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九章:无心插柳
    “果然是有套餐的啊...初级洗髓丹之后就是中级洗髓丹...嗯,有使用限制,要循序渐进,而且有一段时间的锻体期...”

    “关键是这个天意丹太给力了,随机激活一项初级种族天赋,而且直接便是入门境,只可惜只能使用一颗。”

    据目前可见的记载,这世界的种族天赋分为七级,分别是觉醒、浅显、入门、融汇、精英、大师、宗师。

    宗师之上据说还有,但那已是超然的存在,并不属于目前的大朱吾皇可以接触的层面。

    如果按比例来说,大部分种族能觉醒种族天赋的十中无一,而能晋升的,同样差不多是这个比例。

    也就是说,一个百万人的部族,能觉醒种族天赋的最多十万,看似不少,但想要出现宗师,那就得看命了。

    当然,有些天赋极佳的种族,比如传说中的龙族,觉醒的比例就高的有些离谱了,不过这并不属于正常范畴。

    “如果有充足的天意丹,岂不是说整个大朱族能人人觉醒?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两万点崇拜值一万点怨气值的价格看似不贵,但想要大规模的使用几乎不可能,今天这种状况已经是千载难逢了,不过所有的收获加起来也就能换十多枚而已,相对于大朱族的人口基数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想要让大朱族来个旧貌换新颜,这任务实在有些任重而道远啊...”

    四个年级都有代表发言,台上已经换上了一个五大三粗的虎族少年。

    不过有大朱吾皇珠玉在前,他的发言实在令人有些提不起兴趣,没多久便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之中灰溜溜的下了台,临走还不忘朝着大朱吾皇的方向瞪了一眼。

    “得到胡必烈的怨气值100点!”

    如今这点怨气值实在有些不起眼,大朱吾皇根本没朝他看上一眼,低着脑袋继续琢磨着。

    “两种洗髓丹肯定是要兑换的,天意丹也得要,其他的...”

    “嗯,技能书是什么东东?这系统怎么搞得和网游一样...”

    “一共五种技能书,看那名字还对应了五行,不过都是初级功法,估计和洗髓丹一样,也有套餐...这价格,嘶...竟然一本就要五万双值...”

    “升级后的商品一件更比一件贵啊,啥时候来个年终打折啊?”

    “还有这个抽奖,一万双值一次,但也没有说明会出现什么奖品,不过现在家底还算厚,倒是可以先试试。”

    他琢磨了半天,决定还是先抽奖,至于技能书,得等服用了天意丹之后,看看自己激活了什么种族天赋再做决定。

    抽奖很简单,只要在脑海中商店界面上一个红点按一下就行。

    全自动扣费,智能化操作,解放双手,你值得拥有!

    试试就试试?

    一个宛如八音盒般的音乐响起,节奏越来越急促,大约三十秒后,戛然而止,而后商店界面被一团白光所代替,用意识轻轻一触便随之消散,白光之后,空无一物...

    “我艹,这就没了?”

    吾皇同学顿时急了眼,这可是一万双值啊,别看爷现在家底厚,但几样东西一换,还能留下多少?

    光初级中级两颗洗髓丹就要六万崇拜值一万二千怨气值了啊!

    身旁,熊大一直用一种很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这家伙虽然打呼打的响,但毕竟是自己室友,出了风头自己脸上也有光。

    正在考虑回头是不是约上几个族里的熊妹,一起来次友好而又亲切的交流,忽然间看见这家伙发了神经,原本正在那假寐,突然便跳了起来,东张西望的找着些什么,先是浑身上下自摸了一遍,连裤裆都没放过,然后又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就差没把脑袋塞到沙发底下去了。

    “自摸有啥意思,没有互动哪有感觉...这家伙神经病嘛?还是有梦游的不良嗜好?”

    熊大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住在一个寝室,这家伙要是半夜梦游摸到自己床上来,自己是委婉拒绝还是忍辱负重、任其蹂躏呢?

    你让我很难抉择啊!

    “来自熊大的怨气值50点!”

    另一边,舍曼也有点傻眼。

    她是个条控!

    盘靓不靓无所谓,身材一定要棒,胸肌要能跳舞,腹肌一块都不能少,腿长肩宽型要正,象大朱吾皇这样的小胖子,根本就不入她法眼。

    不过他方才那意气风发的演讲多少让舍曼有些感动,那胖乎乎的小身板也看得顺眼了不少,她还提供了十几点的崇拜值呢...

    可现在这家伙在干嘛?

    隔了一张沙发,她都能感受到他那贼兮兮的眼神,在自己地盘那乱瞄也就算了,可你特喵的趴在地上朝我这看是几个意思?

    是知道老娘不喜欢穿内衣?可隔着豹纹短裤你能看见个啥?

    “来自舍曼的怨气值50点!”

    大朱吾皇也很迷惘啊,怎么莫名其妙又有人送礼了?

    关键是,没招没惹的,你们哪来的怨气?

    没看见大爷我现在很惆怅嘛?火大起来我可是连自己都抽的啊!

    前前后后这么一圈,连根毛都没看见!

    一万双值啊!连个水花都没看见,就这么没了?

    他唉声叹气的坐了回去,确实没丢在外头。

    想想也确实不可能,在商店里得到的东西,譬如那泻药,是直接随着自己的心意出现的,怎么会跑到外头去呢?

    没有了就是没有,只能说明这抽奖是有空门的...

    可关键是,几率是多少?

    别特么来个彩票式概率,那还玩个毛线...

    这玩意完全就是赌博,再来一次,还是放弃,做个居家好男人?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大朱吾皇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等三年级、四年级的代表发言完毕,就连老师代表都上台演讲结束后,他还是如同一尊雕像一般傻坐着。

    老校长又颤颤巍巍的走上了台,准备来个总结性陈词,所有的师生双手放于胸前,时刻准备鼓掌。

    忽然间,一个身体自坐席上猛的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大声吼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老子干了!”

    一片寂静,整个礼堂里唯有这个声音在徐徐回荡...

    这话听着挺新鲜,好像也颇有点道理啊,不过没头没脑的来这么一句是啥意思?

    前面你出了风头也就算了,难道还准备再去演讲一番?把老院长的饭碗也抢了不成?

    忒过分了啊!

    大朱吾皇半晌才回过神来,如梦初醒般朝着四周张望了一下,赶紧朝着主席台鞠了个躬:“哦...打扰了,您继续...”

    坐下之后,他心跳的挺快,不过倒不是紧张而是兴奋。

    “这都行?”

    “可同学们,这十来万怨气值真不是我存心赚你们的啊...再说了,我形象如此出众,你们为嘛不能多给点崇拜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