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八十九章:开光境
    这次,马车去的地方却不是联盟总部,而是在探险者总部旁的一个公园式样的建筑群。

    身旁花团锦簇、溪水潺潺,还有不少玲珑小巧的奇峰怪石毗邻而立,一栋栋富丽堂皇的宫殿式样楼宇散布在内,就连路面都是用极为珍贵的海青玉铺成的。

    行走在花园里的也都是些俊男靓女,远远的便退在了路边,含笑行礼。

    刀长老不太喜欢和人接触,到了地方缩在马车上也不下来,李东烈陪着走了进去,在旁边介绍道:“这是联盟的迎宾馆,其他势力的使节过来,都是在这里接待的。”

    大朱吾皇恍然大悟:“怪不得呢,联盟喜欢务实,就连总部都没什么装饰,原来这是装逼工程啊...”

    “装逼工程?”

    李东烈愣了愣,大笑道:“哈哈,这词用的好!这些玩意不能吃不能用,在这修炼也提升不了境界,有啥用?可不就是装逼么?”

    大朱吾皇走在前头,挥挥手道:“等日后我执掌了联盟,这种地方全部撤掉。

    想要让人敬佩,可不是靠奢侈露富便能做到的,想让别人在咱们面前装孙子,唯有让他们看到实力!

    当年龙族为什么牛逼?还不是龙王日屠一国,把人都吓住了!”

    “说的好,如今的联盟确实不需要这些表面功夫了!”

    远远的,花满天自一片花丛后的小径中走了出来,轻轻伸指一抚,身旁,一株含苞待放的花木轻轻一颤,数百个花骨朵瞬间盛开。

    大朱吾皇眼睛一亮,紧赶了几步走到他面前,朝着那花木看了一眼,喜道:“大长老,你筑基巅峰、莲台全开了?”

    先前花满天用的乃是木系术法回春术。

    小火球、狂风术之类属于基础术法,随便一个筑基期就能使出,最多威力上有所区别而已。

    但回春术这一类的,却已是真正的五行术法,只有莲台全开之后,根据莲瓣属性才能运用自如。

    花满天呵呵笑着点了点头:“算不得啥,你姥爷比我还快一步呢!

    另外,几个太上长老中也有几位走在了前头,石中天石长老一个月前便已是筑基巅峰,感应到突破的契机了,前几天还在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大朱吾皇张大了嘴,久久无言。

    这特么是什么效率?

    在四灵域,从筑基到筑基巅峰,再妖孽的天才也得一年两年吧?可从自己给他们功法到现在才几个月?这就都筑基巅峰了?

    花满天其实也是吃惊不小。

    他李东烈那种粗人不一样,精神系天赋者原本就对能量波动特别敏感。

    面前这小家伙,一个月前还只是精英境,但如今呢?这能量波动都快圣师境了吧?

    这特么还是人嘛?

    不过他倒也没有多问,愣了愣神之后便又笑道:“如今,那三个鸟人再来,哪怕不动用底牌也不怕了...

    我有种感觉,如果按照你说的修仙境界来估算的话,他们最多也就是筑基巅峰的水准!

    再等段时间,这境界的,咱们这也能凑出十来位了...如若等上个一年半载的,那就是几十位!况且,如果能突破至开光境,那就更无所谓了,横扫啊!”

    他眯着眼睛,有些紧张的朝大朱吾皇看着:“吾皇长老...开光境的功法,你有的吧?”

    “得,在这等着我呢,你都连着职位一起喊了...我还能说没有?”

    大朱吾皇原本就觉得有些奇怪,以花满天的城府,就算已经是筑基巅峰,也不会一见面就嘚瑟,原来是等着后续功法呢啊?

    他故意面露难色,叹了口气,踌躇了半天,才又展露了笑容,笑眯眯的说道:“当然有!回头你把我姥爷和那些太上长老都喊上...我一起给你们!”

    花满天顿时长舒了口气,笑容灿烂的点了点头:“我这就通知他们,你也知道的,那几位太上长老寿元不多了...早一天是一天!都眼巴巴的等着呢!”

    大朱吾皇略微犹豫了一下,提醒道:“据我所知,修炼境界之中,唯有到了金丹期,寿元才会有一次飞跃,前几个境界,增加的有限...

    但是,据说咱们这方世界的灵气稀薄的很,筑基境也就算了,用补灵丹和极品元气石堆积都行。

    但之后的境界的难度可都是以十倍递增的,想要短时间内修炼到金丹境,千难万难,所以...”

    花满天闻言脸色稍黯,但很快便又回过了神来,展颜笑道:“有希望总比没希望的好,实在做不到,也都是命...

    唉,你要早出现个几百年多好...不过如今也不晚,咱们这帮老货不行,还有后人、还有你!”

    他直接捏动了文字传讯晶,而后才陪着大朱吾皇朝前走去:“这迎宾馆的历史也有百年了,说来可笑,还是为了迎接龙族来访特地修建的...

    你先前说的没错,想要让人看得起,靠这些表面功夫有什么用?拳头没人大,一切都是假的!”

    小径的尽头,是一片碧波,中央矗立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看上去,除了规模之外,倒是和海族那个浮城的样式有些相似。

    他们是从侧边走去,远远的便能看见那阶梯式的平台和两边的塔楼式建筑。

    “那是沧海阁,龙族也是水生种族,和海族关系不错,经常在四海帝国那游玩,当时这处迎宾馆中不少建筑都是依水而建,式样也和海族那差不多...”

    “呵呵,为他们,考虑得还真周全...”

    花满天摇头道:“那时龙族势大,别说咱们这了,神圣教廷和德鲁部落之间有个可萨海,两大势力直接将那处划给了龙族,还兴师动众给龙王修建了行宫...

    据说,光是建造,就花费了十年苦功...可龙王一次都没去住过...”

    大朱吾皇冷笑道:“说来说去,都是实力!当年龙王天下无敌,龙族也无人敢惹,据说飞扬跋扈的很,四海帝国那位归须大帝脑袋绿油油都不敢吭声...

    如今他走了,可还见着龙族出来蹦跶了?”

    花满天笑道:“是你家姥爷和你说的吧?其实那倒是道听途说了...归须那老家伙也是有点底牌的,龙王那些子孙还没那么大胆子...

    不过,大姑娘小媳妇的倒确实被糟蹋了不少,但那也是四海帝国有意为之,想要试试能否从中获得点龙族血脉。”

    两人说着话,刚走到水域边,还没来得及绕行过去,空中便有几道身影飞掠而来,那几位太上长老竟然半点都等不及了,一接到消息,没几分钟就赶了过来。

    这迎宾馆中自然是禁止飞行的,不过这几位,就连花满天都指使不动,只能装着没看见。

    “咦,吾皇长老回来了啊?真巧...”

    一个弯腰驼背、满脸皱纹的老头跑在最前面,一落地就乐呵呵的凑了过来。

    “咦,石长老,您怎么来了?难道是事态紧急?”大朱吾皇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问道。

    花满天事后曾告诉过大朱吾皇,当时日照神国来袭,他其实备足了后手的,其中最大的底牌就是这位前前任大长老。

    那位假货出现的时候,真货就在他脚底下呢,可临到结束都没见这老头出手。

    按他的说法,事态不够紧急,无需浪费精力。

    “老子都差点没被人大卸八块好不?事态还不够紧急?最后还是自救的...”

    要不是看在那把草薙剑的份上,大朱吾皇还真不想给他什么好脸色看,不过调侃几句总是少不了的...

    知道这小家伙也就是故意和自己开开玩笑,石中天混不在意,根本不搭茬,拍着干瘪瘪的胸膛嚷道:“紧急不紧急你说了算,等老头子我晋升了开光境,你指哪打哪。

    他眼珠一转:“嗯,我瞧花家这小子也没啥出息,当了那么多年大长老,联盟反而一日不如一日了!

    要不,今日就召开长老院大会,直接把他罢免了得了...吾皇长老,我看你挺合适!

    喂,胡家老头,你说呢?”

    他扭头朝着身后看去,一个留着三缕长须,仙风道骨的老人立马点头应是。

    “你们这就要卸磨杀驴了?”

    花满天哭笑不得,不过这几位老人要真是来这一手,他还真未必扛得住。

    别说别的,那位长须老人便是狐族如今辈分最高的一位,花满天自己看见都得喊祖爷爷。

    开了几句玩笑,一群人走进了沧海阁,没多久,虎王也赶了过来,在他身后,胡虎妞扯着大朱饕餮的耳朵跟在了后头,说是想儿子了,来旁听。

    迎宾馆这可不是什么修炼的好场所,但一群老人连换个地方的时间都不愿意耽搁了,最终还是花满天调动了一大批内卫过来,直接将沧海楼围了起来。

    大厅内,大朱吾皇被一群老人团团围住,开始讲法!

    ......

    对开光期,大朱吾皇的了解就没那么深刻了。

    但是,毕竟对于修仙境界来说,到了开光境也不过是比入门稍进一步而已,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玉剑丹抄)中的描述还是不少的。

    至于能不能领悟,就看这些老人们自身的悟性了。

    甚至,说不定还能从他们身上汲取点经验。

    他整理了一下思路,侃侃而谈。

    “讲述开光境功法前,我先说点题外话,这次回来,发现诸位长老都已是筑基巅峰,要知道,在这功法所在的世界,光是一个筑基期想要修至巅峰,往往就要花费数年苦功!

    晚辈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诸位修行速度如此之快!

    正好这些日子,我一直也在琢磨之前筑基成功率的问题,也算偶有所得!”

    他朝着一众老人环视了一圈,说道:“所谓筑基,其实就是铸造身体基础,主要是肉体的提升,

    新历世界的生灵,一直走的是基因融合的道路,所以,在肉身的开发上,原本就已走在了前头,故此,在筑基境咱们有着独天得厚的优势。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至少在筑基境,新历世界的觉醒者个个都是不世出的天才!”

    说到这,他稍稍停顿了一下,而后加重了语气:“但这并不代表在接下来的境界中,我们依旧能拥有这样的优势!筑基之后是开光,开光即开悟,讲究的是心灵上的修行!

    如果非要比较的话,筑基修身,开光修神,但又不是专指精神力,而是悟性。

    到了筑基巅峰,如果想要晋升开光境,讲究的便是一个悟字...

    在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中,这被称作为灵光一闪便化神,但这灵光却要靠自己去捕捉,这也是从凡人到修仙者之间的真正分水岭...

    首先,先要进入观想之境,捕捉莲台律动的规律,而后从中领悟出属于自己未来的规则之路...如果契合,莲台之中便会出现代表规则的具现投影,就此晋入开光境...”

    大朱吾皇绞尽脑汁,将几个小屁孩那所得到的关于开光境的知识结合了玉剑丹抄,一条条的述说着,这一说,便是几个小时,其中还掺杂着一众老人互相之间的探讨。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领会到什么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些老人明明都是刚刚接触修仙一途,但是有了大朱吾皇给予的那一点提示之后,互相讨论之间,往往都会有出人意表的发现。

    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少,一位位老人都沉默了下去,不少人,直接进入了观想之境。

    “不会吧?别说开光境都这么简单...”

    大朱吾皇眼珠子瞪的滚圆,左张右望看了几眼,此时,唯有自家老妈依旧瞪着眼珠子守在他身旁。

    她毕竟刚晋圣师境,虽然也已筑基成功,但却未至巅峰。

    其他人,都已闭目盘坐,开始尝试突破。

    可能有一位例外,他老爹也在那坐着,不过在打呼...

    时间飞逝,从中午一直到日落时分,一天时间悄然过去。

    其他人也就罢了,大朱饕餮的鼾声越来越响,大朱吾皇被他整的有些哭笑不得,朝自己老妈努了努嘴,想让她把他拽出去得了,省得影响别人感悟突破。

    回头别人问起来,为啥没能晋升?说是被人鼾声给惊着了...

    似乎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母子连心,胡虎妞立马站了起来,瞪着虎眼就伸出了手,可还没挨着,大朱饕餮头顶处,便出现了一圈蒙蒙的彩光,如同星河倒悬,绚丽无比。

    “老妈等等...老爸这...这是要突破了?”

    大朱吾皇差点下巴都掉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