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九十四章:临阵脱逃
    先出现的,是一排排獐头鼠目、身材干瘪瘦小的家伙,乱哄哄的向前涌来,到了岸边,有近百人往地上一趴,喷出了一道道寒气,竟然将偌大一片江面都冻结了起来。

    “那都是婆罗国的觉醒者,伐楼那一族中的寒冰使者。”

    花满天对新历世界的势力情况几乎了如指掌,抬头看了一眼,便介绍了起来。

    “现在怎么办?随便他们?”

    花满天笑道:“婆罗国的人口比联盟还多,基数大,觉醒者自然也多,不过他们资源有限的很,培养出来的觉醒者战力都极其低下,哪怕晋升了圣师,有时候战力都未必及得上咱们一位宗师巅峰。

    我估计神圣教廷一方早已察觉咱们这的动静,这些,不过是炮灰,想试探一下我们的虚实而已!暂时按兵不动就是...

    石长老和李东烈他们此时应该已经就位了,等会他们那动起来之后,就看谁先憋不住了!”

    大朱吾皇轻笑道:“石长老的天赋实在太过诡异,只要能避开那些鸟人,估计他一人便能搅得他们鸡犬不宁了...”

    说话间,远处便闪起了一道道通天彻地的圣光,两人精神一振,举目远眺。

    只可惜,就算目力再好也不是X光,总不能穿透前方的皑皑山峦看见战场实况。

    幸好,很快,便有蝠族将消息传了过来,花满天大笑:“一剑十宗师,吾皇,你给石长老的宝贝厉害啊...”

    此时,神圣教廷的队伍已经乱了起来,联盟一百余位圣师全军出动,绵延百里的山地之中,除了中央那些天使所在之处外,处处都有他们的踪迹。

    两侧的山峰之上,一群群宗师则引动了积雪,一声声轰然的巨响中,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雪崩滚滚而下。

    神圣权杖不在,护教团的结界无法使用,虽然全是觉醒者,但这样的天灾依旧给神圣教廷带来了不小的损失。

    再加上那些神出鬼没的圣师,这支三十余万的队伍顿时乱做了一团。

    特别是前方婆罗国的队伍之中,哪怕有随行的高手不时呼喝着维持秩序,依旧无济于事,不少人直接从山谷之中冲了出来,着急忙慌的跳进了冰冷的江水之中。

    就在此时,一声悠扬的长吟响起,明明是很古怪的音节,不属于新历世界任何一种语言,但偏却每个人都能明白其中之意。

    “沐浴在圣主荣光之下,一切痛楚和彷徨都将不复存在!”

    一道粗大无比的圣光直贯天地,化作一点点乳白色的星光飘然而下,看似幽淡的光芒。却连霞光都遮掩不住,只是瞬间,长达百里的山谷便被一层圣光围住,宛如神迹。

    圣光到处,所有的骚动刹那平息,就连那铺天盖地的雪崩之声也消弭一空。

    海神使者首领面色一变,皱着眉头说道:“圣主荣光?这是希伯来神庭的圣之咏叹,那位四翼天使是圣仆,很难对付!”

    如今大朱吾皇已经知道这位首领的名字,有些好奇的问道:“赫提首领,圣仆不也是仆人吗?很厉害嘛?”

    赫提朝着玄溟看了看,耐心的解释道:“希伯来神庭的等级是按序列来排列的,统治者被分为三级九阶,为神圣、神子、圣灵,神圣之中最高便是神主,又称创世主...”

    说到这,他不由自主的鄙视了一下:“按神庭的教义,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他们那位神主创造的,哪怕是我们神国的主神都是一样。

    在许多年之前还因此而进行过圣战,神国十二主神出战,那位神主龟缩不出,简直就是笑话!

    其下就是神子和圣灵,神子乃是神圣序列的后人,而圣灵则主战,相当于我们海之国的军团长。

    圣仆就是圣灵序列的狂信侍奉者,比一般的近侍要强大许多,一位圣灵最多招募七名圣仆,每一位都能借用圣力,已经很厉害了。

    反正要是在西神州,我这样的,一百个加起来也不是人家对手。”

    大朱吾皇被什么神圣、神子的搞的有点晕乎,不过听起来好像是挺厉害的样子,追问了一句:“不过您说他们不是真身降临,应该就没这么拽了吧?”

    “那是当然,不过圣仆和圣灵之间是缔结了主仆契约的,他的魂印之中原本就有着圣灵的印记,他既然已经能施展圣之咏叹,说明圣灵印记已经苏醒...

    只怕,我们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未必是他对手了...”

    赫提面色凝重,朝着玄溟躬身示意:“殿下,我们必须离开了!这场战争,没有胜利的可能!”

    花满天面色一变,如若这八位海神使者走了,先前的计划便会落空,再加上赫提将那位圣仆说的这么厉害,联盟哪里还有还手之力?

    玄溟拉着大朱吾皇的衣角,摇头不迭:“我不走!吾皇哥哥在哪我就在哪!”

    赫提这次却没听从命令,依旧躬身不起:“殿下,但是,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请恕我冒犯了!”

    言罢,他胸口的三叉戟徽记微微一闪,一道湛蓝的水光掠出,直接便将玄溟从大朱吾皇身旁拽了过去。

    两人身后,七位海神使者身上的盔甲也同时闪亮了起来,化作一片蓝汪汪的水波,载着几人扶摇而起。

    临走,赫提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能让一位圣仆穿越次元通道降临,圣灵印记的消耗应该也不小,而且,远隔重重时空,圣灵之力是得不到补充的。

    如果想要战胜他,唯有不断的消耗圣灵印记的力量,不过那很难!这个世界的生灵,实力太过弱小,根本起不到消耗的作用。

    只有那三位相同层次的高手,至少再来十倍的数量才有希望将他围杀!”

    看着那飞掠而去的蓝芒,花满天苦笑不已。

    赫提说的,自然是那三位晋升开光境的太上长老,但如今,这样的高手,整个联盟才五位而已,十倍数量?去哪里找?

    一时间,以他的智慧都有些手足无措,都还未曾真正交战,对方只是喊了一声什么圣之咏叹,便将这些海神使者吓的直接走人了。

    如今怎么办?难道说,只能舍弃身后的那千万民众,撤回天京据守?

    他身旁,大朱吾皇也沉默了下去,静静的思索了会,抬头说道:“大长老,赫提所言应该不假,您带着人先回三汉,尽量疏散民众,我留下,想办法能拖一会算一会...

    只要争取几个小时,就算三汉那没法疏散完毕,至少后面的聚居地就有了缓冲的时间,随后,就在天京决战吧!”

    花满天面色一沉,摇头道:“不行!要留下,也是我和那几个太上长老留下,你必须走!只要你还在,联盟就有希望!”

    说着话,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块古朴的青铜令牌,造型和瀛洲令有几分相像,只是当中篆刻的,不是瀛字而是一头活灵活现的青色麒麟。

    他将令牌递了过去,而后用神识传音道:“这是联盟大长老令,配合这组密码,去潜山空间,可以在空间出口的大厦内打开终极密室,获得潜山空间控制权,至于后续的步骤,你姥爷也清楚!密码是...”

    大朱吾皇深吸了口气,将令牌推了回去,展颜笑道:“大长老,您可别搞得像留遗言一样...我还没做好准备抢你的位置呢!

    潜山空间内有什么,怎么用好它们,你比我清楚的多,还是您亲力亲为比较好,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办,放心,我死不了...

    很多事情我没法跟您说,但我可以保证,这世界上,能把我杀死的力量不会太多,至少,这什么圣仆做不到!”

    花满天握着令牌怔怔的看着他,最终还是选择相信身前这位带来了太多奇迹的小家伙。

    他也是当机立断的人,既然拿定了主意便不再拖延,立马让蝠族传讯,让所有人赶回,在三汉集合!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那位圣仆的可怕。

    这短短片刻,在那圣光笼罩范围之内,已有十二位圣师失去消息,踪影全无。

    联系上的人之中,唯有石中天不愿离去,不过以他的诡异异能,哪怕是圣仆估计都难以逮住他。

    大朱吾皇再次兑换出了三百套筑基丹和天意丹出来让花满天带走,原本,只有圣师境才有资格服用,但如今看来,这限制得放宽了。

    甚至,那些未曾服用丹药的觉醒者,他也嘱咐一下,让花满天回去之后因材施教,尽量多培养出一批筑基境来。

    补灵丹他手头不多,但补精丹系统可以兑换,同样也换了一堆。

    让大朱吾皇诧异的是,那块大长老令竟然是一件带着储存空间的神器,虽然空间不大,但带这些丹药却是绰绰有余了。

    片刻之后,联盟一方便已经全部撤退,石中天也不知躲在哪里,大朱吾皇孤零零的站在岸边向对岸眺望着。

    那一片圣光已经散去,前方,婆罗国的觉醒者又开始冻结江面,一位位全身银甲的骑士从山谷内列阵而出,没多久,便已将对岸围的水泄不通。

    他倒不是非要当什么英雄,但这辈子好歹投胎在这里,身上早已烙下了联盟的印记。

    在大朱族也就罢了,到了天京之后,遇到的绝大部分人又都对他关爱有加,那些长老们更是将他视作了联盟的未来,这份责任感是怎么都抛不掉了。

    如今,联盟有难,缩在瀛洲空间内不管不顾倒不是不行,只要赶回去将固定通道收起就好,但是,真的于心不忍。

    “晋升宗师境之后,金枪不倒现在是2/9,还有7次机会,就算出了什么岔子,只要没人守尸,问题应该不大...”

    他叹了口气,朝后退去。

    渡河至少要花费个把小时,他准备先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待着,做点准备。

    这段时间忙的不亦乐乎,原本打算试试幸运骰子,如果激活了那20%的正面效应之后再抽奖,却一直拖了下来。

    这时候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试试手气,万一再来一份仙级泻药呢?

    当然幸运骰子不能用,要是来个二十四小时的极端厄运体就完蛋了,幸好抽奖只需要一万双值一次,以他如今储备的双值,抽到手软都抽不光。

    “对了,好久都没注意抽奖界面了,系统商店升级之后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想起系统的坑爹属性,他心中一慌,一面走着,一面赶紧张望了一下,随后就松了口气。

    “没什么变化...咦,怎么多了一个按钮?”

    原先抽奖是在系统商店角落的一个红点,可如今,那红点还在,旁边又多了一个光斑,金色,晦暗的很,和商店界面的淡金色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仔细去看,还真难发现。

    “这是抽奖的升级版?不过看这样子,似乎这功能还没开放吧?

    嗯...有人?谁!”

    大朱吾皇正在纳闷,忽然间一抬头,前方一个身着内卫盔甲的大汉从一块山岩后转了出来,憨厚的朝他笑着。

    “吾皇长老!”

    “你是...夜朱肥?你怎么没走?”

    有系统在,大朱吾皇记性极好,这次一同前来的这么多圣师和宗师,他几乎人人都能记得住名字,自然认得这位来自夜朱族的宗师境统领。

    那位大汉身着全甲,只露出了成人巴掌大小的一张脸,五官都头盔挤在了一起,光说长相的话还真不好辨认,不过那脸上黑黢黢的毛发还是出卖了他的身份。

    夜朱族人不少,但族内高手有限,整个内卫系统中,唯有一位做到了统领之位,就是这位夜朱肥。

    夜朱肥依旧是一脸憨厚的笑容:“吾皇长老,咱可不怕死!我是偷偷溜回来的,留下来保护你!”

    “圣师境都回去了,你一个宗师境留下来能干嘛?当炮灰嘛?”

    大朱吾皇有些无语,看看那张毛脸,总觉得有些古怪,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自顾自向前走去,夜朱肥笑呵呵的跟在了后头,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反正对他来说,区区一个宗师境算不得什么,想留下就留下吧,最多到时别管他死活就是了。

    大朱吾皇对自家这个近亲没啥好感,他还记得刚来天京时在烧烤摊上,有两位夜朱族的保镖瞪过自己几眼,这小子有时候记仇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