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九十六章:揭破窗户纸
    无论是泻药还是惑神丹都是吸入式配制,大朱吾皇找好了上风口,又估算了一下风速,便静静的等待了起来,眼神偶尔会朝着身旁瞥上几眼。

    那位‘夜朱肥’依旧跟在身旁,时不时的就送上点仙怨值,要不要先想办法将这家伙一起坑进去?否则的话,等等自己用了惑神丹之后,人家可就有防备了!

    要知道,这位提供的仙怨值可是那些小屁孩的几十倍啊!小数点都没了的!

    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先稳着点。

    一来,至少这家伙虽然仙怨值给的不少,但目前还没露出什么恶意来。

    二来,他这么乔装打扮了跟在自己身边肯定是有所图,指不定遇到那位圣仆的时候,这位还能挡挡刀。

    很快便有一支队伍搜寻到了几百米外。

    换了说明书,惑神丹的使用方法了然于心,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瓶口一个果冻般的封胶,便看见一丝极淡极淡的白雾飘然而出,下一刻便融入了风中,而后赶紧塞住。

    “这是在干嘛?”

    凤青山在旁边看的有些迷糊,但很快,眼珠便瞪的滚圆。

    几百米外,那些觉醒者正东张西望的搜寻着,还不住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忽然间,所有人都愣了一愣。

    随后,领头的那位忽然转身,抡起手中一根禅杖似的东西,就将身旁一位觉醒者砸倒在地。

    而后,百余人一个个发起了狂,狂吼着厮打在了一起。

    一时间,异能迭出,光芒四射,这些人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就如同野兽一般撕咬搏杀,一会功夫便已横尸遍地,如同修罗场一般。

    最终,唯有那位圣师依旧完好无损,站在那红着双眼四处张望了一下,忽然掠空而起,朝着里许外另一支队伍冲了过去,很快,‘嘭嘭嘭’又打成了一团。

    “差不多,作用范围五百米左右,如果风速快点的话估计还能更远一些...不过这里是山谷,不知道在宽阔地带的话挥发范围怎样!”

    大朱吾皇在这估算着效果,凤青山眼睛都直了。

    方才这家伙掏出来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毒?

    但什么毒药可以通过空气传播,而且作用范围这么远?

    凤凰域中也有用毒高手,甚至一些拍卖行里也有毒物贩卖,不过也没听说过这么神奇的玩意啊...

    他觉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这玩意对自己有效嘛?

    想了想,还是自我安慰了一下,自己可是修炼霸体的天才,再加上血脉之力,应该不怕吧?

    不过,他看大朱吾皇的眼神却变的古怪了起来。

    原本,就因为君上之命,觉得这家伙有点神秘,此时,这种感觉越发浓厚,甚至,还多了点忌惮。

    他正在那发愣,大朱吾皇已经猫着腰朝他挥了挥手:“走,换个地方!”

    ......

    他们所在的地方地形复杂、山势多变,刻意隐匿身形的话,除非就在身旁,否则根本难以发现,等到一群群婆罗国的觉醒者涌来时,两人早已又跑到了几里之外,换了个方位绕行了过去。

    此时,神圣护教团已经开始渡河,前方的骚动也已传到了神圣教廷的耳中,一名名白袍教士赶到了事发之处,不过仔细探查了许久也没找出什么线索来。

    他们可不知道这些人全部发了疯,还以为都是那位已经被斩杀的圣师一人干的。

    想想婆罗国这破地方原本就瘟疫横行,指不定那家伙染了什么怪毛病突然发作也说不定,索性就使了几个净化术便回去复命了。

    寒冰使者的天赋不弱,那寒气竟然会蔓延,被冻结的江面宽达几里,一个小时后,十万护教团便已有大半渡江而过,直到此时,大朱吾皇方才看见了被数百名高阶教士簇拥着的天使们。

    “我艹,派头真不小啊...”

    大朱吾皇总算知道为什么神圣教廷折腾了那么久才刚刚走到这了。

    出来打个仗,这帮家伙竟然还带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那是一个长宽各有近百米的巨大銮驾,白玉为基,四周雕琢着繁复而又精美的浮雕,到处都缀满了一颗颗流光溢彩的宝石,最小的,也有拇指大小,大的,有如鸡卵,就连上方的云盖都是用黄金铸成,简直奢华到了极点。

    此时,一共有四十多位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一模一样的年轻人矗立在上,围着当中一个高大的金色宝座。

    宝座上,坐着一位浑身环绕着乳白色光晕、根本看不清面容的存在。

    “当中那个应该就是什么圣仆了,娘的,看起来是挺厉害啊...就算青桐哥在这,都未必搞得定啊!”

    凤青山站在大朱吾皇身后张望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人此时正潜伏在远处的一座山峰上,离河对岸足有十几里地,但就算是这样,依旧感觉到了丝丝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位圣仆体外的光晕看似柔和,但看久了,眼睛都会被其刺痛,仿佛正在仰视烈日一般。

    大朱吾皇也是吃惊不小,他的感应力可没凤青山那么敏锐,不过对危险的直觉却不比他差,这位圣仆绝对是他此生所见最强大的敌人,没有之一!

    如果一定要做个比较的话,完全放飞状态、没有任何禁锢的麒麟兽大概能和他相提并论。

    “嗯,也未必,麒麟兽应该比这家伙强,毕竟那家伙至今为止还是变异状态、资料不详呢...估计被困在那地方那么久,现在虚弱的很。

    不过现在怎么办?我总觉得后背有些凉飕飕的,这家伙绝对有一巴掌拍死我的能力啊...

    而且,这些鸟人据说都是借体还魂的,那肉身是什么天使躯壳,惑神丹对他们有没有用?”

    琢磨了一下,他决定还是别去冒险。

    如今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

    几十万的敌人,光凭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解决。

    试想,光是那阵营就拖了几十里地,就一份惑神丹无论如何都解决不完。

    这玩意虽然可以多次使用,但还是限制的,大朱吾皇估摸着,能让几万人中招已经算不错了。

    能阻拦多久便是多久,只要能让三汉的民众安全疏散,而后将决战留在天京就是。

    如果能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他甚至决定回去就将姥爷手头的那个原生人工智能融合掉,如果有了完整控制权之后,那玩意估计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至于那天价般的消耗,以联盟这么多年的储备,应该还顶得住。

    拿定了主意,他便行动了起来,身后这位‘夜朱肥’依旧紧紧的跟着。

    到了这时候,这家伙已经渐渐露出了马脚,譬如说,大朱吾皇曾经数次指示他分头行事,但这位却置若罔闻,就是憨笑着不吭声。

    以大朱吾皇如今的地位,如若真的只是一位普通的内卫统领借他一个胆子也不敢好嘛!

    “你的演技还需要进修啊!”大朱吾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直接起身朝着前方掠去。

    那些婆罗国的觉醒者原本就是乌合之众,将惑神丹用在他们身上就是浪费,此时,最前方的护教团已经在此岸列阵,想办法让他们乱起来是真的。

    大朱吾皇晋升宗师境之后,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哪怕是圣师巅峰都不及他。

    万幻袍早就化作了褐绿色的迷彩,此时全力奔行起来顿时化作了一道淡淡的青烟,完全和地形融合在一起,哪怕是以觉醒者的目力都难以发现。

    令他惊讶的是,那位‘夜朱肥’竟然依旧寸步不离的跟在后头,丝毫未曾被他甩开,而且从身法上来看,比他更为巧妙。

    不过,神圣教廷派出的斥候实在太多,他们毕竟又不是隐形人,依旧有太多地方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的通过。

    幸好有蜜儿在,小家伙的虫海奴役确实强悍无比,普通的觉醒者根本撑不了几秒便会被其傀儡。

    虽然天赋融合之后,作用等级下降,但整个婆罗国,这次来的也才多少圣师境和宗师境?分散到这么大一块区域之后,只要注意避开就行,无关紧要。

    半小时不到,两人便已摸到了离江岸最近的一座山峰上。

    短短半小时,凤青山对大朱吾皇的评价再次上了一个台阶,原本因为当这苦逼保镖而引起的怨气也因而消散了不少。

    他可不知道蜜儿的存在。

    小家伙圣师境之后,便能直接通过精神链接假借大朱吾皇的精神力施展天赋异能,虽然效果会打点折扣,不过对付那些最高不过精英境和大师境的觉醒者已经足够。

    在凤青山眼中,只看见每次只要这家伙一顿足,用不了多久,前方那些人便会浑浑噩噩的散开,哪怕不散开,等他们经过时也视若未睹。

    “这是什么法术?虽然都是些蝼蚁,但光凭神识便能控制这么多人,只怕连融合境都做不到吧?真特么邪性...”

    大朱吾皇一直用余光观察着他,时不时的就翻看一下仙怨值记录,结果发现,越来越少了,不由得大为奇怪:“难道如今我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强大到连男人都可以征服了?”

    ......

    “这距离还是远了点啊,不过再接近也不可能了,前方直接就是下坡,再下去,江岸边是无遮无挡的开阔地...

    那边的山头倒是更近一些,不过风向不对!我要是有风系的异能就好了...可以将药气裹起来送过去...”

    两人所在之处,离江岸还有一公里多,按先前的试验来看,哪怕再居高临下,也很难扩散到那么远的距离。

    此时,那座巨型銮驾已经开始渡江,那些天使如果抵达此岸,被发现的几率就大了许多。

    大朱吾皇摸着下巴琢磨了起来,眼珠一转,便朝着身边招了招手:“夜朱统领,来!”

    “不会又想赶我走吧?”凤青山愣了愣,憨笑着凑了过去。

    大朱吾皇拿出装着惑神丹的玉瓶,指着前方,说道:“等等帮个忙,帮我把药气送到那去!”

    “啥?”

    凤青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如今自己扮演的可是什么夜朱族的角色,之前也打听清楚了,就会个什么狂化啥的,战力差的要死,至于类似法术的天赋也是一窍不通,你让我帮这种忙是啥意思?

    难道我身份暴露了?怎么可能,我这演技可是能拿奖的!

    大朱吾皇面带笑意的看着他,语气轻松的说道:“堂堂开光境的大高手,这种小事,应该难不住你吧?区区一个狂风术就能办到的事情!那不过是筑基期的基础法术而已...”

    这下凤青山是真傻眼了,眼睛都直了:“你怎么知道?”

    “凤青山..”

    只是说了个名字,凤青山更是如雷轰顶,彻底慌了,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你到底是谁!”

    他脑子转的飞快,一时间种种猜测接踵而来。

    “难道这家伙身在葬仙地还能和凤凰域那有所联系?否则怎么可能连我的名字都知道?

    突破次元空间限制,连君上都做不到,难道说,这家伙背后有比君上更恐怖的存在?

    也怪不得君上和那位那么看重他了...这种人,千万不能得罪!

    非但不能得罪,还得好好伺候着!”

    凤青山觉得这时候自己的智慧派上了大用场,越想越靠谱,脸上的表情也从惊诧转为沉思,再从沉思转为了讨好...

    大朱吾皇神秘兮兮的盯着他,也不解释,心中却吐槽不已:“先前还没注意,回头想想,别的不说,光是这名字就知道你来自凤凰域,你当系统是假的?”

    在想到这一茬的时候,他便已松了口气。

    凤凰域和麒麟域的关系可不算好,至少这家伙不会是因那几个小屁孩的事情而来,况且已经许久没给仙怨值了,索性就直接揭破了窗户纸,试探了起来。

    不过说归说,他倒也没放松警惕,让蜜儿全力准备不算,人微微挪动了一下脚步,站在了上风头,指尖也已扣住了惑神丹的瓶塞,只要轻轻一弹便能打开。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凤青山脸色忽青忽白,愣了半晌之后,非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堆起了笑脸点头哈腰的凑了过来:“这点小事,包在小弟身上了,保证办的妥妥帖帖!”

    大朱吾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