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四十章:穿界(加更求月票,各位老大还有没?)
    外界的纷纷扰扰大朱吾皇并不知道,等花赢正他们一走,他便开始盘点起了收获。

    境界提升之类的就不用提了,双值如今也差不多告罄,被储存在系统空间中的东西都有数值,也无需多想,关键是最后搞到的那些玩意和挂在脖子上的一串宝囊。

    大朱吾皇对这些个宝囊期待很大,但在这之前,先得把开启方法从那些人棍嘴里掏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太多东西,都得打探清楚。

    至于方法,简直不要太简单啊...

    ......

    瀛洲空间内,设有不少传送点,可以说是四通八达,只不过都需要能源度驱动。

    刚才那么多人,他自然舍不得,但如今就他一个了,这点消耗还是承受得起的。

    安抚了一下似乎有些焦躁不安的麒麟兽,大朱吾皇让它朝旁边走了几步,提起一根人棍站在了它腹下一片金色符纹中央。

    他如今很怀疑这瀛洲空间原本就和系统有一腿,否则的话,为啥所有的控制都能通过系统界面来操纵?

    意识轻轻的在那副地图上触动了一下,眼前金光一闪,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山巅之上。

    按照地图的指示,这应该已经到了梦魇山脉。

    一回头,果然看见了那一片浩瀚的草原。

    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梦魇兽开心的在他衣领间直打滚,对大朱吾皇的要求自然也是来者不拒,爽快的很。

    梦魇兽的天赋虚幻真实和梦境创造,唯有在梦魇山脉的阵法加成之下方才

    外界的纷纷扰扰大朱吾皇并不知道,等花赢正他们一走,他便开始盘点起了收获。

    境界提升之类的就不用提了,双值如今也差不多告罄,被储存在系统空间中的都有数值,也无需多想,关键是最后搞到的那些玩意和挂在脖子上的一串宝囊。

    大朱吾皇对这些个宝囊期待很大,但在这之前,先得把开启方法从那些人棍嘴里掏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太多东西,都得打探清楚。

    至于方法,简直不要太简单啊...

    ......

    瀛洲空间内,设有不少传送点,可以说是四通八达,只不过都需要能源度驱动。

    刚才那么多人,他自然舍不得,但如今就他一个了,这点消耗还是承受得起的。

    安抚了一下似乎有些焦躁不安的麒麟兽,大朱吾皇让它朝旁边走了几步,提起一根人棍站在了它腹下一片金色符纹中央。

    他如今很怀疑这瀛洲空间原本就和系统有一腿,否则的话,为啥所有的控制都能通过系统界面来操纵?

    意识轻轻的在那副地图上触动了一下,眼前金光一闪,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山巅之上。

    按照地图的指示,这应该已经到了梦魇山脉。

    一回头,果然看见了那一片浩瀚的草原。

    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梦魇兽开心的在他衣领间直打滚,对大朱吾皇的要求自然也是来者不拒,爽快的很。

    梦魇兽的天赋虚幻真实和梦境创造,唯有在梦魇山脉的阵法加成之下方才能显出真正的威力,两者可谓是相辅相成。

    大朱吾皇将手中的人棍往地上一扔,都不用扒开他头上套着的麻袋,梦魇兽便直接将他拖进了梦境之中。

    而更奇妙的是,作为梦魇兽的主人,大朱吾皇竟然也能加入其中,享受到了那种创物主般的快感。

    一念生万物,无所不在但却又无所存在。

    ......

    郝英骐猛然在梦中惊醒,浑身冷汗淋漓。

    先前,他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被太爷爷派去了传说中的葬仙地,而后竟然在那被人削去了五肢,做成了瓮俑。

    伸手一摸,年轻人血气刚方,一早便一柱擎天。

    他这才长舒了口气,果然是在做梦,这也太真实了点。

    不过想想又有些可笑,那种地方,哪里轮得到自己区区一个筑基巅峰前去?

    只怕是这段时间修行太猛,心神有些不稳了,还是暂且得缓上一缓,将基础打牢一些才是。

    伸手在床边一个玉磬上轻叩了一下,门外,便传来了一声温婉的呼唤:“骐少爷可起了?奴婢前来伺候您洗漱...”

    房门轻启,一个娇小的身影吃力的端着一个黄铜盆走了进来,轻轻的搁在了床边,而后眼观鼻鼻观心的撸起了袖子,露出了一截粉嫩洁白的手臂,准备帮他洗漱。

    但手还没来得及沾上盆中的露水,郝英骐已经狞笑了一声,一脚将那黄铜盆踹飞了老远,随后伸手一拉,便将那小女孩拽到了床上,

    “骐少爷...别...“

    女孩惊呼了一声,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但别看郝英骐年纪不大,但毕竟已是筑基巅峰的小修士,手上的力气可不小,区区一个小丫鬟,又怎能挡得住?

    只是挣扎了几下,便被他死死摁在了床上,三把两把就将衣衫剥了个精光,用的劲大了,粉嫩的胴体上都被抓出了道道血痕...

    几分钟后,郝英骐抖了抖手中的剑柄,随手在被子上擦了擦,心满意足的穿起了衣服。

    那小女孩满脸泪痕的缩在床脚,低声的抽泣着,但还没哭上几声,耳边便传来了冰冷的喝声:“还不快帮我洗漱,想和你爹娘一样,被送进鳄山去挖矿嘛?”

    虽然自己还未到融合期,元阳不稳,也无法真个和其交合,但逞逞手足之欲,蹂躏发泄,还是没关系的。

    不过这剑柄似乎细了些,回头还得淘摸根更合用的来。

    刚做完噩梦,折腾了一下,郝英骐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洗漱完,便走出了自家的小院。

    不知为何,他今日没了修行的想法,反而想去自家的书楼逛逛。

    整整一天,他便泡在了书楼之中,那些书籍大多他都看过,但依旧看的津津有味。

    到了晚间,他又去逛了逛街,麒麟城内有不少拍卖行、还有几个集市,虽然不知为何封城了,但是依旧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最终,他甚至还偷偷溜进了牡牝峰,说来也怪,平时戒备森严的禁地,竟然无人戍守,连护山大阵都未开启...

    第二天,继续如此,只不过,他似乎又惦记着修炼了,跑去天剑学宫,听了两堂课...

    ......

    “这小子,削的不冤!”

    梦魇兽所创造的一切,其实都是基于对方原本的心理和记忆,郝英骐自然也不例外。

    他所做的、所看到的,原本便是潜藏在他心底深处的东西,无论是欲望还是知识。

    大朱吾皇很庆幸,能收服梦魇兽这样的宠物。

    否则的话,无论怎么严刑拷打,也不可能得到这么多、这么直观的消息。

    如今,一扇崭新的大门,已然向他敞开。

    但是,门后的世界,似乎很恐怖...

    那个世界,是真的有那种可以飞天遁地、只手翻天的仙人的啊...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郝英骐依旧在家里和学宫之间来来回回的奔波着,大朱吾皇也沉浸了进去,开始随着他学习那种所谓的筑基仙法。

    时光飞逝。

    ......

    麒麟城牡牝峰。

    将那十位少年送过去后,那些老者并未离去,而是直接盘坐在星门之前,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到了金丹境,寿元大涨,时间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也不知过了几天,星门之上,荡漾起了一片迷离的星光。

    “回来了?这么快?”

    老者们均是一喜,纷纷起身,围成一圈,朝着星门看去。

    星门的波动越来越强烈,到了一个极点之后,星光大作,一大一小两条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祭坛之上...

    “这...这是...”

    一看清来人,郝剑两条长眉宛如长蛇一般抖动了起来,显然在一瞬间便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

    他身旁,那些老者也齐齐倒退了一步,面上的表情,就如同见了鬼一般...

    “焰...焰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