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一百零八章:单挑无敌
    要说起来,德鲁.安的主意不错。

    玄溟、凰思仙、他,再加上宇斯和大朱吾皇,五个人轻装上阵,直接向上冲击,如果不出什么别的变故的话,还是很有希望直接走到终点的。

    这么长时间下来,这白玉台阶的很多特性也已经摸明白了。

    战斗未曾开启时,允许后退,但怪兽出现时,却只有十阶的战斗空间,超出了这十阶,无论是前进和后退,都会有另外一批出现。

    聪明人这么多,之前自然也不是没想过横冲直撞和拉开战斗空间的招数,甚至一开始就用上了,最后的结果很悲催。

    那是标准的前狼后虎,幸好那时候还在三千阶之下,怪兽的实力和数量还不像现在这么恐怖,这才抵挡了下来。

    不过如今德鲁.安的主意却不太一样。

    五个人,每个人的战斗力都远超同侪,玄溟的防御、凰思仙和德鲁.安的蛮力、宇斯的神圣法术再加上拥有诡异天赋的大朱吾皇,如果不留恋战斗,避免陷入死局的话,成功的希望应该在五成以上。

    随后,只要能击杀终极空间兽,开荒成功之后空间认主,危局自解。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进入瀛洲空间的五大势力各出一人,击杀空间兽后获得兽魂概率最高的自然也是他们,几率均等,公平合理。

    可以说,这确实已是目前局面下的最佳方案了。

    就连凰思仙,回过神来之后都有些意动。

    她倒不是一定要去搞什么空间兽,可关键是这里没有大白鹅吃啊...

    连零食都吃光了!

    太痛苦了有没有...

    简直不可忍!

    刚想答应,就看见自家小弟在旁边拼命摇头:“不行!”

    德鲁.安愣了愣,奇道:“吾皇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有更好的主意?”

    凰思仙可不管别的,小弟说不行,那就是不行,行也不行,立马板起了小脸:“嗯,不行,绝对不行!”

    想想又有点好奇,眨巴着眼睛问道:“对了,小弟,为什么不行啊?”

    “好主意是没有,可这丫是在断人财路知道不?”

    大朱吾皇心中有句MMP,想说但是说不出口,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男人,面对考验就得知难而上,投机取巧怎么可以?

    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过程中能得到什么!”

    “小弟说的真棒!”

    凰思仙啪啪的鼓掌,德鲁.安除了想骂娘就是想骂娘。

    你是结果不重要!你们家山海联盟的都缩在下头呢!

    这是准备等我们这死光了,好占便宜?

    空间兽兽魂随机择主,到时几大势力加起来下面就几十号,你们山海联盟几百号,这概率都不用算了!

    可关键是就连凰思仙都没意见,他又拿什么来反对呢?

    刚在那组织语句,想在努力一把,就见大朱吾皇站了起来,指着上方说道:“不过神子先前说的也没错,人多反而累赘,后面这九百余阶,交给我吧!”

    “交给你?”

    德鲁.安有些傻眼。

    “对!”大朱吾皇回答的斩钉截铁。

    ......

    三天后,大朱吾皇费劲了口舌才把凰思仙劝住,而后带着已经恢复了不少的玄溟,向前行去。

    只要照顾两人,玄溟游刃有余。

    数千头怪兽挤做了一堆,外围的那些根本无处着手,玄武之盾所承受的攻击强度并不算高,完全在玄溟可控范围之内。

    玄武之盾忽开忽合,每次都恰到好处的放入几头怪兽,而后由大朱吾皇击杀。

    开启了精神链接,两人之间的配合天衣无缝,这一套操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效率极高,三个小时后,所有怪兽被一扫而空,在回本溯源之下,连渣都没留下半点,战场都不用打扫了。

    “还能这么玩?我也行啊...”

    德鲁.安在远处看的目瞪口呆,彻底服了。

    不过这过程看似轻松,实则对玄溟来说透支极大,连续三个小时的高强度战斗,如果不是有一枚枚初级补精丹伺候着,手里又时时刻刻攥着极品元气石的话,早就支撑不住。

    但就算如此,等最后一头怪兽被击杀之后,玄溟依旧是满脸煞白,差点没晕厥过去。

    这次轮到归藏对着大朱吾皇吹胡子瞪眼了...

    他反正也虱多不愁,再说了,你家这位玄武之身都是我的萌宠了,晓得不?我不告诉你只是怕伤害你幼小的心灵,怕你受不了打击啊!

    不和你一般见识!

    而后,再休息几天,下一**作!

    大朱吾皇反正不着急,除了啥都不在乎的公主老大外,他是唯一一个根本没把时间放在心上的。

    反向传送?那是什么?牛逼你让它开给我瞧瞧...

    ......

    两个月后,第五千两百阶。

    凰思仙嘟着嘴盘膝坐在大朱吾皇身前,小手上抹了一层化开的巫药,在他大腿上涂抹着。

    “小弟!不能再去了!你和玄溟都撑不住了...小弟,听见没?”

    大朱吾皇咧着嘴,扭动着鲜血淋漓的身体,嘶嘶的直呼痛。

    德鲁部落的这种巫药虽然效果好的异乎寻常,但根本不讲究什么维护医患关系,刚抹上去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比剁了腿还难受。

    其实,这对经历过洗髓丹的大朱吾皇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他在那装出这副样子来,是为了避免尴尬。

    凰思仙的姿势实在太过诱人,从他的角度俯视,那雪白的沟壑一览无遗,柔若无骨的小手在那轻轻柔柔的抹着,如果再向上几寸的话...

    不能再想了,这对一个两世处男、血气方刚的小伙来说,实在太难忍了啊...

    为了分散注意力,他接上了话题,朝着德鲁.安所在的方向看了看,低声说道:“没办法啊,大猩猩有问题,他出的主意肯定不能用...”

    他抬起头,朝着四周指了指:“但我总不能真看着咱们龙族的兄弟去送死吧?也只能先这样了...你瞧,效果不是不错嘛?这两百阶,零损失完胜啊!至于我,死不了就好!能扛一天是一天!”

    龙百战站在凰思仙身后,看着自家公主帮他上药时那亲密的样子,想砍人的心都有,可听到这话,顿时怨气全消,差点没感动的掉眼泪。

    太尼玛仗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