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八十六章:胡安一族
    大朱吾皇这次出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招募人才。

    有了长老院的全力支持,这工作轻松的很。

    接下来几天,整个联盟再次动作了起来,一道道命令自天京发出,朝着四面八方传递了下去。

    原先,对大朱吾皇最上心的,是花满天和虎王,而他们所能代表的,只是虎族和狐族。

    但如今,这些长老都已被折服,十大种族全部囊括在内。

    一时间,无论是天京还是联盟各个角落,一道道传送光门打开,一位位平时从不在地面世界出现的种族精英从内走出,朝着天京城外的堡垒聚集而去。

    而大朱吾皇则一直待在长老院,每天除了数数双值之外,就是接待着一位位收到了花满天消息而从联盟各地赶来的圣师境高手。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彻底知道,联盟究竟有多深厚的底蕴。

    十五天时间,络绎不绝的圣师出现,最终的数量,达到了一百一十三名!

    这其中,还不包括正在日照神国的那几位,他们要等花满天派人去接班之后才能赶回。

    ......

    密室中,两位个子矮小、皮肤黝黑、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老人寒着脸离去。

    花满天将他们送出门口后,有些讶异的转身问道:“吾皇,你这是?”

    大朱吾皇皱着眉头问道:“大长老,这两人什么来头?看那模样,倒像是西非来的...”

    花满天点头道:“你眼光不错...他们还真是西非来的!当年龙王一夜灭国,西非树倒猢狲散,胡安一族迁徙而来,最终加入了联盟。

    他们这一族战力不错,天赋也很诡异,迁徙过来之后,几次开荒都是出了大力的,联盟素来论功行赏,如今,他们也有了一个小型独立空间,所有族人几乎都迁徙了进去。

    他苦笑着说道:“如今,联盟嫡系种族的那些高层,几乎人人都受你大恩,余下的,也就只有这些近些年来迁徙而来的种族了。

    这两位,是胡安一族的老祖,年纪都在八百余岁了,寿元无多,我原本想着你要是把这两人收服了,也就等于把胡安一族都掌握在手了,却没料到你看不上...”

    大朱吾皇目光闪动,轻声笑道:“大长老,我倒不是看不上,是怕人家看不上啊...这两人,我看是养不熟的狼!”

    他心中冷笑不已,老子是有系统的人,眼光雪亮。

    好心好意给你们丹药,竟然就给了一波怨气值,算是羡慕嫉妒恨?

    那要是我再给你们功法,岂不是连宰了我的心都有了?

    这种人能用嘛?

    花满天却有些不明所以,奇道:“怎么会?胡安一族虽然脾气古怪了点,但来了联盟之后也算安分守己...”

    大朱吾皇摇了摇头,竖起手做了个斩落的姿势:“大长老,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两人不能留!”

    他也没法解释原因,总不能说是从系统那看出来的吧?就看花满天是否相信自己了。

    大长老阁下果然没让他失望,略微想了想,根本就没多问什么,直接捏动了文字传讯晶。

    没过多久,便有几位长老匆匆赶来,听他吩咐了几句,转身就走。

    大朱吾皇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对这位大长老真是有些敬服。

    两位圣师境,说杀就杀,毫不拖泥带水。

    花满天也不多提,眯着眼淡淡的笑着,和他闲聊了起来。

    这么多年来,联盟的统治结构其实是松散型的,就算是大长老,也有长老院掣肘。

    在平时,这种结构有助于维护联盟整体的平衡,再加上繁衍战争的效果,能有效的减少内部纷争。

    但是,如今新历世界风起云涌,如果联盟还不求变,前途未必明朗。

    如今山海联盟需要的,是一个具有强硬手腕的领袖,唯有集权一身才能彻底的调动联盟所有的潜力。

    花满天正在为大朱吾皇立威,如今大朱吾皇说出的话、做出的决定,哪怕是错的,他也会维护到底。

    而且,胡安一族毕竟是外来种族,还未真正融入进联盟之中,平时连繁衍战争都不参与,有了独立空间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有点听调不听宣的味道。

    斩了这两位,群龙无首之下,说不定反而能彻底将这个种族掌握在手。

    至于两位长老哪里去了?有的是办法,甚至栽赃到神圣教廷头上也不是做不到,虎王那还留着点天使遗留下的血液呢...

    半小时后,熊族的熊安带着一身纵横交错的伤口,将一堆模糊的血肉摆在了大朱吾皇面前,他身旁几位长老也是人人带伤。

    “这胡安一族这么强?”大朱吾皇朝他们身上的伤势看了看,吃了一惊。

    熊安不在意的抖了抖身子,长长的鬃毛上血液滴落了一地,笑道:“这点伤是小事...

    胡安一族有种极其古怪的天赋,叫做以命换命,发动之后,战力提升十倍...不过结束之后,直接倒毙。

    之前,这两个老家伙,光靠咱们这几个还真惹不起,不过如今筑基之后可不一样了!吾皇长老,还多亏了你啊!”

    “还有这种古怪的天赋?用得好了倒是个神技...”

    大朱吾皇乐呵呵的点了点头,掏出了几瓶丹药塞在了熊安手中,客客气气的说道:“几位长老辛苦了,你们都是联盟的栋梁,日后还要多多仰仗诸位呢!

    这些补灵丹,几位拿去分了吧...以你们现在的境界,三天一颗就好!”

    这位拿出手的每一样都是极品,熊安和几位长老乐的牙花子都呲出来了,开开心心的接过,客气了几句才告辞而去。

    等他们离开,花满天在旁边笑道:“胡安一族发动了以命换命之后,哪怕被大卸八块,身上的血肉都会自爆伤敌,不过这是自杀型的天赋。

    而且胡安一族脾气古怪的很,完全不合群,一点小事就能炸窝,动不动就和人来个同归于尽。

    哪怕他们自己族内,也时不时的会发生点骚乱,经常一死就是一片,所以至今人口都不多。

    这种族天性如此,群居的话,完全就是个不稳定的因素,所以当时联盟才给他们分配了个小型空间,随他们自己折腾去了。

    你如若真想要将他们收为己用,日后也得防着点。”

    “嗯!”大朱吾皇点了点头,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冤枉人了...

    合着这胡安一族天生就是这种鸟德行,看谁都不顺眼啊?天生的怨气值大户?

    至于这脾气,他倒并不担心。

    前几日,蜜儿便已晋升了圣师境,而且也同样服用了筑基丹、天意丹,无论是精神力还是天赋威力都又上了个台阶。

    原先的奴役魂索有个缺陷,每奴役一位,她就必须分散一丝精神力,消耗的大小,和控制对象的等级有关,等级越高,能奴役的数量就越少。

    但是,这次她从天意丹中得到了一种被动天赋,天赋融合。

    如今,奴役魂索和虫海召唤已经融合成了一种崭新的天赋——虫海奴役。

    这是群体**役天赋,单体效果可能未必及得上奴役魂索,只能奴役比她弱小一定等级的对象。

    但是奴役时却不再需要分化精神力,反而是奴役的对象越多,精神力越强。

    以蜜儿的天赋,精神力之强大,远超普通的圣师,哪怕只能奴役比她弱小十倍的对手,这个技能也是神技!

    更何况,随着她奴役对象的增多,精神力还能持续变强,能奴役等级也能越来越高,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这种动不动就拼命,还偏偏看谁都不顺眼的种族,一听就是那种没啥脑子的货,

    似乎,用在他们身上挺合适啊...

    花满天还在旁边介绍着:“胡安一族的独立空间名叫仙磕山,如今被人叫成了死磕空间,固定通道在海城以南千里之处,离天京较远。

    你如果真的有心,我就得安排一下,先得让这两位风光风光,也好让他们死得其所!

    随后还得想办法将空间掌控者的身份打探出来...

    而后...”

    他一条条的说着,一会功夫便已将胡安一族的未来安排的头头是道、滴水不漏。

    ......

    两天后,被派去日照神国的圣师也被替换了回来。

    最终,接近一百二十位圣师之中,只有十一位筑基未成,全部都是主修肉身的种族出身。

    大朱吾皇也见到了不少传说中的人物,譬如,那位石中天石大长老。

    甚至,还有三位年纪比他还大上几十岁的老古董,竟然也都活着,只是寿元将近,状态堪忧。

    但在筑基丹和功法的帮助下,这些人如果能撑到筑基成功,步入开光境,寿元便将再次提升,对他们来说,这无异于再造之恩。

    但是,大朱吾皇心中的疑虑却越来越多。

    在四灵域所在的世界,就算是筑基境,其实也达不到千岁寿元。

    在金丹境之前,每一个境界提升的寿元极其有限,唯有到了金丹境,才会有一次巨大的提升。

    但是,为何在新历世界,到了圣师境便能拥有千年寿元了呢?

    如果以战力来对比的话,圣师境最多比得上筑基前期三阶而已,但以寿元相比,却堪比金丹了...

    这实在和常理不合!

    当年那个异界大战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按时间来推算的话,自己原先所在的世界,应该是在异界大战无数年之后才重新发展起来的文明,是否在这之前,还曾有其他文明存在?

    有时候,他都有一种令他自己都毛骨悚然的想法。

    这背后,似乎有一张看不见的大手在主导着,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抑或是可能存在于遥远过去的其他文明,其实都是某种试验品。

    如果未能达到那张大手所期待的目标,便会被抹去,随之灭亡...

    也正是在那张大手的主导下,新历世界的发展,走上了和原先迥然不同的道路,基因融合之路。

    可能正是因为基因融合的缘故,新历世界的生命才会有着这么惊人的资质和超长的寿元。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张大手,绝对不会是来自四灵域所在的世界。

    否则的话,四灵域那的生命为何没有这样的变化?

    这么一推算,最大的可能便是传说中的异魔了。

    郝英骐他们几个的阅历实在太少,对当年的异界大战所知寥寥,但有一点倒是毋庸置疑的。

    无论在任何记载中,当年异界大战的结局都是一致的——异魔最终失败,葬仙地被封印,流放在了宇宙蛮荒之地。

    至于异魔究竟是什么?直到郝英骐他们被选中,出发之前,方才得到了一些并不详尽的讯息和描述。

    “无形无色,可依托万物而存,可点化顽石,令金铁成精...

    按照那些讯息来看,倒是有点像前世听说过的硅基生命...

    或者说是某种具有自我智慧的程序?

    譬如说,前世曾经有个机器人的电影...里面就有种什么火,碰一下那些机械就会活过来...就和这描述很相似啊...”

    在从长老院赶去传送通道入口的路上,大朱吾皇还是在不停的琢磨着。

    “如果这么说,系统也可能就是异魔?那它找上我又是什么目的?”

    正在马车上发愣,身旁,李东烈提醒道:“吾皇长老,到了!”

    根据他的要求,半个多月时间,联盟再次组织起了百万觉醒者,如今都已聚集完毕。

    这次,就连各自的独立空间都动员了起来,这百万觉醒者中,光是精英境就占到了三成。

    而且,在联盟总部不遗余力的洗脑式宣传下,大朱吾皇的形象日益拔高。

    那些花团锦簇的文章也就算了,花满天也不知从哪找的人,还特地拍了一套日照神国来袭、大朱吾皇挺身而出、力挽狂澜,最终拯救千万民众的留影,每天在天京各地滚动播放。

    在留影的最后还配上了瀛洲开荒幸存者的亲身述说,无论是表情还是语言抑或是那种激动崇敬的眼神都极其到位...

    这完全就是举全国之力来为一人造势了,这批觉醒者还没进去,每天便有滚滚崇拜值奉上,等到了瀛洲空间,至少有一半立马能提供能量度。

    “不管怎么样,走一步看一步吧!什么都是假的,唯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才是真的!”

    朝窗外看去,远处的堡垒已经清晰可见,堡垒之外的广场上,有无数人影正整整齐齐的列队等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