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九十九章:诡异的千瓣重台
    “这就是丹田?”

    这果然是个奇异的空间,到处都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奇异光芒。

    当你将注意力集中过去的时候,这些光芒还在不停的变幻着,有山、有海、有星辰,甚至还出现了他前世的高楼大厦...

    几乎可以映照出所有你能想象到的东西,如梦如幻。

    大朱吾皇的意识就像个充满好奇的孩子,徜徉在这片绚烂的天地之间,一时间都差点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如果有人在他身边的话,会惊奇的发现,在他头顶,同样出现了点点玄光。

    虽然细小无比,但是,如若你将那些玄光放大无数倍,再组合起来,那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不,是两个!

    截然不同的两个!

    在四灵域所在的神州世界,每年筑基的人数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是,也未听说过有人会出现这样的景象。

    当然,也可能曾经有过,只是不为外人所知而已。

    这有点类似最后的破妄觅真,但无论是出现的时机还是那些玄光中蕴含的讯息都完全不同。

    这似乎和大朱吾皇两世为人有关,因为,那玄光所展现出来的,是两个世界。

    前世和今世!

    这样的状况,似乎直接将大朱吾皇拖进了某种古怪的状态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的意识渐渐的陷入了混沌,精神力也在不断的消耗着。

    如果再这么下去,精神力耗尽之后,他的意识甚至有可能涣散一空,最终完全迷失,成为植物人。

    忽然间,空间正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那五彩缤纷的光芒有接近半数摇动了起来,如乳燕归巢一般朝着那黑洞投去。

    随之,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冲来,将他的意识猛然颤动了一下。

    大朱吾皇猛然惊醒,就算他如今并无实体之感,也觉得浑身冷汗淋漓、遍体生寒,意识也是虚弱无比,顿时骇然不已:“刚才怎么了...!”

    “这...这是什么!”

    丹田空间正中,原本应该是莲子所在之处,但此时,却被一个黑洞所代替。

    一点点五彩光芒正围着它盘旋不休,沿着一道螺旋形的弧线投入其中,宛如丹田之中多出了一团星云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莲子呢?”

    大朱吾皇觉得整个意识都是晕晕乎乎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筑基竟然筑出个黑洞来...

    说好的莲子呢?说好的先天之气呢?

    一时间,他是真的有些抓瞎了。

    之前,无论是花魅儿他们还是那些长老,筑基时都轻松的很。

    偶尔有几个失败的,也是倒在了最后的破妄觅真上。

    但至少丹田和莲子都没什么问题,之后还有机会重新筑基。

    这段时间,大朱吾皇其实也一直在汲取他们成功或者失败的经验,如今已是信心十足,哪里想得到轮到自己了,竟然会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

    “难道是功法的问题?”

    “不应该啊...两种功法之间就差了一个寻找先天之气的步骤而已,之前的内窥丹田和莲子都是一样的...

    可关键是,如今我根本没看见莲子啊!没有莲子我以后怎么修炼?”

    大朱吾皇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之中...

    ......

    与此同时,在他识海中的某一处,有一个意识正在急速的闪动着。

    用闪动其实并不贴切,如果按人类的角度来说,应该是思索。

    只是这种思索的速度实在太快,只是瞬间,便闪过了无穷的念头。

    最终,似乎有了什么结论,一点点古怪的莹光浮起,穿透了虚实之间的屏障,进入了大朱吾皇的丹田空间之中。

    瞬间,异变来临。

    那一点点古怪的莹光化作了无数奇形怪状的物体,有的像是丹药、有的像株野草,也有的象是某种果实、某种矿物,甚至还有一滴滴散发着古怪气息的血液...

    此时,在大朱吾皇的丹田空间中,有一半的光点已被那黑洞引动,化作了星云一般的物事,但还有一半并没有什么动静。

    这些莹光一来,直接便跑到了黑洞旁,融成了一个白色的光团。随后,将另一半光点引了过去,有样学样的化成了星云。

    一黑一白,倒也相映成辉...

    此时,大朱吾皇的意识已经清醒了过来,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差点没晕过去。

    特么黑洞不够,还来个白洞?你这是要闹哪出?

    要不要再搞出个中子星、白矮星来?

    我的莲子呢?我的先天之气呢?

    可着急归着急,却也没什么鸟用。

    那黑洞一出现,他的意识便似乎被什么力量禁锢住了,只能在外围游荡,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咦,那些是什么?”

    忽然间,他发现,几乎所有的光点都被引动了之后,在丹田四周,竟然还有一点点浑浊的灰斑和一些颜色近似的云雾状光点纹丝不动。

    数量不多,大朱吾皇前前后后兜了一圈也就看见了几十个,其中,灰斑只有三处,其他都是云雾光点。

    和那成千上万的其他光点相比,就如沧海一粟。

    而且这些灰斑和云雾光点极为晦暗,如果不是其他光点都被引走的话,根本无从发现。

    “这些不会就是先天之气了吧?卖相不是很好啊...”

    大朱吾皇总觉得这些玩意似曾相识,琢磨了一下,忽然灵光一闪:“上辈子用五姑娘鼓捣出来的玩意,干涸之后可不就是这颜色?”

    “先天之气...这玩意总算得上是先天了吧?倒也贴切...”

    如今,丹田中央那两个‘洞’还在自顾自忙活着吸收那些光点,大朱吾皇闲着也没事干,索性开始琢磨了起来。

    在《无敌至尊登仙录——莲台篇》中,记载有利用先天之气的口诀,是用意识将其引动之后送入莲子之中。

    能找到的先天之气越多,莲子的品质就越高,日后莲台的等级自然也同样水涨船高。

    其实,在《玉剑丹抄》之中,也有关于先天之气的描述,只是,却没有引动它的方法。

    在大朱吾皇原先的感觉中,这便是顶级功法和大路货的区别了。

    有时候,名牌和路边货其实也就差那么一点,但只是这么一点,便已是天壤之别...

    “先不管别的,收集起来再说...默念口诀就行嘛?”

    “先天之气便是先天元精,先天而生,不知不识,静之极出而生...为真一之精,而非后天欲之精!

    弃后天思虑之神,以先天不神之神引动,乃弃意念而自然感知,又名真觉...”

    一片数百字的口诀,被他用意识翻来覆去的吟诵着,但那些灰斑和云雾却依旧一动不动。

    但是渐渐的,他心中似有明悟,下一刻,意识轻轻的探出,最近的一点云雾微微一颤...

    那种感觉,如果一定要解释的话,就好似人在走路,地上有着枯叶,你迈步的时候,明明没想着去刻意踩它,但偏偏确实踩到了。

    但很可惜,那点云雾一动,他心中便泛起了一丝欣喜的感觉,下一刻,便从那种奇妙的状态之中退了出来。

    不过,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面就轻松的多了。

    他完全沉浸了进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四面八方所有的灰斑和云雾都被他聚在了一起。

    这些先天之气之间,似乎靠近到一定的距离便会有所感应,慢慢的,都融成了一团。

    相比之下,聚集那些云雾还轻松些,但那灰斑却顽固的很,往往要花上他十倍的时间才能引动。

    “总算成了...不过如今莲子都没了,这玩意有啥用呢?咦...那是...”

    他先前完全沉浸在那种无意识的状态之中,根本无暇分心。

    此时忙完才发现,丹田中央的那黑洞白洞连着那两团星云都已消失,留下的,是一黑一白两朵莲花,已然盛开。

    “这...这算是直接筑基巅峰了?不过这莲台为什么有两个...难道是重台?可为什么花瓣会那么多?”

    大朱吾皇直接就被整懵了。

    莲子没了,直接出现了两座莲台,而且一个纯黑一个纯白,每一个都有着密密麻麻的花瓣,至少几百片。

    他试了试,发现先前禁锢意识的那种力量已经消失,便小心翼翼的探了过去,仔细一数,两座莲台都有六百多花瓣,顿时既惊又喜。

    惊的是,无论是四灵域中的筑基境典籍还是《无敌至尊登仙录——莲台篇》中,都没出现过这样的莲台。

    喜的是,莲瓣的数量便代表了修士的资质,莲瓣越多,吸收灵气的速度就越快,修炼速度自然也越快。

    记载中,哪怕是重瓣莲台,最高也不过一百瓣,而传说中的重台,也不过是多了一个莲台,但花瓣数量依旧不会超过一百。

    但在《无敌至尊登仙录——莲台篇》中倒是提到在重台之上,还有千瓣。

    不过自己这个算啥?既是重台又是千瓣?

    “莲台都开了,这玩意还有用嘛?”

    他朝着一旁的那团先天之气看了看,决定还是试试。

    这一团先天之气看似不大,但却有种沉重如山的感觉,也不知花费了多少时间,他才将它挪到了丹田正中、莲台所在之处。

    而后,还要费尽心思将它分成均匀的两份,送到了两个莲台之上。

    只是轻轻一触,下一刻,所有的先天之气瞬间被吸收一空,随后,在莲台的中央,又有新的莲瓣暴出...

    “有效!”那一瓣瓣的新芽越来越多,大朱吾皇喜滋滋的看着,美得很!

    最终,两座莲台的莲瓣都到了九百九十九,并未真正突破一千之数。

    在《无敌至尊登仙录——莲台篇》中,对千瓣也只是提了提,并没有详细的描述。

    大朱吾皇觉得,也可能突破了一百瓣就称作为千瓣了。

    毕竟搞出这篇东西来的那位取名的水准那么中二,夸张点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随随便便搞了点先天之气就增加了几百瓣?两座莲台相加都接近一千了...这么简单的嘛?

    以我的年纪来看,留下的先天之气绝不会太多,就算这样,便已能有这样的功效了,那岂不是说只要这部功法传出去,千瓣就能满地走了?”

    对修仙,他毕竟还是菜鸟一枚,想着想着又想歪了。

    整个四灵域,重台妖孽加起来也不会有多少,至于千瓣,更是万年难得一见。

    就算有类似《无敌至尊登仙录——莲台篇》这样的功法,也极难做到。

    关键并不在于功法的问题,而是先天之气的收集难度。

    他如今已经二十余岁,再加上新历世界的基因融合、境界晋升其实也是消耗先天之气的。

    所以,他体内残留的先天之气确实不多,如果他真的一口气晋升到了圣师境的话,估计还会更少。

    但是,先天之气虽然存在于丹田之中,但岂是那么好找的?

    丹田内那么多五颜六色的光芒,每一个都耀眼之极,数量成千上万,数不胜数,晦暗的先天之气藏匿其中,谁又有那么大本事将它们全部找出来?

    就算能找到,还要避开其他光点,将其聚在一起引导莲心之处,那概率实在小的可怜。

    绝大部分的修士,在筑基时,都只是偶尔引动一丝,随后在日后的修炼之中,也有极其微小的概率引动一些,这比例,估计千分之一都没有。

    随着年纪的增长,等先天之气全部消散之后,这样的福利也会彻底消失。

    而对大朱吾皇来说,如果先前那些光点如若没有被黑洞白洞引走的话,哪怕他有着口诀,又能发现多少?引动多少?

    可如今,有着它们的帮助,他等于是将所有残留的先天之气一网打尽了啊!

    这就是个几乎不可复制的奇迹...

    哪怕这些先天之气只有那些四灵域中天才妖孽的一半,但一个只能利用千分之一,一个却全部包圆,从量上来说,也是别人的五百倍了。

    五百倍的先天之气,灌注出了八百多莲瓣,多嘛?

    其实并不多!

    莲台彻底成型之后,所有的莲瓣都轻轻一震,一丝丝极淡极淡的水雾自四面八方涌来,将两座莲台笼罩了进去。

    “这就是灵力了...这速度,太恐怖了...”

    要知道,他可是见过郝英骐的记忆的,就算在他筑基巅峰时,能引动的灵力大概连这千分之一都未必有,就是几丝比头发还细的小水雾而已。

    而自己呢?这特么就快赶上下雨了好嘛...

    不过,似乎不太持久啊...

    没多少时间,那水雾便已散的七七八八,唯有在两个莲台中央,多出了几滴乳白色的液体。

    “这又是怎么回事?挺而不久是要看老中医的啊!”

    大朱吾皇纳闷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