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九十七章:好为人师的凤青山
    有了凤青山帮忙,接下来的行动就轻松的很。

    既然已经暴露了身份,这家伙索性卸下了伪装,是一个身材雄壮的汉子,将那不知怎么粘上去的黑毛扯掉,长相倒也不赖,属于那种阳光俊朗的类型。

    他虽然由于功法的问题灵力凝固,但筑基境的水准还是有的,着意卖弄之下,使出的是清风术而非狂风术。

    这两种法术其实效果相差不大,不过相比之下,清风术的动静更小,但需要很强的控制力,对神识的要求极高。

    这一手法术实在是漂亮之极,最难得的是竟然和原本的风势融为了一体,根本无从发觉,端得是仙意十足,缥缈之极。

    他竟然有这份本事,让大朱吾皇也是颇为惊喜,第一次下手就下足了本钱,足足整了五分之一的惑神丹出来。

    这下乐子可大了!

    在凤青山的操控之下,惑神丹的每一丝药力都被运用到了极限,笼罩范围达到了千米方圆,这是什么概念?

    以某点为中心,向外一千米内,全部是它的作用范围。

    三平方公里!如果按平方米来算的话,三百多万!

    当然了,对方列阵时不会完全按照圆形排列,实际上有效范围不可能这么大,但百十来万平米还是有的。

    那些神圣护教团的骑士人人全盔全甲,再加上胯下的骏马,自然不可能挤做一堆,每个人都有几十平米的空间。

    最终,大约有三万左右的骑士中招,另外数万骑士扈从和三万骏马算是赠品。

    只是片刻之间,那整整齐齐的队列便骚乱了起来,而后一发而不可收拾。

    一名名骑士猩红着眼抡起手中的阔剑便将身前的扈从砍成了肉泥,见到了血腥之后,更是疯狂,一个个诵起了战歌,抡着武器,就对着身旁的同伴就发起了攻击。

    偏偏这时候,他们胯下的骏马也狂暴了起来,一个个掀蹄狂冲,咧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到处乱啃。

    神圣护教团是神圣教廷最顶尖的军团,最低精英境,队长至少宗师境,而他们胯下的坐骑也不是普通的骏马,而是在某些空间中培育出来又加以驯化的蛮兽。

    三万骑士同时暴乱那是什么概念,就如同原本平静的湖面上被砸下了一块大石头,那涟漪直接荡开,很快便将整个阵营全部波及。

    至少有五千骑士四散而出,朝着前方杀去,原本正在前头列队等待的婆罗国觉醒者顿时倒了血霉。

    普通的觉醒者根本不是这些完全不顾生死、只知杀戮的护教骑士一合之敌,一个照面之下便倒下了一片。

    而那些宗师境和圣师境的高手偏又不敢随意出手,生怕惹恼了教廷,导致亡国之祸。

    这下可就热闹了,一会功夫,数里范围内便厮杀成了一团,顺着风势,薄薄的血雾将整个江面都笼罩了进去。

    事发突然,就连那些降临的天使都是一脸窘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然伤亡惨重。

    “神语驱散!”

    “神语庇佑!”

    “神语圣光术!”

    一位位降临天使展翅而起,口诵圣歌,洒下道道圣光,然而却收效甚微。

    足足十分钟后,那三万名突然狂暴的骑士才渐渐恢复了平静,然而此时,还能站着得,已然不足三成。

    而被他们误伤的,也超过万余,至于婆罗国那,更是有近五万名觉醒者被他们斩杀。

    再加上数万扈从,这十分钟时间,神圣教廷一方便死伤接近十万。

    唯一庆幸的是,圣师境损失不大,只有两名神圣护教团副军团长互相攻伐,差点陨落。

    那位圣仆乌菲尔高坐在宝座之上,面色虽然依旧平静,但把在两旁扶手上的手掌却不由得一紧,那黄金所铸的扶手呻吟了一声,直接扭曲。

    他伸手一勾,便将一具尸体从数百米之外引到了身前銮驾之上,而后双目一扫,瞳中似乎有星云涌动。

    那具尸体直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撕裂,无论是五脏六腑还是血液、脑浆全部被一件件提取了出来,但观察了半天,却依旧一无所获。

    乌菲尔面色一沉,隐隐觉得似乎事态有些失去控制。

    “这是群体傀儡术还是某种毒素?竟然连圣光都无效?”

    “这么大范围的群体傀儡术,哪怕我真身降临都未必做得到,而且我先前并没有感应到什么神识波动...

    如果是毒的话,为什么又没有留下半点残留的痕迹?

    难道说,有什么凌驾与我的力量出现了?

    之前倒是听说奥林匹斯神国也有人来了...难道是他们?”

    正犹疑间,他忽然觉得身下一沉,那巨大的銮驾向外一倾,直接翻了过去。

    他反应极快,身后四翼一展便已浮起,咆哮了一声,身前已然出现了一把丈许长短的巨大光剑,一剑便朝着下方扫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那厚厚的冰面上出现了一道宽达米许长达百米的裂缝,隐隐约约还听见了一声沉闷的痛呼,一个影子一闪而没。

    而在那銮驾所在之处,数百米宽的冰层先前便已莫名其妙的碎裂...

    乌菲尔面色铁青,展翼浮空,磅礴的神识带着一片淡淡的光芒狂涌而出,周围十里之内,瞬间化作了一片光洋。

    光洋之中。无论是生灵还是死物,哪怕是石缝中的一只小虫豸、随风游荡的一片枯叶都无法逃脱他的观察。

    半晌之后,在某座山峰之上,几根黑乎乎的毛发扶摇而起,那是先前凤青山扯下伪装时无意间残留下来的。

    “还有一点点残留的气息,奥林匹斯那打开的是阿特拉斯空间,对应的是海之国,这气息中,没有那种讨厌的鱼腥味...”

    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乌菲尔皱着眉头朝着前方看了看。

    一片血泊之中,婆罗国的觉醒者正跪做一堆,就连圣师境都面色惨白,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

    他皱着眉头,大喝一声:“传令!全军修整!”

    如果敌人还未曾来得及逃走,那极有可能便是混在这些婆罗国的蝼蚁之中。

    敌人的手段如此诡异,必须先摸清楚底细!

    ......

    还没等惑神丹的药性发作,大朱吾皇便拉着凤青山狂奔而去。

    他都来不及再等蜜儿使用虫海奴役,遇到斥候便直接出手。

    虽然还只是宗师巅峰,但他如今的战力早已凌驾在普通的圣师之上,再加上身旁有凤青山这样的高手,哪怕是遇到婆罗国的圣师也非他们两人一合之敌,哪里又拦得住他们?

    等到乌菲尔起身查看之时,两人早已奔出了几十里开外,直到此时,这才回头看了看,一见到那片浩荡如海的光洋,顿时侥幸不已。

    这特么圣仆也太恐怖了...

    凤青山至今还有些恍恍惚惚,觉得自己的出众的智力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身份莫名其妙暴露不说,先前那毒药究竟是什么玩意?

    那么可怕...

    一开始大朱吾皇试验时他也在旁边,不过也就是几十人百余人中招而已,但刚才,一下子数万人...

    凤青山挠破了头皮也没想明白。

    这么极品的货色,好像在凤凰域中都没听说过啊!

    他看大朱吾皇的眼神越发敬畏了起来,这种家伙,真心惹不起。

    关键是,自己在他身上都没感应到半点灵力波动,你真能相信这种人会连筑基境都没到?

    他们山海联盟的那些老头都有开光境了啊!

    简直深不可测啊...

    ......

    被自己这么一搅和,想要马上整肃队伍快速出发那是不现实了,至于之后,他们还敢不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军也是个问题。

    大朱吾皇估摸着,至少能帮联盟这争取到一天的时间。

    这就足够了!

    花满天他们离去其实也不过两个多小时而已。

    等大朱吾皇赶到三汉的时候,一群圣师境正忙活着在空中掠来掠去,尽量疏散着民众。

    地面上,那些宗师也当起了城管,帮着三汉巡卫维持着秩序。

    看见大朱吾皇赶回,花满天松了口气。

    这么短时间,他又人单势孤,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战果可言,但只要他平安无事就好。

    他朝着前方依旧人头攒动的人潮看了看,轻叹了口气。

    就算有这么多高手相助,但依旧有近两百万民众未曾来得及撤离,看来是来不及了。

    不过如若真的要拿这些民众和大朱吾皇之间做一个单项选择的话,花满天只会选这位带来了太多奇迹的小家伙。

    毕竟,唯有他才是联盟未来的希望!

    花满天捏动了文字传讯晶,让之前的安排准备起来,随后朝着大朱吾皇迎去,面色沉稳的问道:“吾皇,还有多少时间?”

    空中,十来位圣师直接朝着三汉西侧而去,在那里,有一处堤坝,掘开之后,江水倒灌,三汉城区便将成为一片汪洋,估计还能争取一点时间。

    大朱吾皇朝着前方看了看,微笑着说道:“速度挺快啊,来得及,至少还有几个小时吧...”

    “马上到嘛,那也...什么?几个小时?”

    花满天刚想接口,结果差点没被口水呛着,直直的看着他,有些狐疑的问道:“你说多少时间?”

    大朱吾皇摸着下巴想了想:“唔,从三江汇流之处到三汉一百多公里,得个把小时吧?

    而后刚搞死了几万神圣护教团,估计那些家伙一时半刻还动不了身,这么拖拖拉拉的话,怎么也得五六个小时的样子!还未必过得来...”

    “几...几万神圣护教团?你确定不是几个而是几万?”

    花满天觉得自己是否耳朵出了问题,出现幻听了,旁边几位圣师境长老也是目瞪口呆。

    这才多少时间,去掉来回路途,一个小时多些而已,你和我说几万神圣护教团被你折腾死了?

    哪怕是一群蚂蚁,一个个捻死都得花上些功夫啊!

    这怎么可能?

    大朱吾皇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朝着身边指了指:“这位凤兄也帮了点忙!”

    “这位是?”

    花满天和那些长老这时才注意到他身边还跟了个人。

    凤青山哀怨的朝他们瞪了一眼,觉得挺憋屈。

    老子如此玉树临风、英俊挺拔,放在哪里都是星光璀璨的存在,竟然被你们无视了?

    除了大朱吾皇之外,整个联盟还真没啥人是他看得上的,哪怕是先前那几位开光境的长老也是如此。

    看不上,自然就不会搭理,凤青山鼻孔朝天,轻轻的对着花满天哼了一声,也就算打过招呼了。

    这还是看在大朱吾皇的面子之上,否则的话,连这声哼都不会有。

    花满天被他整的一愣一愣的,幸好大朱吾皇及时介绍道:“这位,是来自麒麟域的凤青山凤兄,先前便是他仗义出手,否则的话,哪有这么辉煌的战果?

    对了,两位太上长老,凤兄也是开光境的大高手,一身本领惊世骇俗的很,你们初入开光,有机会正好向他多多讨教!”

    “凤凰域?也就是小家伙之前提过的四灵域之一?”

    几位长老悚然而惊,他们直接便将功劳都归到了凤青山身上。

    哪里想得到,其实这位也就是打打下手而已。

    只觉得同是开光境,人家怎么就这么厉害,片刻功夫便斩了数万护教骑士?自己还毫发无伤...

    花满天反应极快,大朱吾皇轻飘飘一个眼色,瞬间便反应了过来,乐呵呵的朝着凤青山躬身致意。

    “在下代身后这数百万生灵多谢凤先生,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凤先生日后定然会有一场大造化!”

    身旁两位太上长老也同时躬下了身子,恭恭敬敬的说道:“凤先生,日后还请多多指教!吾等虽然一把年纪,但闻道有先后,愿执弟子之礼!”

    大朱吾皇嘴甜,这几位老人也懂事,凤青山心中大乐。

    他在凤凰域虽然也称得上是妖孽,但毕竟年纪不大,境界也低,啥时候听人这么拍过马屁?

    这次出来,也有自家大哥压着,时时被他鄙视智商,心中不痛快的很,此时只觉得面子里子都回来了,心头舒畅之极,立马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

    “弟子就算了,我手头的都是家传的绝学,不能轻易许人...

    不过偶尔指点一下还是可以的...譬如说啊,你先前祭炼这飞剑的手法就不对...应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