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七十五章:原来还能这样
    联盟总部中,气氛也有些紧张。

    一路上,人人步履匆忙,面色凝重。

    大朱吾皇皱着眉头跟在李东烈身后,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不由得向前走了两步,朝着四周指了指,轻声问道:“李长老,这究竟是怎么了?”

    李东烈倒是若无其事,咧着嘴笑:“没啥事吧?就是听说欧罗巴和大洋洲那传了点消息过来...我也不清楚,回头你问大长老去...”

    好吧,看你那样子就是知道也是个没心没肺的货色,估计比相树好不到哪去...

    大朱吾皇吐槽不已。

    不过回头想想,记得上次从锦田回来的时候,大长老曾和自己提起过各处的异状,如今还真出了什么大事了嘛?

    长老院地处天京西侧,和联盟总部同处一地,比起枫山来,更靠近城区中心,与其相隔也不算远。

    大朱吾皇之前在这待了一个月,熟悉的很。

    这里全部建筑,面积大约在四平方公里左右,还包括一座小山头,最重要的设施包括长老院全部都在那山头之中,联盟总部的其他职能部门散落在四周。

    两人沿着大路长驱直入,经过了几道岗哨,直接进入了那小山头所在的区域,经过了一条直接从山体上开凿出来的隧道后,便进入了长老院所在之处。

    里面更是戒备森严,但早已有人通报了上去,也无人阻拦,七拐八拐,再走下几条阶梯后,便听到了虎王中气十足的声音。

    “这个我管不着!反正答应给我家外孙的一样都不能少!”

    推开门,花满天正在那苦笑着解释着什么,见到两人进来,连忙招了招手:“行,正主来了...老伙计,听听他怎么说吧!”

    大朱吾皇一脸茫然的走了过去,被虎王一把拉到了身边,老头子胡子一翘,瞪着眼睛嚷道:“说归说,但别欺负他年少不懂事,有老子替他把关呢,想占便宜,也得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花满天摇着头,无奈的很:“如今这情况,你觉得新洲岛咱们待得住?那些矿藏哪有时间开采啊...行了,我先和他说说吧...”

    他朝着大朱吾皇看了看,转身拿出了几块留影石,随手挑了一块,输入了一道元气进去,空中便出现了一幅画面。

    “吾皇,这是这几日从各地传回来的讯息,你刚来,我大概先和你说一下...”

    随着他的述说,大朱吾皇的双眼已经完全被那画面吸引了过去,眉头越皱越紧。

    留影是一副从远处拍摄的画面。

    一开始,空中,有一道乳白色光晕闪起。

    地面上,无数神圣教廷的觉醒者跪伏在那,口诵赞诗,由于离的太远,看不清容貌,但最前方一位手执权杖的老者应该便是教皇。

    渐渐的,那光晕结成了一个光门,空中,有羽毛状的光影洒下,随之,一位位身负双翼的怪人自那光门中走出,悬浮与空,留影到此结束。

    “这是来自欧罗巴洲极地附近,天使空间通道所在...三天前送到!拍摄者已经殉职,为护送这枚留影石,三位隐匿在神圣教廷的宗师牺牲了两名...”

    “这些人,应该是神圣教廷传说中的天使,极有可能是天使空间中的原住民...至今为止,任何独立空间中都从未有过土著出现在地面世界,这是第一次!

    另据可靠消息,近一个月来,神圣教廷已经开始扩张,周围十几个中小势力已被其扫平,而婆罗国也出现了异动...”

    接下来是第二幅画面,根据四周偶尔闪现的情形,应该是在四海帝国的浮城上拍摄。

    一片汪洋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无数海洋生物汇聚在旁边,将整个海面都遮挡的严严实实。

    漩涡中央,有淡蓝的光芒涌动,随之,出现了一队手持三叉戟、身着全甲的战士。

    “这是从大洋洲附近传回来的消息,这些战士,由阿特拉斯空间的传送通道而来...

    与此同时,在四海帝国疆域内,出现了数次海啸,济菲、夏岛等地已被汪洋吞没...”

    而后是第三幅、第四幅,一共五幅。

    不过后面三幅图像不清,只能隐隐看见似乎也是传送通道打开的情形。

    等所有留影全部放完之后,花满天才苦笑着指了指第二幅画面:“其他先不去说,新洲岛完全被四海帝国疆域包围,如若海啸来袭,谁挡得住?那地方,只能暂且放弃。”

    虎王在旁边怒道:“放弃?三条元气石矿脉,两座秘金矿,还有一个煤晶矿,说不要就不要?

    打了半天,日照神国那处处都是空城,值钱点的就这些矿藏了,难道我们费尽心思忙活半天,最终就落场空?

    海啸怎么了?总有退去之时,矿脉都在地下,影响不大,找些水系觉醒者设立屏障,只要能支撑一段时间就行!”

    花满天摇头道:“如若只有海啸也就罢了,关键是,地下矿藏开掘,时时刻刻还得防备着昆族,万一海啸来的时候,昆族也来袭,岂不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活活等死?”

    虎王冷笑道:“等死?联盟成立至今两千余年,那次开荒不是在刀口上舔血?

    当年独立空间出现时,整个联盟只有三位宗师,第一次开荒便全部陨落,按你的说法,难道就放弃不成?最终还不是硬生生用人命填出来的?”

    “这怎能一概而论?新洲岛的几处矿脉都集中在新京都附近,而八岐空间的通道也在那里,伊邪那美命和布刀玉命至今未曾出现,极有可能进入了八岐空间。

    我们至今都不知道八岐空间传送通道的具体位置,根本防不胜防,就算海啸不来,也无法安心开采...

    我算过,如果想要万无一失,至少要安排十名以上圣师境常驻,而且开矿的,也必须都是入门境之上的觉醒者才行,但如今风云涌动,地面世界极有可能迎来大变,我们力量有限,绝不能为了几个矿藏而分心!”

    偌大的会议室内,长老院那些圣师境长老全员到齐,此时却是寂静无声,大神打架,谁插得上嘴?就连相树都乖乖的缩在角落,一声不吭。

    听到这,大朱吾皇基本已经弄清这两位老人究竟在争执些什么,低头想了想,插言道:“大长老,我倒是有些提议,不知该讲不该讲。”

    花满天叹了口气,点头道:“如今,战利品也就这些矿藏了,如果按原来的说法,五成都是你的...但如今形势就是这样,如何取舍,你也考虑考虑...”

    虎王刚想说话,大朱吾皇已经拉了拉他胳膊:“姥爷,听我说两句...”

    安抚了一声之后,他才淡淡说道:“大长老,依我看,这些矿藏不挖可惜了...”

    “合着自己前面说了半天都白费口舌了?”

    花满天苦笑不已,正想再说几句,却听大朱吾皇又笑道:“不过为什么要咱们自己挖呢?高丽岛上有的是人啊...

    据说那破地方天天都啃大白菜过日子,咱们给他们找点活干,工钱就不用发了,帮他们改善一下生活就行,这简直就是与人为善的大好事啊!

    这么一来,咱们只要派上些圣师、宗师境高手当当监工就行,也花不了多少人力...如果真来了海啸、昆灾,或者那老妖婆要搞事,以他们的能耐,想跑总不难吧?”

    一种长老听得目瞪口呆,似乎说的很有道理啊...

    高丽岛上都是什么人?

    和平时期,那两大势力一个比一个牛逼,竟然还曾跑出来和联盟商讨过天池空间的所有权问题。

    但从这次联盟远征新洲岛就能看得出来,那特么就是个表象,那些货色,绝对的欺软怕硬,一等一的狗腿子人才。

    联盟真要征召他们去挖矿,只要给他们上层点压力,再来点甜头,恩威并施之下,估计都不用联盟这边怎么出手,就会有人主动办事,妥妥的。

    花满天觉得有些自卑,这么好的主意竟然都没想到,还号称联盟第一智者呢,丢死个人...

    其实倒也怪不得他,这和智商无关,完全是思维惯性和角度的问题。

    从一开始得到那些消息之后,他便已拿定主意,不能挖!随后的思路就全部放在了如何说服虎王这...

    但大朱吾皇不一样啊!

    那些矿藏属于战利品,有五成是他的,光元气石矿脉就有三条,那是多大的一笔财富?

    所以,他想得是怎样才能挖。

    两人切入问题的角度不同,思维方式和得出的结果自然也不同。

    虎王乐呵的很,哈哈笑着拍了拍自家外孙肩膀:“还是你小子聪明,遗传,这都是遗传啊!”

    花满天也无话可说,这确实是最佳方案。

    新洲岛那三条元气石矿脉储量极为丰富,那两座秘金矿更是新洲岛独有的特产,潜山空间内不少研究成果都需要这种材料,之前每年都得从日照神国进口,放弃也确实可惜。

    接下来,就不关大朱吾皇什么事了,一群老头凑在一起嘀咕了半天,便拟定了大致章程,自有人出面去高丽岛游说。

    对的,是游说而不是命令,联盟在这种细节上还是很注意的,绝不会给人抓到什么把柄。

    当然了,可能前去游说的队伍档次稍微高了些,不过二十名圣师境同时光临,对他们这种蕞尔小国来说,不该是荣幸嘛?

    咱们可没什么威胁的意思。

    嗯,是真的没有!

    ......

    战利品分配的比例,之前便已拟定,原先觉得捞不到多大好处,各大种族都大方的很,除了联盟总部的三成之外,其余几家加起来也不过拿走两成而已,剩下的五成全是大朱吾皇的。

    其实这些老人也都知道,对如今的联盟来说,瀛洲空间的建设和开发才是重中之重,山海联盟能否站在世界之巅、取代龙族的地位,就看它了。

    原本的设想中,拥有了瀛洲空间,一代代的联盟觉醒者就都有了提升的机会,数年、数十年之后,放眼全世界,还有谁能挡?

    只不过近来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有点打乱了原本的计划。

    一个个顶级空间突兀出现,疑似空间土著的生灵也纷纷走了出来,虽然至今还未曾影响到联盟本土,但鬼知道未来会怎样?

    要知道,这些长老们活了那么多年,眼光可是毒辣的很,光是看看那些留影便能大概估计出对方的实力,至少都是圣师境以上啊...

    而且那数量太可怕了,天使空间的留影片段中,那疑似天使的生灵至少几十位,后面似乎还有,只是没拍摄进去,阿特拉斯空间中出现的战士更是超过百数。

    大朱吾皇其实也很紧张。

    他严重怀疑,那些家伙是来自小屁孩们所在的世界。

    也就是说,瀛洲空间的次元通道虽然被封闭,但其他地方的通道却被打开了!

    根据他从梦境中得到的知识,这些次元通道可能不太稳定,所以暂时无法传送什么大家伙过来。

    但这只是暂时的,对方肯定有着什么手段去巩固通道,需要的只是时间。

    等到那时候,一切都晚了!

    想起梦境中那些修仙者排山倒海般伟岸的力量他就心有余悸,而且,据说在那个世界,这样的角色也不过处于下层而已,如今的新历世界,怎么挡得住?

    除非在这之前,他能将那些具有次元通道的独立空间全部征服,否则的话,新历世界迟早要落到别人手里。

    时不我待啊!

    当然,这一切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但大朱吾皇素来喜欢将事情先往最恶劣的方向去推测,而后做好所有准备,到时就算判断出了偏差,也最多长叹口气——老子杀鸡用牛刀了。

    至少不会因为措手不及而饮恨收场!

    他想活着,好好活着!

    所以,等那些长老散去,他直接便将花满天和虎王拖到了一旁。

    如今,他唯一可以借用的,便是联盟的力量。

    有些事情,他不得不说!

    夜色徐来,直到深夜,三人才从长老院中走了出来。

    花满天和虎王都面色凝重,匆匆离去。

    先前听到的一切,对他们的冲击实在太大,暂时还需要消化一下!

    但是,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世界,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