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六十八章:瞬息万变
    空中,相树已经被那五彩光丝紧紧缠住,看上去就好像一只五颜六色的大肉粽一样。

    身前,那个老太婆变成的绝色佳人正在那微笑着剥‘蛋壳’。

    真的是在剥蛋壳。

    她每一掌下去,黄芒上都会多出一道细细的血色裂痕,越来越多,没多久,便已蔓延了数尺方圆。

    再这么下去,估计用不着多久,这蛋壳一碎,自己就得被这老太婆逮住了。

    大朱吾皇觉得挺憋屈,从头到尾似乎都没自己啥事啊,这就要落入魔掌了?

    这老妖婆不会是觉得自己水嫩嫩的挺补,准备拿自己去采阳补阴,吸成人干吧?

    他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这种级别的对手,打估计是打不过的。

    等人来救?可那些内卫和宗师境原本就在浴血奋战,形势不妙,而先前那位胡家奶奶和狮族的圣师都被缠住了,一时半会估计是脱不了身了,还能靠谁?

    更何况,前面相树都说了,还有一位什么五部神藏着呢。

    “主人,我也打不过她呢!我要回去!”

    耳边,蜜儿躲在衣领处,偷偷的朝伊邪那美命张望了一眼,通过精神链接传来了一个怕怕的讯息。

    大朱吾皇一脸黑线,人家的宠物据说都是忠心耿耿,能为主人赴汤蹈火的,到你这,看一眼就吓得要跑路,老子养你这样的有毛用?

    还是靠自己吧!

    这距离倒是不远,死马当成活马医,先驯服试试...

    不行的话,等等就用初级泻药,不过初级版的,也不知道对这种级别的对手有没有用,而且在这封闭的空间内,只怕连自己都会中招。

    他朝着天空那大肉粽看了看,对这位便宜岳父怨念满满,你说你明明干不过人家,还把我罩这里面干嘛?

    否则的话,至少有流光在,想跑还是没问题的,只要飞到传送通道那,一开门,进了瀛洲还怕她们?

    不服?要不要找麒麟兽陪你们谈谈心?

    伊邪那美命可不管他在想啥,依旧一掌一掌的击打着,很快,一声声清脆的碎裂声便响了起来。

    空中,相树面色一变,怒吼着朝下冲来,但有天宇受责命在,却又哪里脱得了身?

    “死胖子,别着急,等我先把这小家伙伺候爽了,再和你玩!”

    伊邪那美命娇笑着再落一掌,咔嚓一声,黄芒再也支撑不住,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

    “这么快?这才驯服了十来次啊...”

    大朱吾皇心头一紧,指尖早已准备好初级泻药,可这时候空气刚刚流通,呼呼的直往里面钻,又怎么弹得出去?

    就在此时,伊邪那美命忽然娇呼了一声,在她脚下,有一道褐色的光刃闪起,一吐一收,便已将她赤裸的玉足斩断了一截。

    说来也怪,方才在相树的攻击之下,她整个人似乎可以在虚实之间转换,哪怕被劈成了两瓣也能瞬间恢复,但是这次,那被斩断的脚掌虽然也化成了血雾,但聚集在伤口处却许久未能成型。

    “嗯,老血婆,你这凝血分身不太好使啊...”

    一个如同破锣一般的声音响起。

    地面上,似乎有阴影聚集,但仔细看去才能发现,那是由于平整的地面出现了扭曲而造成的错觉。

    “石老鬼!你还活着?”

    伊邪那美命尖叫了一声,哪里还顾得上脚掌的伤势,见鬼一样连退了数十米。

    “你都活着,我怎么会死?真搞笑...”

    那阴影渐渐聚拢,褐色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弯腰弓背的老者。

    一头枯草般的头发下,是一张瘦长、皱纹密布的脸庞,那样子,比先前的伊邪那美命还要苍老几分。

    他有一双灰褐色的竖瞳,抬着头,就好似毒蛇一般冰冷的凝视着对方,表情木然,毫无温度。

    “老血婆...上次见面,好像都是三四百年前了吧...算算年纪,你比我应该也多活不了几年了,怎么,临死还想蹦跶一下?”

    刹那的惊诧后,伊邪那美命已然平静了下来,低头看了看断掌伤口处蠕动的血雾,忽然笑了起来:“石老鬼,你都只剩一口气了还跑出来吓唬人,怎么,也心动了嘛?”

    “心动?呵呵,你指的是这小家伙的瀛洲空间嘛?”

    石老鬼呵呵的笑着,但表情却丝毫不改,竖瞳依旧一动不动的紧盯着她。

    “难道不是嘛?到了咱们这种地步,唯有这么一线希望了...你就不想多活几年?”

    伊邪那美命轻轻的舔了舔下唇,充满魅惑的看着他。

    “能否踏入登仙境和顶级空间的掌控权有关,那只是个传说而已,龙王本人可从未认过...想当年...”

    见他摆出了一副讲古的模样,伊邪那美命却又笑了:“打了那么多年交道,谁还不知道谁?石老鬼,就别拖延时间了...这小家伙,我要定了!你来了,也拦不住!”

    看着那老者,大朱吾皇也有些吃惊。

    “石老鬼,难道是石中天?我家姥爷之前的一任联盟大长老,这都快千把岁了吧...

    联盟的史料中,不是说已经在三百多年前就去世了嘛?”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石中天回头看了看他,那双竖瞳中竟然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意:“小家伙,别怕...谁要动你,先得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这老血婆嘛,就更别想了,四百年前我能揍得她连妈都不认识,四百年后,自然也是一样!”

    他抬头看了看,又摇头叹道:“只不过,如今长老院里的小家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就这么小猫两三只都应付不了...白长了那么大个了...”

    空中,那个大肉粽发出了闷闷的怒吼:“老子突破圣师境才几年?再给我十年试试!”

    石中天面色一沉:“你个小兔崽子和谁说老子呢?该打!”

    一挥手,空中出现了一个褐色的巨掌,朝着那大肉粽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这位前前任的联盟大长老一出现,先斩了伊邪那美命半个脚掌,而后聊了会天,第二次出手竟然揍的是自己人。

    大朱吾皇有点晕,伊邪那美命先是一愣,立马发出了一声尖叫:“闪开!”

    天宇受责命还有些懵懵懂懂,忽然觉得身后有一股杀气扑来,想要躲避却已不及。

    嘭的一声,相树那庞大的身躯直接被一巴掌拍飞,但是,很快便若无其事的稳住了身子,反倒是天宇受责命化成的那一道道五彩光丝直接崩断了一半。

    空中,响起了一声声极淡却又凌厉的惨嘶,似乎百鬼夜行,幽魂啼哭。

    没了束缚,相树大笑着展开了身躯,重重的坠落在地,嘭的一声,尘土飞扬,而后恭恭敬敬的朝着石中天躬身行礼,咧着嘴笑:“太上长老,您怎么来了!”

    石中天对着他翻了翻白眼:“相树大长老客气了,您不是我老子嘛?”

    “这话怎么说的,您是我老子!不...您是我大爷!不不不...老祖宗...”

    按石中天的年纪,虎王都没法论辈,别说他了,这声老祖宗喊的不冤。

    天宇受责命也已化回了人身,落在了伊邪那美命身旁,看上去并无大恙,但似乎面色有些苍白,呼吸也急促了些许。

    两人对视一眼,伊邪那美命又朝着远处看了看,忽然笑道:“石老鬼,你摆威风也摆够了,时间拖的差不多了嘛?如果那小狐狸就留着你这个后手,也太让我失望了...”

    石中天竖瞳一缩,冷笑道:“有我在还不够嘛?还有一个布刀玉命是吧?喊出来就是,可就算你把五部神都带来了,又有个鸟用?

    这里,是山海联盟的地盘...既然来了,今天,一个都别想走!”

    这话说的霸气,大朱吾皇缩在那碎了一块的黄芒之中,点赞不已。

    石中天说着话,朝着不远处指了指:“相家小子,先去把那些喽啰收拾了,这里交给我!”

    有这位在,相树自然放心的很,朝大朱吾皇看了看,走过去,身旁黄芒一闪,将那窟窿堵上,而后呵呵怪笑着冲了出去。

    跑出去的时候,这家伙还没忘记掏出文字传讯晶,给花满天写了个封表扬信过去。

    大长老阁下确实神机妙算,他咋就能提前知道日照神国这老妖婆肯定会来呢?还安排好了这么妙的对应。

    当年,石中天石老祖宗一人独闯日照神国的故事,历史书上都是写着的,那完全就是对方的克星啊!

    早就听说这位传奇人物可能还活着,果然如此,这关键时刻一揭开,就是一张王牌啊!

    不愧是老狐狸,这种脑子,真心牛逼!

    ......

    有他加入,已经死伤了三层的内卫顿时缓过了神来。

    虽然和真正的圣师后期相比,相树的战力确实还差了那么一丝,但在宗师境面前,那就完全是碾压了。

    大手一挥,一个矮墩墩的宗师境便被他拍飞了十来米,一声咆哮,另一个拿着长刀的,胳膊直接转了一百八十度,差点没捅到自己人...

    三下两下之后,战局便被他一个人扭转了过来,而那些山海联盟的宗师,也引着对手向他靠近。

    后方,石中天一人独战伊邪那美命以及天宇受责命两人。

    他的天赋极为简单,来来回回便是那一道道褐色的光刃,但每一刀都让对方避之不及,根本不敢接近。

    远处,胡怜幽和李东烈原本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对手,但天儿屋根命的鼓声失效后,索性也加入了战团,如今二对三,却也不露败相,正打的热闹。

    一巴掌又拍飞了一位宗师,怀中便传来了阵阵颤动,相树抡着黄金砍刀单手一挥,逼退了两位敌人,随手掏出了文字传讯晶,眼睛一瞥,顿时面色大变。

    一转身,却看见伊邪那美命朝他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不知何时,正在鏖战的三人已经停手。

    伊邪那美命依旧是用掌,天宇受责命用五彩光丝在切割,而石中天手中拿着一面青铜镜,每闪一次,自己布下的黄芒便颤动几下...

    被三位圣师境围着,黄芒中,大朱吾皇就好像一只即将被下锅的小鹌鹑,正缩在正中,瑟瑟发抖。

    花满天传来的讯息很简单,红闪闪的四个大字——切勿上当!

    此时看见这情况,相树哪里还会不明白?

    ......

    百里外,正带着虎王在空中急速掠行的花满天微微一怔,长啸了一声,身旁气流一荡,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

    相树的消息一来,他怎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一根筋的王八蛋掉别人坑里去了!

    虽然自己还留着后手,但鬼知道一时不慎会发生什么变故?

    虎王重伤未愈,境界未复,无法御空而行,一看花满天这样子,便已觉得不太对劲,板着脸问道:“老狐狸,出事了?”

    两人身旁虽然风声呼啸,但他的声音却依旧清晰无比。

    花满天也不瞒他,边行边说:“相树那小王八蛋说遇到了石大长老!”

    虎王眼中历芒一闪:“你可别说你就没别的安排了!”

    “怎么可能,不过我怕事出突然,那里还没反应过来...原本下达的命令是诱敌全出,只有情况紧急,迫在眉睫之时,才能提前出手!”

    “呵呵,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我外孙要是出了事,老子非拖着你陪葬不可!”

    “放心吧,真要出事了,哪怕你把我大卸八块我也绝无怨言!”

    花满天苦笑了一声,埋头赶路,不再多说。

    他可是知道那小家伙对虎王的重要性的,要是只是伤着了也就罢了,万一性命不保,虎王真的会翻脸,联盟都有可能因此分离崩塌。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我的安排,哪怕日照神国所有高层全军出动都够了,否则我又怎肯让那小家伙亲身涉险?

    关键是,那几位实在太过服从命令...应变能力上反而有所欠缺,希望别出事吧!”

    ......

    此时,如果没有什么别的变故出现的话,大朱吾皇确实已经快嗝屁了。

    那可是三位圣师境啊...

    看到那条讯息,相树大骂了一声,转身便朝回冲去。

    但是,那些日照神国的宗师却在瞬间便疯狂了起来,一个个都用秘术激发了所有的潜力,根本不顾生死,死死将他缠住。

    随着一声声清脆的炸裂声,那黄芒彻底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