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六章:虎族院长
    在山海部落联盟中,有记载的种族共有三百多个,占据了新历种族大全的半成左右。

    这其中,以盛产美女出名的也有十来个,但除了狐族、百灵族、兔族、猫族外,最出名的便是猞族。

    说起来,她们和猫族算是近亲,就连显性特征——那一对圆滚滚的耳朵都差不太多,但相比之下,猞族的女性拥有一种特殊的野性美。

    此时坐在大朱吾皇旁边的,便是一位猞族的美女,那叫一个漂亮。

    精致的五官、小麦色的肌肤,一身紧身豹纹装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示的淋漓尽致。

    关键是,她上身穿着的竟然是个肚兜式样的围胸,酥胸半露,呼之欲出的峰峦之间那道深深的沟壑简直让人有种按耐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

    联盟学院阔绰的很,就连礼堂里配置的都是宽大的沙发椅,这让大朱吾皇有点遗憾,如果是之前世界电影院式样的排排坐,自己的胳膊肘说不定还能享点福。

    可惜了!

    一般这种模样的姑娘脾气都大,怨气值肯定也高,多好的机会啊!

    他一坐下就贼兮兮的瞄了几眼,刚在心里叹了口气眼前就闪起了一片银光。

    那美女皱着眉,单手一抬,指尖便出现了五支银光闪闪的利刃。

    那帅气,如果再加上点络腮胡和胸毛,和金刚狼有得一拼。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了!”

    “来自舍曼的怨气值5点!”

    “这看一眼就有得赚?”大朱吾皇咧着嘴,索性侧过了身体,光明正大的盯着不放了。

    大礼堂、开学典礼,众目睽睽之下,你爪子再锋利,动我一下试试?

    当旁边那么多老师是假的?

    “来自舍曼的怨气值10点!”

    哟哟哟,翻倍了,好生气是不是?

    大朱吾皇一副淫贱无敌的样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还嘬了一下,都喳巴出了声音。

    “来自舍曼的怨气值20点!”

    差不多了,年轻人都容易冲动,再下去说不定她热血上头搞不清形势就糟糕了。

    大朱吾皇忽然换了一副表情,一本正经的朝她看着,还伸手指了指:“现在冬天,你穿这么少,冷不?”

    “再说了,这么多学弟学哥在,你不觉得你的打扮有点过于新潮了嘛?和学生的身份相符嘛?而且容易引起别人的窥探,用俗话说,就是占便宜啊!幸好是我这种老实人坐你身边...唉!”

    他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从一个街头小混混一下子成了个老学究,这一手就如同川剧变脸一样,神奇之极,让舍曼都看呆了。

    “好像有点道理耶...可问题是,这三万多学员中穿成我这样的还少嘛?”

    舍曼忿忿不平的朝四周张望了一眼,就在旁边几排就有来自水生种族的女生就穿着三点式呢,前面还刚有个水牛族的大个子走过,就在裆部围了块兽皮,半个蛋蛋都露在了外头...

    这是个开放的大时代,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习性和文明,不管什么身份地位,穿着打扮什么的根本没什么统一的说法,大伙也都见惯不怪了。

    这家伙是哪来的逗逼?

    等舍曼回过神来,大朱吾皇早已端端正正的坐好,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余光却还是朝着四周扫视着,寻找一切赚取双值的机会。

    没办法啊,家底子薄,能捞一点是一点。

    开学典礼时,新生坐在最前头,而后是四年级、三年级、两年级,依次类推,每个年级段的老师在两旁就坐,数数人数也有千把人。

    前方是一个主席台,后面绒质的大红幕布上挂着标语——携手共建,面向未来,开创山海新时代!

    很有当年公司开年会的气氛,只是这规模就要大的多了。

    此时,主席台上还空无一人,长条檀木桌上就摆着一个名牌和一个海螺扩音器,大朱吾皇视力挺好,坐的又靠前,很清楚就能看见那名牌上的两排字迹——山海学院院长,胡烈宗。

    他来了这么多天,一天到晚泡在图书馆里,本年级的老师还知道几个,但真没打听过学院大佬的名头,此时一看倒是有点吃惊。

    山海界中,很多种族用的都是谐音姓氏,胡姓有两大种族用的最多,虎族和狐族,但胡字后面跟了个烈,这么没文化水准的名字基本上就是虎族了。

    在这个世界上,要说个人战力,虎族可称翘楚,据说族内宗师级的高手都有不少,但说到智力,自然是狐族占优,学院这种读书育人的地方怎么会是虎族执掌呢?

    再说了,虎族...那不是这辈子的便宜老妈所在的种族嘛?

    难道说,这位院长大人还是我亲戚不成?

    想想又觉得不太靠谱。

    虎族是联盟首屈一指的大族,这些年发展的又快,族内大大小小的分支和自有空间就有十几个,族人数以百万计,自己老妈估计和人家连远亲都攀不上。

    “能当上联盟学院院长的在族里肯定也是大佬,我老妈要是和这种大人物有关系,怎么会嫁给我家那个混吃等死的老头子啊...”

    他在那略微有些走神,但很快就被礼堂内响起的热烈掌声所惊醒。

    一个身材高大,但看上去却瘦弱不堪,浑身上下只剩了一副骨架的老人慢吞吞的走上了主席台。

    “这就是胡院长啊!果然气宇轩昂,和传说中一模一样!”

    一旁,熊大一脸崇拜的样子,挥舞着一双厚的不像话的手掌使劲的拍着,发出了砰砰的声响,倒像是有人拿着两块砖头在那对砸。

    大朱吾皇对着他翻了翻白眼。

    我艹,你哪只眼睛看出来这老头气宇轩昂了?

    这马屁拍的也太没水准了吧?关键是,这么多人,他也听不见,有个屁用啊!

    不过,多听多问、虚心求教是个良好的品德,大朱吾皇立马扭头,一本正经的问道:“熊大,听你的口气,对咱们这位伟光正的院长很熟?我来考考你,他老人家的事迹你知道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