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笔尖下的江湖 > 第十二章 搭救
    翌日,高明宇早在正厅等候,他想着若这本秘籍可为救人所用,那根本不用三日他便可以做决定。

    寒秋风从外采药而归,见他与和尚我端坐屋内问道:“可想清楚?愿意交出黑血浮屠?”

    “这本典籍本是我在梅剑山庄误打误撞所得,我愿把所知全部说与你听,但你必须答应我两件事”高明宇说道

    “你现在身在我的地盘,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你若是不答应我这两件事,我就是被你折磨致死,你也休想从我嘴里知道一个字!”

    寒秋风平日里最是讨厌受人胁迫,他声音冷冷道:“你不说我自是有一千种方法让你开口!”话音刚落便突然一掌挥出,正中高明宇胸怀,只听咔嚓,咔嚓数声,高明宇胸口寒意骤升,接着就是一阵剧痛。

    “怎么样?小子,我这一掌折断你两对肋骨,你若是疼痛难忍,跪下来向我求饶便是”

    高明宇硬是咬紧发乌的双唇,鲜血从嘴角缓缓渗出,也不发一声。额前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瞬间打湿头发。

    寒秋风见他态度坚决,却也不以为然,他这一掌下去虽未伤及心肺,但对常人来说疼痛已难以承受。高明宇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任凭他耐性再好,也坚持不了多久。

    和尚我在旁劝道:“寒先生,你怎不听一听这娃娃要说着什么,何必就先下这么重的手!高明宇毕竟是被和尚我带来此地,况且他年纪尚小,为人也甚是良善!和尚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他受如此折磨。

    “难道你不想救人了?我寒某从来都是别人求着办事,还未见过有谁敢给我先提要求!你若在帮着这小子说话,不如就带着床上那女人滚吧!”

    “我看,娃娃,黑血浮屠的事我们暂且不提,你就开口跟寒先生认个错也可免了自身痛苦。”和尚我转而劝道高明宇。

    “我说了,寒先生若是不答应我两件事,我就是死也不会说出黑血浮屠,更不会向他求饶”

    “好,好,好,既然你如此倔强,我倒是要看看你的骨头到底多硬。”寒秋风说着双手托住高明宇小腿,几股强劲内力并发,一时间令高明宇悬于半空之中,只听得一阵碎裂声后,他重重摔于地板之上,竟像是没了呼吸。”寒秋风待要上前查看,和尚我挺身阻拦,他双眼通红怒斥道:“没想到寒先生对个孩子出手都如此毒辣,我真后悔把他带过来,寒先生若是想要秘籍,就自己去找吧,我今天就是豁出性命你也休想把我们留在此地!”

    “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寒秋风说着连续击出两掌,掌风犹如冰块一般寒冷刺骨,每一招都攻向和尚我命门所在。和尚我飞身而起,双脚使出阳刚内力正是与他掌劲相接。高明宇躺在地下,顿时躁动难安,一是自己的筋骨尽数折断,疼痛难忍。二是两大高手比拼内力,一个阴柔,一个阳刚,自己就如同置身于冰火两重天之中。他呼吸困难,真气顺着气血上涌,立于头顶喷射而出。脸色更是一会赤红,一会发紫,刹那间脑海中便浮现那日在别有洞天中所看到的一切,每一个字,每一招式皆历历在目。他按照脑海中的记忆开始修炼,一股真气仿佛在体内来去自如地修复着受损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高明宇感到浑身轻松起来,一睁眼,屋外已是残阳照雪,寒秋风与和尚我二人仍然斗的不分上下。寒秋风面色通红,原本俊朗的脸上青筋凸起。和尚我虽面不改色,但衣衫却被汗水浸透。

    二人见高明宇毫发无伤地起身都顿感惊讶,和尚我顾不得其他叫道:“快……快小兄弟,快朝他天灵盖拍下!”

    高明宇自然知道,此时自己一出手,寒秋风就算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他再次问到:“寒先生可否答应我两件事?”

    寒秋风仍旧不答,只冷哼一声,说道:“你与这秃头联手害我,我就是变鬼也断然不回放过你们”!

    “你与他废话什么?他鬼脑筋多着呢!你现在不出手,一会不知又会放什么毒药,到时我们都要命丧致此”和尚我继续催促。

    只见高明宇眉头一皱,抬手说道:寒先生得罪了”一掌便向他背心拍去,寒秋风顿感背部一阵**,接着掌心有股力道传来,与和尚我的力道相抗,瞬间将他弹开数米。

    和尚我瘫坐在地问道:“小兄弟你这是何意呀”?

    “何意?”寒秋风不屑说道“你我二人内力尽失,你把他拐来,我又另他筋骨尽断,只怕现在要都要沦为待宰的羔羊”。

    “他若真心想害我们性命,刚才就可动手,何苦动用内力将你我二人毫发无伤分开。寒先生也未免太小看这小兄弟的肚量了。”

    寒秋风转念一想,的确,若是刚才高明宇听了和尚我的话,狠狠拍向自己的天灵盖,恐怕自己已经命丧黄泉。这样看来,这小子的本性不坏,现黑血浮屠又在他手上,若是真让他走了,恐怕再难寻得,不如暂且听一听他要说的两件事。他轻咳两声对高明宇说道:“看在你刚才那一掌未伤到我的份上,我就听一听你要相求之事!”

    高明宇激动的望向和尚我急忙说道:“寒先生,无论多久我定会帮你写出黑血浮屠,我只希望你答应两件事,这第一是这本秘籍只能救人,万不能害人。这第二是这本秘籍只现在屋内三人知晓,再不可传给第四人。

    寒秋风哈哈大笑,他已明白高明宇用意,这本秘籍若是到歹人手中,免不得又会生出许多事端。他道:“罢了,罢了,答应你便是。我要这本秘籍,本意也是为救一位故人,至于救完人后,它是当厕纸,还是一把火烧了,都再与我无关。

    “那,赵姑娘的病…………”高明宇试探问道

    “你当我是说话是放屁么!我答应过这和尚,只要他帮我找到秘籍,我就定能治好床上这瘫痪之人!”

    自此,三人定居于竹间小屋,高明宇每日根据记忆默写黑血浮屠,和尚我与寒秋风则负责照料赵小姐,为她医治身体。相处一久,几人便不像从前般剑拔弩张。而寒秋风更是对高明宇生出几分欢喜,这孩子不但心地善良,更是十分聪慧,凡是自己讲过的整骨手法,还是药理知识均是一学就会,这样的天赋简直不亚于当初师从药师谷时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