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七十六章:此人,你可认识?
    从远征日照神国一役,便能看出山海联盟的行动力究竟有多强。

    虽然如今的联盟,那些中小种族确实一代不如一代,但是,处于食物链顶层的大种族的日趋鼎盛却是不争的事实。

    有他们为基石,联盟的实力并未削弱,反而越来越强。

    当两位身处联盟之巅的老人齐心协力之时,这种行动力更被发挥到了极致!

    就算不使用潜山空间中的科技,但一位位蝠族接替传递,短短三天时间,联盟的每一个角落便已全部行动了起来。

    沿海地带所有的部族朝着内地迁徙,任何种族,入门境以上觉醒者都将获得进入瀛洲空间的机会。

    而最为令人惊讶的是,随着迁徙令而来的,竟然还有一份任命通知,大朱吾皇以二十一岁的年龄,成为了山海联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

    而在任命通知之后,还附带着大朱吾皇的消息和功绩!

    其实说起来,大朱吾皇的功绩加起来也就那么一件,无外是瀛洲空间开荒而已。

    但联盟有的是可以妙笔生花的高手,那一篇文章写的...

    连大朱吾皇自己看着都脸红。

    据说蝠族为了传递这篇洋洋洒洒数千字的赞文,晕倒了近千人。

    实在太长了...

    当然,效果也是出奇的好。

    整整一个月,大朱吾皇就趴在长老院里,那滚滚而来的崇拜值看得他都眼晕...

    指名道姓之下,系统这次倒是没出幺蛾子,半点没打折!

    整个联盟有多少觉醒者?

    就算绝大部分都在独立空间之中,但光是在地面世界中也已近亿。

    当然,低境界为主,不过数量基础实在太大了...

    虽然根据系统的计算方法,这是一锤子买卖,一份任命通知只能得到一次双值,但最终依旧是个天文数字。

    十二亿七千万崇拜值!

    一亿一千五百万怨气值!

    为什么会有怨气值?

    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犯眼红病的人肯定会有。

    大朱吾皇当然也不会太在意,也不过是无聊的时候就翻翻双值,将那些怨气值提供大户的名字抄在了小本子上。

    只是留个纪念,真的不会去报复啥的...

    不过这么一搞,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个逻辑性的错误。

    到了天京之后,他身边来来去去都是觉醒者,光是这次瀛洲空间开放,一次性就送入了百万,而且都是入门境以上的。

    再加上内卫、巡卫,似乎联盟的觉醒者多不胜数一样,而且都是些厉害家伙。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如果不将独立空间计算入内的话,联盟的觉醒者人数远比他想象当中要少的多,不到一亿。

    其实这才是个正常数字,联盟如今的人口为二十三亿,其中有二亿三千万在独立空间之中,在地面世界的大概是二十亿。

    就按最高的觉醒比例来算,百分之十三,觉醒成功率百分之六十二,也就一亿六千万觉醒者。

    但实际上,留在地面世界的种族觉醒比例哪有这么高?平均下来一半都达不到,那数值自然就直线下降了。

    而觉醒之后,虽然一直到精英境都没有什么门槛,只要靠资源堆积就行,不过中小种族资源毕竟有限,真能一直升到融汇境的又能有多少?

    十不存一。

    再然后,晋升精英境还要刷掉一大半。

    如果将精英境作为一条分水岭的话,处于上方的觉醒者真的不算多。

    大朱吾皇忽然发现,提高全民素质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毕竟无论是双值还是能量度,都和境界挂钩。

    任重而道远啊!

    ......

    似乎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这一个多月,整个新历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

    神圣教廷那,扫荡了周边十几个中小势力之后,便停止了扩张的步伐,婆罗国也没有什么动静。

    四海帝国也是如此,除了一开始引起了几场海啸外,那些突兀出现的战士便失去了踪影。

    至于西洋国,实在离的太远,一个月时间,就算发生了什么,消息也来不及传递过来。

    唯有德鲁部落那有些古怪,全境封锁,根本无法探查,也不知起源神山那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日照帝国那的矿脉已经开始开采,海啸没来,昆族踪影全无,伊邪那美命和布刀玉命也不知道死哪去了,反正就是一片风平浪静。

    第一批矿石在几天前便已运到,让大朱吾皇又发了一笔。

    煤晶矿依旧被花满天全部收走,不过有虎王在,他也算客气,最终达成了协议,秘金和煤晶矿全部归属联盟所有,而元气石矿脉的产出则全部交给了大朱吾皇。

    光是第一批,零零碎碎折合下来,便有两千多极品元气石。

    再看看那爆表的双值,大朱吾皇忽然觉得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好嗨啊...

    ......

    一个多月后,第二批觉醒者聚集到了天京城外的堡垒处,而大朱族在路上拖拖拉拉了几个月,也终于抵达。

    不过大朱吾皇却没找到自家那对不靠谱的父母,两人将族人带到天京之后,便一起消失了,听虎王说,好像是自己老妈感觉到了突破的契机,老爹陪着一起找地方闭关了。

    这一波,加上大朱族,一共五百多万人。

    短短几个月时间,便迁徙了近千万人口,哪怕这次大朱吾皇带进去了不少资源,胡艳他们依旧都快忙疯了。

    幸好无论是鼠族还是大朱族,都好养活的很,这才维持了下来。

    老样子,依旧是选拔、洗脑的固定流程,三个月后,每天收集到的能量度达到了8.3。

    如果按这个数字递增下去,半年之后,便能凑够2000点,从而解除境界限制。

    大朱吾皇在精英境卡的时间太长了!这次回来前,他便已经感觉到了晋升大师境的征兆,在没有解除境界限制前,是不敢再经常出去浪了...

    虽然从那任命通知的赞文上尝到甜头之后,他一直琢磨着准备再搞一次,但万一出去了回不来怎么办...

    虽然他总觉得这不太可能,但毕竟说明书上没写啊,还是别冒风险的好!

    暂时先安稳几天吧,反正瀛洲空间内,还有一大把事情没做完呢。

    将琐事安排了一下,又跑去和自己族人聚了聚,大朱吾皇开始闭关。

    ......

    祖龙空间,原本仙境一般的青山绿水已然全部消失。

    河海干涸,山峦倒倾,大地龟裂。

    龙王临走之时,借用空间之力硬生生在瀛洲外撕开了一条裂缝,也正因如此,祖龙空间遭到了重创,如今一片破败景象。

    在祖龙空间中央,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城池,此时,也同样成了一片废墟。

    一位位龙族觉醒者矗立其间,时不时的呼喝几句,正当着监工。

    无数自世界各地征募而来的觉醒者正在那辛苦劳作,短短几个月功夫,这座占地数千平方公里的巨大城池已然又从废墟中崛起。

    城池中央,有一块占地一百平方公里的禁区,四周隆起的高地上戒备森严,所有外来者只要接近便会被直接斩杀。

    在那禁区之中,有一片血红的火雾,一声声牛哞般的吼声从中传来,火雾随之荡漾,宛如一团跳动的火焰。

    血雾中,一个上身赤裸、健壮无比的中年人正盘坐在边缘地带。

    他浑身的皮肤散发着一种不正常的血色光芒,一根根蚯蚓一样的血管暴突其上,面目狰狞,看似正在忍受极端的痛苦一般。

    在龙族之中,如今共有五位圣师巅峰,而龙磐乃是最其中年轻的一个,也是龙王最宠爱的幼子。

    当年凰后驾临,龙王将后宫全部驱逐,而龙磐便是他最后的子嗣,当然,凰思仙不在其内。

    龙王临走之时,祖龙之地的掌控权便是留给了他!

    但是,想要完全掌控自如,却还需要一定时间的磨砺。

    但龙磐怎么都未曾想到,这过程会如此痛苦。

    不是说独立空间的传承和移交都应该很轻松的嘛?

    难道说,这是因为祖龙空间乃是顶级空间的缘故?

    在这日以继夜的煎熬中,龙磐觉得整个人似乎在发生一种奇妙的转变。

    那种感觉,似乎就像是整个身体都被人拆散成了一个个细胞,而后往里面填充了什么东西又重组了起来一样。

    难道是某种特殊的基因融合过程嘛?

    或者说,拥有顶级空间后的这种转变真的有可能是晋升登仙境最重要的环节?

    虽然龙王没说过,但龙磐觉得极有可能!

    否则无法解释这一切!

    几个月下来,连他原本的天赋异能都发生了转变,如今的他,忽然有了火系的五行天赋。

    奇妙无比!

    他抬头朝着火雾中央看去。

    这里的温度极高,越往深处越是如此。

    一开始的时候,他只能在边缘适应,随着身体的转变才能渐渐深入。

    但至今为止,也不过三百米而已。

    而这片火雾,是一个直径两千米的圆形,也就是说,还有七百米,他才能抵达中心位置,获得完整的传承,从而彻底掌控这片空间。

    在三百米处,他一共待了一个月零十天,等到彻底适应了这里的温度之后,才起身朝前走去。

    前行五十米便已是极限,在极致的高温下,他那坚韧的皮肤都已开始崩裂。

    龙磐深吸了口气,发出了一声牛哞般的吼叫,口中喷出了几条数尺长短的火龙,衔尾接首,在他身旁盘绕不休,每次吐息之间都会吸走一些火雾,随后又钻回口中,如此循环往复。

    有它们相助,龙磐这才堪堪支撑了下来。

    刚想盘膝坐下,忽然间,他神色一凛。

    只是刹那之间,整片火雾都翻腾了起来,一道道黑色的波纹突兀而现,自中央蔓延而开。

    龙磐面色大变,那些波纹给他带来了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每一道都带着强烈的死亡气息。

    他原本已经微微弯曲的双腿猛然弹起,整个人如利箭一般便朝后窜去。

    但是,却依旧慢了一步。

    一道黑光轻飘飘的从他身旁掠过,只是擦到了那么一丝,他左臂便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连一点疼痛都未曾感觉到。

    古怪的是,那断口处光滑无比,就是一个完整的截面,就连鲜血都未曾流出一滴,那血肉散发着一种奇异的光彩,就似琥珀一般。

    龙磐整个人都傻了...

    龙族原本就天赋异禀,肉体之坚韧远超常人,他更是圣师巅峰高手,哪怕站在那让人砍,普通的宗师境都未必伤得了他。

    就这么一下,一条胳膊就没了?

    这黑色的波纹究竟是什么?

    全力后跃之下,三百多米的距离只是转瞬即到,出了火雾之后,龙磐依旧是惊魂未定,

    看着空荡荡的左臂,也不知是该庆幸自己死里逃生呢,还是悲哀。

    如果那一下划过的是自己的头颅...

    那黑色波纹来的突然去的也是同样莫名其妙,转眼之间便已消散不见。

    随后,在龙磐惊诧无比的眼神中,所有的火雾向着中央席卷而去,片刻功夫便已消失的一干二净。

    正中方位,一点点红色星光徐徐展开,化作了一个高大的光门,光影流动间,一个身影自内踏出。

    那是一位年轻俊朗的青年,一头红发短发,身材挺拔,一出现,身外就传来了咔嚓咔嚓的脆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碎裂。

    他抬手看了看,露出了一丝心疼不已的神色,掌心中,一抹火光转瞬即逝。

    再抬头,目光已然落在了龙磐身上。

    龙磐面色一变,方想退走,但不知为何,却又停了下来。

    那青年朝他迈步走去,看似不快,但几步之后,便已到了他身前,略微打量了几眼,便问道:“龙齐天是你什么人?”

    龙磐目光一闪,躬身行礼,恭恭敬敬的答道:“那是家父名讳!”

    青年也不多言,直接挥了挥手:“那就好,我对葬仙地不熟,这段时间,你就跟着我吧!”

    要说起来,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其实比龙磐也强不了太多,但这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似乎能让龙磐跟着他,已是天大的恩赐一般。

    两人说话间,那光门之中络绎有人走出,加上这位,一共六人。

    不过和这青年相比,后面出来的这些可就狼狈多了,一个个衣衫褴褛,身上满是伤痕,一踏出光门便纷纷掏出了丹药,调息了起来。

    那青年也未回头,而是伸手一挥,空中便出现了一副栩栩如生的图像:“此人,你可认识?”

    那图像中,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发青年,面带笑意,五官俊朗,只是那鼻子,稍嫌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