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五十九章:意外的发现(两章合一)
    有了胡万古当标榜,胡老四等几个立马就成了乖孙子。

    这几位,别的没有,但见风使舵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否则也不可能在锦田这开上几十年黑矿,混到这地步。

    夜大壮看上去憨,但就算没有咄咄逼人,估计挨了一顿揍后也会学会做人,紧抱大腿。

    能成老大的,在能屈能伸这方面,都是有天赋的。

    锦田四大天王就乃其中翘楚。

    来时,胡老四他们每人带了百把人,还都是觉醒者,不过这水准自然差的可以,最高不过浅显境。

    此时老大带头,一个个都老实的很,跑东跑西帮忙维持着秩序,遇到难走的路还不停的搀上几把,活活从地痞流氓变成活**了。

    从锦田到夜大壮的矿洞要走三百多公里山路,幸好鼠族虽然体型瘦小干枯,爬起山来倒是灵活的很,估摸着一天多就能到了。

    一路上,大朱吾皇也没闲着,把胡老四他们喊到身边,看似不经意的闲扯着,实际上却是想从他们嘴里套出点什么来。

    这些个矿主在锦田待了那么多年,如今夜大壮发现了元气石矿脉,难道这三位手里就没什么好东西?

    但没料到的是,这三个家伙还真是皮厚的可以,看似唯唯诺诺就差没把他当爷爷供着了,可说到紧要关头就在那插科打诨,根本没一句实话。

    大朱吾皇也就呵呵了,你们小聪明是有些,但特么看不清形势嘛?

    还是真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掉钱眼子里去了?

    太不懂事了!

    但这么一来,岂不是不打自招?

    这些个家伙确实藏着点好玩意啊!

    那还和他们客气啥?都特么装孙子了,爷爷要你们东西那叫教你们啥是孝顺!

    大朱吾皇早就打听过,这几个家伙,包括夜大壮在内,这些年来手头都沾满了鲜血。

    加上他们那些手下,按自己上辈子的法律,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枪毙个七八回都不带冤枉的。

    对付他们,那真是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啊!

    一大早出发,到了中午,已经行进了将近两百公里,不过前方连小路都没了,就是一山隔一山,偶尔才有谷地可通行。

    翻过一座海拔千余米的山丘,大朱吾皇站在山坡上,举手遮了遮刺眼的阳光,望了几眼,问道:“你们几个的矿洞都在这一带?胡老四,听说你那地方和夜大壮是邻居?”

    胡老四笑着点了点头:“是啊,不远...胡老四那个是从别人手里接过来的,开掘的早,离锦田其实算近的了...

    我们三个的,还在里面,路更难走了...黄老大,不是我胡老四在这胡说,别看我们人前风光,可这挖出点破东西来,光是运输就是大问题,其实,我们赚不了几个子儿...你们俩个说说看,是不是?”

    一旁,李冠和相胖子点头不迭,纷纷叫屈,说到后来,这三家伙都快成圣人了。

    开着矿不赚钱,还得倒贴养活锦田的矿工,简直都能评选联盟好人了...

    听他们胡扯了半天,大朱吾皇也不打断,走了几步忽然停住了脚步,回身说道:“三位都是好人啊...黄某素来以为,好人不能吃亏,这样,都赔成那样了,你们三个的矿洞也别开了,灰大你们过来...”

    指了指鼠族三位长老,大朱吾皇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等等都自己指指路,让他们三个带人去接手吧!这种赔钱的事,我来...老子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胡老四有点傻眼,朝着身旁两位看了看,也不知该怎么搭茬。

    大朱吾皇瞥了他一眼,笑眯眯的走了过去,伸手好像要拍拍他肩膀:“胡老四啊...”

    啊字都没结尾,忽然间反手就是一抽。

    宗师境的力量瞬间爆发,这一巴掌就算只用了几分力气,也是以吨论数的。

    啪的一声脆响,胡老四直接被他抽飞了十来米,重重的撞在旁边的山石上。

    如若不是好歹也有大师境的底子,估计脖子直接就被抽折了。

    “这...”

    相胖子和杨冠浑身一抖,还没来得及反应,旁边一直像个木头桩子一样跟着的胡万古已然双目一瞪,宗师境的气势一出,直接将两人压的气都喘不过来了。

    大朱吾皇不知从哪掏出了块手帕,低着头擦了擦,朝着身旁使了个眼色,夜大壮如今可懂事的很,立马冲了过去。

    胡老四虽然也是大师境,但不过中期而已,原本实力就比夜大壮差上一筹,又是精神系的,猝不及防之下,被大朱吾皇扇的七荤八素,脑袋嗡嗡直响,哪里还有反抗之力?

    夜大壮可不客气,直接就是一顿拳脚,而后提溜着脖子拖了回来,往大朱吾皇面前一顿,这才规规矩矩的站到了一边。

    大朱吾皇躬下身子,用手帕帮胡老四擦了擦脸,和声细气的说道:“前面手忽然抽筋了,对不起啊...”

    他这一啊,胡老四就是一抖,果然,还没啊完,手帕一丢,直起身来又是一脚。

    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大朱吾皇揉着大腿,无辜的很:“呃,腿特么又抽筋了...实在缺少锻炼...”

    这次,都不用大朱吾皇再使眼色,夜大壮已经和疯狗一样冲了出去。

    黄老大虽然没明说,但这腿又抽筋了一下,很明显是对自己下手太轻觉得不满意啊...

    一声声惨叫响起,夜大壮这次可发了狠,好一顿胖揍,还把胡老四的双手都掰折了,这才又拖了回来。

    大朱吾皇这次连看都没看胡老四一眼,而是转向了相胖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忽然笑了:“胖子,你也就这体型占便宜,让我觉得挺亲切,来,去把胡老四宰了...以后就是自己人!”

    “这位完全就是个笑面虎啊...”

    相胖子浑身的肥肉一哆嗦,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原本和胡老四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宰了他也没啥心理负担,就当投名状了!

    刚想动手,身旁杨冠已经冲了出去,伸手一抄,手里就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刃,一刀就朝着胡老四的脖子砍了下去。

    “这特么是抢生意嘛?”

    相胖子顿时急了眼,胖乎乎的身子瞬间灵活了许多,原本就离得不远,向前两步,一猫腰,一把掐住杨冠的脚脖子往后一拖,直接将他拽了回来,甩的老远。

    而后才从身边搬起了一块一人来高的大石头,直接朝着胡老四砸了过去。

    眼见着就要被砸成肉糜,原本已经昏昏沉沉去了半条命的胡老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精神,双足一蹬,整个人滑开了好几米。

    嘭的一声巨响,那块巨石轰然坠地,胡老四额头冷汗淋漓,双目之中皆是凶悍之色,目光一扫,一个精神风暴便朝相胖子丢了过去。

    杨冠被相胖子甩了出去,猝不及防之下,脑袋撞在了一旁的石壁上,血流满面,整个人都有点晕,索性也用上了天赋异能,额头金光一闪,多出了两支犄角,一躬身便是一个野蛮冲撞。

    ...只是片刻功夫,方才还称兄道弟的三个家伙就打成了一团,热闹的很。

    大朱吾皇笑吟吟的带着人闪到了一边,吃瓜看戏。

    等到三人都快半死不活了,才让胡万古丢了个精神震慑,直接全部干趴在地,自己则一脸惊诧的踱了过去,叹息不已。

    “这是何苦来哉?自家兄弟什么事情不好商量,非要闹成这样?

    老杨,你瞧你整的,这一脸的血...

    还有你啊,胖子,肠子都快被扯出来了吧?哦,那是肥肉...

    胡老四,你...我就不心疼了,原本我就想弄死你丫的...叫你特么不老实!”

    三人欲哭无泪,胡老四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象蛆一样蠕动到他身前,可惜双手折了也抱不住大腿,只能仰着脑袋哀求着:“黄老大!我知道您要啥!真的知道...饶我一条命,我啥都给您啊...我那矿洞里有煤晶...

    真的有啊!那个矿洞里的矿工都被我宰了...您杀了我,肯定找不到的!”

    “煤晶?这玩意你都挖得到?”

    大朱吾皇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没等一口气吸进去,杨冠和相胖子也冲了过来。

    一个说自家洞里发现了一条金沙矿脉,一个倒是没啥好东西,但愿意把家当全部拿出来,在天京和津南都有十来套房子。

    这三位,刚来锦田的时候,过的是那种刀口舔血的生活,也不是没从生死边缘走过,真是靠自己一拳一脚打出了这点家当的。

    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原先的血性和豪情早已被那舒适的生活消磨干净,先前还能处惊不变,但真当死亡来临的时候,这表现比普通人还不如。

    大朱吾皇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又用脚尖捅了捅胡老四:“我刚才只是开开玩笑,哪里真有那么多时间来开这些个破矿啊...

    你们这样,我压力的很大...”

    他犹豫了半天才叹了口气:“不过为了行善,我就勉为其难吧...既然你们都这么仗义,日后就是自己人了。

    嗯,胡老四,这里也没个会治愈术的,你先熬会吧,反正也就断了两条胳膊,扳扳正就好了,死不了...

    来,先和我说说你那煤晶矿...相胖子,你们俩怎么那么没眼力价呢?没看见你家胡兄弟都走不动道了嘛?还不快扶着...咱们边走边说!”

    ......

    对比什么金沙矿、元气石矿脉来说,大朱吾皇反而对煤晶矿更感兴趣。

    他有独立空间在手,日后还怕没有财富?

    元气石矿脉中,对他最重要的,其实也不过是元精而已。

    而且听夜大壮的介绍,那条矿脉不大,也未必能有。

    但煤晶矿就不同了。

    那是史前文明遗留下来的东西,也是所有博古学家梦寐以求的珍物。

    每一块煤晶有大有小,小若指尖大若山丘,里面包着的可能就是一鞠黄土,也可能会是能改变整个世界的惊世宝藏。

    当年,联盟在海城遗址发现的,便是一个大型的煤晶矿。

    最终还引来了昆族,一场大战下来,海城地裂,那个煤晶矿也陷入了地底深处,但是,联盟在这之前也颇有收获。

    花满天曾介绍过,如今联盟科学院中的不少成果,全部来自于那一役。

    胡老四被相胖子和杨冠夹在当中,垂头丧气的介绍着,大朱吾皇一面听一面琢磨了起来。

    “真是是煤晶矿的话,那是绝对不能放过的...哪怕自己用不上,交给联盟科学院也好...不过最好还是都搬到瀛洲空间里,那里的设备应该比科学院先进多了,等日后能量度充足了,说不定会有些额外的收获。”

    “就是不知道规模大不大啊...按胡老四的说法,这煤晶矿他其实也就刚发现了两三年,而且地形非常复杂,还是一个矿工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地穴之中才偶然发现的...”

    “如果真的深入地底千米之下的话,那里可是昆族的地盘了...也怪不得他不敢大肆发掘,至今为止也就挖出了大大小小十几块煤晶而已...”

    “但是,如果这地方如果真有昆族出没的话,煤晶矿早就被他们搬空了,按科学院的说法,之所以全世界发现的煤晶矿那么少,就是因为昆族似乎对这个也很感兴趣...”

    “不过夜大壮的矿洞离胡老四那也就一百来公里路,他那都发生了昆灾,还是不可不防。”

    一拿定主意,大朱吾皇立马把夜大壮喊过来,吩咐了几句。

    他自己带着人去胡老四的矿洞,夜大壮带着一半鼠族先去他的矿洞看看。

    如果昆灾未退,暂时就先不用下矿,等他来了再说,如若昆灾已退,那就直接开掘。

    大朱吾皇描述了一下元精的模样,让他留意好了,如果发现,其他东西,都可以不要,这个必须挖出来。

    随后便是画大饼了。

    夜大壮越听眼睛越亮,挖出来的元气石,两成留给他,而且,如果发现了那什么元精的话,晋升宗师境的资源,黄老大都包了。

    日后还能带着族人迁徙到独立空间去...

    这种条件,去哪找?

    胡老四等几个倒是刚听说这位黄老大竟然还是位空间领主,更是心若死灰,半点反抗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了。

    再听听还能有两成收益,甚至还能帮着晋升宗师境,更是眼睛都红了。

    要知道,刚才胡万古可是一开口就要九成的啊!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上来就直接投诚,把底子都交出来,说不定也能混点好处。

    何苦还遭这罪...

    想想就冤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