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八十四章:覆灭
    天使之舟上,一片凄凄冷冷。

    倒不是高空寒气的缘故,毕竟那个巨大的孔洞,如今已由天使大人用圣光屏障遮住,寒气根本难以侵袭进来。

    况且,如今那数百名大师境、精英境已然全军覆没,剩下的这些人,至少都是宗师,哪里还会感受到肉身的寒冷?

    是心冷!

    来时意气风发,三位天使大人带队、教皇亲临,还有五位圣师几十名宗师,这样的阵容,却差点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山海联盟最后的攻击,竟然强悍到那种地步,就连天使大人的神躯都被撕裂,至今都未能复原。

    一片寂静中,那些幸存者在恐惧之外又觉得有些侥幸。

    “...如果那样的攻击再来几下,这里还有几个人活得下来?”

    “天使大人都身受重创,哪怕是教皇的绝对领域估计也挡不住吧?”

    “还有之前的巨笋,三位天使大人都拿之不下,这山海联盟到底还隐藏着多少这样的底牌?”

    “......”

    而在前方和舟首之间隔出的一个独立舱室内,教皇神色凝重的站在三位天使身旁,手中的神圣王杖已到了其中一位手中,散发着一道道浓厚如实质的圣光。

    那位身受重创的天使盘坐在正中,被那圣光包围着。

    他的身体非常古怪,被撕裂处的伤口处,就连血肉都是乳白色的,带着一种玉色的光泽。

    此时,伤口处的血肉吸收了圣光之后,正在蠕动着慢慢重生。

    教皇默不作声,另外两位天使则在用一种连他都听不懂的语言交谈着。

    他们的名字极为古怪,光是姓氏就有十几个音节,不过,在最后则带着一个数字,平时都以此来代称。

    “刚才我们遇到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异魔之力!真可怕!”

    “不,如果真的是异魔,我们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那应该是异魔遗留下的某种武器,被那些蝼蚁发现,并掌握了!”

    “就算只是异魔的武器,也不是我们可以抗衡的,我们的两翼之躯抵御不住这样的力量。四十四,我们必须马上向乌菲尔大人汇报!彻底铲除这个异端势力!”

    “只可惜次元通道太不稳定,我们无法真身降临,否则的话...”

    “那也是我们自己的实力不够,否则的话,乌菲尔大人为何能凝聚出四翼之躯?”

    “呵呵,大人乃是乌列天使长的近侍,岂是我们可以相提并论的?”

    “嗯,这柄权杖还算不错,四十五的天使之躯应该可以恢复,否则的话,这家伙也只能回归主的怀抱了...”

    “等乌菲尔大人来了,一定要将这些异教徒斩尽杀绝,否则无法洗刷我们受到的屈辱!”

    “那是当然!玷污吾主荣耀者必将遭到净化!”

    两人叽里咕噜的说着话,教皇低垂着脑袋站在旁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视线,但脸皮却还是在不住的微微抽搐着。

    神圣王杖顶端镶嵌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乳白色宝石,此时,上面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痕...

    这颗宝石中的能量,神圣教廷花费了千年时光方才蓄积起来,哪怕连续释放百次绝对领域也消耗不完,结果,只是给天使大人修复一下伤势,就要告罄,连宝石都快毁灭了...

    而且这些家伙一出现,就完全剥夺了教廷高层的权柄,如今的神圣教廷已经被他们完全掌控,他身为教皇,其实如今也不过是条走狗而已,哪有之前的风光。

    先前,这些来时信心满满、号称无敌的家伙又被山海联盟搞的那么狼狈,贝松忽然觉得,自己的信仰正在崩塌...

    他们自称是主的使者,自然也就代表了主的意志,如今,他们失败了,岂不是代表主也并非无所不能?

    他正在那胡思乱想,忽然间,前方的驾驶舱室内,传来了一声尖叫,一片炫目的红光闪起...

    没有任何别的预兆,就连那三位天使都未曾反应过来,天使之舟便被一团无边无际的火海吞噬了进去。

    这火焰温度高的可怕,天使之舟外面的圣光护罩只是瞬间便被焚灭,甚至,就连圣光都成了其燃烧的助力...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响起,但只是刹那便又销声匿迹,片刻之后,火海消失,原本天使之舟所在之处已然空无一物...

    ......

    天京城外千里之处,一片火红的晚霞将天空染成了血色,但古怪的是,这红霞并未维持太久,太阳尚未落山,便又消失无踪。

    一座高山之巅,凤青桐站在一块狼牙般凸起的巨石之上,把玩着手中三枚晶莹剔透的乳白色珠子,淡淡问道:“金赤,怎么看?”

    他身旁,那位黑肤青年朝着那三枚珠子扫了一眼,有些不确定的说道:“统领,这些家伙,不像是来自四灵域,甚至都未必来自东神州!难道说,其他神州的次元通道也打开了?”

    凤青桐轻笑了一声:“你啊,真该多读点书,神州奇异录中便有记载,西神州处有异族,金发碧眼,善惑心之术,自封神灵之位...”

    “嘶,西神州...据说在四灵域往西亿万里,连那都有人来了?”

    “嗯,其实君上也早有所料,各大神州和葬仙地之间皆有次元通道连接,数量成千上万,不过九成九都毁于当年异界之战。

    但既然四灵域处有次元通道留存了下来,其他地方偶尔打开几个也属正常,无需大惊小怪!”

    他将手中的珠子抛动了几下,笑道:“这些家伙通过次元通道的方式似乎和我们不同,并不是肉身降临,而是用某种稀奇古怪的方式传送了魂印过来,到了葬仙地,再用秘法重组身躯...

    可见,他们那个次元通道的情况,估计比我们凤凰域这个更为恶劣,肉身、法宝都无法度过,光凭方才那点实力,就连几张天火符都冲不破,不足为患!”

    金赤点了点头:“有统领在,自然无忧!”

    两人身旁,还站着三位青年,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有些犹疑的问道:“青桐哥,方才既然已经看见了那个家伙,我们为何不直接将他带走?区区蝼蚁,难道还怕他反抗不成?”

    凤青桐朝他看了看,摇头道:“蝼蚁?凤青山,你炼体炼傻了吧?智力什么时候能有点长进...

    他如果真是什么区区蝼蚁,君上会耗神耗力将我们送来此处?会下死令,一定要我们保住他性命?”

    “炼体怎么了,我这是德智体全面发展!”

    凤青山偷偷嘀咕了一句,伸出粗大的手指挠了挠脑袋,皱着眉头想了半晌才道:“难道说,这家伙是那位的血脉?也就是说,他是君上的...”

    “闭嘴!”话刚说到一半,凤青桐已经飞起一脚,直接把他踹飞。

    凤青山惨叫了一声,一头栽了下去,半天才手足并用的又爬了上来,嘴里嚷嚷着:“又踹我...别看你是我哥!要不是我霸体还没大成,暂时灵力凝固,我非得揍你不可!”

    “那种话你都敢说?你想死别连累我们!”

    凤青桐瞪着他警告道:“以那位的身份,怎么可能在这种蛮荒之地留下什么血脉?如今咱们这都是自己人也就罢了,你这话,如若在凤凰域,被人听到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祸!”

    凤青山还是很不服气的样子,嘟哝道:“抄家灭族...凤族凰族一家,君上抄自己家嘛...”

    凤青桐拿他是真没辙,索性自己解释道:“这家伙肯定有什么来头,或者说是与众不同之处,当年那位回归之时走的是瀛洲洞天的次元通道,当时这家伙也在其中...

    指不定那位发现了什么,故此才禀告了君上,要求我们必须护佑其周全,带他回去!”

    他瞪着凤青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那位和君上都看重的人物,等到了凤凰域,定然前途无量,到时我们见着估计都得行礼,你竟然说人家是蝼蚁?还要直接把人抓走?

    你这是嫌命太长?还是族里分配给你的资源太多?准备惹怒了君上和那位之后,自请调去开荒?

    反正我先前也说过了,凤青山,你胡说八道不要紧,别连累我们!”

    “青桐哥,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谁知道那小子那么重要啊...”

    凤青山讪讪的笑着,忽然又来了主意,眼珠一转,问道:“既然这样,那咱们要不要先去讨个好,给他留点好印象...”

    凤青桐摇了摇头:“凡事不可过度,顺其自然便是!想办法先接触吧...关键是绝不能让他出事,否则,咱们这些人,这辈子就别回去了,能够老死在此就算幸运了...”

    他转身朝着身后看了看,吩咐道:“青涟在东凰洞天闭关,如今我们就五个人,那小子身边随时随地至少留两位,我得到处看看。

    至少得搞清这次到底有多少次元通道开启,也好随机应变。

    凤青山,你修炼的是霸体功法,当肉盾最为合适,你算一个...

    金赤,你心细,你也跟着,有事以神念符联络,如若在洞天之内无法联系,那么凡事以你为主!”

    “明明我才是智慧无双的那个,金赤怎么能和我比?凭什么以他为主?”凤青山大为不满,嚷嚷了起来。

    凤青桐就当他不存在,给另外两位也安排好了任务,一众人腾身而起,足下皆有剑光闪动,片刻便失去了踪影。

    ......

    联盟总部,大朱吾皇看了半天都没认出从光门之中走出来的这位到底是谁?

    身无寸缕,全身焦黑,关键部位还是用类似芭蕉叶的东西挡着,那大圆脸似曾相识,有点像是自己那便宜岳父,不过那体型可不对,苗条的很。

    “人呢!特娘的,那小白脸死哪去!”

    那怪人一出现,先四处张望了一下,而后飞掠到了众人面前,红着双眼、大声吼着。

    花满天和虎王愣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

    虎王摇头笑道:“小兔崽子,你这算是减肥成功,来找恩人了?”

    “放...”相树的大圆脸抖了抖,刚想骂娘,看到说话的是虎王,硬生生又憋了回去,郁闷无比的说道:“老子好几年才攒起这一身能量,眼看着就要突破到圣师后期,结果被那个小白脸活活都烧干净了!怎么能忍?

    那些王八蛋跑了是吧?行,我特么去欧罗巴,不杀他们个血流成河这事绝不算完!”

    说着话,相树抖了抖身子,发现原先那弹性十足的肉波都没了,更是恼怒,一跺脚就准备闪人。

    从山海联盟到欧罗巴虽远,但以他的脚头,就算不能长期飞行,十天半个月也能赶到了。

    虎王眼疾手快,相树刚窜起来,就被他一把就拉住了脚脖,直接往下一拽。

    “又是哪个王...哦,院长大人,您恢复了?”

    相树只觉得脚下忽然传来了一股连他都抵御不住的巨力,硬生生的被拖了回来,差点没来个倒栽葱,等站稳当了一看,顿时吃惊不小。

    虎王早已松开了手,撸着横须笑道:“就算没恢复,难道就治不了你小子了?得了,别冲动!如今欧罗巴那水深的很...你小子刚吃过苦头,难道还赶着去找死?”

    花满天也在旁边劝说道:“虎王说得不错,方才那种角色,这次至少来了几十位,你单枪匹马闯过去,估计是讨不了好的!”

    相树方才也只是急怒攻心,被两人一劝,立马就清醒了过来,讪讪的站在那,尴尬的很。

    这么多长老在场,结果就他一个人吃了大亏,面子自然有点挂不住。

    幸好大朱吾皇及时开口,朝着众长老轻轻一拜,肃容说道:“神圣教廷竟然都欺上门了,这事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过那些长翅膀的鸟人倒确实挺厉害,大长老,如果没有仙竹阵,您觉得咱们挡得住嘛?”

    花满天沉吟了会,点了点头:“这三个,战力应该超过了圣师巅峰,联手之后,应该已经接近登仙境。

    但如果就他们三人,就算再加上教廷原本那些圣师,只要在天京界内,问题不大...但出了天京,就不好说了,最多五五开!”

    “我艹,看来联盟还藏着啥底牌啊?”

    大朱吾皇倒是真的吃了一惊,花满天身为联盟大长老说话自然是靠谱的,甚至可能还打了点富裕。

    不过潜山空间发展了那么多年,指不定发展出了什么高科技的玩意,也算正常。

    但如果不是潜山空间的缘故,那就有点可怕了。

    他想了想,又问道:“上次的留影中,鸟人可不止三人,虽然不完全,但光看见的部分就有二三十名了,如果都来呢?”

    花满天苦笑道:“别说全来了,哪怕只来一半,以联盟如今的实力,绝对抵挡不住!除非...除非玉石俱焚!”

    “玉石俱焚嘛...”大朱吾皇目光闪动,沉默了会,说道:“各位都是我长辈,我也不能藏私...我再提供一批丹药,应该有助于诸位长老提升点实力,以解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