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六十七章:形势不妙
    伊邪那美命的能量屏障之术能使得游龙号的侦测都失去效应,但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却无法完全屏蔽圣师境的感应。

    相树虽然晋升圣师没多少年,但天赋异禀,对能量的感应绝不在那些老牌圣师之下,此时只是略略扫了一眼便能确定,这小女孩并没什么威胁。

    近百米外,伊邪那美命已然将自己身上的衣裳完全脱下,就那么赤条条的向前走来,一双洁白细嫩的小手一挥,身旁几十人瞬间炸成了血雾,在她身旁盘绕不休。

    往前走一步,又是几十人惨遭毒手,等她行进到几十米开外的时候,数百个普通人已然全部尸骨无存,那厚厚的血雾已经凝如实质,唯有那小女孩还在向前爬动着。

    相树眉头一皱,伸手一引,将那小女孩凌空带到了身边不远处,但依旧留了个心眼,未让她进入自己的护体黄芒之中。

    左侧,伊邪那美命咯咯娇笑着继续向前:“死胖子,你还真就喜欢这种雏儿嘛?那么迫不及待...那我多叫几个陪你!”

    她的笑声似乎有着一种古怪的魔力,让大朱吾皇在瞬间便血脉偾张了起来,眼睛紧紧的盯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躯,竟然有种舍不得离开的感觉。

    话音一落,伊邪那美命身旁的血雾就荡漾了起来,随之,一个个娇小玲珑的身躯便从中走出,每一个都不着寸缕,美艳绝伦。

    “这是幻术?”相树稍稍一感应,面色便是一沉:“精神具现?这老妖婆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那些女子竟然每一个身上都有着极其充沛的能量波动,至少都是大师境,如果只是幻术的话,绝不可能这么真实!

    伊邪那美命一直走到了十余米开外才停住了脚步,眼神朝着旁边那小女孩一扫,忽然笑道:“嗯,有我这么多好女儿在,这小家伙还是不留给你玩了。”

    “老妖婆,你说不留就不留?”相树神色阴沉,在她出手之前便伸手一引,将那女孩带到了身后。

    “死胖子,人家都有点吃醋了呢...”

    伊邪那美命轻咬下唇,哀怨不已,双手一指,身旁便有一道血龙射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朝着那女孩直射而去:“你以为你拦得住?咦...”

    轻咦声中,那黄芒一闪而敛,原本已经呆若木鸡的大朱吾皇忽然一转身,伸出了一只手,将那女孩拉到了身边。

    那一道血龙似乎还会追击目标,直接撞了过去。

    但相树反应极快,瞬间便又将黄芒祭起,一撞之下,血龙又化成了一片血雾,四散溅开。

    落地之后,竟然发出了吱吱的声响。

    伊邪那美命神色古怪的朝大朱吾皇看了一眼,轻笑道:“一个小小的精英境,竟然连我的魂姬媚术都治不住你,怪不得那头小狐狸这么看重...

    也难怪,能得到顶级空间认可的,自然不是凡人可比,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呢。

    唔...就让我的好女儿们再陪你玩玩吧,等等我再单独伺候你...

    死胖子,你个子那么大,估计很难喂饱,我们先来...”

    最后一个来字尾音袅袅,如绕指柔,徐徐回荡,她身旁,那些自血海中走出的女子娇笑着向前扑去。

    伊邪那美命一出现,远处,胡怜幽和李东烈便已发觉,两人顿时气势一振。

    胡怜幽素手一扬,掏出了一支青玉短笛,尖锐的笛声一响,天儿屋根命的鼓声便被压制了下去。

    而后,空中,一头头青色的幻狐凭空而现,将野狐卖命团团围了起来。

    仿制的八咫镜光芒闪烁,每一次,便有一头幻狐被照成青烟,袅袅散去,但是,笛声之中,那幻狐无穷无尽,却又哪里杀得光。

    而李东烈大吼一声,直接狂化,一头金色巨狮盘踞身前,探爪一撕,金光到处,四周那一根根藤蔓直接化为齑粉。

    但是,毕竟玉祖命已是圣师后期,就连黑狐卖命也已是圣师中期,就算天儿屋根命的祝词加成被胡怜幽的短笛所克制,但想要将他们拿下也并非片刻之间便能办到。

    相树远远的朝他们所在之处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深吸了口气,原本就庞大无比的身躯顿时再次膨胀了一圈,而后吐气开声,身前,一道狂飙涌动而出。

    他的天赋异能其实并非声波攻击,而是带着点空间挤压的味道,那飓风般的狂飙到处,空气都扭曲了起来,伊邪那美命身边的血雾也是激荡不已,眼见便要散去。

    然而,那些被伊邪那美命召出的女子却古怪之极,竟然丝毫不受影响,宛如狂风中的落叶一般,任凭你风力再劲,也无法将其碾碎,更是借力前行,瞬间便已扑至相树身前。

    “这到底是精神力所化的幻体还是精神具现的实体?”

    相树面色一变,身旁的黄芒刹那间便再次厚重了几分,将大朱吾皇牢牢护佑在内,那些女子无惧空间飓风,但对这黄芒却似乎无计可施,只能在旁边团团打转,互相蹭磨着,发出一声声靡靡之音。

    而他自己,则弹地而起,双手一振,拉出了一道长长的金光,化作一柄长达数米的巨型黄金砍刀,自上而下,朝着伊邪那美命当头砍去。

    他乃是多系觉醒者,标准的攻防兼备,战力远在同阶人之上,就算只是初入圣师境,但面对已经成名数百年的对手也是丝毫不惧。

    既然胡怜幽和李东烈暂时还无法回援,总不能就这么被动挨打,索性将大朱吾皇护住之后,直接出击。

    这一刀,空气都被撕裂,离的老远,便将伊邪那美命身边的血雾荡开,刀锋未落,一丝丝金芒已经脱体而出,地上出现了一道数尺宽的裂缝,顺着刀势急速蔓延。

    将那小女孩拖进黄芒之后,大朱吾皇便将其扶在了一边,朝她看了几眼,便不再关注,转身朝外看去。

    此时,伊邪那美命召出的那些女子正团团围在黄芒之外,幸好大朱吾皇个子高,上方的视线未被阻挡,看见这一刀,顿时大声叫好。

    谁都未曾注意,此时,蜜儿已然被他从宠物空间内召出,正躲在万幻袍化出的高领之后,紧紧的盯着那依旧痴痴呆呆、垂首不动的小女孩。

    “主人,她身上没有什么能量波动呢...不过精神波动好奇怪,和你的越来越像。”

    “嗯,蜜儿累啦,要吃好吃的!”

    大朱吾皇翻了翻白眼:“就让你看一眼,就累了?你个小强盗...”

    嘀咕了一句,却也不敢得罪这位小姑奶奶,通过精神链接安慰道:“等等给你好东西!先和我说说这精神波动和我像是什么意思?”

    “就是像啊...”

    “好吧,和你很难沟通...”

    精神链接中的对话瞬间便已完成,前方,相树那一刀已经斩落,伊邪那美命不躲不闪,媚笑了一声,直接便被当头砍成了匀称的两片。

    奇怪的是,没有任何血液流出,等那黄金砍刀完全落地之后,四周的血雾再次一卷,伊邪那美命又从中走了出来,挺了挺丰盈的胸膛,抬头娇笑道:“死胖子,用刀没用,用枪吧!来,捅死我!”

    相树还没说话,黄芒之中,大朱吾皇先叫了起来:“老妖婆,想想你刚才那模样,都下垂到肚脐眼了,我估计相树大人没啥兴趣。

    要不,等等我去牵头驴来和你配配种?别谢我,看你这么饥渴,我只是日行一善而已!”

    伊邪那美命眼中寒光一闪,笑吟吟的朝他看了一眼,伸手一招,四周的血雾化作了一层血色薄纱,罩在了身上,叹气道:“我本来是真的想让你们尝尝味道的,但既然你们这么不识好歹,就算了...”

    她抬头朝着天京的方向看了看,笑道:“嗯,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再聊下去,那小狐狸估计都快到了!死胖子,换个人陪你玩吧!出来吧,天宇受责命...”

    随着她一声呼唤,空中,响起了一声声悦耳的铃声,原本围在黄芒之外的女子们,飞舞而起,化作一道道彩光,很快便重新结成了一具躯体。

    她浑身只用花瓣遮体,足踝上套着两串细细的银链,银链上还串着一个个花瓣似的铃铛,方才那铃声,应该便是由此而来。

    相树悬浮在空中,低头看了看,冷笑道:“原来是你,五部神来了四个...那布刀玉命呢?还藏着干嘛!”

    伊邪那美命咬了咬嘴唇,娇嗔道:“死胖子,你还真贪心,别着急,该出现时她会出现的...现在,你先和天宇受责命玩玩,我和那小家伙聊聊天...”

    相树已经收起了黄金砍刀,怪笑道:“就这么干干瘪瘪的一个,我怕满足不了我啊,要不,你也一起吧!”

    他挥舞了几下砍刀,特地将刀柄露了出来:“虽然想起你真正的模样我就恶心想吐,但放心好了,我可以用它来伺候你...”

    话音一落,四周便有一道道金光闪起,方圆数十米,瞬间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一把把三尺长短的利刃凭空浮现,发出了嗡嗡嗡的颤响。

    相树高悬与空,一手抡着砍刀,另一手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下巴,腼腆的笑:“就只有一只老鼠还藏着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尝尝我的金属风暴!”

    伊邪那美命惊诧不已:“圣师中期?死胖子,你突破圣师境才几年,还真是个天才呢...

    不过,你觉得这种物理伤害的天赋异能对我有用嘛?”

    相树嘎嘎怪笑了起来,将手中的黄金大砍刀抡出了个刀花:“有没有用,试试不就知道了?你真当你家相爷爷是吃干饭的?”

    “相树大人,该动手就动手啊,哔哔啥啊...你们都聊了快一分钟了,这又不是拍电影,难道你还得等反派交代完遗言再出手?一般来说,这种垃圾电影,票房都不会太高的...”

    黄光之中,大朱吾皇颇为不满,嚷嚷了起来。

    相树差点没被气死,老子在故意拖延时间你没看出来?

    一位五部神,一位活了近千年的老妖怪,老子区区一个圣师中期,一面战斗一面还得保护你,就算再天赋异禀也未必顶得住啊!

    伊邪那美命倒是从善如流,立马娇笑着挥起了手:“小家伙都急不可耐了,来吧!”

    轻轻一摇,她整个人凭空消失,再次闪现时,已到了黄芒旁,手中血光一闪,一掌击落,黄芒微微一颤,依旧巍然不动,但是,落掌处却多了一丝血色裂痕。

    天宇受责命飘然浮起,在空中扭腰摆臀,朝着相树迎去。

    相树大喝一声,四周的利刃化作了一道道金色洪流,朝着两人狂涌而去。

    然而,无论是伊邪那美命还是天宇受责命,两人的身躯似乎一直在虚实之间不停转换,在那些利刃反复穿刺之下,却丝毫无损。

    “真特么邪性!再试试这个!”

    相树一抬头,眼中忽然有电光闪动,刹那间,所有的利刃全部静止,刃尖向上,闪起了一丝丝蓝光。

    嗞啦一声轻响,一片湛蓝色的电光升起,空气似乎都被烧灼,散发出了一丝丝焦臭的味道。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伊邪那美命和天宇受责命根本来不及反应,便已被那流动的电光围在了中央。

    根本没有人会想到,相树竟然还有雷电系的异能...

    电光来的快,去的也快,片刻之后便已黯淡了下去。

    伊邪那美命屹然无损,但她手中,一块黝黑的玉牌‘咔嚓’一声碎成了粉末,抬头朝着相树看了一眼,回身又是一掌。

    而天宇受责命赤裸的身子上则多出了道道焦痕,但很快便又脱落,露出了莹白的肌肤,但那一头长发却已笔直向天,乱成了鸡窝。

    “娘的,这都搞不定?”

    相树低声咒骂了一句,索性一屁股就朝着下方的天宇受责命坐了下去。

    他体型实在庞大,这一动,就像一座小山一般,将天空都遮挡住了。

    “死胖子那么猴急嘛...那就好好陪他!”

    伊邪那美命一掌击下,光芒上再次多了一丝血色裂痕,头也不回的笑道。

    “秉国主之命!”

    天宇受责命也咯咯娇笑了起来,不退反进,只是她那娇小的身子与相树相比,简直就像是巨石下的鸡蛋一样,完全不成比例,眼看着便要被粉碎。

    但是,就在即将接触的那一刹那,她整个人忽然炸开,化作一根根五彩斑斓的光丝,毫不受力的缠绕了上去。

    只是一触,那一根根光丝便散发出了夺目的光芒,或热力四射、或冰寒刺骨、或锋锐异常...

    只是她一人,竟然五行兼备,每一道光丝都至少散发着宗师境的能量波动,而那数量,更是成百上千。

    日照神国五部神之中,天宇受责命排名第三,但神名赐封的先后并不代表战力强弱。

    此时,她展露出来的实力,已然接近圣师巅峰,哪怕是相树,正面对上,都难以抵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