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六十五章:日照神国(两章合一)
    “领主大人,那么多事,你就这么当撒手掌柜,也好意思?”

    这半个多月,胡艳简直忙得脚不着地,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调笑了一句,就埋怨了起来。

    大朱吾皇呵呵的笑着,朝着那些熟人微微颔首示意,而后一手提起了一个箱子,朝她身前一顿,微微掀开了一些:“艳姐,能者多劳,兄弟姐妹们也都辛苦了,喏,需要怎么犒劳,你自己拿去分配...”

    只是掀开了一条缝,极品元气石那璀璨的光芒便耀花了人眼,胡艳身后,一群人眼睛都直了,就连她自己,都有些傻眼。

    来时,大朱吾皇只说了要送点资金来,可没说多少。

    按胡艳的想法,有个几百极品元气石就了不得了,但此时一看,这一箱就得上千了,身后还有四箱,这家伙去抢了联盟中央储金所了嘛?

    不过胡艳不愧是狐族的大小姐出身,也是见过世面的,刹那失神之后,她立马回过了劲,一把就把箱盖按上,朝着身旁看了看,嗔道:“你疯了吗,大庭广众的,这么多人在,财帛乱人心知道嘛!”

    大朱吾皇笑了笑,也没搭茬,自己特地露富,也没见有什么日照神国的家伙冒出来,双值记录里也没有半点波动,可见他们的目的并不在这上面,甚至都未必在旁边。

    难道说搞错了,对方的目标不是自己?

    这特么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

    日照神国来的觉醒者,绝大部分都是宗师境,以他们的速度,区区三百里,就算绕行,也花不了太多功夫。

    虽然大部分人都比大朱吾皇他们晚出城,但依旧却比他早到了不少时间。

    此时,几十名觉醒者已经混进人群,钻进了一个帐篷之中。

    偌大的帐篷内,孤零零的坐着三位老人,正中是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妪,眼神浑浊,浑身散发着陈暮的气息,似乎下一刻便要寿终正寝一般。

    但所有的觉醒者,连着那位老人,一进帐篷,便纷纷拜伏在地,朝着她磕首不已。

    如若花满天和虎王在此,定然会大吃一惊。

    这位伊邪那美命,名字取自日照神国史前神话人物,为众天神之母。

    近千年前,她便已是日照神国的国主。

    在整个新历世界中,伊邪那美命属于活的最久的那批老妖之一,就连虎王的年龄,都不及她一半,已经许久未曾在人前出现,传说已经陨落,只是日照神国秘而不宣而已。

    但此时,堂堂一国国主,竟然亲自驾临,穿着破破烂烂的麻衣,躲在这四处污水横流、肮脏无比的简陋营地内。

    “野狐,一切都准备好了嘛?”

    伊邪那美命虽然老态龙钟,但声音却依旧清脆的很。

    那位曾在天京城内出现的老人以额触地,恭恭敬敬的答道:“禀告殿下,已经准备妥当,那小家伙也已抵达此处!”

    伊邪那美命轻轻的笑着:“嗯,那就好,在这里,想要完全瞒过胡虎宗那是不可能的...

    你们应该早就暴露了,不过他和那头小狐狸绝对想不到我也在此...所以,最多派出三到四位圣师便已是极限!

    呵呵,他们想要钓鱼?我们就连着鱼竿一起拖走就是!”

    野狐心悦诚服的赞道:“殿下神机妙算,山海联盟那些废物怎么比得上!”

    伊邪那美命静静的坐着,眼中却有精光闪动,呵呵笑道:“神机妙算...希望如此吧...

    当年龙王征服了祖龙空间,方才晋升登仙境,可见,拥有一个顶级空间估计才是真正的关键。

    可惜,三百年了,八岐空间依旧无法征服,我已快油尽灯枯,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天佑日照,竟然将奈美子赐给了我,正好山海又征服了瀛洲,这是天意...”

    伊邪那美命缓缓站起,伸手一指,帐篷角落一块油布悄然掀起,里面蜷缩着一个十来岁的女孩,睁着大眼睛朝众人看着。

    她在那女孩身旁蹲下,伸手抚摸着那稚嫩的脸庞,半晌才起身朝外走去。

    “走吧!这次不成功便成仁,而且,就算成功了,神国可能也将受到山海联盟的报复,但只要我能突破至登仙境,那些废物又算得了什么!”

    帐篷内似乎刮起了一阵微风,将前方的油布门帘轻轻掀起。

    随后,又是一丝极为幽暗的光芒闪起,所有人身上的能量波动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群人将那小女孩围在中央,鱼贯而出。

    ......

    伊邪那美命一出手,远在天京,那光幕上的光点竟然莫名消失了。

    虎王面色大变,惊呼了一声:“群体能量屏障?能瞒得过游龙号探测的,只有那些半步登仙的老妖怪了...难道那个老妖婆还活着?而且亲自来了?日照神国究竟想干什么!”

    花满天也是神色凝重,来不及搭话,直接捏动了文字传讯晶,随后起身,肃然道:“老伙计,事情有变,看来咱们也得走一趟了!不过你放心,我另有安排,哪怕那老妖婆真来了,也讨不了好!”

    虎王早已起身而去,闻言头也不回的说道:“小家伙真要出了事,老子和你没完!”

    ......

    营地外,大朱吾皇正在和胡艳寒暄着,忽然间,眼前一花,身前身后,多出了十几条身影,团团将他围在了中央。

    带头的有三位,其中两个是熟人,差点成自己老丈人的相树和狮族那位圣师境长老。

    另外一个却是陌生面孔,是一位五十余岁、风韵犹存的妇人。

    朝他身边那五个大箱子看了看,相树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却没吱声,反倒是那中年妇人开口安排了起来:“小家伙,等等估计会出点事,自己小心点!相树,你看好他...

    野狐那老鬼就交给我了...李东烈,那些杂鱼是你们的,不过应该人不少,至少二十名...”

    那位狮族长老点了点头,笑道:“一些宗师境而已,我搞得定,不过这次日照神国还真是大手笔啊,二十名宗师一名圣师,相当于他们四分之一的高端武力了。”

    中年妇人寒着脸提醒道:“怕就怕会有些别的变数,我家老头说,日照那老妖婆可能也来了...

    如果真的事有不谐,就先护着这小家伙,我家老头和虎王也赶来了,不过至少还要半小时。”

    李东烈压着嗓子惊呼了一声:“老妖婆?难道是她?不是说早就死了好多年了嘛?”

    “鬼知道怎么回事,我家老头子传来的讯息就是这么说的...如果真来了,咱们三个还真未必挡得住!”

    一旁,相树凑了过来,大大咧咧的问道:“是不是那位神国国主?一个老太婆而已,据说都快一千岁了,也不知道还爬的动不,几拳就揍死了,怕个逑...

    我看,还是李长老你在这守着,我来吧...”

    三人之中,相树年纪最轻,李东烈已经三百余岁,那位妇女名叫胡怜幽,看似四五十岁,但却是花满天的糟糠之妻,年纪也比他小不到哪里去。

    这位神国国主,两三百年未曾露面了,他倒是真没多大印象,自是浑然不吝。

    胡怜幽冷笑道:“老太婆怎么了?我也是老太婆了,相大长老,回头要不咱们试试手?”

    相树直接被噎住了,翻了翻白眼一声不吭的缩了回去。

    开什么玩笑呢,你们夫妻俩个都是圣师境,我和你试手?输了难看,赢了的话,万一伤着了哪儿,估计你家那老狐狸还得找上门来,我可惹不起。

    大朱吾皇在旁边听得一脸窘逼。

    二十名宗师一名圣师?还可能冒出来一个活了近千岁的什么国主?听这口气,好像都是冲着自己来的,这也太看得起人了吧?

    这阵仗,刺杀联盟大长老都够了,我才区区一个精英境啊!

    不过除了惊讶之外,他倒是没啥别的感觉。

    金枪不倒如今才2/7,这里毕竟是联盟的主场,难道还有人能守尸不成?

    ......

    虽然有胡艳这种内务人才管理,但这里毕竟只是一个临时的聚集点,两百余万人的吃喝拉撒皆在此处,环境自然好不了。

    此时一群人所在之处,乃是营地的边缘。

    胡怜幽等人一来,在营地之中就钻出了一群群内卫,分散四周,戒备了起来。

    在花满天的计划中,原本是打算以大朱吾皇为饵,将日照神国的人全部钓出水面,而后摸清他们的目的之后再一网打尽,打得是伏击的主意。

    但是,发现情况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后,他反应极快,瞬间便已更迭了指令,一切以保护大朱吾皇的安危为主。

    如今,就看日照神国那一方,是否还会继续出手强攻了。

    胡艳等人并不是对方的目标,战力也有限,直接被胡怜幽清场了出去,有他们在,万一发生什么变故,至少营地那不会引起太大的动乱。

    毕竟两百余万人在此,真的骚乱起来也是件头疼的事情。

    等他们一走,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

    不过,并没有等待多久。

    片刻之后,营地中,一条条身影鱼贯而出,默不作声的站在了内卫所布下的防御阵型之外。

    未免打草惊蛇,这次联盟虽然出动了三位圣师、十位宗师,但内卫却没来多少,加起来也就数百人而已。

    不过联盟传承了那么多年,自然也有其独到之处,这些精锐皆演练了阵法,此时,数百人分成两队,犄角而立,气势昂然。

    在内卫之后,胡怜幽和李东烈率着十名宗师列成一排,而后才是相树和大朱吾皇。

    这种保护级别,只怕神圣教廷那位教皇出巡都要逊色几分。

    但是,相比之下,对面的人数虽然少了些,但气势上却犹有过之。

    当野狐带着两位老人走出来的时候,胡怜幽瞳孔微微一缩。

    三位圣师!

    他们身后,还齐刷刷站着二十位宗师境高手。

    到了胡怜幽这种境界,有时候,感应力要比眼睛更为敏锐。

    但是,古怪的是,在这之前,她未曾察觉到半点能量波动。

    这群人,就好似鬼魅一般,突兀而现。

    直到出现在她肉眼可见的范围之内后,那气势方才冲天而起。

    胡怜幽朝身边的李东烈使了个眼色,上前一步,冷笑道:“天儿屋根命、玉祖命、野狐卖命...左宰右相加一位侍卫统领齐齐光临,日照神国好大的阵仗!

    嗯,你们那老妖婆呢?既然都来了,还藏着掖着干嘛!”

    日照神国中,入了圣师境便能封号神名,但上部诸神之名却不是人人能用的,就连野狐也要稍逊一筹,只是用了伊斯许理度卖命这位八尺镜之神的后缀而已。

    但天儿屋根命和玉祖命却是实打实的上部神名,在日照神国中地位极高,实力可想而知,皆是圣师后期。

    就算在山海联盟中,也唯有花满天等少数几个可以稳稳压过他们一头。

    而日照神国的国主则只有两个名字,如果是男性,便叫伊邪那岐命,女性便叫伊邪那美命,乃是神话中众天神的父母。

    不过听那名字便知道似乎是近亲结婚,据说日照神国的老祖宗喜欢这乱伦的调调...

    一看到这三个老鬼出现,再加上那为可能还隐藏在暗处的老妖婆,胡怜幽心中警讯大作,哪里还会莽撞出手,索性先动起了嘴皮子,能拖一会是一会。

    然而,对方似乎根本没有和她斗嘴的意思,她话音刚落,走在最前方的天儿屋根命便伸手掏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皮鼓。

    ‘咚’的一声,整个天地似乎都被这鼓声笼罩了进去,

    作为传说中的祝词之神,天儿屋根命一出手,一股强横无比的精神波动便随着鼓声如潮汐一般涌出。

    刹那之间,日照神国一方所有人,气势暴涨,而站在他们身前不远处的内卫们却是心神荡漾,整个人都萎靡了几分。

    随之,玉祖命手中多出了一支巴掌大小、弯弯的玉佩,而野狐卖命则是身子一晃,胸口有一道炽烈的白光闪起...

    毫无征兆之下,三大圣师,同时出手!

    而且,上来便是破釜沉舟的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