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八十五章:一群怪胎
    在新历世界,什么最重要?

    实力!

    无论是大小势力、种族,还是个人,都是如此!

    如今,大朱吾皇竟然主动提出要帮忙提升实力...

    顿时,在场的长老们个个双眼放光,那眼神炽烈的,差点没把大朱吾皇给融化了。

    虎王在旁边撸须微笑,一副你们都没见过世面的神情,得意洋洋之极。

    就差没大吼一声‘这是老子的外孙’了!

    胡虎妞却是有点心疼,拉了拉大朱吾皇的衣角,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宝贝儿,你大方归大方,可也别浪费啊...

    这些老家伙胡子都一把了,好多百把年前就是圣师境,到现在也就这样,这辈子估计也就到顶了...有好东西,别浪费在他们身上啊...”

    她那嗓门,压的再低又有啥用,一群长老听着脸一阵红一阵白,要不是看在她好歹是大朱吾皇老娘的份上,估计掐脖子捂嘴、让她赶紧滚蛋的心都有。

    大朱吾皇倒是若无其事,笑吟吟的拍了拍她手背,也同样‘放低了声音’说道:“老妈,可不能这么说!这些长老都是为了联盟流过汗也流过血的功臣,个个都是联盟的顶梁柱!

    候云天长老,四十五年前王屋空间开荒,最后关头,他一人杀入荒兽巢穴,厮杀了两天一夜,最终开荒成功!

    二十一年前,东陵昆灾,李东烈长老独战两名战王级昆族,虽然最终不敌,但没有他,东陵大大小小三十一个种族得死多少人?

    熊安长老,前些年德鲁部落三个部族来犯,是他,率着熊族数千壮士,厮杀千里,御敌于国门之外!

    还有...”

    他一个个长老夸过来,而且件件都是他们生平最得意之事,真正是挠到了痒处。

    那些长老装着没听见,不过心中却是畅快之极,耳朵竖起,老脸微红,只盼他再多说几句才好。

    虎王和花满天笑眯眯的站在旁边也不说话,唯有相树眼巴巴的朝大朱吾皇看着,直到他住嘴都没听到自己的名字,幽怨的很。

    既然自家儿子拿定了主意,胡虎妞自然也无话可说,一群人直接下山,一会功夫便到了长老院最隐秘的密室中。

    “这是觉醒神丹,先前曾给过大长老几份,诸位长老一人一颗!”

    “这是筑基丹,也同样如此,不过,这次共有三种,依次服用,最好等药力完全吸收之后才服用下一颗!”

    几次试验之后,他已经确定,洗髓丹和筑基丹基本上是一种东西,只是称谓不同而已。

    如今,既然准备要让身边人修炼功法,用筑基丹来称呼更为妥当些。

    将丹药分发下去之后,大朱吾皇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最关键的,倒不是这些丹药,而是...我在瀛洲空间得到的功法!”

    之前分发丹药的时候,这些长老人人都给足了崇拜值,可见还是值得信任的,最终大朱吾皇还是决定试试让他们筑基。

    能修炼到圣师境的,资质自然不用怀疑,而且这些人原本基因融合程度和精神力都远超他人,大朱吾皇也很想知道,如若他们筑基成功,究竟战力会有怎样的跃升。

    会不会从中找到突破至登仙境的契机?或者说,直接推翻新历世界的等级体系!

    全场寂静,就连花满天和虎王都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功法?”

    “他说的是功法?”

    “史前传说中的功法?”

    “我是不是听错了?”

    “是太兴奋了,出现了幻听嘛?”

    “......”

    半晌,虎王率先回过神来,颤着声音问道:“吾皇,你说的是...功法?那种传说中的功法?”

    “嗯!”大朱吾皇微笑着点了点头:“这功法名字叫做‘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之前,瀛洲空间所发生的一切,我也已和姥爷还有大长老说过,这功法便是来自于那个世界,是我从那些人身上得到的!

    我已在瀛洲空间内试过,大长老,你家魅儿如今已经筑基成功,说明,这功法是可以修习的!

    他顿了顿,朝着诸人扫视了一遍,这才沉声说道:“我怀疑,当年龙王便是得到了功法,方才有了突破至登仙境的契机。

    这境界,原本应该是不存在的,龙王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

    这下,就连虎王都愣住了。

    密室之中,唯有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那可是登仙境啊,新历世界发展了这么多年,能突破到这个境界的,唯有龙王一个,那不仅仅只是一个境界而已,更代表了战力、寿元、肉身、精神,全方位的提升。

    这些长老,年纪最大的已经七百余岁,除了相树之外,最年轻的也已四五百岁,就算按圣师境最长的寿元来算,也都已过半。

    而联盟之中,甚至还有几位已然即将寿元耗尽的老古董在,譬如,那位曾被人冒充过的石中天。

    如今,大朱吾皇竟然说,找到了突破至登仙境的契机?

    这功法,比那些丹药更要珍贵无数倍!

    花满天深吸了口气,强自将激动的心情按捺了下去,只是声音还是有那么一丝的颤抖:“吾皇,如若这功法真的能帮助我们突破至登仙境,你便是整个联盟最大的功臣!”

    他环顾四周,语气坚定的说道:“之前,我便允诺过,日后,联盟大长老的位置定然是你的...

    所以,如今我还真没什么东西可以拿出来与你交换,咱们这些老家伙,有的,只有这条老命了。

    我代表联盟所有受惠与你的觉醒者承诺,无论成功或者失败,也无论日后能突破至何种境界,这些人将永远是你最忠实的后盾!”

    大朱吾皇朝着长老们鞠躬致意:“我出身自联盟,自然一切以联盟为重,献出功法原本也是应有之义...

    但如今新历世界内忧外患,我在瀛洲空间内又确实偶有所得,正需要诸位长老竭力相助,也不矫情什么了!”

    ......

    这些长老,无论是精神力还是原本的肉体强度都比花魅儿他们强了太多。

    几个小时之后,所有长老全部醒来。

    就连虎王,也让花满天帮忙检查了一下身体,确认已经彻底康复之后,加入了嗑药的队伍。

    第一颗筑基丹,人人都在四个小时以上,十几位长老中,倒有一半完美通过。

    这其实原本就在大朱吾皇意料之中。

    在自己爹妈完美筑基之后,他便考虑过这个问题。

    其实,原本光用时间来判断筑基效果就是不公平的。

    这些长老活了那么多年,经历过的战斗都以百计数,对痛苦的忍耐力远在普通人之上,第一次筑基有这样的成绩毫不奇怪。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资质就真的是花魅儿他们几倍,究竟如何,还得等莲台盛开后才能知晓。

    大朱吾皇在那几个小屁孩梦境之中琢磨的最多的,便是筑基的知识,如今已经称得上是专家了。

    人出生时,体内自带先天之气,而随着年龄增长,先天之气也会日渐消散,唯有成功筑基之后,才能将其引入莲心之中,帮助莲台成长。

    其实,在四灵域,一直有种说法,所谓的资质,很大一部分,便是看这先天之气的多寡。

    所以,筑基自然是年纪越小越好。

    如果两人资质相同,但一个十岁筑基,一个三十才有机会筑基,后一位不仅仅莲台的品质会下降,也代表着日后的境界提升会越来越难。

    这一条,乃是四灵域通过了无数年的实践所验证过的。

    ......

    他并未让长老们将三颗筑基丹全部服用,而是服用了一颗之后便开始传授功法,

    三天之后,所有长老全部筑基成功,没有任何一个人倒在破妄觅真这一步,这比例比之前在瀛洲空间内的那十五位还要夸张。

    象花满天这样的精神系圣师,更是瞬间便已大功告成。

    而且,最令大朱吾皇惊喜的是,每一个人,都跳过了筑基境前阶三品。

    在四灵域的世界,境界划分要比新历世界严谨细密的多。

    每一个境界都分前中后三阶,每阶三品,共有九品。

    在筑基境,是以莲子的发育划分。

    这些长老中,最差的也已进入了中阶三品,莲台初开。

    而花满天、虎王等几位圣师境巅峰的高手,甚至已然进入了后期三阶,莲台几乎都快全部盛开了。

    一群长老们端坐四周,一个个都在那细细感悟着身体的变化。

    花满天和虎王对视了一眼,欢笑了起来!

    “姥爷,大长老,修炼了功法到底有没有希望突破登仙境?”

    大朱吾皇倒是好奇的很,拽着两人打听了起来。

    花满天脸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肯定有!元气经过莲台转化之后,便成了灵力,在量上,并没有增长,但这是一个去芜存菁的过程,在质上,却不可同日而语!

    用灵力来使用天赋异能,威力何止翻了一倍...我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你之前的说法,所谓的登仙境,只不过是龙王拿出来蒙蔽世人的托辞,他应该也是修仙者!”

    虎王在旁边叹着气:“这么说来,咱们一直以来走的道路都是错的?基因融合还有什么用?”

    大朱吾皇静静的想了想,说道:“姥爷,未必没用...据我所知,在那个世界,所谓的天赋异能只存在于极少部分人身上,而在新历世界呢?只要觉醒就能拥有...”

    虎王讶道:“是么?”

    大朱吾皇点了点头:“在那个世界,修仙者用的是术法,根据莲台的不同,选择适合其发挥的术法...而天赋异能,则是某些妖孽之辈,或者神兽才能拥有的东西...

    如果按这么来看,新历世界,只要能觉醒的,人人都是天才!这可能就是这么多年来,基因不断融合进步的功效!

    当然了,天赋异能和术法相比,也互有优劣,譬如那些五行属性的天赋异能,也未必就有五行术法威力更大...不过,有许多天赋异能还是极其有用的,甚至都未曾在那个世界出现过...”

    虎王沉吟道:“这么说来,倒是和神圣教廷走的路子有些相像...术法、法术...”

    大朱吾皇点头道:“确实有些相似!其实根据我的理解,术法和天赋异能最大的区别并不在于威力上,而是使用方式。

    天赋异能是动用体内的元气、如今你们是灵力来施展的,只有到了圣师境,才能在此之外,借助天地之力增强威力...而术法从一开始便是如此,哪怕你刚刚筑基,就能做到这一点了!

    但是,相比之下,天赋异能的施法速度更快,同样灵力情况下,威力也更大,而且就像先前所说,有些天赋异能所产生的效果,是术法无法做到的,两者之间互有利弊。

    而如今你们筑基成功之后,等于是将两者兼容,甚至可以相辅相成,自然要比纯粹的修仙者更强!”

    在之前,大朱吾皇便已传授了一些最简易的术法给他们,花满天在旁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伸指一点,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便摇曳而出,在空中盘绕了一圈之后,‘轰’的一声,将密室一角的青石地面炸了一个尺许大小的浅坑。

    “大长老,你是怎么做到的?”大朱吾皇吃惊不已。

    倒不是说威力,随随便便一个精英境的觉醒者,用天赋异能造成的破坏都比这个小火球要大。

    关键是,它会拐弯啊...

    在那些小屁孩的梦境之中,火球术素来都是直来直去的,啥时候见过会拐弯的火球?

    花满天呵呵笑道:“不是你教我的嘛?将天赋异能和术法结合,我原本就有精神控物天赋,直接将精神力,不,现在应该叫神识,灌注在火球之上,便能做到了...”

    “哈哈,我也行!”一旁,虎王起身,一捏法咒,朝着某个空处咆哮了一声,空气顿时扭曲了起来,狂风四起,而后聚成一团,化作了透明的虎形气浪,猛然扑出。

    这次,比花满天那一下威力更大,前方,密室的墙壁都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陷。

    大朱吾皇彻底无语,他自然能看得出,虎王用的乃是最简单的狂风术,只是和他的虎啸天赋结合起来之后,这威力大了许多倍。

    要知道,这个密室四周的墙壁可是合金所制,无论是狂风术还是虎啸天赋,原本都不可能造成这种效果...

    大朱吾皇忽然有种感觉,自己似乎培养出了一群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