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零二章:联盟后继有人!
    数了几天的仙怨值,大朱吾皇也算对对方的实力有所了解了。

    加上凤青山之外,三个开光境,还有三位筑基境。

    就凭这点实力,就能和神圣教廷干上一架,还没吃多大的亏,还真要点本事。

    汲能点已经全部补充完毕,被中断的进化也已完毕,大朱吾皇还是决定见他们一面。

    他倒也没太过高调,直接凌空飞行过去,而是通知了李东烈和刀长老,慢悠悠的坐着马车朝着联盟总部而去。

    “挺老实?那倒也不容易...呵呵!”

    李东烈这几天都在联盟总部,和凤青桐他们自然也有所接触,大朱吾皇一问,便介绍了起来。

    “是挺老实,大长老给他们安排了一个独栋,他们这些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李东烈说着说着又想起了什么,笑道:“对了,你家老头每天都堵在他们门口睡觉呢...说是虎妞吩咐的,怕他们对你不怀好意,让他看着点...”

    大朱吾皇呵呵笑着,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要说起来,自家老爸比自己还像主角。

    睡一觉筑基成功,再睡一觉开光境了...

    简直不要太妖孽!

    两人聊着天,还没到联盟总部,大朱吾皇面色忽然一变,来不及和李东烈打招呼,便直接推开了舱门,飞掠而去。

    还离着几公里,便能看见总部上空有道道火光闪动,一个庞大的身影正在火光中和人鏖战不休。

    “老爹?那小子又是谁?凤凰域一共来了三个开光境,这个是凤青涟还是凤青桐?”

    不过这小兔崽子竟然和自己老爹干起来了,还管他娘的是谁?

    大朱吾皇二话不说,气势汹汹的杀了过去。

    ......

    联盟总部此时已经乱做了一团。

    空中,凤青涟身后有一对火翼浮现,每扇动一下,便有滚滚火浪涌起,朝着对面的大朱饕餮汹涌扑去。

    那火浪之中,有无数火鸟翻腾,每一头都散发着惊人的热力。

    大朱饕餮被这汹涌的火鸟围在正中,全凭着头顶一点乌光护体,看似已岌岌可危。

    “几位来联盟做客,我们也未曾失礼!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花满天带着十来位长老和一群内卫,将凤青桐等人团团围住。

    那火鸟翅尖有点点火星溅下,落地之后便会燃起熊熊烈火,四周数百米,已然是一片狼藉。

    “这个...我家这兄弟刚刚晋升,气息不稳,有些控制不住力量...”

    凤青山在那打着圆场,龙族一群高手则都面无表情的站在他们身后,一副忠心耿耿,随时准备出手的模样。

    “呵呵,气息不稳?那二话不说就对着饕餮长老出手也是气息不稳的缘故?”

    凤青桐正仰首看天,闻言低头笑道:“只是切磋一下而已,何必介意?青涟乃是吾族年轻一辈第一天才,这位长老能和他交手,也算荣幸!”

    花满天面色一沉,刚想骂娘,耳边便传来了一声冷笑:“荣幸?回头我倒要问问凰思仙,问问有人羞辱我父亲,我是不是还得千恩万谢!”

    “大胆!胆敢直呼...”

    凤青桐身边,一位黑肤青年勃然变色,刚转身呵斥了一句,忽然警醒,牢牢的闭住了嘴。

    几人身后,大朱吾皇正飞掠而来,双目之中怒火熊熊,足尖一点,便落在了花满天身旁。

    先前故意试探,那位黑肤青年的反应被他尽收眼底,心中顿时一动。

    看来还真是因为凰思仙的缘故!

    既然如此,那就有得说道说道了...

    这段时间,大朱吾皇总觉得自己有了什么变化。

    拥有系统之后,他的记忆力原本就夸张的可怕,但如今,似乎连思维和分析能力都敏捷了许多。

    那是一种极为神奇的感觉。

    譬如,在给汲能点补充元气石的时候,他能根据每个汲能点元气石的消耗情况,推算出能量流动的脉络,随后再根据分布情况,在脑海中形成整个网络。

    如今,看空中的战斗,他也拥有了一种奇妙的视角,那一道道火浪、一只只火鸟,每一道攻击的路线、每一处能量波动都清晰可见。

    甚至,还能因此而推断出它们所能造成的杀伤力。

    “如果按新历世界的战力来说,这些火鸟,每一个都相当于圣师初期全力一击。

    但老爸脑袋顶上那乌光是什么啊?明明没什么能量波动,但偏偏却能坚持得住...”

    先前在远处还分辨不清,但如今离的近了,他瞬间便已有了判断。

    可自家老爸这情形,却让他实在有些看不透了。

    对修士来说,筑基境和开光境是最重要的两个阶段。

    筑基筑的是大道之基,对未来的成就有着巨大的影响。

    筑基时,除了莲台的品质之外,最大的区别便在于对于大道的理解。

    称之为理解其实并不合适,因为在这阶段,修士其实是被动的。

    大道便是法则的结合体,筑基时,修士和某种法则的契合度,引导着他们最终的选择。

    所以才会有各色莲台的诞生,譬如主金系、主火系,有些还会出现某些罕见的变异莲台,如雷系、风系。

    但这时,修士并不能借用法则之力,最多在使用基础术法时有些加成而已。

    而到了开光境,便是真正的开悟了,开光境晋升时的异象,便是法则的显化。

    譬如,虎王的异象是金刀加风索,也就代表着他的法则趋向是在金系和风系上。

    无论是在《玉剑丹抄》还是在《无敌至尊登仙录》中,对法则异象都有着比较详尽的描述。

    一般来说,唯有到了金丹期,修士才能初步借用法则之力。

    但某些天赋异禀的修士,在开光境便能借用法则之力战斗,在四灵域中,被称之为天法修士,属于妖孽中的妖孽。

    如今凤青涟和大朱饕餮皆是天法修士,一个自然是毋庸置疑的火系异象,但大朱饕餮那完全没有实体的乌光,还真是闻所未闻。

    其实凤青桐比他更吃惊。

    自己这位兄弟的天赋在整个凤凰域都排得上号,吸收了妖凤精元之后,成为天法修士也在情理之中。

    但这葬仙地的土著胖子凭什么?

    而且来到联盟之后,这里竟然有那么多筑基境和开光境修士,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这一切,君上和那位是否早已知晓?而这次的任务也是因此而来...

    六人之中,凤青桐年纪最大,行事也最为稳重。

    凤青涟和大朱饕餮刚交上手,他脑海之中便已掠过了种种念头。

    此时,这被君上和那位所看重的对象一出现,他便已拿定了主意,刚想出声招呼凤青涟停手,但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听见身边又传来了一声冷笑:“来而不往非礼也...”

    话音未落,天空便有一道白芒耀起。

    那滚滚火浪直接被撕开了一个水桶粗细的孔洞。

    火浪中央,凤青涟身上有道道光芒闪烁,但下一刻便被撕裂,唯有一道银色的玄光支撑的久些,闪耀中将那白芒带偏了少许。

    但就算如此,凤青涟的腰侧依旧被那白芒擦中,惨呼不已。

    相对于之前的C级维护权限,如今获得了完整控制权之后,游龙号的攻击手段更多,操纵起来也更得心应手。

    这一击,只耗费了原先一成的能量,攻击范围却更集中,威力也差不到哪去。

    他还算客气,原本就未曾瞄准凤青涟的致命部位,此时被带偏之后,其实也不过擦破了巴掌大的一块血肉而已。

    不过凤青涟自小娇生惯养,何时吃过这样的苦头?

    这一下,明明伤得不重,但眼看着自己腰间鲜血直飚,只觉得整个人瞬间便虚弱了下来,忙不迭的掏出了一瓶瓶丹药就往嘴里塞去。

    也幸好大朱饕餮似乎也没什么攻击手段,依旧顶着那一点乌光站在那,并未趁机偷袭。

    “这是...异魔之力?”凤青桐双目寒芒一闪,猛然转身。

    大朱吾皇已然落地,正云淡风轻的看着他:“异魔?哪里来的异魔?你可别胡说八道...回头被思仙知道你在这诽谤我,你未必有好果子吃。”

    他如今心里有底,这话说的理直气壮,面不改色,思仙两个字更是喊的字正腔圆,生怕别人听不清楚。

    凤青桐脸色变幻,终于还是将那两个字咽了回去。

    这喊的这么亲密...万一那位真和他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自己还真是顶不住。

    至于是否真的是异魔之力,其实也未必重要。

    异魔之力和异魔乃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葬仙地残留着异魔之力早在君上的预料之中,但如果真有异魔的话,他怎么可能还好端端站在这里?

    一旁,凤青山笑呵呵的凑了过来,朝着凤青桐指了指:“吾皇兄弟,这位是我大哥...误会,都是误会!我家小弟刚刚晋升,气息...”

    他将方才对花满天说的又来了一遍,不过大朱吾皇倒是没多说什么,而是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误会?原来是误会...”

    他昂着头,朝着天空看了看,侥幸不已:“幸好幸好,未曾下什么重手...否则岂不是罪过...”

    凤青涟已经缓缓落地,捂着腰间的伤口,面色惨白,闻言顿时大怒。

    “你这还叫没下重手?透过伤口,老子都能看见自己的肠子了好嘛!”

    凤青桐转身朝他迎去,摸出了一瓶丹药递了过去,顺便使了个眼色:“小弟,无碍吧?”

    “青桐哥,不必了...”凤青涟伸手一推,脸色极为难看。

    刚刚晋升开光境,他原本还想出出风头,结果想尽了办法也未曾能将那胖子拿下,这实在太丢人了些。

    不过他也不是笨人,又怎会看不懂凤青桐的脸色,硬是忍了下来。

    大朱吾皇在他们身后呵呵笑道:“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天赋异禀,区区小伤,怎么可能有事?”

    他已然发现,自己老爸毫发无伤,都快打睡着了,那就也没什么必要非得和人杠上了。

    此时,已有一群群内卫冲了出来,水系异能此起彼伏,没多久,一旁便冒起了袅袅轻烟,火势渐息。

    “唉,之前和那些鸟人干了一架,小弟我身受重伤...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这才耽误了,没能及时来迎接各位!见谅见谅啊...”

    大朱吾皇客气的很,满脸歉意的在那打着招呼。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有凤青山一直在旁边打着圆场,就连凤青涟都被弄的没了脾气,只能板着脸不吭声。

    “来来来,这里一盘狼藉,可不是待客之处...”

    大朱吾皇乐呵呵的伸手朝外引去,没多久,便将他们带到了迎宾馆。

    有了游龙号的完整权限,在天京地界上,他还怕谁?

    不过毕竟资源有限,回头还要对付神圣教廷,这么好的打手,不用白不用。

    更何况,大朱吾皇也想摸清楚,到底凰思仙是什么身份,派他们来又究竟有何用意。

    凤青桐同样也是言笑晏晏,方才大朱饕餮小露一手,已然让他心惊不已,再加上大朱吾皇引来的莫名攻击,更是让他惊骇莫名。

    如果,他哪里还会真的将面前这些看似弱小的生灵看做蝼蚁?

    “君上和那位都关注的人物,果然有其不凡之处啊!”

    他这心思要是被凤青山听到,估计又得被他鄙视智商了。

    “这位背后的存在,估计是连君上都比不了的啊...”

    凤青山得意的很,觉得自己掌握了一个独家秘密,回头肯定好处大把。

    在凤家这巨无霸的势力中,哪怕是亲兄弟之间也充满了竞争。

    能帮凤青山搞到霸体诀已是家族对他最大的投资了,之后无论是资源还是功法,都需要自己努力拼搏得来。

    偏偏霸体诀虽然厉害,但每个境界需要的资源也同样倍增,凤青山正发愁呢。

    但如今,他算是撞到头彩了,面前摆着这么一条大粗腿!

    别的不说,只是之前那颗补精丹,拿回凤凰域去,就能换上不少好东西了。

    只要和大朱吾皇搞好关系,随便从他指缝里漏上一点,自己突破指日可待啊!

    几人都心怀鬼胎,面上却都是一团和气,先前还剑拔弩张,此时就差没直接拜把子了。

    一旁的花满天老怀大慰。

    要成为一个上位者,脸皮薄了怎么行?

    联盟后继有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