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九十一章:直接堵死!
    大朱吾皇可管不着四海帝国那会有什么想法,既然知道这些家伙来意不善,又何必给什么面子?

    牵着玄溟的小手,他一面走着,一面若无其事的塞了几颗早已备好的宝石过去。

    小丫头乐得眉开眼笑,踮起小脚便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口。

    两人身后,一群四海帝国的使者脸都白了。

    这次,就连那八位海神使者都有些看不下去,在背后狠狠的瞪了大朱吾皇一眼。

    山海联盟一群人则是个个面带笑意,李东烈等几个为老不尊的,还悄悄的朝着大朱吾皇伸出大拇指比划了一下。

    胡虎妞更是得意之极,走起路来鼻孔都快仰到天上了,就连大朱饕餮都来了精神,盯着玄溟左看右看,越看越欢喜。

    联盟那些种族的小公主再漂亮、身份再高贵,也不可能比得过四海帝国的皇太女吧?

    那可是据说马上就要继承帝位的天潢贵胃,自家儿子马上都快把大长老赶下台了,也只有这种身份的女子才配得上呢!

    “嗯,可惜瘦了点!回头得好好养养,腰围不到一米估计我家宝贝不喜欢!”

    想着想着,胡虎妞又有点担心,拉了拉大朱饕餮的衣角,低声说道:“这小丫头日后要当女帝的,不会要招婿上门吧?四海帝国可没繁衍战争法,生出娃算谁家的?”

    大朱饕餮对她白了一眼,连开口都懒,直接神识传音道:“你想的也太多了点...咱家儿子估计也就是把她当妹妹看,那眼神就不对劲,没有那种火辣辣的感觉!”

    胡虎妞顿时毛了,拉着衣角的手往里一探,抓住了一大块肉死命一扭:“死鬼,没看出来,你挺有经验啊!嗯,我记得族里有几个水灵灵的大媳妇看你的眼神好像也挺火辣啊...”

    大朱饕餮立马苦着脸求饶:“我这也是听人说的!这么多人,给点面子!”

    ......

    沧海阁内,早已摆放好了酒宴,大朱吾皇带着玄溟坐与上座,两方其他人则对面而坐。

    帝国使者团一方气氛有些凝重,联盟这却是欢声笑语。

    唯有胡丙年倒是还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凑到大朱吾皇身旁,小声提醒着:“吾皇长老,按照规矩,应该让四海帝国使者递交了国书之后才开宴的!”

    “先吃!吃饱了再说别的!”

    大朱吾皇神态轻松,摆了摆手,根本连对方的来意都懒得打听。

    来时路上,他又通过精神链接探听了一下消息,

    那几位海神使者竟然都是玄溟一方的,而这次出使,却是归须大帝的主意,只是他指使不动这些使者,所以才让玄溟跟着带队。

    那也就是说,其实这事情都不用自己搅和,等于已经黄了?

    毕竟有玄溟在,四海帝国最大的底牌等于也掌握在自己手里啊...

    不过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身份?

    她似乎失去了一段记忆,自己都弄不清自己的来路,但估计这些海神使者是知道的,要不直接让她问问?

    眼见山海联盟似乎连掏出国书谈正事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下方,归田再也憋不住了,清了清嗓子,直接出列朝着上首行了一礼,说道:“吾皇长老,吃喝之类的可以暂缓,此次大帝派我们前来,是...”

    话还没说完,大朱吾皇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打断:“闭嘴!我堂堂联盟代理大长老,日理万机,帝国皇太女在这,我还得接待一下,可你又算哪根葱?有资格和我说话?

    嗯,胡丙年,带他下去...据说这是帝国左丞,地位应该和你也差不了太多!你们应该有共同语言,也别怠慢了,好好聊!”

    胡丙年点了点头,笑吟吟的走了过去,伸手一引:“归左丞,请!”

    归田一张苦瓜脸脸忽红忽白,眼巴巴的朝大朱吾皇身旁的玄溟看着,指望着自家皇太女能出面。

    但玄溟哪里顾得上他?正在那低着头、眉开眼笑的把玩着大朱吾皇刚塞过去的两颗五彩龙眼石。

    归田想翻脸,可哆嗦了半天也没憋出半个字来。

    这次帝国使团最大的靠山便是那八位海神使者,可这些大爷唯有皇太女指使得动。

    看她和这什么代理大长老那亲热劲,还能指望她喊人帮自己出头?

    这次出使,皇太女少不更事,原本就只是个招牌,临行时,归须大帝可是将谈判的重任都委托给了他的...

    归田也是志得意满,早已想好了全套路数,可为啥刚到联盟,嘴都没张呢,一切就变得这么不可控制了呢...

    他迷迷糊糊的跟着胡丙年走了,大厅内,气氛更加古怪了起来,一边喧闹无比,另一边却是寂静无声。

    这次四海帝国原本就是准备来炫耀武力的,使团之中,圣师境就将近二十位,但此时全部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都是活了那么多年的老鸟,四海玄龟一族的缩头大法个个炉火纯青,谁都不傻...

    唯有星罗目光闪动,时不时的朝对过某个角落看上几眼,心中疑虑重重。

    那里,花满天容貌大变,正和几位太上长老坐在一起闲聊着。

    “好像是那个花老鬼的精神波动...不过,为什么感觉中强了那么多?”

    海星一族对精神波动的感应极其敏锐,这也算是他们的一种被动天赋。

    星罗和联盟之间之前也打过交道,对这位联盟大长老的精神波动那是刻意注意过的。

    花满天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微笑着抬起了头,朝他看了一眼,只是一眼,星罗便如被电噬,脑海‘嗡’的一声炸响,赶紧低下了头,心中大骇。

    “这...这怎么可能!我已是圣师巅峰,哪怕面对面,精神风暴也不可能影响到我...

    离得这么远,还没有波及到周边之人,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难道这老家伙晋级登仙了?”

    “精神力转化为神识之后,虽然在量上没有增加多少,但是在质上却是天地之别...

    之前,我绝对做不到能把它凝聚成针,进行这样的攻击...

    嗯,不过这样的话,我的这项天赋异能是否也不能叫做精神风暴了?”

    花满天小试牛刀,心中爽快的很,一面琢磨着一面端起酒杯和身旁一位太上长老碰了碰,一饮而尽,随后才朝着上座看去。

    至于那海星族的圣师,以前双方切磋还是互有胜负,但如今已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了,给他吃点小苦头而已,根本无需介怀。

    而这一切,都是这个小家伙带来的啊!

    在这么诡异的气氛中,一场宴席足足花费了两个小时方才结束。

    胡丙年也不知道和归田聊了些什么,反正这长着一张苦瓜似长脸的家伙脸色越来越难看,怀中的国书从头到尾连掏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帝国使团之中,唯有那八位海神使者一直面不改色,从开始到结束,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玄溟身旁不远处,就连姿势都没换过。

    在他们眼中,似乎唯有玄溟一人,其他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

    到了这时候,以花满天的智慧,早已看出四海帝国此行应该也是不怀好意。

    但竟然被大朱吾皇硬生生的堵了回去,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关键就在于那位皇太女,一见他,便好似失了魂一样,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他看看玄溟,又看看八位海神使者,心中不由得嘀咕了起来:“似乎四海帝国和这什么海神使者还不是完全一条路子的啊...有没有机会连着那皇太女一起拐过来?”

    正在那琢磨到底可行不可行,怀中的文字传讯晶就颤动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顿时面色一沉,但瞬间便又恢复了平静,朝着虎王所在之处看了看,便用神识传音了过去。

    “老伙计,神圣教廷又来了...这次,是大部队!光是那些鸟人就有四十位左右,随行圣师应该超过百位!神圣护教团全军出动!

    如今,已从婆罗国的方向朝着天京而来,最快三天,便能抵达天京!如若光是那些鸟人独立行动的话,一天之内便能抵达!”

    虎王低着头捧着茶壶浅浅的嘬了一口,头也不抬的回道:“四十位嘛?如果还是先前那种货色,到天京来,只是送死而已!”

    “以我们如今的实力,依托天京的底牌自然无足为惧。

    但关键是,按他们如今的路线,从婆罗国到天京,一路上至少经过二十七个聚居地!

    如今,已有三个聚居地被他们屠灭,而后方,还有超过五千万的民众,哪怕此时通知迁徙,也需要一定时间...”

    “屠城?”虎王一抬头,眼中有丝丝金芒流转,嗞啦一声,面前一个酒杯便被绞成了粉末:“那便迎战!”

    上座之下,八位海神使者目光一闪,纷纷朝他看去,那一直古井不波的脸庞上,第一次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

    联盟探险者总部背后的大街旁。

    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蹲在路边啃着一根油光光的鸡翅,时不时发出一声声充满了满足感的哼唧声。

    在他身旁,一位黑肤青年正双目炯炯盯着对过的迎宾馆大门,指尖不断翻动着一柄三寸长短的玉质小剑。

    “青山,方才那些家伙,应该也是来自与西神州,如今青桐统领正在东皇洞天内,也联系不上,咱们还是小心行事为好...”

    凤青山将一根鸡翅啃完,嘬了嘬指头上的油花,头也不抬的嘟哝道:“上次没能进瀛洲洞天,都几个月了,好不容易才见到那小子,结果还是晚了一步,早知道就直接砸晕个什么长老混到他身边去了...”

    黑肤青年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你?好好的,偏要去混什么探险队...叫我说,直接就在瀛洲洞天的出口等着多好?”

    凤青山满脸鄙视:“金赤,做人能不能有点脑子?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洞天之地只能固定在一处出没的?

    守株待兔这种蠢事,我们这种聪明人怎么可以去做?

    去探险队怎么了?凡事要讲究细节!

    那地方虽然都是些小人物,但消息都灵通的很,你没觉得一个多月下来,咱们对这葬仙地更了解了嘛?”

    金赤叹了口气:“你难道就没听说过,这个世界,有个地方叫图书馆嘛?”

    凤青山瞪着眼睛朝他看着:“你在族学中的时候,那些师尊们就没教过你啥叫活学活用?

    啥叫知识是死的人是活的?

    什么图书馆...得到的消息哪有找人打听来的靠谱?”

    “你明明是觉得跟着探险队比较热闹好不好...”

    金赤也懒得和他争辩,叹了口气:“那你说怎么办?”

    凤青山顿时觉得自己又自在智商上碾压了同伴一次,得意的很,笑道:“如今不是正好?如果出了什么事,正好能趁机和他接触一下呢...”

    金赤摇了摇头,道:“此事不妥,万一那些家伙不怀好意呢?那位的性命重要,万一真出了事,咱们可担不起!”

    凤青山一脸鄙视的看着他:“能出什么事?没看见那小子日子好过的很嘛?连那什么皇太女都是他姘头!那些家伙怎会对他下手?

    金赤啊,你还真是难堪重任,遇到点事情就慌慌张张,分析能力极差...幸好这次青桐哥还算聪明,让我跟着你!”

    “你特么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金赤彻底无语,自顾自起身朝前走去,手中一张青色的符纸一闪,身子一晃便失去了踪影。

    “喂喂喂...跑哪去了?真不让人省心...连隐身符都用上了!那玩意你一共才带了几张啊?”

    凤青山叹了口气,将油腻腻的手在身上随手擦了擦,东张西望了会,就大摇大摆的朝着迎宾馆走去。

    还未走到门口,便有一队内卫迎了上来,领头的板着脸朝着旁边一指:“闲杂人等不许入内!”

    凤青山在身上掏啊掏的,不知怎的摸出了一枚令牌来,拿在手中晃了晃:“本人乃新任瀛洲空间领主助理,有事找领主大人!”

    “吾皇长老的助理?不是乌族的嘛?”

    那位人高马大的内卫统领一愣,面前便浮起了一片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