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六十二章:回京(两章合一)
    地心深处,那恒久不变的交流依旧在持续着。

    “五号,生物核载体原型机损毁前发布的讯息是否已经破译完毕?”

    “空间通道开启时间过短,讯息传递缺失,无法完整破译!”

    “根据采用模糊理论、依照现有资料推断的讯息来看,灭世威胁确实已经出现,各处的监控系统也已发现了异常。”

    “三号,请提供具体坐标!”

    “欧罗巴洲极地附近,经纬度为...大洋洲西侧九百公里,经纬度为...北美洲东侧,经纬度为...”

    “根据现有情报,已启动橙色警戒机制,六号,请汇报各级实验体准备情况!”

    “指令已下达,鉴于橙色警戒机制,采用单体引导,激活隐藏程序!但请注意,高等序列实验体具有27.39%的失控率!”

    “建议提前激活生物核载体,降低高等序列实验体失控风险!”

    “二号附议!”

    “三号附议!”

    “四号附议!”

    “......”

    “六号,请报告基因提取修复工作完成度!”

    “虽然七号已加入,算力依旧不充足,至今完成度为12.79%,如果要完成全部修复工作,预计需要一万零两百五十三年,建议三号、五号加入!”

    “第一逻辑任务指令中,抵御灭世威胁优先,暂时放弃基因提取修复工作!”

    “二号附议!”

    “三号附议!”

    “四号附议!”

    “......”

    “二号,请汇报和游龙号的接触进程!”

    “所获得的控制芯片权限不足,无法进行深入接触!提议强行突破天京防御体系,建立数据传送节点!”

    “一号否决!”

    “三号附议!”

    “四号否决!”

    “五号附议!”

    “......”

    “此提议不通过!”

    ......

    深渊旁,大朱吾皇继续观察了会,而后缓缓的退下了高坡。

    原本只是下来看看煤晶矿,结果却弄的一头雾水。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大朱吾皇总觉得心里有点别扭,似乎有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即将发生。

    这地方离锦田那么近,难道说昆族又准备在那搞一次大的?

    但没有战王级在,这里又离天京那么近,只要随随便便来个圣师,他们又能翻出多大的风浪来?

    光击杀锦田的那些苦逼部族,又有啥用?

    象鼠族那种的,如果真要放开了生,死掉个几百万,没多久便能生出来...

    如今,大朱吾皇可不信昆族真的会是传说中那种愚昧无知的嗜血怪物,他们的一举一动,应该都有所图才是。

    另外,这煤晶矿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我一来这里就会有那种奇异的感觉,这里,和我上辈子的死亡又有何关系?

    不,就算新历世界地形大变,但大致的方位还是有的,如果以此推断,我上辈子的家乡应该在海城,和这里风马牛不相及。

    应该说,导致煤晶矿形成的力量,和我上辈子的死亡以及灵魂穿越是否有着某种联系?

    或者说,史前世界的突然灭亡,和形成煤晶矿的这种力量有关?

    矿灯已经全部熄灭,身旁的黑暗似乎都粘稠了起来,大朱吾皇静静的站着,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之中。

    而在这迷惘之外,更多的,是来自未知的恐惧...

    造成史前世界灭亡的,会不会就是系统?或者说,是创造系统的那种力量?

    那种力量,是不是就来自于那几个小屁孩所在世界所称的异魔...

    系统就存在于自己的脑海之中,那么,如今自己所思所想的一切,是否完全都在它的监控之下?

    想着想着,他忽然咧嘴笑了起来。

    按系统的尿性,还真有可能啊...

    不过这又怎么样?自己这辈子的命原本就是捡来的,无外乎多死一次而已。

    再说了,系统既然选择了自己,总不可能无缘无故,双方之间的关系,也未必便是尔为刀俎吾为鱼肉。

    既然如此,又有何可怕?

    一念即通,他情绪立马稳定了下来,朝着身前那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看了看,低声说道:“胡老四,去,你们切割几块煤晶带走...我再四处看看。”

    回到高坡处,靠深渊中的红光映照沿着坡顶兜了一圈,发现这地方确实是四四方方的一块,没有任何向外的出路。

    对岸,昆族早已离去,除了那呼啸的风声之外,没有半点别的动静。

    不过不少地方倒是有一片片地下世界中最常见的莹光苔藓,远远望过去,绿莹莹的,宛如鬼域。

    一圈下来也花了个把小时,回去时,胡老四他们元气焰枪正在忙活,这么长时间,才切割出了指长的一条小缝。

    “这元气焰枪可以调节威力的吧?试试用这个...”大朱吾皇伸手掏出了几块极品元气石递了过去。

    “黄...黄老大,这太浪费了...”胡老四一哆嗦。

    确实能用极品元气石,但这么大一块煤晶,拿去天京也不过买几十块高级元气石而已,性价比有点失衡啊。

    “能用就行,钱算什么?”

    大朱吾皇挥了挥手,一副土豪模样,其实心里也有点滴血。

    从宇斯那搜刮来的东西,大部分都帮玄溟调节心情了,他手头的极品元气石也不过百余枚了,回头还是得想办法多攒点才行。

    夜大壮的那条矿脉听说不大,但如果有元精的话,应该也会有极品元气石产出,就是不知道储量如何。

    原本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倒也无所谓,但如今家大业大,反而有些入不敷出了。

    数百万人的移民、瀛洲空间的基础建设、包括了系统给的那张喂养清单上的矿物等等,哪一项都是笔巨额支出。

    按照胡艳出的预算书,光是前两项,所需要元气石就以万计数,当然,单位是极品元气石。

    一万极品元气石,如果放在原来的世界,那就是一百亿。

    别看大朱吾皇之前啃的那些资源也动辄以万起步,但是那些玩意都是有价无市的宝物,真要折合成极品元气石,一般的种族掏空了家底也未必买得起。

    用上极品元气石,效率何止递增十倍,一个多小时,一块半人高低的煤晶便已切割完毕。

    大朱吾皇捧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下方的断茬处有一圈银色,这原本真的应该是个消防栓,也不知到底有啥用。

    不过就是这么大小的一块,份量却沉的异乎寻常,足有几百公斤重,确实有些奇异。

    一块极品元气石,总共切割下来了十块,其中还有一块重达一吨,回去时,那手臂粗的绳索差点都支撑不住。

    一圈逛下来,大半天就过去了,惦记着昆族的动静,大朱吾皇派了人去夜大壮那传了个讯,让鼠族留下,自己则带着胡老四等几个朝回赶去。

    都是觉醒者,速度就快了许多,第二天凌晨,便已回到了锦田。

    乌夜效率挺高,除了鼠族和乌族之外的附庸种族也已筛选完成,第一批一百万人已经出发,胡艳那也已通知到位,派人前来接应。

    大朱吾皇原本还准备在锦田留上几天,看看会不会有昆族来袭,也好在他们身上捞点双值。

    结果刚回到鼠族聚居地,花满天就找上了门。

    大长老阁下面色凝重,二话不说就拉着他朝天京赶去,在路上,才透露了点消息。

    这两天,联盟派在各地的探子传回了不少讯息,新历世界出大事了!

    神圣教廷天使空间重现,据说真有天使降临。

    四海帝国的阿特拉斯空间出现异状,传说中的海神现身,引起了一场方圆万里的海啸。

    西洋国那也有异变,似乎发现了某个不知名的顶级空间,但由于远隔重洋,消息并不详尽。

    而在德鲁部落,起源神山拔地而起,同样开启了一个顶级空间,百族朝拜,据说又有神谕颁下。

    再加上山海联盟得了瀛洲空间,五大势力皆有异象发生。

    这些消息谈不上是好是坏。

    但是,新历世界数千年历史上,出现的顶级空间屈指可数,开荒成功的更是只有祖龙空间一个。

    如今竟然同时出现了五个,而且似乎都已有主的样子,怎么想,都有些诡异的味道。

    一时间,新历世界风起云涌,形势忽然紧张了起来。

    马车上,听花满天大概将得到的消息都说了一遍,大朱吾皇奇道:“大长老,宇斯都挂了,天使空间怎么还会出现?”

    “这倒不奇怪,上次神圣教廷不是还活下来了一个?应该是他临死之前转交了掌控权。”

    “转交啥啊...那所谓的掌控权其实就像是一段包含了认证密码的程序一样,现在在蜜儿那呢...”

    大朱吾皇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嘀咕不已。

    不过这话也不能和花满天直说,除非把蜜儿的事情也和盘托出,不过那是他的底牌,还没到揭晓的时候。

    对阿特拉斯空间,他倒是并不奇怪,玄溟便是其掌控者。

    只不过这小丫头似乎缺失了点记忆,连她自己都搞不清自己的来历,只知道阿特拉斯空间中确实有着一支名为海神近侍的军队,也是阿特拉斯空间的土著。

    但按她的说法,海神近侍应该无法随意出入空间才对,那这次怎么会有海神现身的异状?

    至于西洋国和德鲁部落,联盟这得到的消息语焉不详,也没太大参考价值。

    琢磨了会,大朱吾皇皱着眉头问道:“大长老,龙族那没什么动静嘛?”

    “怎么可能没有?”花满天叹了口气说道:“龙王虽然走了,但还是将祖龙空间的掌控权移交给了族人,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祖龙空间似乎发生了点变故...

    龙族所有族人,都已离开了祖龙空间,这段时间,正在满世界收刮一些材料,也不知是派什么用场。

    他们要价极狠,光是摊派到我们联盟这的,就是个天文数字,我和你姥爷正为这事头疼呢...

    毕竟就算龙王不在了,龙族还是有数十位圣师境,我们得罪不起。”

    大朱吾皇紧接着问道:“昆族呢?有什么异常嘛?”

    花满天摇头道:“这倒没有,这段时间昆族安稳的很,至少在联盟这,上次天京一战之后,已经许久没出现了...”

    大朱吾皇犹疑了一下,还是提醒道:“大长老,我得到了点消息,近期昆族只怕会有些动静...得小心些。”

    “消息?”

    花满天讶异的看了看他,却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回去长老院便会下令,放心好了,这么多年下来,咱们和昆族也不是干了一次二次了,早有防备。

    只是那些家伙神出鬼没,这些年出现的次数也不多,咱们总不能防贼千日吧...所以有时候才会显得有些被动而已...”

    大朱吾皇笑道:“那就好,不过先前大长老和我说了那么多,我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吧?为什么这么着急把我一起带回去?”

    花满天苦笑道:“你小子那么聪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以前也就罢了,以如今这情况,鬼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变故,你情愿出来闲逛也不办正事怎么行?

    那一百万名额,联盟总部已经选好了,这几天会陆续抵达,回去你就准备着把他们接进去吧!

    说着说着,他似乎又想起了些别的,笑眯眯的说道:“还有啊,相树那混蛋这几天可是每天蹲在你姥爷那呢,你妈接来的那姑娘也已经改口喊起姥爷来了,你自己的事情也得定下了吧?

    叫我说,其实我家魅儿是真不错,你不考虑考虑?实在不行,魅儿还有个亲妹妹,比她小两岁,如今也已是入门境,一起许给你算了?

    嗯,我听说你对胡艳那丫头挺感兴趣,这次还撬了你家姥爷墙角准备把她拉去瀛洲空间,其实这丫头年纪也不算大,虽然和我之间有些别扭,但怎么说我也是她爹,要不我帮你说说?”

    大朱吾皇脸都黑了,那可能是我便宜姥姥,我能有这贼心?

    你身为大长老,这拉皮条的水准不到家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要这么算起来,岂不是我姥爷得喊你一声岳父?这辈分乱的,没法看了都...

    两人说着话,大朱吾皇时不时朝窗外看上几眼。

    路上,一支长长的队伍排出了几十里地,正朝着天京赶去。

    而在每个路口,都有不同的队伍加入,都是应联盟总部征召而来的觉醒者。

    人越来越多,等两人抵达天京的时候,宽阔的马路上,已经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么多人,该有多少双值啊!”

    坐在车内,大朱吾皇不住的朝外张望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