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六十六章:开战(两章合一)
    如果说,宗师境还只是发掘自身的潜力、最大限度的发挥肉身和天赋异能的威力的话,那么,圣师境却已经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他们能感应到天地之间游离的各种能量,使得自己的天赋异能威力成倍提升。

    此时,日照神国三位圣师手中还各自执着一件史前神器的仿制品,战力更是彪悍绝伦。

    玉祖命手中的,乃是八尺琼勾玉,轻轻一挥,四面八方腾起了一片绿雾,转眼间,方圆数百米内,便已是一片绿色的海洋,一株株粗如儿臂、散发着金属光泽的藤蔓拔地而起。

    而野狐卖命胸口白光一闪,一道碗口粗细的光箭直接撕裂了绿雾,最前方,一名内卫根本都未曾反应过来,便已被射中,而那光芒竟然透体而出,接连穿透了三位内卫的身躯方才渐渐敛去。

    随之,一名名宗师也一拥而上,各自执起了武器,呀呀怪叫着冲入了绿雾之中。

    而此时,所有的内卫还沉浸在天儿屋根命的鼓声之中,不可自拔。

    只是瞬间,联盟一方便已落入下风。

    虽然猝不及防,胡怜幽的反应却也极快,杏目一扫,一道无形无色的冲击波便已迎上,四周的绿雾顿时翻滚不休,朝着两边御开。

    在她身旁,李东烈须眉飞扬,巨口一张,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滚滚声浪化作一头纤毫毕现的雄狮,撕裂了条条藤蔓,向前狂冲而去。

    天赋异能一出,两人同时飘然而上,朝着野狐卖命和玉祖命迎去。

    三人之中,天儿屋根命的异能有点类似言灵术,以辅助为主,光说杀伤力,还是这两位更强一些。

    随之,那些内卫也在天儿屋根命的精神冲击下醒来,纷纷狂化,阵型一展,前方数人砥足而立,执起武器,朝着已经冲至近前的敌人横扫而去。

    日照神国的宗师境有半数被他们迎住,其余的则由山海联盟的宗师对付,瞬间便已纠缠在了一起。

    如若光从个人战力上来说,日照神国的觉醒者和山海联盟的觉醒者相比还是要差上一个档次的。

    这种差距,主要体现在天赋异能的开发应用、个人的装备和战斗素养上。

    然而,有了天儿屋根命的加成和削弱,此消彼长之下,这种差距却被直接扭转。

    就连胡怜幽和李东烈都受到了影响,觉得无论是精神力还是元气的运转都有些不太如意,出手之后,天赋异能的威力也差了许多,但还是将野狐卖命和玉祖命引到了远处。

    圣师境出手威力实在太大,如果是混战,在敌我难分的场面下一般都是单独对阵,有点兵对兵将对将的意思。

    而此时,除了相树和三位宗师之外,联盟所有觉醒者都已和对方战做一团。

    依托着阵势,一道道异能光芒闪起,数百内卫分成了十个小阵,一面闪避着藤蔓的抽击,一面各自对上了一位敌人。

    然而,有了天儿屋根命的加成,那些天照神国的宗师一个个精神百倍,诡异的异能也是层出不穷。

    有人,双手化作骨刀,锋利无匹,内卫的制式兵刃根本经不起砍削。

    有人,浑身火焰熊熊,方圆数米之内,融金消铁。

    也有人,召出了支支利刃,翻转不休,如同绞肉机一般。

    只是一个照面,数百内卫便已有十数位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余下的宗师境战场上,形势也是岌岌可危。

    留下了三位守护在大朱吾皇身旁,其余七位原本便是以寡敌众,此时,面对十名敌人,有三人是以一敌二,只能苦苦支撑。

    后方,相树已经蠢蠢欲动,不过还是硬生生的按捺了下来,庞大的身躯挡在前方,体外黄芒闪动,将大朱吾皇牢牢的护在其中。

    他看似莽撞,实则心细,哪里会不知道轻重,对山海联盟来说,大朱吾皇的重要性,这里三位圣师加起来都未必及得上。

    他倒是心大,这时候还掏摸出了一根牛骨咔咔的啃了起来,边啃边安慰大朱吾皇:“小家伙,别怕,有老子在这,安稳的很...

    再说了,胡婆子还没发威呢,那头老狮子其实也留着力!”

    啃了两口,他忽然眼珠子一瞪,低下头吼道:“喂,你们三个还等这干嘛,去帮忙啊...”

    留下的三位宗师正紧紧的盯着前方的战场,其中一人闻言苦笑道:“胡长老有令,我们必须在此保护。”

    相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有老子在,还怕护不住他?是看不起老子还是咋滴?”

    三位宗师一脸黑线,互视了一眼,纷纷出阵加入了战团。

    三人一加入,宗师这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

    联盟这的宗师境,几乎人人都是后期修为,还有两位巅峰在内,而日照神国那却有半数还是中期,只是靠着天儿屋根命的不断加成,这才抵挡了下来,而且还隐隐占了点上风。

    但要想速战速决,那也不现实。

    可能是由于进化路线上的差异,那些日照神国的宗师每一个都有着诡异的天赋,但在肉身强度上却无法和山海联盟的这批相比。

    到他们这境界,肉身之强悍已经非人,一般的伤势用不着多久便能痊愈,唯有头颅、心脏等处受创才会致命,哪有那么容易被击杀。

    不过,内卫那的形势却有些恶劣。

    上来便减员之后,如今虽然稳住了阵脚,但少了人,阵法运转却受到了影响,此时几招过去,又有数位倒下,眼看也支撑不了太久了。

    从胡怜幽他们出现到现在,加起来也不过几分钟,结果面前已经打成了一团。

    那一道道异能光芒四射,身旁藤蔓飞舞,鼓声、咆哮声、兵刃破空声交织在一起,声声不绝于耳,热闹非凡。

    大朱吾皇被相树护在黄光之内,倒是成了闲人一枚,不过面色沉静,毫无惧色。

    相树嚼着牛骨,用余光朝他看着,暗自赞叹。

    这小子临危不惧,倒确实是个人物,回头还得叫我家轻柳多加把劲!

    大朱吾皇确实用不着他安慰。

    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

    在那几个小屁孩的梦境中,那些筑基境之间的切磋场面都比这个厉害得多了,这算啥?

    那些个宗师的异能看上去绚烂,但威力还未必有人家一个小火球强。

    几位圣师之间的交锋倒是有些看头,不过如今离的远了,也没多大感觉,不过看起来,似乎山海联盟的两位圣师有点处于下风的样子。

    看他朝着远方看去,相树轻笑了一声,压低了嗓门说道:“胡家那母狐狸和人逗着玩呢,真要拼了命,那什么野狐的哪里会是她对手?

    估计是在等日照神国的那个老妖婆出现...也顺便拖延一下时间。

    那头老狮子倒是有点危险,玉祖命乃是日照神国右相,十几年前就已是圣师后期,老狮子未必扛得住。

    不过那家伙皮粗肉厚的,一时半会死不了就是了。”

    大朱吾皇将目光收回,朝那些内卫看去。

    此时,已有几十位倒地不起,剩下的却还在浴血厮杀。

    有几位身负重伤的,已经趴在地上,但却依旧坚强的蠕动着身体,或用头撞,或者帮战友挡刀,拼尽最后一丝气力,也要给对手造成点麻烦。

    大朱吾皇目光一凝,指着他们问道:“就为了拖延点时间,值得嘛?”

    相树面色不变,沉声说道:“有什么值不值的?只要入了内卫,就得把生死置之度外,身为战士,就得有战士的觉悟,只要死得其所又怕什么?

    当然,进了内卫也有好处,所有修炼所用的资源大半由联盟提供,如若为国牺牲,联盟的抚恤也足够自己族内再培养出一位同境界觉醒者了。”

    他爽朗一笑:“老子也是内卫出身,数次开荒都是九死一生,当年同期的那帮老弟兄,活下来的也没几个了,就算现在,如果需要我去拼命,我也绝不会眨一下眼!死就死了,十八年后又是条好汉,算个逑!”

    大朱吾皇默默的点了点头,才几句话功夫,又有数位内卫倒下,但余下的那些,依旧死战不退,牢牢的将那十位宗师挡在了身前。

    忽然间,数百米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声,整个营地突然骚动了起来,冒出了无数人影,绝大部分都朝着四周轰然散去,但人实在太多了些,依旧有不少被人潮推动着,涌向了战场。

    相树眼睛一亮,低声说道:“果然来了!”

    大朱吾皇也抬头望去,刚才那一刹那,他心中忽然浮起了一丝极其不适的感觉,恐惧、惊慌而又无助,有种想着拔腿就跑的冲动。

    相树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身外的黄光一荡,笑道:“看来那老妖婆确实在这,日照神国的国主,几乎每一代都是精神系觉醒者,刚才那是群体精神威吓,能笼罩这么大范围,普通的圣师境都做不到...”

    他眯着眼,朝那向战场涌来的数千人看着:“不过她威吓普通人干嘛?难道还能靠这些人冲散我们的阵型?想要浑水摸鱼也不是这种摸法...”

    大朱吾皇发现,平时山海联盟看上去还挺和谐,但一到战斗的时候,觉醒者似乎都成了冷血怪物。

    此时,已有不少普通人涌到了战场边缘,但是,没一位内卫或者宗师会因为他们而收手,依旧是该放大招放大招,毫不手软。

    一时间鲜血四溅,惨呼声不绝于耳。

    相树在那观察着,余光却还一直停留在他身上,见他面露不忍之色,冷笑道:“到了战场上,敌人可不会陪着你一起心慈手软,如若这种场面你就于心不忍,就准备陪着他们一起死吧!

    与其在这为他们心疼,还不如日后多杀几个敌人,以作祭奠呢!到了战时,无论普通人还是觉醒者,哪怕是联盟大长老,皆要有随时牺牲、无惧生死的觉悟,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

    那些怕死的,早就死光了!”

    大朱吾皇面容一肃,深吸了口气,朝他轻轻一拜:“多谢相树大人指点!”

    “呵呵,其实你叫我岳父我也不在乎的...小子,我和你说啊,回来后,我家轻柳对你可是...”

    这位方才还一本正经,忽然间就胡诌了起来,大朱吾皇一脸黑线,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幸好,只说了几句,相树便住嘴不言,一双铜铃似的眼睛转向了左侧,咧嘴一笑:“老妖婆,别躲躲藏藏了,陪你家大爷我玩玩...”

    那里,数百位普通人绕过了交战区域,正惶惶然朝着两人身后奔去。

    相树话音刚落,人群中,一位鹤发鸡皮的老妪便直起身子,娇笑了起来。

    “...好啊,据说你是山海联盟这几十年最出色的天才,长的又这么威猛,看你这体型,如果比例匀称的话,最少有一尺吧?我早想尝尝味道了...只要你把身边这小家伙交给我,就在这里也可以!”

    她脸上的皱纹可以夹死苍蝇,笑声倒清脆的很,很是诡异,相树脸都白了:“我呸,别胡思乱想啊,我这玩玩可没别的意思...”

    “你是嫌我长的老嘛?其实,区区表象又算得了什么?你再看看...满意嘛?”

    伊邪那美命轻笑着抬起了手,挽了挽耳边那枯草般的长发。

    随着她的动作,忽然间,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脸上的皱纹不翼而飞,那干瘪瘦弱的身体也顷刻丰满了起来,竟然在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千娇百媚的绝代佳人。

    她的手落下,解开了胸口的衣扣,露出了一抹洁白的沟壑,媚笑道:“哟,小家伙的眼神...嗯...你们一起来,我也不介意的...或者说...三个人一起你们还不满足?那么...”

    伊邪那美命低着头朝身边看了看,随手提起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两把就将她的衣服撕裂,还伸手在她胸前抚摸了几把,这才向前一扔:“带上她吧,你们粗暴点,最好能撕裂她!啼哭声会让我更兴奋!”

    在她身边,所有人的普通人已经完全成了行尸走肉,目光呆滞的缓慢移动着脚步,那小女孩也是如此,撅起了粉嫩的臀部,慢慢的向前爬动着,眼神空洞,毫无焦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