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六十一章:奇异的地下世界(两章合一)
    既然看不清,现在考虑也没什么意义,大朱吾皇向来是拿得起放得下的脾性,也就抛在了一边。

    向前走了数百步,四周的景象丝毫不变,一片死寂中,唯有众人的脚步声在黑暗中徐徐回荡。

    大朱吾皇尝试着去搬动一下旁边的墨色煤晶,发现确实无能为力。

    这玩意就好像黏在地面上一样,完全是连成一体的,以他如今五千公斤以上的力量也无法移动,也不知道胡老四他们之前是怎么切割下来的。

    “黄老大,这玩意只能靠水磨功夫,用这个...”

    胡老四从身旁的挎兜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玩意,递了过去:“这是元气焰枪,煤晶只能靠高温来切割,除非有火系异能,否则的话只能用它...”

    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不过也挺耗时耗力的,这么粗的一块,大概要花费一两天的功夫...”

    “拳头大小一块就要一两天?”

    大朱吾皇拿着元气焰枪看了看,这玩意上辈子的手枪差不多,手柄上有装元气石的凹槽,此时里面有一颗高级元气石。

    这么玩意他之前没见过,不过想想威力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高级元气石驱动转化出来的火焰,温度应该很高才对。

    这玩意开掘起来这么难嘛?

    而且,看这样子,这里就是个普通的城市啊,在煤晶中的,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譬如先前经过的地方,在某块车辆模样的煤晶旁,有一个柱形的物体,那应该就是上辈子马路上常见的消防栓了,而路边那些大的煤晶,里面应该是房子,这些玩意拿回去有啥用?

    当年海城遗址中挖出来的难道也是这些?

    又或者说,被这种柏油似的玩意一包,里面的东西也变了?这又怎可能...

    不过也说不定啊,如果这是当年灭世时留下的,那如今的人类都变成这样了,原先的物品变成啥样都不奇怪啊。

    任何东西,无论什么模样,什么功能,从最基础的科学理论上来说,不就是原子分子的排列组合嘛?

    所谓点石成金,从科学上来说,完全是有可能实现的,那么,一个消防栓变成不知名的宝物,怎么不可能?

    一时间,大朱吾皇头都大了。

    琢磨了会,将手中的元气焰枪还了回去,问道:“之前你们挖的那些,剖出什么好东西没?”

    胡老四一脸讶色:“煤晶剖开就不值钱了,而且里面出好东西的概率极低,一般是不会有人自己去剖开的。

    不过大点的城市里都专门有地方收原矿石...那是联盟总部的买卖,按重量收取,一公斤一块高级元气石...”

    大朱吾皇奇道:“可你们拿去卖,难道就不怕联盟那追根问底?”

    “这倒不会,煤晶并不是一定会聚集成矿,普通的矿脉中也会偶有发现,有时候露天都有,只是概率极低而已。”

    胡老四回忆了一下,说道:“几十年前吧,就有人在锦田东边的一个峡谷里,发现过一块几百公斤的煤晶,西面的大山坳里也有过这样的记录...”

    大朱吾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锦田这曾发生过昆灾和地陷,有可能是地陷时引起了地壳变动,将地底深处的煤晶翻了上来。

    他现在倒是有些后悔,去科学院逛了一圈,第一个大厅里,好像有人在那解剖煤晶,不过那时候也没在意,早知道多打听一下了。

    不过如今自己有了这么大一个煤晶矿,回头有的是机会。

    他直接认主了...

    只要是好东西,我发现的就是我的!

    你大长老来也不管用。

    反正你先前都暗示过的,日后你的位置就是我的,提前宣布点主权也没啥。

    不同意可以,继续探讨名额问题就是了!

    再说了,还有自家姥爷呢,他老人家的胳膊肘总不会往外拐吧?

    不过现在倒是没时间来琢磨这个,加起来还有五个多月时间,既要收集双值还债,又要搞大迁徙赚取能源度,时间太紧了。

    这煤晶矿摆在这也不会丢,不过...

    大朱吾皇忽然转身看了一眼。

    “果然还是要杀人灭口嘛?”

    胡老四浑身一颤,觉得杀气扑面而来,差点没吓趴下。

    大朱吾皇朝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几眼,见他除了哆嗦外,倒没什么拼命的想法,不由得有些失望,微笑着说道:“老四啊,说实在的,既然找到了地方,留着你们也没啥用了,直接宰了就是...

    这话虽然说的狠,但胡老四反而心头一松,很明显后头会有点转折啊...

    果然不出所料,这位黄老大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不过我这个人恩怨分明,你交出了煤晶矿,有功,这命就给你留下了!

    回头就跟着我吧,过几天跟着夜大壮他们一起,去我的空间...还有你们几个,也是一样!

    如果有家人想带走的,也行,胡老四,听说你媳妇多孩子多,三十个,其他三个一人十个征召名额!”

    “多...多谢黄老大!”

    一惊一喜之下,胡老四差点没哭出来,说话都结巴了。

    有需求就有市场,有些独立空间的征召名额是有的卖的,但那价钱昂贵的不像话。

    他辛辛苦苦开了几十年矿,所有的家当拿出来,估计都未必买得到这三十个名额。

    这次算是因祸得福了!

    特别是他身旁那三个亲信,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

    能在胡老四身边混成亲信的,哪个不是心狠手辣的货色?

    但既然是人,总还是有点人性的,谁又不想让家人过点安稳的好日子?

    这随随便便跟下来逛了一圈,这就鸡犬升天了?

    这三位好歹也是入门境的觉醒者,崇拜值直接突破了极限,501!

    四个人的崇拜值全部收到,大朱吾皇才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朝着前方指了指:“风声好像是从那传来的,你们去看过嘛?”

    胡老四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摇头道:“这条路一千米左右就到了头,前面有一座高地,高地之后是条深渊,也不知道有多深,我们没过去,另外几个方向也是这样...

    我估摸着,正是因为有那条深渊,所以昆族才没找到这里来...”

    “如果前后左右都是一千米的话,难道说这城市就四平方公里?那也就是个小镇了...也有可能,毕竟用矿灯也看不清多远...不知道当年海城遗址发现的煤晶矿有多大,回去得问问...”

    “走,去看看...”

    ......

    果然,再往前了几百米,就出现了一道城墙一样的高坡。

    大朱吾皇用矿灯朝着两边探查了一下,发现这应该是人工形成的,底线笔直。

    他们所在的位置,两边有着建筑遮挡,而且那些建筑似乎正好被拦腰截断,一半在那高坡之内,一半露在外面。

    “怎么感觉这地方是被什么力量直接分割出来的一样?就好像用烧红的刀子切蛋糕...两边也可能因为热量的作用而隆起...”

    大朱吾皇嘀咕了一句,率先朝着那高坡攀去,刚上去十来米,身后便是一暗,胡老四哆哆嗦嗦的提醒道:“黄...黄老大,这矿灯还是关了吧...如果对过真有昆族的话,他们对光线很敏感的...”

    “也是,是我疏忽了...”大朱吾皇从善如流,抬头记了记路,也将手中的矿灯熄了。

    走了十来步,大朱吾皇心中一动。

    “在天京地下那也有条深渊,但那里似乎根本没风啊...否则的话,我的仙级泻药都没法用了...不过这里比那里更深,天京那次估计也就不到一千米的样子...”

    越往上,耳边的风声便越是响亮,但身边却是一片风平浪静,连头发都纹丝不动。

    这所谓的高坡其实也不过几十米高而已,虽然极为陡峭,但在觉醒者脚下却算不得什么了,片刻功夫便已到顶。

    “这地方...”

    站在坡顶,大朱吾皇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前出现的,是一片极其奇异的景象。

    那确实是一条深渊,只不过说是深渊又有些不像,在那深处浮动着一层红蒙蒙的光辉,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条火焰长河一般。

    在那光辉上方,还有肉眼可见的气卷呼啸来去,应该便是那风声的由来了。

    “好像是岩浆...但如果是岩浆的话,为什么这里的温度没有变化?诡异...”

    大朱吾皇抬头向前方看去,有那黯淡的光亮映照,对岸若隐若现,估摸着怎么也得有数千米的距离,但可能更远,也可能更近,因为那光芒的缘故,空气似乎有点扭曲。

    “胡老四先前说的,还真是有可能,估计就是这道深渊挡住了昆族...不对,对过好像有动静...是错觉还是...”

    对岸,有些微的光芒闪烁,似乎还在移动。

    实在太微弱了,大朱吾皇的目力再好,也不可能看清哪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确实是在移动,就好像是一群人举着火把,正沿着深渊的边缘行进。

    “果然有昆族...”

    大朱吾皇悚然而惊,在这地下千余米处活动的,也只有昆族了。

    “昆族我现在可招惹不起...这条深渊再宽,如果遇到上次那位山王一样的高手,一样挡不住...

    如果按科学院的说法,山王是战王级,但战力估计要超过普通的圣师境,上次如果没有我的仙级泻药,我那便宜老丈人应该是干不过他的。”

    大朱吾皇默默的猫下了腰,朝后退了几步,只露出了一个脑袋继续朝着对岸张望着。

    虽然离的远,但如果真有圣师境在,自己那么大大咧咧的站在那,可不敢保证对方发现不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他可不是傻子,嚣张也要看情况。

    自瀛洲空间出来之后,拿夜大壮试了试手,一般的宗师境,大朱吾皇自信可以搞定。

    但遇到圣师,除非蜜儿突破,否则定然没有太多的机会。

    如果遇到山王那种级别的高手,估计连逃走都难。

    “他们这是在干嘛?”

    虽然光线极暗,但是时间一场适应之后,对岸的景象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应该是某种特殊的昆族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此时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朝着深渊而去。

    在他们身后,果然有两头体型庞大的巨型甲虫,甲虫身上,隐隐约约各自站着一个身影,不过倒是没看见山王身下的那种金甲怪物。

    “按科学院的分类,这应该都是战将级,也就是宗师境,在昆族中也算是一方高手了,凑在一起,好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的样子...”

    ......

    一位位周身散发着莹光的昆族四周一站,后方的巨型甲虫早已停步,两位昆族战将走下了虫背,缓步向前,站在了深渊边缘。

    一位头生双角、额头有着一道道刀痕般黑纹的战将低着头朝深渊中看了看,淡淡说道:“大古,这次你可别和我抢了,我的孩子们太久没有活动了,关节都生锈了...”

    在他身旁,一个浑身上下穿着一层灰色石甲的战将摇了摇头:“钢刃,一切看焰神的指令吧,况且,这次动静不小,来的,可不仅仅是我们...”

    他话音未落,果然,身后又传来了一片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一群群昆族簇拥着几头巨甲自黑暗之中涌出。

    没多久,深渊边,已然聚集了数万昆族和十三位战将。

    人多了,先前那位钢刃和大古反而沉默了下来,十三位战将一字排开,站在深渊边,静静的等待着。

    时间在这黑暗的世界中悄然逝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深渊之下,那一条火焰长河似乎轻轻的跳动了一下,一点点红光扶摇而上。

    “竟然有十三道指令?焰神这次是要将地面世界一网打尽嘛?”

    那红光来的极快,很快便能看清,那是十来个拳头大小的火球。

    那十三位战将目光炙热,站在那纹丝不动,那火球飞舞到了他们身前,正好一人一个,瞬间便融进了他们额头之中。

    片刻之后,十三位战将齐齐转身,率众离去。

    ......

    深渊对过,大朱吾皇看得一脸窘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莫名其妙从下面冒出了十三个火球,似乎是那火焰长河传递了什么讯息出来?

    难道所谓的核族就生活在那里面不成?他们要干嘛?

    但十三个战将级,又能翻出什么波浪来?几位圣师出手就能扫平了吧?

    他并不知道,与此同时,在无尽的地下世界中,到处都是类似的场景,甚至,还有不少骑乘金甲的战王级出现。

    如今,整个新历世界中,所有的势力相加,明面上的圣师接近百位。

    但是,这一次出现的战王级,数量数倍于此,而战将级,更是以千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