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五十二章:不堪一击(两章合一)
    这位自家本族的近亲,其实和大朱吾皇没半毛钱关系,更没招他惹他。

    不过一路上过来,也听乌夜介绍过,知道这些矿主个个手上沾满了血腥,这种人,折腾一下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至于大师境,很了不起嘛?

    哪怕不拿出空间征召函来也无所谓。

    蜜儿还在宠物空间里待着呢!

    如今这位已经是半步圣师,眼瞅着就要突破了。

    区区一个锦田,最强的就是那些和奴隶主没什么两样的矿主,难道还能有圣师坐镇?横扫一遍都不怕!

    但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想着让蜜儿出手...

    以他如今的身份和对联盟的贡献,就带着一个融汇境跑出来,大长老和虎王能放心?

    自己一早去了联盟总部申请空间征召函,就算层层上报,一个白天下来,这时候,估计早就派人跟来了吧...

    实事求是的说,他如今的心思,根本没放在面前这位夜朱族的近亲身上,余光一直在人群里扫着呢。

    我这种联盟之光,至少得有宗师随身保护吧?否则多没面子...

    夜大壮可没想那么多,客套了一下,结果对方还是这么嚣张,那还怎么忍?

    下面几千人看着呢!马上天色一黑,鼠族的也要出来晃悠了,今天再丢次面子,以后就更别想招到人了!

    夜大壮城府不浅,面色一沉,但却没马上发作,而是朝着身旁那中年人使了个眼色。

    这刘三已经跟了他快二十年的,懂事的很,立马偷偷的溜下了台,在人群中左挤右挤,一会功夫就跑了出去。

    那小子一看就是有点来头的,和那些苦哈哈们不一样。

    锦田这也有巡卫,虽然平时不太管事,但还是要打点一下。

    矿主大人还要在这招人,等会打死了人,万一把他们惹出来也是个麻烦事。

    看着刘三一转眼功夫就跑的没影了,夜大壮这才转过身,冷笑着朝大朱吾皇打量了几眼。

    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精英境的能量波动,如此飞扬跋扈,身份基本就确定了。

    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位矿主找来的冤大头,回头在这出了事,那家伙估计也得背锅!

    “哟,你还敢瞅我?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我背后可是有人的!”

    大朱吾皇昂着头,他个子原本就比夜大壮高出半个头,此时简直就是在用鼻孔看人。

    “太特么嚣张了!”

    夜大壮恨的牙齿咯咯直响。

    老子知道你背后有人,可我就算真的宰了你,家里找上门来又能怎样?

    只要再给自己几天时间,能多挖点元气石出来,再躲上几天,等风头一过,天下哪里去不得?

    如今,刘三已经去安排,老子也不用再忍了,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

    一打定主意,他哪里还会客气,直接狞笑着凑了过去,一双玻璃珠子一般圆滚滚的眼睛瞪的老大,散发着丝丝凶残之色:“瞅你?瞅你咋滴?”

    “你再瞅一下试试!”

    “试试就试试!”

    “行,你找抽我满足你!”

    “来,你敢动老子一根汗毛?”

    夜大壮主意想的挺好,只要这小子一动手,哪怕沾到一根毛,直接拍残了他。

    反正夜朱族的防御不必犀族差多少,区区精英境而已,不动用天赋,先挨上一下,就当是给自己挠痒痒了。

    “这可是你叫我抽的你啊!”

    对过,大朱吾皇可不客气,直接仰身蓄力,一拳就朝着他面门砸了过去。

    两人离的原本就近,等拳风临面,夜大壮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小子这一拳,速度快的离谱,拳头还没到,带起的风声就刮得自己面皮刺痛。

    什么时候精英境能有这种实力了?

    他微微一分神,那一拳已经结结实实的命中靶心,正好是他鼻梁和眼睛的正中部位。

    ‘嘭’的一声闷响,台下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一条五大三粗的身影已经倒飞出去好几米。

    宗师级的肉身,大朱吾皇如今全力一拳有多重?

    至少接近五千公斤,再加上蓄力之后的冲击,已经突破了这个数字。

    哪怕夜大壮的皮再厚也吃不消,就连他自己,手骨也发出了咔嚓一声轻响。

    不过倒不是骨裂,而是力量实在太大,关节有些受损。

    夜大壮更惨,鼻梁和眉间原本就是防御相对薄弱的地方,这硬生生的挨了一拳,直接就被砸懵逼了,鼻血狂飙,眼泪都出来了。

    “我艹,这小子真的只是精英境?”人群后方,一个摊位旁,一个身材敦实的中年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身为宗师初期,夜大壮的修为自然瞒不过他。

    那夜大壮可是半步宗师,肉身已经强悍到一定地步,普通的精英境,哪怕站着让他打,不动用天赋的话,估计也打不出这种效果来。

    更何况,大朱吾皇这一拳,最出色的还不是力量,而是速度,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命中?

    只要夜大壮反应得过来,哪怕偏上几寸,用脸皮去接,也绝不会搞得这么狼狈。

    “看来这差事很轻松啊...毕竟在锦田这破地方,这个夜朱族的家伙已经算是顶尖高手了吧?

    不过刚才那下是偷袭,看着惨,其实没受什么伤,真要打起来,多半那小家伙还不是对手...让他先挨上几下涨涨记性也好...”

    这位来自联盟总部的宗师饶有兴致的看了几眼,不动声色的朝着台前挤去。

    大朱吾皇可不知道真有人时刻在保护着自己,他正在那捂着手骂娘呢。

    “王八蛋,你行啊!还真敢对我行凶是吧?用鼻子把老子的手都撞骨折了!”

    夜大壮坐在地上晃着脑袋,鼻血洒了一地,好容易清醒些,听到这话气的差点没晕过去。

    你特么见过谁用鼻子撞人手的?你还骨折?碰瓷也不带这么碰的吧?

    “哟,总算5000怨气值了!”

    大朱吾皇喜滋滋的看了看系统提示,刚准备再刺激一下,耳边就回荡起了一声低沉的怒吼。

    对过,夜大壮整个人膨胀了一大圈,浑身的黑毛根根竖起,双眼红光闪闪,已然狂化。

    在新历世界中,狂化是最为常见的天赋异能,但并不代表不强。

    不少觉醒者,狂化之后除了力量、防御上的增幅之外,还会有特殊的状态加成。

    夜大壮便是如此。

    此时,他那一根根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黑毛将衣服都刺破了,狰狞无比,顶端还闪动着幽幽蓝光,飘散着一股鱼腥般的味道。

    “这哪里是野猪,明明是只豪猪嘛...”

    大朱吾皇都觉得这家伙是不是串种了。

    ......

    “这家伙是变异狂化?那尖刺有毒?”

    人群中,那位中年宗师面色一变,这下就有点憋不住了,刚想上台,耳边就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黄勋,先别出手!让那小家伙练练手...这么合适的对手不好找,是个好机会。”

    “大长老?他老人家也来了?这小子是谁啊?”

    黄勋面色一变,止住了去势,心中骇然无比。

    大朱吾皇获得瀛洲空间掌控权一事知道的人其实并不算多,更何况,他减肥成功后的模样更是没几个人认得。

    黄勋虽然接到了长老院指派下来的任务,却不知被保护者的身份。

    还以为是哪个大族的子弟,某位长老假公济私,来时还有些怨气,所以才没第一时间出面,想等着那小家伙吃了点苦头之后再说。

    可谁能料到,一个精英境的小家伙,派出了一位宗师随身保护还不够,联盟大长老都亲自出面,这也太吓人了...

    这种待遇,简直骇人听闻,整个联盟有谁担得起?

    哪怕是龙王来了也不过如此罢了。

    想着想着,黄勋看看大朱吾皇的模样,不由得一激灵:“这小家伙不会是传说中的返祖体质吧?大长老准备帮他拉皮条,所以才这么着紧?”

    他倒是猜对了一小半。

    台上,夜大壮已经完全狂化。

    原本一米七十多的身高倒是没什么变化,但腰围却比先前整整粗了一倍,特别是那下半身,屁股滚圆、双腿肌肉虬结,壮的不像话。

    眼见他身子向前一倾,就要向前冲来,大朱吾皇忽然伸手朝前一挡:“且慢!”

    这两个字似乎有着魔咒,不停的在夜大壮脑海回荡...

    “慢...慢...慢...”

    就好似有回声一般...

    迷迷糊糊中,夜大壮的脚步真的为之一顿,随后便听见对面那小子又急又快的问道:“先别急,我问你个问题!

    如果你有两个矿洞,其中一个有昆族来袭,里面有五百二十二个人,如果你打开一条通道,便能将它们引到另外一个矿洞中...

    那矿洞中只有一百零三个人,但其中有一个是你至亲之人,那么请问!

    来袭的昆族共有多少条腿?”

    这问题实在太玄,夜大壮眼睛都直了,还没扳着指头算出一二三来,眼前就是一黑...

    这次,大朱吾皇汲取了教训,直接用的腿...

    ‘嘭’的一声,夜大壮那厚墩墩的身体再次倒飞了出去,狂化后,嘴角支出的獠牙都差点没折了。

    某个角落,花满天真是吃了一惊。

    在花赢正他们几个口中,他已经知道了大朱吾皇两个诡异的天赋。

    什么隔山打牛、疑似时光回溯的分解之术,之前自家那位不争气的小子还中过他的精神奴役之术,直到他快进入瀛洲前,虎王说情,才得以解除。

    但刚才的精神波动,好像又是一种新的天赋,看那位夜朱族的表现,应该属于精神霍乱一类。

    这小家伙到底有几种天赋异能?

    而且每个似乎都极为变态...

    数数看...

    刚觉醒时天赋预演,跨六阶奴役了胡万古。

    在瀛洲空间中,入门境用什么隔山打牛直接干倒了龙族精英。

    用那疑似时光回溯的天赋一人横扫空间怪兽。

    如今,又是跨阶精神霍乱了对手...

    而至今,他也不过二十一岁而已!

    龙王在他这年纪时,似乎都远不及他吧?

    一时间,大朱吾皇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再次拔高了一截。

    ......

    台上,夜大壮已经彻底晕了。

    还都没怎么呢,已经挨了一拳一脚了,这满脸的血啊,擦都擦不干净。

    堂堂半步宗师,被一个精英境的家伙弄成这样,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哪怕等等把这混蛋砍成肉泥,这脸也是丢定了的。

    可关键是,自己到底怎么了?

    中邪了嘛?

    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脑子里还在想着...到底有几条腿...

    大朱吾皇倒是挺满意...

    精神力充沛的时候,对上这些没啥脑子的家伙,咄咄逼人真是个神技!

    他倒是没估算过自己的精神力到底有多强,但肯定也是跨境的水准,否则的话,这位矿主大人好歹也是大师境,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其实他还真是谦虚了。

    魂穿之后,他在精神力方面原本就天赋异禀,而后一次幻境球再加三次完美洗髓,这底子之厚,普通的宗师都远远不及,唯有那些专修精神系的,方能与他媲美。

    如今的他,虽然只有精英境,但是,除了没有觉醒攻击性的天赋之外,无论是肉身还是精神,都已达到了宗师境的层次。

    花满天还想着用夜大壮来磨炼他,这档次哪够?

    别说是大朱吾皇了,就连同样服用了三颗洗髓丹的相轻柳,对上这种级别的对手,估计也花费不了太多的力气。

    大朱吾皇也觉得没啥意思,关键是,自己如此英勇,台下都没啥崇拜值的...

    不过一翻双值记录倒是吃了一惊。

    大长老啥时候来的?给了一万...

    还有一个叫什么黄勋的,六千。

    要知道,双值的贡献是和境界挂钩的,突破了五千就是妥妥的宗师境啊。

    一时间大朱吾皇都有点飘了,自己随便出来逛逛,宗师当保镖还不够,连联盟第一人都跟屁股后头暗中保护。

    这待遇...

    “嗯,既然连大长老都来了,那闹的大点应该也没事吧?

    他现身不现身无所谓,反正有他背书,再加上姥爷,差不多等于是长老院都认了!”

    大朱吾皇之所以非要跟着来锦田,一是为了双值,二来,其实也早已打听过锦田周边那些私矿的事情。

    系统给神子殿下开出了一长溜清单呢...

    原本他倒还不在意,可特么吞了自己那么多初级活性原基,如果还不把他养养肥,日后好拉出来打工还债,自己岂不是亏大发了?

    而且,他还指望着从神子殿下身上摸索出一点系统的来历,或者能多少得到些核族的消息。

    这三者之间,大朱吾皇总觉得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