...”

    奥斯顿传来了一声苦笑:“教义上还说,主是仁慈的、宽容的...可事实呢?

    短短一年时间,教廷两千余年的积蓄、神器、宝物都已经被他们搜刮干净。

    就这样,他们还不满意...”

    奥斯顿朝着身前指了指:“吾皇长老,请看...”

    他指尖似乎有微光闪动,随后,一副画面徐徐展开。

    那是一个广场,暗红色的地面上竖立着一根根银色的金属柱,而金属柱上,捆着一位位白色的人影。

    随着画面的放大,大朱吾皇心头一抽。

    那些人影,竟然是一具具身着白袍的骷髅,成百上千。

    “这些,都是真正的狂信徒,其中,候补圣子和候补圣女就达六十四位,各大教堂的主角和苦修团的苦修士也有数百位...

    而如今,都成了所谓的养料,圣力的来源...奉献...一切都奉献与主...”

    奥斯顿传来了一阵疯狂的大笑声:“在他们眼中,我们都是无足轻重的蝼蚁而已...既然如此,我们的信仰还有何必要?”

    大朱吾皇朝着那些白袍骷髅看着,心中一动,轻声问道:“这些人中,有大主教的...”

    他话未说完,奥斯顿已经传音过来:“候补圣子和圣女中便有我最疼爱的几位后辈,那些苦修士中有七成是我的亲信!

    贝松一直想要削弱苦修团对教廷的影响力,这次,他找到了机会,不过有什么用呢?

    我早就在他身上嗅到了气息...那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这解释和动机还是很合理的,大朱吾皇沉默了一下,问道:“既然苦修团暂时还代表不了教廷,那你先前所说的,岂不都是空话?”

    奥斯顿淡笑道:“怎么可能是空话,如今教皇一方还有谁在?

    贝松死了那么久了,圣师几乎已被一网打尽,神圣骑士团全军覆没,除了苦修团之外,教廷已经完全成了个空壳子...

    唯一可虑的,便是还有二十位降临天使!”

    他抬起头,空洞的眼眶直勾勾的对着大朱吾皇:“我想,既然连乌菲尔大人都已陨落,那对付这二十位降临天使应该也不在话下吧?”

    大朱吾皇咧嘴一笑,叹道:“奥斯顿大主教,我现在真的很好奇,你从预言天赋中到底看到了什么!”

    奥斯顿沉默了半晌,摇头道:“命运长河中,每一朵浪花可能就是一个世界的起始或者终结。

    我所能看见的,只是其中极其微小的瞬间而已...

    更何况,我看见的,就是真实的嘛?

    如果命运不能改变,预言有何意义?

    如果命运可以改变,预言又有何意义...”

    众皆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