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五十七章:老熟人(两章合一)
    万余人自聚居地内穿行而过,声势极大。

    如果不是身后那些鼠族实在獐头鼠目、形象不佳的话,还真有种大将军带队出征的意气风发。

    不过锦田这实在太乱了些,到处都是弯弯曲曲的小巷,实在不适合大部队通行,这么多人,光是走出聚居地就花两个小时。

    有咄咄逼人和阿特拉的微笑在,夜大壮如今已经完全沉迷,在那不住的介绍着:“锦田这的矿洞挺多,但靠近聚居地的那些早就被开掘干净了,如今的那些都在深山中,最近的几个也有一百多公里。

    加上是山路,就算是觉醒者也得走上半天,带上后面这些累赘就更别提了,一般来说,每次招工完,最少要两天时间才能赶回去...”

    此时,已经快走到聚居地边缘,再往前几里就要进山了,大朱吾皇抬头张望了一眼,问道:“你前面说你那矿洞最多的时候招了八千多人,这么多人,在山里面吃什么?”

    夜大壮轻笑了一声,朝着身后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招募的大部分都是鼠族,这些家伙吃什么都能活,矿渣都能吃...只不过吃了不长个,寿命也不长而已,不过他们一生就是一窝,死不光的。

    更何况,鼠族这些家伙,只有吃了矿渣之类的才有希望觉醒,他族里那些觉醒者,九成都是在矿洞里觉醒的...”

    大朱吾皇讶然不已:“还有这种事?”

    “黄老大,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他们自己...喏,那个灰大,当年就是在我那雇主那干活的,觉醒后才走。”

    这下,大朱吾皇还真来了点兴趣,将灰大喊了过来,刚问了几句,老头立马得意了起来,那小胡子翘啊翘的,两个缺了半截的大板牙都露在了外面,一副被挠到了痒处的模样。

    “领主大人,这可是我们鼠族独有的能耐,越是珍惜的矿藏,吃下去觉醒的几率越高!”

    夜大壮在旁边不耐烦的说道:“吹什么牛逼呢?高?这么多年,你们鼠族在矿洞里打工的没有千万也有几百万了吧?哪个不偷吃点矿石,觉醒了几个?

    黄大人,要我说,还不如换批人去,这帮家伙们手脚实在不干净,这次咱们挖的可是...不管是什么吧,但和之前那种矿石没法比,等等挖出来的还没他们偷吃掉的多...

    锦田这,会挖矿的也不止他们一家,实在不行,去大城里找穿山族就是了,虽然招不到这么多,但干这活,一个顶他们一百个!”

    灰大顿时急了眼,刚想骂娘,但一看夜大壮那凶神恶煞的模样,立马就萎了,缩着脑袋叫冤:“领主大人,这次和之前可不同,那时候,他们这些矿主可是往死里用咱们的...也不给吃的,就每个月发点伙粮,还得带回族里给小家伙们,不吃矿石能吃啥?

    您是咱们的大恩人,给我们指望不说,还特地叫乌族那小子去进了粮食,这次保证没人会坑您,那个小混蛋要是敢手脚不干净,我第一个剁了他!

    至于穿山族,建筑挖矿确实是好手,但开销大、脾气也大啊,一个会几把手艺的,跑出来就敢叫什么大师,脑袋昂的和天鹅族似的,那种人,怎么能用?”

    大朱吾皇呵呵笑着拍了拍他肩膀:“放心好了,在征召函上签了字,你们就是我自己人,不用你们还能用谁?

    真有这本事是好事,以后也别吃矿石了,我去找点精炼的矿物给你们试试...说不定能多觉醒几个。”

    灰大顿时感动的无以复加,抽泣着表起了忠心。

    原本就已经不远,几个人说说话,便已到了前方的山口,拐过一个弯,原本便是入山的小道了,可此时,那小道上竟然站满了人,就连山坡上都是密密麻麻一片人群。

    “这些王八蛋,竟然在这等着我们?”

    夜大壮脚步一顿,低声骂了几句娘,眼中却皆是兴奋的光芒。

    如今自己可是有靠山的人,就连李统领看见身旁这位都得点头哈腰,你们这是想作死?

    知道夜大壮发现的是元气石矿脉之后,大朱吾皇对发生这种状况毫不意外,反而觉得他们出现的似乎晚了些,抬头看了几眼,笑着问道:“站在最前头的就是那几个矿主?咦...那家伙怎么有点脸熟...”

    夜大壮也不知道他说的脸熟指的是谁,只是点了点头,介绍道:“那个高高瘦瘦的就是胡老四,这老狐狸蔫坏蔫坏的,阴的很,是狐族的分支子弟...

    旁边那胖子叫相胖子,不是外号,名字就叫这个...据说和长老院的一位大人物有点关系。

    两人身旁那个山羊胡子叫杨冠,这老家伙倒是没听说有什么后台,不过能在锦田开私矿的,除了我之外,多多少少都有点背景。

    站在他们当中还搂着两女人的家伙...我倒是真没见过,那脸生的很...应该是外头来的...”

    “我倒好像认识...不过这家伙怎么会跑这来了?”

    大朱吾皇已经认出了人,笑了笑,也没多说。

    越走越近,夜大壮面色渐渐的阴沉了下来,觉醒者的感应有距离限制,此时到了近前才发现,那位他不认得的生面孔,身上的能量波动竟然是宗师境的。

    半步宗师和宗师虽然看似只差半级,但在肉身力量和天赋威力上提升极大,那是一个槛。

    就算是号称人人可以跨境的龙族,精英境单挑大师境确实能做到,但让大师境去对上一位宗师,多半还得歇菜。

    胡老四他们竟然能请到宗师出面,难道是背后的势力出手了?

    如今看似自己这边人多势众,可关键是,面对这样的高手,可不是凭着人多就能顶用的。

    再说了,身后跟着的,那都是鼠族,别说几万了,就算几十万又有鸟用?

    他朝着身旁看了看,却见这位黄老大面色丝毫不改,依旧大步的向前走去。

    夜大壮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是将灰大喊了过来,让他找人去镇守府通知李南,有巡守统领在,哪怕是宗师境也不敢随意乱来才对。

    至于现在,如果对方真的要硬来,这位黄老大也治不住的话,最多和他拼了就是,怎么也得保证黄老大的安全。

    忽然间,夜大壮又有些迷糊,明明刚认识,自己还被他揍了一顿,为啥自己还真成了人家狗腿子了?

    但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便又消失不见。

    反正自从遇到这位之后,他脑子里的问句多的数不胜数,想起来都头疼,还不如忘了得好...

    ......

    胡万古挺郁闷。

    两年多年,自己还是堂堂的天京巡卫统领,执掌一方大权,手下兵强马壮。

    结果,两年前自己莫名其妙失去了几天意识,等醒过来之后,自己的统领之位就被占了,而境界也从宗师后期跌落到了中期。

    关键是,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

    唯一清楚的是,自家侄子在悟空连锁被人欺负,自己上门撑腰,遇到一个大朱族的小胖子...

    后面的事情,就完全不记得了...

    他曾想去悟空连锁打探清楚,结果发现,从上到下,所有管事的西洋人全部消失的一干二净,而自己带去的那些亲信,也不知被发配去了哪里。

    而后,他就成了整个家族的笑话...

    堂堂一个宗师,莫名其妙被掳去所有职位,闲赋在家,每天还要面对那么多怪异的眼神,这压力可想而知。

    他和胡老四倒真是老相识,小时候便在一起玩耍过,之前还在统领之位的时候,这小子就时常赶去天京孝敬。

    正好这次想出来散散心,锦田离天京又近,也就跑来了这里。

    就算如今已经被闲赋,但他毕竟挂着大长老之子的名头,在家族中可能还会遭点白眼,但到了这种小地方,那完全就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了。

    别说胡老四,就算跑去镇守府,那位祭族的邱田也得客客气气的伺候着,待了一段时间,他倒是真有些乐不思蜀了。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这次胡老四说天京有人看上了他名下的矿,让他出面帮忙求个情,胡万古自然不会不答应。

    不过,究竟是什么矿藏会引动天京那来人?

    这点胡老四没说,但想就这么简单、靠塞两个美女就糊弄过去那是不可能的,回头还得好好和他算算账。

    狐族家大业大,但毕竟资源也有限,如今自己没了统领之位,想要晋升圣师几乎不现实了,除非有点横财。

    胡万古能在锦田待这么久,其实对那些私矿也早已有了些想法,这次,倒是个机会!

    “老大,就是那小子,据说是来自天京的大人物...旁边那个是夜大壮,也是个矿主。”

    身旁,胡老四低声提醒了一声,胡万古正在和怀中的美女调笑,闻言抬头看了看,不由得一乐。

    “大人物?这算什么大人物?也就是修为还凑合...不过看那年纪,应该也二十好几三十不到了,精英境,也算不得什么。”

    当年也就见了一面,如今大朱吾皇容貌大变,胡万古哪里还认得出来?

    而且这小子减肥之后,原本的稚气也少了,看上去也老成了许多,光看外表,还真没法断定到底多大。

    胡万古当了几年巡守统领,天京城内那些大族子弟他没有不认识的,好歹会买些面子,这位陌生的很,怎么可能是什么大人物?

    估计是觉得锦田这山高皇帝远,冒充了身份过来打秋风的吧?

    这种骗子,在天京那些年,他逮过不少呢...

    他笑了笑,指着百米开外说道:“就这种货色,就算大人物了?一个精英境,在天京的场面上都没见过,背景能大到哪去?再加一个大师境,后面都是一群普通人,你们带了那么多觉醒者过来,直接揍就是了...还需要我出面?是觉得我闲得慌嘛?”

    胡老四低头哈腰的解释道:“老大,昨天李南统领也和他们在一起,小弟我不是怕...”

    话还没说完,胡万古已经冷笑了起来:“李南?那种货色能有什么见识?要不是在狮族混不下去了,他能被发配来这种破地方?

    老四啊,不是我说你,你好歹也是咱们狐族的人,一天到晚就会琢磨些偷鸡摸狗的事,眼光实在不怎么样,局面也太小...”

    “你要在天京混的好,能来我这?”

    胡老四腹诽不已,脸上却依旧堆满了笑容,点头不迭:“那是那是...不过老大你既然来了,也就帮咱们助助阵,毕竟这里还在聚居地旁边,前面我看见鼠族有人跑了,估计是通知李南去了...

    他收了笑容,苦兮兮的朝胡万古看着:“老大您是贵人,自然不怕他,可小弟我还得在这混日子...”

    胡万古松开了一边的美女,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得了,等李南来了,我来和他说,别说李南了,就算是邱田来了又怎样?”

    说着话,他偏着脑袋瞥了胡老四一样,忽然语调一转:“不过,老四啊,这事情摆平了之后,你可得老实和我说,那个夜大壮到底挖出了什么玩意,值得你这么兴师动众...

    如果真有好东西,我倒是也有兴趣参点股,也算帮你们站站台了...

    当然了,我这人心善,也不会全要了你们的,至少给你们三个留下个一成两成的。

    可别糊弄我,否则的话...呵呵!”

    “留下一成两成?你还真是心善...”

    胡老四脸色一白,身旁的相胖子和杨冠低着头,拳头捏的咯咯响,但却又哪里敢出声?

    别说这位的背景了,就是那宗师境的修为,也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一时间三人都有些后悔,如果早知道这位会这么狮子大开口,何苦还拉上他?

    按他的说法,对过那家伙只怕是个骗子啊,说不定就是夜大壮拉来演演戏的...

    如果是这样,没有胡万古,自己三个也能搞定啊!

    反正看他的意思,也就是准备在旁边看看戏,只有等李南他们来了,才有可能会出面一下。

    可现在呢?前门驱狼后门来虎,反倒是尴尬了...

    他们在这郁闷,大朱吾皇已经带着夜大壮走到了近前,朝着胡万古看了看,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招呼道:“胡大统领,你身但重任,不在天京坐镇,怎么跑来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