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八十一章:盛气凌人
    对自家外孙拿出来的丹药,其实虎王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虽然从洗髓丹和天意丹便能看得出来,小家伙出手的东西,几乎每一样都是闻所未闻的神药,如果放在刚受伤的时候,还真有可能治愈他。

    但,如今为时已晚。

    当年联盟曾经重金邀请了全世界的专家、大师前来帮虎王会诊,但最终都束手无策,还是靠着苏泊保温壶才堪堪坚持了下来。

    但是,这也是治标不治本,只能维持住他的生机,而无法真正的驱除。

    这么多年下来,这毒素已经沁入内脏深处,和内脏都融为了一体,除非剜心挖肺,否则根本无法拔除。

    但是圣师境的肉身再强,内脏都没了,一样死翘翘,也只能这么不死不活的拖着。

    这种情况下,大朱吾皇拿出来的丹药再强,估计也无济于事。

    但这毕竟是外孙一片孝心,他自然也不会拂逆,反而一副对大朱吾皇信心十足的样子,乐呵呵的服下了丹药。

    洗尘丹只有米粒大小,色泽乌青,辛辣无比,一入口,便如同一条火线一般钻入了虎王体内。

    下一刻,虎王那高大干枯的身躯猛然一颤,平放与膝的手背青筋暴突,猛然一勾,竟然将大腿都抓出了五个深深的孔洞,而额头,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那汗水,竟然是黑色的...

    大朱吾皇紧张的在旁边看着,胡虎妞虽然看似混不在意,但双拳早已攥紧。

    虎王的身体情况,她也清楚,看似硬朗,其实早已外强中干。

    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就算自家儿子这丹药确实对症,但如果药性太猛的话,他也未必熬得过去。

    一声悠长的虎啸响起,那半米来厚的合金墙壁似乎都和其发生了共鸣,整个空间都在嗡嗡作响。

    长啸声中,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虎王全身的衣裳都已被那黑色的汗水浸透,原本就干瘪的身躯看上去更消瘦了许多,再下去,都快成骷髅了。

    身旁,自家老妈的呼吸都沉重了许多,大朱吾皇也是越来越紧张.

    他也没想到这洗尘丹的药力这么霸道,不就是解毒嘛?怎么这反应比洗髓丹还要强烈?

    但如今怎么办?

    看这样子,就算毒性能解除,但再下去估计虎王的身体会先垮掉。

    大朱吾皇眼睛眯着,脑子急速的转动了起来。

    他手中大部分都是补灵丹,但治疗类的丹药倒还是有几种,但这时候还真不敢乱用了。

    补灵丹药性最为温和,但补的是灵气,此时,虎王明显是肉体亏空的厉害,光补灵气也没什么用。

    他将那些丹药的说明翻来覆去回忆了几遍,发现,四灵域那似乎对肉身并不是太看重,除了一开始的筑基丹之外,还真没什么专门补益肉身的药物。

    治疗伤痛的倒是有,不过光止血续断疗伤也不对症啊。

    看着虎王越发虚弱的样子,他越来越紧张,双拳紧攥,指尖都掐破了掌心,指缝中有殷红的鲜血流出。

    忽然间,他灵光一闪。

    在瀛洲空间中,他曾服用了凰思仙的龙神丸。

    虽然表面上,药性几乎都已被蜜儿和自己吸收完了,不过听说这种神药可是能铸就圣师的,不可能全部消化干净,在血液中肯定还残存了些。

    如今,他的肉身自愈能力甚至在宗师境之上,估计就是龙神丸的功效。

    要不试试?

    想到就做,他直接伸手一划,手腕上便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痕,鲜血刚刚飚出,便将那伤口凑到了虎王嘴边。

    此时,虎王已经有些神志不清,长啸一顿,下意识的蠕动着喉咙,大口吞咽着。

    胡虎妞一愣,欲言又止,索性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她平时一口一个死老头,但毕竟骨肉情深,其实心里依旧对虎王着紧的很。

    一个是老父,一个是儿子,又怎么取舍?

    不过儿子年轻力壮,舍点鲜血至少生命无忧,只是多看了实在心疼...

    可能真是龙神丸的功效,大朱吾皇的鲜血果然有奇效,几口下肚,虎王原本已经灰败的肤色便有了点光泽,汗水越流越多,但身体也不再继续消瘦下去了。

    大朱吾皇的身体自愈能力实在太强,割开的伤口,不到一分钟便又收拢,一次次的割开,十分钟不到,他至少流掉了三分之一的血液,身子骨再强,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幸好,虎王的情况已经渐渐稳定,又喂食了几口,大朱吾皇才停了下来。

    一下子流失了近半的血液,他面色苍白,眩晕不已,连忙坐下调息了起来。

    他一停,一旁,大朱饕餮也挪了过来,学着他的样子,割开了手腕,凑了上去。

    “老爹,你...”

    大朱吾皇刚想出声阻止,身旁胡虎妞睁开眼,一把将他拉住:“让他去,这死鬼天天吃了睡睡了吃,别的不多,血有的是,不够了,让他割个几百斤肉下来也没事!”

    “老爹这体型,流个半缸血都没事,可我喂姥爷是因为龙神丸,他的血有啥用啊...管饱?”

    大朱吾皇哭笑不得,但下一刻,却有点傻眼。

    吸食了几口大朱饕餮的血液,虎王那干瘪的身躯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丰满了起来,几分钟之后,已然恢复到了未曾服用洗尘丹前的模样,而且还在不断的恢复中。

    十来分钟后,虎王整个人脱胎换骨,血肉丰盈,肤色红润,大朱饕餮这才收手,在旁边找了个角落一靠,眯着眼睛叹了口气:“消耗太多,我睡会养养精...”

    神字还没说完,便已鼾声大作。

    “老妈,老爹他简直就是个人形天材地宝啊...”大朱吾皇目瞪口呆,觉得世界观有点被颠覆。

    要知道,如若没有毒素纠缠,虎王可是圣师境,大朱吾皇舍去了一半的血液,也不过帮他缓解了一下身体的衰败而已,借助的,估计还是龙神丸那残存的药性。

    但如今呢?大朱饕餮直接将他的肉身恢复到了几乎全盛的状态,他的血液中该蕴含着多么恐怖的能量?

    胡虎妞大大咧咧的挥了挥手:“鬼知道他怎么回事...嗯,你家姥爷应该没事了...”

    两人身前,虎王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眼中神光湛湛,原先那若有若无的一丝死气已然不翼而飞,整个人虎威凌然,气足神完。

    在这一瞬间,他散发出来的气势磅礴浩荡,锋锐异常,让大朱吾皇都忍不住倒退了一步,胡虎妞一直守在他身旁,连忙将他扶住。

    “哈哈哈哈,真没想到,我胡虎宗还有这一天!多亏有个好孙子!”

    虎王连忙收敛了气势,起身大笑了起来。

    纠缠了百余年的毒素一扫而空,浑身上下一片轻松,原本被毒素凝固无法正常运行的元气也滚滚而动,他怎能不喜?

    要知道,他如今也不过五百余岁,如若按圣师境的寿元,只不过是中年而已,如今沉疴一去,还有半辈子可活呢!

    胡虎妞搂着大朱吾皇心疼不已,嚷嚷道:“老头子,你吓唬谁呢?这次我家宝贝可亏大了啊...你瞧这小脸白的,都没血色了!”

    虎王大笑着摇了摇头:“虎妞,都说了,老头子只要有的,都是他的...还要怎样?

    嗯,这样,我手头还有个独立空间,回头也转给他就是了,那空间和瀛洲比不了,也没什么矿藏,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药材还是培育了不少的...”

    胡虎妞这才满意,皱着鼻子说道:“得了,快去洗个澡吧,臭死了!”

    虎王回过神来,朝着身上看了看,立马跳了起来:“这些可都是宝贝...我先去收拾一下!”

    他匆匆而去,没过多久便又奔了回来,已经换了一身衣裳,手上拿着一个水晶小盒,叹息不已:“这玩意折磨了我那么多年,可不能这么轻松就放过它了...”

    至于大朱吾皇究竟给他服用的是什么丹药,他也没多问,孝意心领就是,日后总有回报。

    要知道,这百余年他重疴缠身,一直沉浸在研究之中,虽然最终也没能找到办法,但却也并非没有收获。

    如今,对基因、肉身、天赋异能的了解,整个新历世界都无人能出其右,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力更是到了一种知微的程度。

    虎王当年便已是圣师后期接近巅峰,如今虽然重病初愈,但底子依旧在那,只要有充足的资源,很快便能恢复至鼎盛状态。

    到那时,在圣师境这个层面上,他几乎无敌,甚至,也是最有希望突破圣师,晋升登仙的首选。

    大朱饕餮还在角落,鼾声不停,虎王朝他看了看,摇头叹道:“这家伙就是太懒...不过这次也多亏了他了...”

    方才两人舍血救他,到了后来,虎王的意识已经恢复,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朱吾皇被自家老妈结结实实的搂着,面色苍白,不过精神却已恢复了不少,闻言问道:“姥爷,我老爹他早就是圣师境了?”

    虎王笑道:“这小子要是没点能耐,当年我怎么可能答应他和虎妞的婚事?”

    大朱吾皇好奇不已:“就凭咱们大朱族,还能培养出圣师境?”

    “呵呵,那自然不可能,不过各有各的机缘,也无需多想就是了...”

    虎王洒脱的很。

    联盟在这方面是有约定俗成的规矩的,当年他自己不也是得到了某种奇遇,这才能成就圣师,最终坐上了大长老的位置?族内的那些长辈也没多问。

    聊了几句,大朱吾皇刚想再拿点丹药给自己这几位至亲,虎王轻轻的‘咦’了一声,掏出了一块文字传讯晶,看了几眼,眉头一皱:“神圣教廷来干嘛?”

    大朱吾皇心头一跳,连忙问道:“那些长翅膀的鸟人来了没?”

    “来了三位,天使之舟也来了...阵势不小,如今正在联盟总部,你在这陪你老爹休息会,我去瞧瞧。”

    大朱吾皇连忙摇头:“姥爷,我没事了...带我一起去看看,让老妈陪着就是了。”

    “不用管他,一起去。”

    有热闹看,胡虎妞又怎么肯待在这?

    反正以自家这位的体质,流点血算啥,哪需要照顾。

    虎王也不再多说,喊了几个研究员过来吩咐了几句,直接带着两人走出了研究院,一出门,面色就是一沉。

    离的那么远便能看见那艘通体散发着莹白色光芒的巨舟悬浮在空,四周有道道光影流动,看那位置,应该正在联盟总部正上方。

    虎王抬头看了几眼,低声咒骂道:“花老鬼办事越来越不靠谱,都被人欺到头上来了!”

    天京乃是联盟根本重地,神圣教廷不告而来,如今竟然还直接停留在了联盟总部上空,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是极其严重的挑衅。

    虎王伤势刚刚复原,对元气的操控还要慢慢熟练一下,暂时还无法凌空而行,反正总部离学院也不算太远,三人也不要马车代步,直接狂奔而去。

    ......

    此时,联盟总部内气氛极为凝重,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近万内卫列阵以待,将长老院所在的那个小山头团团围在了中央。

    小山头之上,有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平台,花满天正带着十余位长老和教廷一行对峙。

    教皇站在最前方,身后只带了三个人,相比之下,联盟一方更显的人多势众一些,但此时,气势却完全落在了下风。

    无他,教皇身后那三位实在太可怕了点。

    花满天面色阴沉,时不时的朝他们看上几眼,他如今已是圣师巅峰,可在这三人身上却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似乎任何一个出手自己都根本无法与之相抗。

    这种感觉,之前只在龙王身上感受过。

    难道,这是三位登仙境?

    教皇面带微笑,正侃侃而言。

    “教廷和联盟世代交好,这次来,也是想给你们一个沐浴主之荣光的机会...

    我们的要求也不高,上次瀛洲空间的幸存者全部交出来,而后,再向吾主供奉五十万极品元气石,日后就是一家人了!”

    “五十万极品元气石?还要交人?”

    花满天还未说话,他身旁,相树已然跳了起来,面色铁青的吼道:“放你娘的臭狗屁,沐浴?我呸,谁特么爱跟着你家主洗澡谁去!”

    “亵渎者应该遭到净化!”

    教皇身后,一位身高几乎接近两米、五官俊秀无比的年轻人双目一闪,也没见他有何动作,身前便有一道乳白色的光芒便直射而出。

    这光芒瞬发瞬至,根本没给相树留下半点躲避的时间,刹那之后,他便被一团白色火焰围在了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