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九十章:玄溟来了!
    修仙后,每次破境时都会有具现投影的异象出现,自家老爸之前便已筑基成功,如今再次出现异象,那也只能是晋升开光境了...

    难道前面他不是在睡觉,而是在感悟突破?

    可问题是,谁家观想时还打呼的啊?

    片刻之后,大朱饕餮脑袋上的星河朝内敛去,化作了一个朦朦胧胧的虚像,不过却实在看不出那是个什么玩意。

    一点玄光亮起,将那虚像从他头顶处拖入,随之,他整个人似乎都被那玄光点亮,五脏六腑都清晰可见,最终光芒敛去,收与腹部丹田之处。

    直到此时,大朱饕餮依旧在那呼呼大睡,只是一呼一吸之间,鼻端似乎有浅浅的白痕涌动,宛如两条小龙一般...

    “真的成了...”

    大朱吾皇彻底无语,自家这老爸到底是哪冒出来的妖孽?随便睡睡觉就晋升,比自己还像主角啊!

    另外,他具现的那是什么规则?

    五行规则从颜色上一眼便能辨认出来,哪怕是最罕见的空间或者时间规则也有明显的异象,可他那雾蒙蒙的玩意是个啥?

    好像是座山?还是个动物?

    第二个具现出异象的,竟然是虎王,那是一把散发着蒙蒙金光的大刀,两旁还有细细的风索盘绕。

    而后是石中天,具现出来的,是一座小山,上面稀稀拉拉有着一些植株。

    这次过来的,除了胡虎妞夫妇外,一共有八位,到了清晨时分,有四位具现出了异象,晋级开光境。

    再加上大朱饕餮,九个人中晋级了五位,这比例,让大朱吾皇实在是无话可说。

    倒不是说晋级开光境有多难,筑基巅峰到开光,原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所谓的领悟,不过是水磨工夫而已,和破妄觅真一样,一次不成两次,两次不成三次,总有成功的时候。

    但是,这效率实在太高了。

    从他开始讲法到现在,也不过半天一夜啊...

    令他没想到的是,如此高的比例之下,花满天竟然失败了,不光是他,就连狐族的那位太上长老也没能一次成功。

    虎王笑吟吟的看着,花满天尴尬不已,干笑道:“老伙计,你也别得意...我也摸到槛了,我估摸着是我的精神力太强,导致思维速度太快...”

    虎王乐呵的很,摇头笑道:“什么思维速度太快,就是心眼太多吧?”

    花满天还未答话,一旁,那位狐族太上长老便已点了点头,叹气道:“说得对,观想时,似乎能从莲台上看见太多东西,反而无法集中精力了...”

    几个没能成功的也凑了过来,一会功夫便聊得热火朝天。

    一晃便已天光大亮,李东烈才推门而进,提醒道:“大长老,使团来了。”

    ......

    四海帝国这次倒确实是礼数周到,自海域登陆之后,从陆地行进而来。

    早已有人通知其他长老候在了外头,等花满天等人和他们汇合时,近百人的使团,已经到了迎宾馆外不远处。

    那些太上长老平日里极少露面,但既然来了,也就跟在了后头。

    “那几个就是海神使者了?”

    人群中,大朱吾皇躲在角落张望了一下,一眼便看见了好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全身套甲,那海蓝色的盔甲上,似乎时时刻刻还有波纹闪动,如同潮涌一般。

    “玄溟也来了...嗯?原来也不怀好意?这些虾兵蟹将啥时候学会先礼后兵了?”

    到了这里,他早已感应到了玄溟的存在,只是小丫头被一群人围着,还见不到人而已。

    不过有魂印在,这么近的距离早已沟通无碍,他第一时间就打开了精神锁链,精神传递的速度可比说话快的多了,片刻之后,他便得到了一些讯息。

    四海帝国竟然直接打起了瀛洲空间的主意!

    而且,按归须大帝的说法,理直气壮的很啊!

    之前瀛洲空间的所有权不就是一人一半的?如今自然也是如此!

    不给?海族已有千万大军在旁候命,随随便便掀起场海啸,联盟便要洪泽千里。

    新历世界各大势力中,海族觉醒比例不高,但是人口基数实在太大,所以觉醒者的数量几乎是其他各大势力的总和。

    不过,海族的异能相对单一,在陆地上的战力也是大打折扣,故此几方之间的实力才相对平衡。

    但是,如若海啸来临,至少在潮水覆盖之处,联盟肯定损失惨重。

    一场海啸,最远能深入大陆百余公里,这种刻意引起的,波及范围更是要翻倍,号称洪泽千里还真不是开玩笑。

    “就是靠那几个套着乌龟壳的家伙?”

    大朱吾皇轻笑了一声,转身挤到了花满天身旁,低声问道:“大长老,那几个家伙能搞定嘛?”

    “怎么了?”

    花满天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人家明明是客客气气前来拜访的,你这是又准备做啥妖?

    大朱吾皇笑道:“有备无患而已,一下子来这么多人,有点慌!”

    上次神圣教廷来了三位天使就闹得联盟拿出了仙竹阵,但这次四海帝国却足足来了八位海神使者,如若双方战力差不多的话,还真不好对付。

    花满天朝着前方看了看,摇头笑道:“要是放在几个月前,确实有些难办,但如今嘛...呵呵!”

    有五位开光境在身后,他底气十足,哪里还会怕区区八位海神使者?

    要知道,在他的估计中,这些空间土著也不过是筑基巅峰战力而已,可如今,就算不将那五位开光境计算在内,联盟光是筑基巅峰就有多少?

    接近十位啊!

    大朱吾皇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对了,大长老,这种应酬的活计我还没干过,也想练练手,这次,就交给我来接待吧?如何?”

    “你来?”

    花满天一愣,转过头来想想,这主意倒是不错。

    这次归须大帝并未亲至,如果不算那八位海神使者的话,明面上,帝国使团身份最高的便是那位皇太女了。

    大朱吾皇身为铁板钉钉的下任大长老,和她身份对等,再说了,两人还曾在瀛洲空间内并肩战斗,也算是老相识了。

    “行,那就你来,反正繁文琐节有专人布置,你只需陪同观礼,如若对方提出什么要求,我也就在旁边,可以随时指点你!”

    说完,花满天又向身边几位官员嘱咐了几句,便走了回去,换成大朱吾皇站在了正中,向前迎去。

    此时,四海帝国的使团已经行进到百余米外,一位弯腰弓背、面容丑陋的中年人抬头看了看,眉头一皱。

    转身和人说了几句什么,随后大步向前走来,还未碰面,就大声说道:“四海帝国使团远涉而来,山海联盟大长老何在?为何不出来迎接,与礼不合!”

    对过,联盟众人面色一沉。

    他既然问到了大长老,竟然还用了迎接两字,那是明显把四海帝国的地位摆在联盟之上了,狂傲之意溢于言表。

    “这家伙是谁?”

    大朱吾皇收住脚步,伸手一摆,身后众人也齐刷刷的停了下来,一位文质彬彬的联盟官员立马提醒道:“四海帝国左丞相,也是归须大帝的第十九子,归田。”

    “哦,虽然长的寒碜了点,但大小也是个王子啊,怪不得牛逼哄哄的...不过这种小角色也用不着我去浪费口舌,你来吧!”

    那官员名叫胡丙年,也是狐族人,修为不高,堪堪初入宗师境,是联盟总部司礼部监事,专职负责此类事宜。

    闻言立马走了上去,看都不看归田一眼,而是朝着那使团中央扫视了一眼,客客气气的问道:“听闻四海帝国皇太女驾临,山海联盟代理大长老大朱吾皇阁下率众相迎,请问皇太女何在?”

    他直接给大朱吾皇冠上了一个代理大长老的名头,又无视了归田的存在,意思是唯有那位皇太女才有资格和这位代理大长老相提并论,不失礼节却又不处下风,反应极快,让大朱吾皇都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嘉许不已。

    归田面色一沉,怒道:“代理大长老?山海联盟何时有这种职位了?莫不是瞧不起我们四海帝国,随意找人出来敷衍的?”

    他朝着身后指了指:“皇太女殿下何等尊贵,你区区一个普通官员,连提到这称谓都是亵渎!至于那位什么代理大长老,也不够资格!还是请你们花满天花大长老出来迎接吧!”

    对方态度实在有些恶劣,胡丙年脸色也难看的很,但还没来得及说话,归田身后便传来了玄溟清脆的笑声:“嗯,是吾皇大哥么?老熟人了呢!他都是代理大长老了嘛?”

    “皇太女这是?”归田一愣,连忙转身垂首而立。

    那声音清脆悦耳,胡丙年心头一松,赶紧拱手致礼:“正是,吾皇长老乃是我们山海联盟新晋长老,代行大长老之职!”

    玄溟开开心心的拍着手,笑道:“好啊好啊!那这次就让他陪我玩吧!”

    “皇太女有邀,想来吾皇长老肯定荣幸之至!联盟的繁衍战争公主也可以了解一下,保证您不虚此行!”

    胡丙年越说越high,就连繁衍战争都摆出来了,大朱吾皇连忙轻咳了一声,缓步上前,同样看都不看归田一眼,将手一伸,笑道:“来,带你去逛逛!”

    人群中,一身金衣的玄溟蹦蹦跳跳的挤了出来,乖乖的将小手放在了他掌心,仰起头,憨笑道:“吾皇大哥,又有好东西嘛?走啊!”

    “皇太女这是中邪了嘛?还是这什么代理大长老有什么精神系天赋,把她控制了?”

    一旁,归田呆若木鸡,自家这位皇太女不会真的准备去玩什么繁衍战争了吧?

    大朱吾皇可以发誓,这次他是真没用魂印强行命令。

    只不过是驯服技能的好感度加成而已。

    被收服的这几位中,玄溟最好对付,只要有亮晶晶的玩意就能满足,在瀛洲空间中,好感度可是彻底刷满了的。

    他拉着玄溟的小手转身就走。

    四海帝国使团中,人人都是一副便秘的表情。

    “这位新晋大长老确实厉害啊!三言两语就把人家皇太女拐跑了...”

    胡丙年笑眯眯的朝他们看了一眼,伸手一引:“诸位请!”

    短暂的静寂之后,帝国使团中一片哗然,玄溟是谁?

    前几年归须大帝率军开荒阿特拉斯空间,最终,百万大军全军覆没,唯独带出了她。

    一到帝都,大帝便宣告天下,封其为皇太女,原本最有希望接任帝位的归藏都主动让贤,成了其马前卒,如今正在帝都太女宫内坐镇操劳。

    就连此次自阿特拉斯空间内降临的海神使者,哪怕见到了归墟大帝也是倨傲无比,唯有在她面前却是一副拘谨的模样。

    四海帝国内早有传言,说玄溟乃是海神后裔,真正的天潢贵胄,尊贵无比,是连大帝都不敢亵渎的存在。

    如今只是因其年幼故此代她执掌国事,否则的话,早已主动传位。

    传言未必为真,但有一点却毋庸置疑,玄溟乃是铁打铁的下任大帝,这一点,无人敢质疑!

    但如今呢?自家这位天之骄女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要被人拐走了?

    这还怎么忍?

    临行时,大帝曾言要先礼后兵,但现在还礼个屁啊!

    归田一张苦瓜脸涨的通红,刚想冲过去,但刚动弹了一下,脚步便一滞,似乎身后有寒气迫来。

    那八位海神使者向前走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跟在了两人身后,就如同八位保镖一般。

    海神使者都不吭声,其他人立马偃旗息鼓,一时间,归田觉得心头一片茫然。

    来时信心满满,只觉得有八位使者在,只要他们稍稍展露一下实力,山海联盟定然便会懂得取舍。

    但如今这样子,这路子不对,有点跑偏啊...

    这些使者,可是连归须大帝都指使不动的,只听皇太女一人指令,所以这次,才让她亲自带队出行。

    可要是连她都被人拐跑了,这还玩个屁啊?

    归田立马朝着身旁一位脑袋顶上皆是青色斑秃的家伙使了个眼色,低声问道:“星罗,怎么回事?”

    四海之地种族繁多,但天赋大部分都是水系五行天赋,唯有海星族等少数几个种族才是精神系。

    先前大朱吾皇和玄溟交谈时,这位来自海星族的圣师便已集中注意力观察过了,此时摇了摇头:“没有任何异常的精神波动,皇太女她...是自愿的...”

    “那难道是见鬼了嘛!?”归田低低的咒骂了一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