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七十七章:乌夜的神技
    随着那一道道人影出现,龙磐心头一跳。

    这些人,每一个身上的能量波动都不在其下。

    而且,身为圣师巅峰,龙磐对危险有着一种特殊的直觉。

    这六位青年,任何一个出手,自己都未必是其对手,而领头的这位,只怕能轻易击杀自己。

    不过,这位既然一口报出了龙王的名讳,想来应该不是敌人。

    而且龙磐在他们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特殊的气息,这种气息和当年的凰后如出一辙,虽然淡薄了许多,但本质相同。

    一时间,龙磐的呼吸都沉重了起来。

    他们,也来自那个地方?龙王如今可好?

    但这图像上的年轻人又是谁?

    正在那浮想联翩,那青年已经剑眉微耸,有些不快的问道:“此人在这葬仙地应该有点名望的吧?你不认识?”

    龙磐朝着他身后看了看,苦笑摇头:“从未见过。”

    “怎么可能...”那青年轻声嘀咕了一句,问道:“据龙齐天所言,你们这一族乃是葬仙地的霸主,找个人应该不难吧?

    不过绝不能大张旗鼓,如若找到,也勿去惊动,回来告知我就好!”

    龙磐苦笑道:“禀...”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

    那青年挥了挥手:“我如今和龙齐天同在君上麾下,我姓凤,名叫凤青桐,你喊我凤统领就是!”

    “凤?”龙磐目光闪动,低着头,恭恭敬敬说道:“凤统领,新历世界人口超过百亿,还有大大小小独立空间近千个,如果没有别的讯息,光凭着相貌,想要找一个人确实有些困难。”

    凤青桐眉头一皱,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别的讯息?照理来说,此人应该也进过瀛洲洞天...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瀛洲洞天,应该就是瀛洲空间吧?”龙磐沉吟了一下,点头应下。

    这方世界虽然人口已过百亿,但以龙族的力量,想要找一个人,确实不难。

    但关键是,还不能大张旗鼓,这就有点难度了。

    不过黑发黑瞳,有这种特征在,范围就缩小了很多,基本可以确定在亚细亚洲。

    这其中,最关键的讯息是,图像中的青年进过瀛洲空间,那么,唯有山海联盟或者德鲁部落。

    德鲁部落这次全军覆没,只剩下山海联盟一个选择,而且就在那最后的幸存者之中。

    此时,凤青桐身后的那些人已经缓了过来,纷纷向前走来,有一个留着一头披肩长发的清秀少年朝着龙磐看了几眼,忽然笑道:“青桐哥,这家伙就是那个龙齐天的子嗣嘛?一把年纪了,就这点修为?真是废物啊...”

    龙磐眉头一挑,低首不语。

    凤青桐也不答话,朝着他挥了挥手:“你去办事吧...有消息了,到这来通知我们就是!”

    等龙磐离去,他才无奈的摇了摇头:“青涟,此人毕竟是龙齐天的后代,说话还是客气些。”

    那少年不屑道:“我又没说错,都好几百岁的人了,连筑基都未成,不是废物是什么?”

    凤青桐沉声说道:“龙齐天虽然已经化丹重铸,但能在这灵气贫庸之地修成金丹,可见资质超群...谁知道日后会走到哪一步?

    而且他如今跟在那位身边,属于近臣,能不得罪还是别得罪的好!”

    那少年笑吟吟的点了点头,朝四周看了看,眼珠一转,又道:“青桐哥,那我们也不用缩在这破地方啊,多无聊。

    据说葬仙地大小洞天无数,当年异界大战时虽然被毁了大半,但还有不少完整的保存了下来,咱们去逛逛吧,指不定有啥好东西呢?”

    凤青桐摇头笑道:“咱们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小心点为好,麒麟域那已经吃过亏了,据说那一位雷霆震怒,一日之间连斩千人,呵呵...

    先让龙齐天这一族出面,把人找到吧,咱们先修整一段时间,尽快恢复实力...

    也不知君上为何对这年轻人这么着紧,可别出了什么事...”

    两人身旁,一位肤色黝黑的青年开口问道:“凤统领,次元通道何时才能再次开启?”

    凤青桐朝着后方那已经渐渐消散的光门看了看,叹道:“四灵域只有四个次元通道,执掌在四大势力之手,咱们这个,原本便已受到重创,极不稳定。

    这次我们过来还是君上出手护佑,并赐下了坤元火罩方才涉险而过...就这样,还折损了六位。

    如今,坤元火罩已毁,想要回去可没那么简单了...先布下汲元阵,而后再让龙齐天的后裔多收集点灵石来吧。”

    他微微计算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估计,有百万灵石,再配合汲元阵的话,十年时间,这次元通道便能稳定下来...”

    “百万灵石?”那黑肤青年惊道:“整个葬仙地能有这么多嘛?”

    “谁知道呢,葬仙地原先可是宝地,别说灵石了,仙石都...”

    凤青桐叹息几声,道:“只可惜次元通道有空间排斥,无法携带大型的储物法宝,否则的话,倒是不用发愁...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黑肤青年朝着四周看了看,深吸了口气:“有百万灵石还要十年...如果没有的话,岂不是要百年千年?

    这里灵气虽然不像传说中那么稀薄,但是比咱们东神州可是差的太多了...

    凤统领,哪怕你天赋妖孽,乃是重瓣莲台,但境界上不去,也没那么多寿元可熬吧?

    至于咱们这几个,就更别想了...”

    一旁,那少年听着颇为不满,嘟囔道:“那是你们,我可不是...”

    凤青桐朝他看了看,摇头笑道:“那是自然,你是小妖怪,谁能和你比?嗯,回头用汲元阵将那些妖凤精元收集起来之后,你可以在此修炼...至于我们...”

    他眼中精芒一闪:“君上曾说过,既然麒麟域和凤凰域的次元通道开启,那么青龙域和玄龟域应该也是如此...

    甚至,其他神州的次元通道也有可能已经打开,不过这些通道应该都不稳定,最多容纳开光境通行,甚至,可能只有筑基境...

    想要回去,也未必没有别的办法!

    唯一要注意的,便是那些异魔,据君上推测,葬仙地很可能还有异魔存在...”

    ......

    瀛洲空间之中。

    大朱吾皇正在那使劲的折腾着几根人棍。

    仙怨值太难获取了...

    一个多月时间,他几乎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至今也就堪堪搞了一千多点而已。

    一个人一次0.09,那还得是踹飞了才行,打个耳刮子才0.03,五个人轮番了折腾,一天也不过几百点,还不能折腾死了,时不时要让他们回基因修复舱里疗疗伤。

    想要凑满五千,至少还得几个月。

    将他们全部放回修复舱,大朱吾皇准备出去放松一下。

    这段时间,虽然他自己一直在闭关,但是洗脑工作却一直没停。

    在那些已经成了他狂信者的觉醒者不断言传身教下,他这位领主的光辉形象日渐深入人心。

    此时,每天能提供的能源度已经有十三点左右。

    由于只开放了最低级的重力环境,能源度消耗不高,每天能盈余十点左右,一个月下来就是三百,要凑满2000能源度修改境界限制,还需要半年时间。

    当然了,随着形象的拔高,能源度的获取也会有所增长,大朱吾皇预计,最快四个月便能完成。

    巨城中央,麒麟兽依旧躺在那呼呼大睡。

    上次啃了那些法宝之后,这家伙就一直睡到现在。

    大朱吾皇又朝着宠物空间看了看,蜜儿也在那睡觉,身外已经结起了一个银白色的光茧。

    上次和日照神国的老妖婆交手之后,小丫头受了点伤,不过似乎也找到了突破的契机,只不过在宠物空间内无法晋升,而瀛洲空间又有境界限制,所以结出了光茧之后,便陷入了沉睡。

    大朱吾皇估摸着,只要出去,她便能晋升圣师。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得找自家姥爷打听打听,晋升圣师有什么需要注意之处,有备无患。

    开启了传送,光芒一闪,他便出现在了原先四海帝国的营地处。

    从大朱吾皇出现的地方朝外看去,远处是密密麻麻的一片木屋,不过在穿山族的规划下,分布的错落有致,丝毫不显杂乱。

    原先那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已经消失,唯有极目远眺才能看见那片绿色的海洋。

    而他脚下则是一座高大的城堡,乃是由穿山族精心设计的领主府,两处入口各有一幢。

    城堡四周已经盖起了一栋栋高大的石质建筑,不久之后,这种建筑就将取代那些作为临时安置场所的木屋。

    “看来用不了几个月,这里应该就能全部建设完毕了。”

    大朱吾皇有着整个瀛洲空间的地形图,自然知道这片入口处的大概情况。

    两处的营地其实处于同一块区域,只是处于两端,当中有条山脉阻隔。

    每处营地,从空间壁一直到前方的那条河流共有二百公里距离,横向到那山脉大约四百公里。

    由于空间壁是圆形的,二边的距离会逐渐缩小,所以实际面积大约在五万平方公里出头一些。

    在新历世界,那些高级空间的面积动辄百万,五万平方公里,看似不大,但实际上呢?

    在大朱吾皇前世,申城这样拥有两三千万常驻人口的大都市也不过六千三百多平方公里而已。

    如今,第一批的两百余万再加上大朱族的三百余万,加起来也就六百万人口,住在这里,已经算得上是地广人稀了。

    关键是,还有百万鼠族都不用房子,直接就在中央的山脚下打洞入住了。

    在穿山族的规划中,从这里的中央区域一直到山脉将建造起一个面积在一万平方公里左右大型都市,一侧开辟农田,另一侧则保留原貌。

    瀛洲空间内土壤肥沃,四季如春,可以做到一年几熟,如今大半年下来,已经收割了几次,根本无需担心食物匮乏。

    “看来至少还能再迁徙个几百万进来,不过这次最好筛选一下,把要求放高些...”

    “领主大人!您终于来了!”他正在那琢磨着,旁边的楼梯口便冲出了一个身影,哭哭啼啼的扑了上来,倒头就拜。

    “声音有点熟,人好像没见过...”大朱吾皇看了半天才认出来,这家伙竟然是乌夜。

    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搞的,个把月没见,竟然变得又黑又瘦,看上去比原先整整干瘪了一圈,就连嗓子都是哑的,这才没第一时间认出来。

    看着他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样子,大朱吾皇有些哭笑不得,正好看见胡艳也赶了过来,不由得苦笑着问道:“艳姐,这小子怎么了?媳妇娶太多,被吸干了?”

    胡艳笑吟吟的摇了摇头:“你让他自己说吧...”

    乌夜抬起袖口擦了擦眼泪,呜咽着说道:“领主大人,我...我撞鬼了!”

    大朱吾皇又好气又好笑:“撞鬼?我看你小子自己就跟鬼没啥区别了...到底怎么回事?”

    乌夜眨巴着眼睛,似乎在组织语句,可憋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我...我自己也不知道啊,就觉得天天没精神,只要和人多说话就累的慌...可您也知道,我干的就是这跑腿的活啊...不说话咋行?”

    大朱吾皇闭关之前,给乌夜封了个领主助理的职位,专门处理附庸种族之间的琐事杂务,确实都是些嘴皮子活。

    “说说话就累?这是什么毛病...”

    大朱吾皇也有些愣神,一旁,胡艳轻声笑道:“算了,还是我来说吧!

    上次领主你赐下的觉醒神丹我和他都服用了,我觉醒的是类似于治愈术的天赋异能,但这小子觉醒了什么,至今为止都没弄清。

    不过,这段时间似乎也有些端倪了,应该还是言灵系,只是,那天赋实在有点诡异。”

    胡艳咯咯的笑着:“要说起来,乌夜这小子也算尽心尽责,每日里奔波于各个部族之间,代领主大人您嘘寒问暖,这段时间都没好好休息过...

    不过他那嘴实在是...怎么说呢,有点毒...只要他表扬过的,几乎次次都会出事...

    比如说,上次,这小子跑去天鹅族夸人家妹子歌唱的好,结果第二天那姑娘就不知吃了什么野果,当了半个月哑巴...

    去穿山族和鼠族工地上逛一圈,房塌了。

    去城外的田里看看,原本种得好好的庄稼全枯死了...

    就连表扬一句大婶你手艺真好,人家家里厨房都会莫名其妙着火...”

    “我艹,这特么是神技啊!”

    乌夜垂头丧气的蹲在旁边,大朱吾皇的眼睛却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