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零三章:这家伙真是好人啊!
    在大朱吾皇刻意讨好之下,凤青桐等人总算享受到了什么叫宾至如归。

    那能将钢铁都融化的热情,连原本一肚子气的凤青涟都有些承受不住,短短几天功夫,便已将大朱吾皇当成贴心人。

    确实hold不住啊...

    这家伙的嘴太能说了!出手也太大方了!

    诸如此刻...

    “青涟兄弟,你瞧,在凤凰域,你也应该是那种绝顶的天才了...

    但你知道为什么无法攻破我父亲的防御嘛?”

    凤青涟呆呆的摇头。

    他至今都没弄清那是怎么回事。

    他其实并不算是天法修士,之所以能结出法则异象,那是吸收了妖凤精元之后的法则回馈。

    不过就算如此,那妖凤之焰也有着极其强大的破坏力,对火系术法更是有着极大的加成作用,但对上那大胖子竟然迟迟无功,连人家一根汗毛都未伤到。

    “那是因为这个啊!”

    大朱吾皇掏出了一颗天意丹,神秘兮兮的递了过去:“这是能帮助觉醒血脉天赋的神丹...我父亲便觉醒了某种玄武技,不过他修为不高,也支持不了太久...”

    旁边一群人都听呆了。

    血脉天赋?玄武技?

    在四灵域,青龙、凤凰、麒麟、玄武为四大神兽,各有血脉流传。

    而血脉天赋,则只有那些真正神兽后裔方才有资格觉醒,而唯有那些最强大的天赋方能冠以神兽之名。

    在凤凰域中,凤家和凰家虽然也有凤凰血脉,但其实已经稀薄无比,血脉天赋更是罕见。

    譬如凤青桐等人,在家族这一代中也算是翘楚之辈了,不过离觉醒血脉天赋还差的太远。

    并非没有办法,但代价太大,他们这些人,还没有那个资格。

    但如今这位竟然说有神丹可以帮助觉醒血脉天赋?

    如果是真的,这一颗丹药价值几何?

    这些人中,唯有凤青山面不改色。

    “我连能助长莲台的丹药都见过了,区区血脉天赋算得了啥?果然是眼界决定了档次...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的!”

    大朱吾皇笑的很甜,泄露出天意丹之后会造成什么后果,他并不担心。

    一来,天意丹的天赋觉醒虽然神奇,但觉醒的天赋威力也是和境界挂钩的,并不能让人一步登天,直接拥有无可匹敌的战力。

    二来,这些人,他就没打算放跑过!

    这几天,他可没白忙活,高超的话术再加上咄咄逼人的特效,套起话来不要太轻松。

    和从凤青山那得到的消息相互印证之后,便有了大致的判断。

    从神州世界到新历世界并没有那么简单和轻松。

    如今的次元通道只能让相当于筑基境的修士通过,境界越高,越容易引起空间波动。

    凤凰域能有开光境来此,那是由于有那位君上相助,就算如此,一行十二人还死了一半...

    而神圣教廷则是用魂印神降,估计还付出了什么代价,才送来了一名圣仆。

    根据那位君上的推断,想要让次元通道恢复稳定,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和时间。

    譬如祖龙空间那个,用上了百万灵石(极品元气石)之后,也至少需要十年时间方才能恢复到足够让他们回归的程度。

    至于想让次元通道更进一步,能传送更高境界的修士过来,那需要的时间和资源就更可怕了。

    既然如此,那还怕什么?

    一个个来呗!

    先借助凤凰域这些傻小子的力量,先把神圣教廷搞定,而后再通过玄溟,想办法让他们和海神使者一方来个两败俱伤。

    操作的好些,指不定自己就能拥有稳定的仙怨值来源了...

    他在这盘算着,凤青桐等人则在那看着天意丹直咽口水。

    凤青涟恍恍惚惚的接过了丹药,手都有些发抖,犹豫了半天才依依不舍的递了回去。

    这种宝贝,人家估计也就是拿出来给自己开开眼界。

    如果不是大朱吾皇背后有着那位的影子,他估计直接出手抢夺的心思都有了,但如今,也只能是看看了。

    没料到大朱吾皇直接一摆手:“这一棵就送给青涟兄弟!之前一时误会,误伤了你,就当赔罪了!”

    “送...送我?”凤青涟说话都结巴了。

    大朱吾皇呵呵笑着点了点头,又掏出了两颗,朝着凤青桐身边看了看,满是歉意的说道:“按理来说总得一人一颗才是待客之理,可我手头也不多了...这两颗,就交给青桐兄你来安排吧...回头我再想想办法!”

    凤凰域六人如今都在此处,他一共拿出了三颗天意丹,至于怎么分配,就随他们去了,如果为此而产生点嫌隙那就再妙不过了。

    果然,此话一出,凤青桐身旁有三人的神色微微一变。

    这种东西,谁不眼红?

    可此行以凤青桐为主,六人之中,又有三人是凤家子弟,哪怕用屁股去想,这种好事肯定也轮不到他们啊。

    就连素来稳重的金赤也是难以自抑,眼神有些飘忽不定起来。

    凤青桐的表现也好不到哪去,看着大朱吾皇掌心中的两枚丹药,俊脸微微发红,一时间也不知是该接还是再矜持一下。

    他略一犹豫,凤青山却先伸出了手,大大咧咧的接了过去,拍着胸脯笑道:“吾皇兄弟就是仗义!日后有事尽管说话!有困难要上,没困难的,咱们创造困难也得上!”

    大朱吾皇越看越觉得这家伙实在识相,不由得哈哈大笑:“有青山兄这句话,我可就放心了!日后少不得要劳烦诸位!”

    凤青涟也捏着那颗天意丹连连点头:“放心就是,你的是就是我的事!更何况,我们来时...”

    见他再说下去都快把底全兜出来了,凤青桐连忙轻咳了几声,将他话头打断,随后躬身抱拳:“既然如此,就多谢吾皇兄弟了。

    实不相瞒,如若这丹药真有你说的这般神效,就算在我们那也是不可多得的隗宝,你这份人情,太大了!”

    从踏上葬仙地那一刻至今,他这是第一次向人行礼,无他,这份礼实在太厚了。

    就连素来心高气傲的凤青涟,此时也是微微曲身,眼神中充满了感激。

    三颗天意丹无论怎么分配,他这颗总是跑不掉的,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先前那一点点不快,只觉得面前这位是正儿八经的好人,怪不得能蒙君上和那位看重。

    当然,如若没有君上来时的吩咐,遇到这样的重宝,他们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杀人夺宝也不是做不出来。

    但既然这一位动不得,原本他们也就只能干瞪眼了,如今还真是意外之喜。

    无视了凤青山那哀怨的眼光,从他手中将那两颗天意丹接了过去,凤青桐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全部收了起来,而后转身说道:“吾皇兄弟这份情咱们得一起担着,这丹药先放于我处,回头多宰几个西神州的鸟人...谁杀的多,就给谁吧!”

    这人情不能不还,他脑子转的快的很,立马便将主意打到了神圣教廷头上,倒也挺合大朱吾皇心意。

    对凤青桐来说,他战力最高,一颗是稳稳落袋的,另一颗,就由得身边这些个兄弟自己凭能耐去抢就是。

    到那圣仆确实厉害,但是凤凰域这几位手头也不是没有底牌。

    之前只是寡不敌众,这才无奈退却。

    如今身在天京,和山海联盟联手,再加上先前看见的那种古怪攻击,此役十拿九稳!

    确实如此!

    如果说,光凭着山海联盟如今的实力再加上凤青桐一行最多能和以圣仆为首的降临天使打个平手的话。

    那么,当大朱吾皇拥有了游龙号的完整控制权之后,神圣教廷此行注定以悲剧收场。

    ......

    五天后,神圣教廷的大军才姗姗来迟,先锋抵达了津南。

    此时,除天京之外,一路上大小聚居地和城市早已撤的一干二净,一路之上,人迹罕见,想要找到些落单的民众泄愤都不可得。

    连着受到两次重创,原先的三十五大军如今只剩下二十余万,不过幸好损失的大多都是低阶觉醒者,实力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还有多远?”

    那座巨大的銮驾上传来了一个雌雄难辨的声音,清朗而又带着一种奇异的磁性,乌菲尔端坐在宝座之上,周身圣光环绕,根本看不清容貌。

    一位降临天使伸手一招,从銮驾旁将一位大主教提在了空中,低声询问了几句,而后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圣仆大人,还有三百公里就将抵达天京!最快,半天就能赶到!”

    “半天嘛...嗯,先在此处修整一天,而后再出发!”

    圣光之中,乌菲尔身后的两对羽翼轻轻一抖,在最下方,似乎又多出了一对极淡极淡的虚影。

    先前猝不及防之下,连吃了两次大亏,实在有些脸面无光,这次,绝不能再掉以轻心。

    “葬仙地的土著蝼蚁不足为患,异魔之力也未曾出现过,不过,之前那些家伙似乎是来自东神州的修士...

    虽然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家伙,但那几张符咒倒是威力极大,说不定还藏着什么底牌,还是要以防万一!”

    “只可惜此处乃是封印之地,就连神主的光辉都无法照耀至此...想要凝聚圣力实在太难了...”

    ‘咔嚓’一声脆响,乌菲尔手中一柄金色的权杖四分五裂,一道比发丝还要细小的光影从中逸出,融入了身后的光翼之中。

    在宝座之前,已经有一堆残破的器皿,每一件,都是教廷传承了数千年的宝物。

    到了葬仙地,就算是他,其实也无法打破次元屏障直接借用圣灵之力,幸好神圣教廷之中还有不少供奉了许久的神器,其中的蕴含了不少信仰之力,可供他转化利用。

    在东神州,修士拥有莲台,而在西神州,却被称之为神台。

    到了金丹期,莲台孕丹,在西神州,则是凝聚神格。

    无论是神主还是神子抑或是圣灵,所用的神力和圣力,其实都是汲取了信仰之力后,由神格转化而来。

    不过,乌菲尔乃是神降而来,自然也不可能拥有神格,所以这种转化的效率极低。

    不过幸好这些物品被供奉了那么多年,积蓄的信仰之力实在丰厚无比,依旧让他恢复了不少实力。

    每过一天,他便能多凝聚一些圣力,就算达不到鼎盛时六翼天使的战力,但也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的力量,到时便能碾压一切。

    ......

    “停在了津南?”

    天京城如今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军营。

    所有的民众和低阶觉醒者全部撤离到了联盟总部直属的独立空间之中,留下的,唯有数万内卫和十数万巡卫。

    天京城原本没有城墙,但此时,在城外面对津南的那一面却已奇迹般竖起了一道长达百里、高有百米的石丘。

    石丘上,大朱吾皇负手而立,朝着远方眺望着,时不时的便有蝠族前来传讯。

    花满天带着一群长老站在他身旁,淡淡说道:“如果他们昼夜行进的话,最快今天深夜便可抵达,但却停在了津南,不知有何目的!”

    “要我说,直接杀过去就是了!那什么圣仆这次交给我!”

    凤青涟已经服用了天意丹,得了好处之后如今信心爆棚,积极的很。

    一旁,凤青桐含笑劝道:“小弟,你那血脉天赋刚刚觉醒,还需要沉淀熟悉一下!况且你都已经服用了一颗了,后面就让咱们也都表现表现...”

    凤青涟觉醒天赋之后,他对这丹药最后一丝疑问也已烟消云散,只觉得心痒难搔,都快憋不住了。

    “等他们送上门来吧!也好省心些,不过青桐兄,等这里解决了,回头一起去欧罗巴洲逛逛如何?据说神圣教廷富裕的很呢!”

    听到大朱吾皇此言,凤青桐哈哈大笑:“既然吾皇兄弟有心,那就一同前去就是了!正好那什么天使空间,我也想见识一下!”

    几个人聊着天,混不将数百里外的神圣教廷大军放在眼中,一时间,石丘之上原本稍显凝重的气氛也显得轻松了许多。

    就在此时,又有一名蝠族狂奔了过来,在花满天耳边低语了几句。

    大朱吾皇就站在花满天身旁,自然听的真真切切,闻言面色为之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