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五十三章:巨变(今日一更,大章)
    大朱吾皇并不知道自己的下半生(身)已经给两个老不修的卖了,他忽然想起件很严峻的事情。

    初级弹弹球这玩意实在有点令人难以启齿,除了五官之外,哪都保护的严严实实,自然也包括了极其重要的关键部位。

    可特么这叫我怎么方便啊?

    直接蹲下,而后来句——哇塞,好暖和?

    憋个一天半天也就算了,可还有六天一夜啊...

    自己难不成要成为第一个被憋死的穿越众?

    玄幻小说都没这种死法好不!

    正在发愁,蜜儿醒了,也不知小家伙是怎么感应到了那个晶洞,开开心心的在那喊着‘主人,我要!’。

    结果大朱吾皇一试,好吧,连她也出不来。

    小家伙顿时怒了,系统提示半点不耽误,紧跟着就来——心情极度恶劣!二十四小时内无法进行魂印沟通!

    这次连理由都不说了...

    大朱吾皇原本还打算问问外头那一直傻笑的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下又没戏了。

    他怎么也想不通,别人养的宠物都那么乖巧,自己养得这叫啥?动不动给你来个心情极度恶劣,比媳妇还难伺候啊!

    正在那郁闷,耳边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一开门,胡万古笔挺挺的在那站岗,胡艳俏生生的站在旁边,怀里捧着一堆东西。

    “姐,你这效率没得说...我来拿!我来拿!”大朱吾皇顿时心情大好,乐呵呵的把她迎了进来。

    “这些都是老院长他...”话说到一半,她忽然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大床:“吾皇,那张龙血毡呢?”

    “我艹,果然是宝贝...龙血毡?听这名字就挺霸气啊,和龙沾边的肯定差不到哪去...这该咋解释?”

    大朱吾皇傻笑着站在一旁:“这个...刚才肚子饿,吃了...”

    “吃了?你当我是傻子嘛...你又不是杨族,再说了,就算你们大朱族杂食,那么大一张毡子,就这么一会功夫就连渣都没了?”

    胡艳朝着四周张望了几眼,发现那张宝贝毡子确实踪影全无,抚着额头差点没晕过去:“吾皇啊...那张龙血毡是用龙血草编的...一根龙血草就能在天京换一栋房子,你这顿挺贵的,啃了小半个天京...”

    “啥?那么贵的玩意就换了一万双值?我艹,又被那鬼系统坑了...那可是小半个天京啊...”大朱吾皇嘴张的老大,都能塞进个鹅蛋了。

    不过事已至此又能怎样?

    对这小家伙的事情,胡艳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估计他哪怕把整个学院都拆了,老院长都舍不得打骂,一张龙血毡,最多他老人家心里滴血几天,而后还是不了了之。

    而且如果是真被他吃了,只要能消化得掉,对他也有好处不是?

    至于能不能消化,看这小子活蹦乱跳的样子,似乎也不用替他犯愁...

    胡艳恍恍惚惚的走了,大朱吾皇心疼了会,开始翻看她带来的玩意,至于那龙血毡,都被坑了,以系统的德行就甭想了好嘛。

    如果每天都在缅怀自己所失去的,那你反而将失去更多,包括快乐!

    人生不就是这样?

    “嗯,怎么才这么几件?我记得我写了一长溜呢啊...姥爷你不是说要啥给啥尽管说的嘛,怎么和那位相树大人一样,还学会吹牛逼了?”

    他这标准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被虎王知道,估计得把这小子吊起来抽...

    古灵芝破壁细胞粉、万年碧髓、奇迹肌球蛋白、超级内啡肽、活性筑基因子再加上那三支基因诱导药剂,哪一样不是价值亿万还有价无市的好东西?

    你还在这挑三拣四?

    做人没底线的嘛?

    ......

    底线这玩意对大朱吾皇来说,还真是不存在的。

    这小子直接又拿起了文字传讯晶...

    两位联盟顶尖的大佬正聊的乐呵,就看见胡艳出现在了门口,脸色有些古怪。

    虎王笑着朝她招了招手:“艳子,怎么了?东西给那小家伙送去了?”

    胡艳苦笑的走了过去,有些迟疑的说道:“院长大人,送去了...不过...”

    虎王还以为她顾忌着花满天在场,爽朗的大笑:“哈哈,没事,你说吧,原本就瞒不过你家这老狐狸...”

    “那小家伙说饿了,把您的龙血毡啃了...”

    “呵呵,他想吃啥就...嗯,你刚才说啥?”

    虎王的笑容瞬间凝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瞪着眼睛问道。

    “小家伙把您的龙血毡啃了...”

    “一整条?”

    “嗯,连渣都没剩...”

    虎王傻了眼。

    龙血草是来自某个未曾征服的独立空间,极其珍贵,每一根都能提炼出极其稀有的基因药剂,能提高天赋潜力和加快基因融合,相当于是弱化版的基因诱导药剂。

    就算不提炼,只要稍加处理后随身携带,龙血草也能帮助洗涤肉身,培本固元。

    这张龙血毡是联盟总部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特地耗费了整个联盟大半的库存为他特制的,竟然被那小子当草料啃了?

    一旁,花满天的脸色也变了,急急问道:“小家伙有没有事?”

    “对对对,他人没事吧?”

    虎王顿时也反应了过来,哪里还顾得上心疼。

    那可是上千根龙血草啊,虽然没处理过,药效不能完全发挥出来,但这一下子都下了肚,哪怕是圣师都受不了吧。

    “果然是这样...”胡艳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掏出了文字传讯晶:“他好得很呢...您瞧,又来讯了...”

    虎王接过去一看,差点没晕过去。

    还是刚才的那些玩意,后面还可怜兮兮的跟了句——姥爷,我饿!

    “你特么把老子的龙血毡都啃了,还饿你妹啊!”

    要不是实在舍不得,虎王掐死他的心都有。

    ......

    最终,花满天主动提出帮忙分担一些,至于东西,自然不能照着大朱吾皇的清单给。

    有虎王在,直接帮他从觉醒境一直到圣师境都捋了个遍,林林总总几百种药剂、资源,详细到品种、数量、服用时间、对应阶段。

    联盟有的,最好,没有的,去独立空间找,独立空间也找不到的,那就去抢!

    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小家伙的顺利成长!

    联盟十大种族,狐族和虎族是其中最顶尖的两个,可以说,掌控了联盟半数的资源,此时,为了大朱吾皇一人,全部调动了起来。

    这种待遇,在整个联盟历史上,都从未出现过!

    那是真正的天之骄子,联盟之光!

    如果这消息传出去,大朱吾皇的崇拜值估计会直接爆表...

    只可惜,这一切暂时只能在暗中进行。

    毕竟,在和平的假象之下,这方世界如今已是暗流涌动!

    ......

    原欧罗巴洲,神圣教廷极北之地。

    一道绚丽的极光在夜空浮起,而后,一声声缥缈的赞歌徐徐而来。

    无边无际的冰原上,到处都是攒动的人群,此时全部屏息凝气,跪伏在地。

    人群中,时不时有年老体弱者因为忍受不住酷寒而倒地不起,但却无人关注,所有人都仰头望天,静静期盼着。

    夜色深沉,赞歌越来越响亮,极光如同帷幕一般徐徐拉开,露出了一个高大无比的光门。

    和普通的独立空间不同,这个光门旁还游动着精美绝伦的光纹,宛如精灵般在四周浮浮沉沉、闪烁不休,而光门正中,则有一道道羽翼般的幻影,向前合拢,作怀抱状。

    “天使之门!真的是天使空间!宇斯他成功了!主!果然是存在的!阿门!是您创造了这个世界,创造了我们...赞美您,我的主...”

    一位头戴冕冠,身穿白色长袍的老人激动的浑身发颤,大声的赞美了起来,身旁一位位白袍神官同样激动万分,没多久,赞美声便汇聚成了山呼海啸般的声浪,回荡在整个天地之间。

    冥冥中,似乎真的有什么存在听到、看到了这一切,空中的光门中央闪起了璀璨的光华,而后,那一对对羽翼缓缓舒开,露出了一个浑身被闪闪雷霆包裹着的身影。

    新历4018年春,神迹降临,神圣教廷宇斯获得主之传承,开启天使空间!

    ......

    几乎同时,北方德鲁部落神山脚下。

    那是一座巍峨无比的山峰,宛如一头巨兽一般矗立在无边的草原之上。

    露出地面的部分,通体黝黑、圆润无比,唯有正中部位才有一个菱形的凸起,在朝阳的照耀下,光芒璀璨。

    这是神山,也是图腾,更是德鲁部落智慧生命的起源之地,所以在部落语中又称起源圣山。

    到了近前,你会发现,神山脚下,有着无数大大小小蜂窝状的孔洞,传说中,所有种族的始祖都是从这些孔洞之中喷出,而后才繁衍生息,创造了一个个种族。

    对,是喷出,在德鲁部落的《起源圣典》中明确记载了这一点。

    “史前文明凋零之后,整方世界处于沉寂之中,直到新历开始,神山中才喷射出了无数生命胚胎,洒遍了整个世界。”

    新历生命由此而始。

    神山所在的草原,是整个德鲁部落的中心,在旧历时,被称之为贝尔加湖,原先据传是一片浩瀚的水域,但如今却成了万里草海。

    齐腰深的牧草中,有隐隐绰绰的黑影自远处而来,朝着那座山峰汇聚而去,一步一叩,宛如朝拜。

    这样的行进,步伐实在太慢,许久之后,他们方才汇聚在了一条血色的溪流边,有前有后,但却都很有默契的停住了脚步,一同抬头朝着远处的神山望去。

    “老狗熊,你到的最早,可曾听到了神谕?”

    说话的,是一个怪人,有着一双如同有鬼火闪烁的幽深眸子,全身披着巴掌大的甲壳,黝黑发亮,就连脸上都覆盖着细密的鳞片。

    在他前方,站着一位身材雄壮、满身黑毛的中年人,正皱着眉头眺望着神山,闻言也不转身,瓮声瓮气的说道:“你也不过比我晚到一会,如果神谕已颁,能瞒得过你?”

    那怪人嘎嘎的笑了起来:“谁知道你是不是想独吞呢?”

    两人身旁,还三三两两的站着几人,他们容貌各异,每个人所在的位置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显然互相之间充满了戒备,闻言都朝那中年人看去,显然都有些疑虑。

    中年人咧着嘴露出了一丝狞笑,转身朝那鳞甲怪人看了一眼:“就算你聋了,但老瞎子也在,你问问他,听到过什么嘛?你他娘的再叽叽歪歪,老子撕碎了你!”

    远处的草丛窸窸窣窣的响动了起来,一个神色呆滞、只有眼白的老人探出了脑袋,默不作声的摇了摇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神谕,关系到各自种族的强盛、乃至存亡,每一次的神谕,都对整个部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容不得半点疏忽。

    如若不是这样,他们这些处在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又怎会不约而同的来到此地?

    所有人都静静的等待着,而在千里之外,无数生灵正在那厮杀不休,一条条身影自刀山血海中走出,无视躯体上那纵横交错的伤痕,迈着坚定的步伐,朝着神山而去,同样也停在了那条血溪之前。

    一个、两个、三个,人越来越多,到了最后,血溪之前竟然已经聚集了将近百人,隐隐还分成了几个阵营。砥足而立。

    时间对他们来说似乎毫无意义,日夜转换,数次轮回之后,后方已然无人再来,而神山顶端终于闪起了璀璨的金光,冲天而起,直入苍穹,那光芒之炽烈,竟然将阳光都掩盖了下去。

    所有人同时跪拜在地,一道道隐晦难明的声浪随之而来,以一种极其玄妙的方式,将某种记忆,镌刻在了朝拜者心中。

    新历4018年初夏,德鲁部落,神谕再临!

    十五日后,神子诞生,部落止戈,归于神子麾下!

    ......

    一个多月时间,西洋国、四海帝国、古埃法老国、东南众神庙...

    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有各式各样的消息传出,一位位天骄崛起,整个世界为之震撼。

    奇怪的是,唯有原先号称五大势力之一的山海联盟,没有任何动静。

    消息传来,整个联盟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