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三十五章:如神降世!
    瀛洲空间的天空,没有日月星辰,永远是一片湛蓝。

    如果说有日夜之分,也不过是白天亮一些,夜晚暗一些而已。

    就算那星门来临之时,天空也没有多大的变化,似乎这星门原本就是由天空孕育而出,正好降下而已。

    但此时,那湛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一道粗大的裂痕。

    黑色、四周散落着一片片细小一点的皱褶,就好像溅开的血液。

    而更可怕的是,在那裂痕正中,有一双巨大无比的爪子,正撑着那裂缝,缓缓张开...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一个封闭的世界外,忽然来了个可以毁天灭地的巨人,正用双手撕裂空间一样。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浓重无比的威压,让所有人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那是来自于本能的恐惧,无可抵挡。

    “这是...这是龙王?”

    大朱吾皇呢喃了一句,这威压,他有点熟悉。

    两年前,瀛洲空间刚开启时,龙王驾临,他便感受过。

    只是那次龙王未现真身,这种感觉极淡而已。

    但是,绝不会错。

    不过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他倒是松了口气。

    自己有公主老大罩着啊,人家老头来了,怕啥?

    刚得意了没一会,他心中又是一抖...

    不会那第十一个就是这位吧?

    按系统的坑爹属性,还真有可能呢!

    那还玩个毛...

    他身旁不远处,一根人棍颤动了一下。

    五位幸存者中,郝英骐伤势最轻,此时其实已经醒来。

    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后,他真有一种马上去死的想法,但现在这情形,想死都没那么简单。

    自刎?没手没剑。

    嚼舌?嘴里塞满了腥臭的不知名物体。

    自断经脉?五肢都被砍了,经脉原本就断了七成,象个破瓦缸似的,灵力根本聚不住、撑不起,拿什么断?

    区区筑基境,也没个金丹可以自爆...

    怎么死?

    原本他还觉得只是自己一时大意,这才惨遭毒手,心中的愤懑大多都来自此处。

    就好比有人去表白。

    如果原本就是个又丑又穷的屌丝,被拒绝了,最多垂头丧气。

    但如果是高富帅,反而打击更大。

    原本那饱满的信心啊...

    但此时,那股浓厚的威压传来,郝英骐浑身一颤,顿时心若死灰。

    这至少是金丹期的威压,这葬仙地竟然有这样的高手。

    吾等,不冤...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

    这里的灵气这么稀薄,怎么可能有人修炼到这种境界?

    难道说,从一开始自家太爷爷就料错了嘛?

    ......

    空中,那道裂缝越来越大,那双爪子稳稳的撑住了两边,随后,一双灿若星辰的巨大眸子出现在那,一个声音滚滚而来,响彻天地。

    “仙儿...”

    声音中,充满了眷恋和不舍,那丰富之极的情感让大朱吾皇心头都荡了荡,“这老家伙不会有恋女癖吧?”

    此时,他已经将龙王彻底归入了那第十一位的身份中,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感。

    没看见系统都说了——将会和宿主争夺控制权,这是生死大敌,难道还惯着你?

    “可他跑来这干嘛?”

    大朱吾皇想想又有些纳闷。

    如果是为了开荒,这家伙都厉害到直接能撕破空间进来了,那前面还让咱们折腾个毛?

    如果不是,他花这个力气干嘛?看那两个爪子抖啊抖的,也不轻松吧?

    在这点上,大朱吾皇倒是没料错。

    龙王确实不轻松。

    独立空间是什么?

    在某些世界被称之为洞天福地,在某些世界又被称之为次元空间。

    虽然确实不如正常的世界那么稳固,但它的存在,原本就已经牵涉到了时空范畴。

    别说是龙王了,哪怕是郝英骐他们所在的世界,也只有少数大能才能有这个能力,撕破空间屏障,真身降临。

    如今的龙王,只是取巧而已。

    他能做到这点,靠的是利用祖龙空间之力强行撞击,这才能暂时在空间屏障上撕破了一条小口子,而且也坚持不了多少时间。

    而这个时候,原本仙境一般的祖龙空间,已是天崩地裂,如若不是龙王来时早已将族人转移了出来,估计都要灭族了。

    就算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他所取得的成果也就仅此而已了,想要进来,那是休想。

    瀛洲空间乃是被神秘力量改造过有限空间,除了原生物之外,在新历世界中,超过精英境的生物想要入内,同样要具备超过改造者的力量。

    至于那十位少年,乃是通过次元通道而来,这才能不在其内。

    而龙王,做不到。

    哪怕已经撕破了空间屏障,但还有更神秘的力量在阻止他入内,那是足以毁灭他的力量!

    “仙儿...”

    那一声声回肠荡气的呼唤响彻整个天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凰思仙看去。

    确实有点不对劲啊,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听出来,这哪里是一位父亲对女儿的呼唤?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位丈夫,正跪在离家出走的妻子面前,苦苦哀求着她回家...

    真是如此,哪怕是不谙情事的少年都能听出那呼唤中饱含的情感。

    大朱吾皇毛都炸了起来,这也太变态了点吧?

    我家公主老大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老爹了?

    难道是她妈死的早,这老变态将所有的感情都转移到了她身上?

    那些少年出现出现没多久,凰思仙便进入了魂飞天外的状态,哪怕是德鲁.安的那次自爆都没能将她震醒。

    大朱吾皇可是看过无数玄幻小说的人,生怕自家公主老大是在啥顿悟状态中,反正看她面色红润有光泽,也就随她去了。

    此时,在龙王的声声呼唤中,她终于醒了。

    龙王一出现,大朱吾皇就跑到了凰思仙身旁,动的啥心思就甭提了。

    好滑腻的大腿...

    但这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公主老大的眼神...好陌生...

    这种感觉,在凰思仙服用天意丹后曾经有过,但只是转瞬即逝,大朱吾皇也未曾放在心上。

    但如今,又出现了...

    冰冷陌生、高贵无比、漠视众生...

    凰思仙的眼神并未在大朱吾皇身上停留,轻轻扫过之后,便朝着天空看去。

    她并未刻意散发出什么威压,但只是这一眼,便让大朱吾皇有种想要膜拜的冲动。

    如神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