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六十四章:莫名的敌人(两章合一)
    天京的主城道两旁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几个衣着普通的觉醒者凑在一起,百般无聊的坐在街边聊着天,其中一位低头瞥了一眼掌心中的文字传讯晶,顿时精神一振。

    “那小子总算出来了!准备行动!”

    消息传开,天京各处,一条条身影迅速散开,顺着那马车的去向汇聚了起来。

    此时,聚集在天京内的外来觉醒者已接近百万,寥寥几十人的行动,就有如洒入大海中的水滴一般,根本不引人瞩目。

    “方向城东,随行两位宗师,一位融汇境。”

    “马车五百米范围内,没有异常!”

    “巡卫无异常!”

    “内卫无异常!”

    “圣师境并未出现!”

    “虎族方面无异常!”

    “根据行进速度推测,两小时后,驶出天京城区!”

    “......”

    一条条消息传来,一位身材瘦小干枯的老人在人群中漫步前行。

    他穿着一身灰扑扑的长袍,宽大的袖口中,一双铁钳似的双手各握着一块文字传讯晶,有条不紊的发布着一条条指令。

    在他身边,十来位觉醒者融在人群里,一同向前走去,从他们身上洋溢着的能量波动来看,最多只有融汇境。

    这样的人,如今在天京城内比比皆是,毫不起眼。

    在老人身旁,一个矮墩墩的中年人正低声说着话。

    “野狐君,既然没有圣师随行,为何不在城内出手?那小子从瀛洲空间出来没多久,最多只有大师境,就算有两位宗师保护,您出手的话,也能秒杀。”

    “呵呵,这里是哪?天京啊...

    虎王虽然许久没出现了,但他手头可是有一件神器的,天京城内发生什么,根本瞒不过他,谁知道那老家伙到底有没有盯着...

    如果一击不中,惊动了他,别说杀人了,咱们想跑都未必跑得出去!”

    老人也未刻意收敛声息,但身旁来来往往的人群却听不到半点声音。

    “那怎么办?”

    听到虎王的名字,那中年人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的朝着身旁四周瞥了一眼,忽然感觉似乎四处都是窥视的眼神。

    老人轻笑了一声:“怕什么,神器也不是万能的,看这方向,那小子应该是去瀛洲空间传送通道那,那里已经是神器控制范围的最边缘,只要出手果断点,想要脱身还是不难的。

    他微微侧身,眯着眼朝着联盟长老院的方向看了看:“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任务似乎太简单了点...

    有花满天那老狐狸在,他们会没一点防备?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幸好,国主大人早有准备...”

    ......

    天京城内,人实在太多,哪怕乘着长老院的马车也没法踩着人家头顶前进,半天功夫,也就行进了几公里。

    大朱吾皇坐在车上,闭目假寐着,两位宗师倒是尽心尽力,一位直接当起了车夫,另一位则紧紧靠在大朱吾皇身边,透过车窗四处张望着。

    乌夜搂着车厢内的几个箱子,死都不撒手,这么多极品元气石,他做梦的时候都没梦见过,这时候抱在怀里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嗯,这么久了,才走到这?”

    靠在座椅上,大朱吾皇睁开眼朝着窗外看了看,不远处,正好能联盟学院旁的那座小山,按这位置估计的话,离开长老院没多远。

    “大朱领主,这几天天京人满为患,实在走不快。”

    陪在他身边的宗师叫犀照,四十来岁年纪,是犀族他那一代最有希望晋升圣师的天才,虽然没有长老职位,但在联盟总部也算得上是高层了,自然知道大朱吾皇的身份。

    “是么,那索性再走慢点吧...”

    看着路边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大朱吾皇微笑着打开了车窗,万幻袍轻轻一动,脸便被一个帽兜遮了起来,而后将头伸出了窗外。

    “前面那胖子!死旁边去,你一人挡了半条路知道嘛?”

    “喂,那面几个,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们!七八个老爷们凑一起,是准备搞基嘛?”

    “那个死老头,一大把年纪了才精英境,你跑来天京干嘛?”

    “我艹,你们百把个人在草地上露营?都踩成啥样了啊!天京城绿化守则看过没?老子马上报告巡卫,罚死你们!”

    “......”

    大朱吾皇中气十足,这一路过去,连着一小时都不带停的。

    车上的两位宗师脸黑的和包公似的。

    人家也没招你惹你,你吃饱了骂大街啊?而且看谁都不顺眼是什么个意思?

    前面路边那几个小美女,可都是天鹅族的,怎么就像村里的大妈了?走在天京路上还有碍观瞻?

    人家蹲在那打盹,你说他是在随地拉屎...

    人家站着,就是随地小便...

    趴着的是在日地球,躺着的叫日天,侧卧着的是等着人来**花...

    关键是那语气、腔调,用冷嘲热讽、尖酸刻薄来形容都嫌太肤浅。

    你这德行,如果不是长老院的麒麟徽章摆在外头,估计早就被人打死了吧?

    我们两个也不过是宗师境,可挡不住几万觉醒者的围殴。

    大朱吾皇也挺不满意。

    这一路过去,别看热闹,其实真招惹到的,也就千把人,其他都是附带的。

    系统还坑爹,自己蒙了个面,结果双值直接减半。

    幸好这次来的,精英境倒是不少,咄咄逼人效果加成之下,怨气值飙的飞起,零零碎碎加起来也有百把万。

    也算不小的收获了。

    一个半小时,已经走出了主城道,两边的人流少了不少,吼了那么久,大朱吾皇也有点口干舌燥,消停了下来,翻看着双值记录。

    看着看着,他忽然神色一动,转身问道:“这次来的人里,还有宗师?”

    犀照闻言讶道:“宗师?也有可能...虽然召集的觉醒者最高精英境,不过,如果有陪同前来的,也说不定...

    毕竟对不少种族来说,这次瀛洲空间的开放乃是大事。不过宗师境以上进入天京,都必须去巡卫那报备的...

    而且他们的身份摆在那,在路上闲逛的应该不会太多。”

    “不太多嘛?我这一会功夫就招惹了四个了...而且那名字怎么听都有点怪啊...”

    大朱吾皇暗自嘀咕了一句,有点纳闷,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你能和巡卫那联系上嘛?帮我查查这几个人...”

    犀照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可还是点了点头:“可以,直接用文字传讯晶就行。”

    “嗯,就查这四个,田边龟雄、树下春水、井边三匹、猪爪慎一...这几个,都在天京这...”

    ......

    巡卫那效率很高,几分钟就将讯息传了回来。

    全部查无此人!

    这下,犀照都有些坐不住了,虽然不知道大朱吾皇是从哪得到这四个名字的,但总不可能无的放矢吧?

    关键是,这名字一看就不是联盟的人,应该是来自联盟旁的日照神国。

    所谓的神国,名字虽然挺霸气,但其实不过是个中等势力而已,摆在明面上的圣师境不过五六位,宗师百余人。

    如今竟然有四位宗师偷偷潜入了天京?他们想干嘛?

    关键是,被发现了四个,是否还有?会不会有圣师来了?

    这段时间山海联盟最大的事件便是身边这位掌控了瀛洲空间,难道说日照神国准备对他动手?

    犀照想想都有些毛骨悚然,赶紧给长老院发了个讯息过去,片刻之后,便有了回复。

    四个字,静观其变。

    “看来大长老早有所料,也难怪,这毕竟是在天京!”

    犀照长舒了口气,但观其变简单,想要静却不容易,虽然表面看似若无其事,但两只眼珠却时不时的朝窗外瞥上几眼,生怕下一刻就杀出一群高手来。

    ......

    联盟学院塔楼中。

    虎王不知何时走出了实验室,正在顶层的空间内和花满天对面而坐。

    两人中间,有一道光幕,光幕上,是整个天京及其周边的平面图。

    此时,在那图上,有不少光点正在不断的闪烁着。

    虎王依旧抱着他那宝贝茶壶,不动声色的看着,花满天收起了手中的文字传讯晶,轻声笑道:“我对那小家伙越来越好奇了,他是怎么知道日照神国来了人的?连名字都有...

    幸好他没能将野狐那老家伙也给逮出来,否则的话,还真是见鬼了。”

    虎王冷笑道:“你自己看看这路线,那老家伙鬼的很,双方根本没碰面。

    在小家伙这一路上,五个日照国的鬼子被逮出了四个...那老家伙要在,估计也跑不掉!”

    花满天笑道:“那倒是,老伙计,你有个好外孙啊!”

    虎王撸着横须,面色沉静,但目光中的洋洋得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朝着那光幕看了几眼,告诫道:“你用小家伙做饵也就罢了,他真要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翻脸!”

    花满天面容一肃,沉声应道:“那是自然,相树和李东烈出马,我家那老婆子也跟着,三位圣师再加十位宗师保护,除非日照神国那些家伙全部过来,否则光凭野狐一个,能翻起什么风浪来?”

    虎王面色稍面色稍霁,点头问道:“嗯,这段时间德鲁部落那些野人没什么动静?”

    “暂时没有什么消息,上次,熊族那些王八蛋被人家直接灌趴下了,长老院已经下文训斥,还削减了他们一年的物资,这段时间盯的紧的很呢!”

    “四海帝国那呢?日照神国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不浅!而且瀛洲通道就在海边...”

    “浮城早就去了大洋洲,阿特拉斯空间那似乎有些别的情况...应该没空插手。

    再说了,归须那老家伙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无利不起早,日照神国那种鬼地方,又能给出什么好处?值得他出手相助?”

    虎王冷笑道:“那就好!敢对我乖外孙下手,确实也该给他们点苦头吃吃了!”

    想了想,他又皱起了眉头,嘀咕道:“不过还真有点奇怪,就算小家伙真出了事,他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总不可能莫名其妙来送死吧...”

    花满天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最多让我们失去瀛洲空间控制权,这完全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这其中肯定有些蹊跷。

    所以我才想看看他们到底是准备玩什么把戏,否则的话,早就收网了!”

    ......

    到了天京边缘,行进的速度就快了许多,半小时后,便出了城区。

    自天京到海边共有三百里路,都是平原地带。

    一条大路笔直向前,两侧有些低矮的灌木,再后方则是农田。

    路边,依旧有络绎不绝的行人,也该也是胡艳招募来的附庸种族,正赶去集结。

    大朱吾皇朝着路边望着,神色淡然。

    虽然知道估计会有些变故,但在天京这种联盟重地,如若长老院都保不住自己,那自己死了也活该。

    就是不知道那什么日照神国到底拿的什么主意,就算真把自己宰了,他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空间掌控权?可这玩意不是说要主动移交才行的嘛?

    自己身边这五千极品元气石?可连自己都刚到手,他们又怎么知道的?

    目光从路边的人群中扫过,胡艳招募来的,倒大多都是些觉醒者,三三两两的向前行进着,时不时互相聊上几句,所有人脸上皆是兴奋之色。

    联盟的这架马车速度飞快,三百里路途,不过一个多小时便已赶到,一路上,犀照精神紧绷,但却安然无事。

    前方的海岸边,已经搭起了不少帐篷,黑压压的一片,但更多人则是露天而居,两百多万人聚在一起,方圆几十里皆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胡艳早已得到了消息,带着人迎了出来。

    大朱吾皇有些讶然,她身后这一群人大部分都脸熟的很啊...

    从瀛洲空间出来九十余位,此时那些男的倒是没来几个,那几个小美女却一个不缺,甚至还多出了十来个面生的,

    胡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朝着身旁努了努嘴:“还是你魅力大,这些可都是各族的精英,都甘为附庸,日后就是你的人了哟!”

    最后几个字她说的很轻,但尾音却拖得很长,满是调侃之意。

    这段时间,各大种族拼命塞人过来,让她都有些应接不暇,而且来的都是什么人?

    相柳、花魅儿、舍曼、桔蜜这四位也就罢了,这几位天之骄女都是和大朱吾皇在瀛洲空间中共过生死的,如今过来也算说得过去。

    但另外十几位呢?

    那都是各大种族的最嫡系的血脉,每一个在族内都是小公主般的身份,竟然跑过来要签附庸文书?

    不是和胡艳她们那样的职位聘书,而是和征召函同等效力的附庸文书!

    一个等于是合同制员工,而另一个,差不多就是卖身契了...

    加起来二十余位小美女,人人在族内都是年轻人的梦中情人,如今竟然成了别人的附庸...听说这段时间,那些种族的年轻人个个怨声载道,想找大朱吾皇拼命的都有不少。

    可惜这小子这段时间一直待在长老院里,深居简出,要是知道有这回事,估计早就跑去出去嘚瑟了...

    那可是大把大把的怨气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