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五十一章:矿脉之争(四千字免费章节)
    几千万的债务悬在脑袋上,这要出了问题还了得?

    大朱吾皇立马急了,东张西望了几眼,发现乱集中央有个黄土圆台,这时候正聚着一群人在那搞什么招聘,立马拉着乌夜挤了过去。

    一面走,一面心神一动,万幻袍消无声息的幻化了起来。

    原本为了低调,也就是一声灰扑扑的袍子,此时主体颜色没变,不过颜色却光鲜了许多,衣袖和衣裾上还多出了用金线刺绣的纹路。

    乌夜正在那嚷嚷着叫人让路,余光一瞥,差点下巴都没磕掉了。

    领主大人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不过他还算聪明,也没多问,反而指着那圆台解释了起来:“每个乱集都是由附近的部族共同持有的,每处都有个拍卖台,不过一般很少有人用,征用一次,就得向那些部族上缴一些元气石或者食物。

    这一次,好像是那些深山里的矿主来了,那些家伙都是有钱人,也不在乎这点小钱...”

    “深山里的矿主?都是那些大种族的嘛?”

    “也不全是,哪里的都有,如今锦田如今最大的一个矿洞就是夜朱族一位觉醒者名下的,不过这买卖其实也不好干。

    矿洞深入地底,那是昆族最喜欢出没的地方,死人是常有的事,整个矿洞被杀绝也不少见,别看这些家伙人前风光,其实那都是用命去拼来的...”

    大朱吾皇抬头看了看前方那拥簇的人群,讶道:“那还这么多人去?”

    乌夜将身前一个瘦小干瘪的家伙推开,回身苦笑道:“有啥办法呢?锦田这都是些苦哈哈,能吃饱一天算一天...

    那些矿洞虽然危险,但也不是必死,譬如近十年,暂时就没出过什么大事,还算安稳。”

    他抬头看了看:“快天黑了,鼠族那些家伙也快出来了,别看前头围了那么多人,其实这些矿主都在等他们呢...”

    “嗯,那就是说现在这帮家伙占着台子也没啥鸟用了?走...”

    “领主您也要上去?其实用不着的,咱们有空间征召函在手,不需要来这种地方招人...而且这地方加起来也就...也就...”

    说着说着他眼睛一亮:“啊,我明白了,领主是想亮明身份,而后让鼠族的那些老小子找上门来?”

    大朱吾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就算是吧!”

    乌夜踮起脚尖朝前头张望了一下,轻声说道:“领主大人,那我去和他们商量商量,有空间征召函在,就算不暴露您的身份,那些家伙也应该会给面子才对!”

    “不用!哪有这么麻烦?我自己过去!”

    乌夜一愣,连忙劝道:“领主大人,那些开矿的家伙都是些亡命之徒,野蛮的很...还是我去打个招呼吧...领主大人...”

    大朱吾皇根本都没搭理他,直接拨开了人群就朝前挤去。

    两次洗髓之后,他如今的肉身强度比宗师也差不到哪去,一群难民似的家伙哪里挡得住他?三下两下就到了台前不远处。

    台上,一个浑身黑毛的家伙正坐在一个石墩上,头也不抬的啃着一根牛骨。

    台下,一群面黄肌瘦的观众在那拼命咽着口水,看得双目放光,嘴巴还不停的蠕动着。

    那黑毛家伙身边,站着一个尖头尖嘴的中年人,一面拿着一个布袋在那晃悠着一面朝他指着:“看见没?这次夜大壮夜矿主来招人,一个人一个月就给十斤粗粮!一小时后开始,要通知家里人的赶快去通知了!”

    说着话,他从那布袋里倒出了一把谷子,捏在手里搓了搓,而后朝着台下洒去:“夜矿主做事最公道,实打实的粗粮,保证不掺石子!”

    那一把谷子其实也就百把粒,但一撒出去,台下顿时乱做了一团,差点没打起来。

    那中年人得意洋洋的笑着,刚想再鼓动几句,人群中就有人喊道:“十斤粗粮嘛?可西北那家这次给十二斤呢,每个月还能休息两天。

    夜朱族的矿洞可是全年无休的,就连发的粗粮都得家里人自己去取,而且大伙都听说没,那地方这段时间不安生呢...

    要我说,还是去西北乱集看看吧!”

    中年人面色一沉,还来得及没说话,夜大壮已经站了起来,双目在人群中一扫,提起手中的牛骨,一甩手就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那一根手腕粗细的腿骨竟然被他砸出了流星锤的感觉,比两个拳头还大的骨关节重重的撞在一个矮墩墩的胖子脸上,血花飞溅。

    夜大壮捞起衣摆擦了擦手,冷笑了一声:“回去和你家胡老四说一声,大家各干各的,锦田这别的不多,人有的是,他挤不死我的,别他娘的惹老子!最多鱼死网破!滚你娘的!”

    那矮胖子整张脸都被砸开了花,嘴唇全豁了,一口牙齿也掉了半口,哪里还说得出话来,捂着下巴就跑了。

    乌夜跟在大朱吾皇身后,轻声解释道:“这些矿主之间竞争也挺厉害,互相拆台的事情常有,不过加价招人倒是没听说过,而且台上这位说的没错,锦田有的是人,再折腾也不怕招不到,这次也不知出了什么事了...”

    出啥事和我有毛关系?老子想的就是双值!

    大朱吾皇哪有空搭理这些,朝正站在台上跳脚大骂的夜大壮看了看,拨开身前的人群,走了过去,站在台下朝他勾了勾手:“你...滚下来!”

    “来自夜大壮的怨气值3000点!”

    哟,堂堂大师境就给这点?你是嫌我太客气?

    看着系统提示,大朱吾皇很不满意。

    “是那个兔崽子叫老子滚?”

    台上,夜大壮眼珠子一瞪,刚想发飙,但低头一看,面色却是有些阴阳不定起来。

    这小子是哪冒出来的?

    看这一身穿着再加上精英境的修为,应该不是天京就是津南来的,锦田这除了那些矿主之外,可没这样的人物。

    关键是看那长相,看不出半点显性特征,如果说有,也就是鼻子比常人大了一些,但看体型,也绝不会是自家那近亲大朱家的。

    那最大的可能便只有一个了...

    这是哪个大族的天才子弟,基因融合极好,所以显性特征不明显。

    不过这又怎样?怎么说,他才区区精英境而已,老子半步宗师怕他?

    这是在锦田,又不是在那些个大城市,就算惹了事,随便找个矿洞一钻,谁能找得着?

    现在正是非常时期,这面子可不能丢!

    一丢就捡不起来了!

    ......

    在锦田这种地方,素来拳头就是老大。

    这里的矿主哪一个不是在刀锋上打滚的滚刀肉?

    夜大壮更是如此。

    夜朱一族的实力并不强,自有独立空间这种好事,自然是轮不到的。

    他们原本的祖地在海城旁,当年海城一役时被殃及池鱼,死伤惨重,后来,大部分人留在了当地重建家园。

    但也有几个部族对那场惨事心有余悸,成了北漂一族,也没了什么固定聚居地,如今,这几个部族中绝大部分族人都在外面给人当当保镖、打打零工。

    夜大壮原本也是其中一员。

    虽然资质、潜力都不错,但北漂的夜朱族基本都是以小部族形式存在的,有些,甚至只有几户,他家便是其中之一。

    象乌夜这样的,乌族虽然穷,但举全族之力培养他一个,还是能做到的,但到了夜大壮那,几家人家家当全卖了再卖血卖身都不够。

    所以,这家伙资质再好也没个鸟用,到了三十多岁也不过是个融汇境,还是帮人挡刀、拼命,换了点资源,硬磨上去的。

    如果就这么下去,也就是一辈子给人打工、混个温饱的命了。

    不过在他四十三岁那年,机遇来了!

    他当年的雇主便是一位矿主,在锦田南方三百里的深山中有个中等的矿洞。

    二十年前,矿洞昆灾,那位矿主尸骨无存,而他正好帮矿主在外办事,逃过了一劫。

    发生过昆灾的矿洞,一般不停个几十年绝无人敢再行挖掘。

    但那时候,夜大壮正好卡在融汇巅峰入精英的槛上,几年未得寸进。

    回到矿洞一看出了事,就下了狠心,把自家那几户全部喊来,把家当全部卖掉,又高价在锦田忽悠了一批矿工,继续开掘!

    这一挖就是二十年,也算他命大,那矿洞竟然至今平安无恙。

    他原本跟着雇主干了那么多年,对这一行本来就不陌生,胆又大,矿脉越挖越深,也发了点小财,换取了资源后,如今已是半步宗师境。

    最近,还在旁边挖出了一小条元气石矿脉,而且很可能是某条大脉的分支。

    如果被证实,这下他可就得发大财了,但没料到的是,祸福相依,麻烦也跟着来了。

    不知为何,这消息走漏了出去,旁边几个矿主顿时红了眼,联合起来准备把他的矿洞给吞了。

    幸好夜大壮之前有了钱,也交好了一些朋友,花了大价钱把他们请来坐镇,这才把形势给稳住了。

    但是,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

    在准备挖掘那条元气石矿脉的时候,昆族出现。

    矿工一夜之间便被屠戮一空,等到夜大壮得到消息,带着人赶到的时候,矿洞内,已成了修罗场,而且,留下的痕迹明显是昆族所为。

    这下,连他的那些朋友都待不住了,纷纷告辞而去。

    矿工死剩没几个,请来的帮手也走了,夜大壮一夜之间成了孤家寡人,除了自家部族的那些人之外,身边加起来也就几十号了。

    但让他放弃,又怎舍得?

    那可是元气石矿脉啊...就算只是支脉,但哪怕只多挖一天,也能赚上一大票了。

    但他想继续,却也不容易。

    就算知道那矿洞中出了昆灾,但别的矿主也绝不肯看着他发财。

    他们还等着夜大壮撑不下去之后,将那矿洞封存个几年,回头再去碰碰运气呢。

    如若不是夜大壮好歹是个半步宗师,别人也不愿意逼迫太甚,而那些矿主原本也有些内部不稳,他早就被人一脚踢出锦田了。

    但就算如此,对方私底下的小动作还是少不了的。

    这不,包了这个乱集拍卖台已经三天了,天天有人来捣乱,矿洞内发生昆灾的事情也被传的沸沸扬扬,就连鼠族都不敢来这应工。

    今天更好,还找了一个大族的子弟来闹事!

    这要是再退一步,那就更别想招人复工了!

    看看吧,先忍忍,如果硬要逼得自己无路可走,那鱼死网破就是!

    锦田这原本就是强者为尊,说不定自己露上一手,这些苦哈哈就心动了呢?

    ......

    他在那天人交战,半天没吭声,大朱吾皇可管不了那么多,低着头从旁边走上了台。

    乌夜在后头紧跟着,脸色有点发白。

    他可是从锦田走出去的孩子,从小听着夜大壮的名头长大,对这位的脾气可是清楚的很呢。

    领主大人背景再深、后台再硬,但境界摆在那,把人惹毛了,真把你宰了又怎样?

    一时间他有些想哭,你说你区区一个精英境,也不看看形势,让一个半步宗师滚下来?

    这摆明了是作死的节奏啊。

    跟班不好当,好像时时刻刻有生命危险的样子...

    到了台上,大朱吾皇一抬头,一副很惊讶的样子:“不是让你滚下去嘛?怎么还在这?”

    夜大壮还没吭声,他身旁的中年人却已经憋不住了,红着眼睛就冲了过去,挥舞着布袋就嚷了起来:“你们这些王八蛋,非要赶尽杀绝嘛?那矿洞让给你们,你们敢去挖嘛?昆...”

    “刘三,闭嘴!”

    夜大壮板着脸训斥了一声,再嚷下去,矿洞发生昆灾的事情岂不是不打自招?

    刘三也反应了过来,讪讪的缩到了一旁,夜大壮皮笑肉不笑的朝着大朱吾皇点了点头:“这位小兄弟口气挺大,不知道来锦田有何贵干?”

    再骂一句,结果怨气值只有2000点了,大朱吾皇叹了口气,觉得还是那种容易热血上头的年轻人好忽悠。

    “贵干是没有,小事有一点,其实就是看你不太顺眼,想让你挪挪地儿。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看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