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笔尖下的江湖 > 第六章:梅香迎贵客(上)
    时光荏苒,三年间高明宇的长相身高已与来时大不相同。和林煜景的清秀不同,一双又大又深邃的双眼让他显得格外忠厚老实,加上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轮廓,看上去颇有异域风范。

    已是深冬,一大早梅剑山庄就到处张灯结彩,院内皑皑白雪上到处都有艳红点缀,时不时还会传出几缕梅香。

    桃枝没什么赏景的兴趣,她懒懒的靠在“美人倚”旁打哈欠,虽是一身淡黄的鹅绒袄裙配着兔毛围脖,深冬里却瞧不出一点厚重。一头如瀑布般的垂发随意挽起,鬓旁还散落着几根碎发。远远的见高明宇来,眼神中才透出几分神采。

    “怎么?桃枝姐今天看上去精神不太好啊!”高明宇打趣道

    “你不知道么,我叫桃枝,初春才是我活跃的季节,这都深冬了,可不轮到那多梅花盛开了?”她说着,使了下眼色,让高明宇看着不远处正在忙里忙外的颂梅,说也奇怪这两姐妹几乎长得是一模一样,可这随着年龄增长两姐妹的脾气,衣着都有很大变化。颂梅一身红色薄袄配金丝暗纹长裙,还搭了件兔绒披风,发上插着颗梅花簪子,傲立雪中,楚楚动人。

    “我看未必吧,搁在平常无论春夏秋冬,最闹腾的不都是你?今天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我看这庄里,里里外外都忙得很。”

    “哎,不就是林家本家的大老爷要来,依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看这一个个的忙里忙外,怎么上次我们单老太爷来时也没见有这么大阵仗!

    桃枝话音刚落,只听得外面仆役连声叫道,“来了!来了!”。院子里的人瞬间像炸开了锅,一窝蜂的奔向门外。远远的六匹黑马昂首而来,步履清脆均匀,身姿高大挺拔。上面坐着几位少年,身负长剑,而后紧紧跟着两架架红木马车,马车四柱上挂着几串金铃,叮玲玲,叮玲玲的悦耳声响了一路。等靠近些才看见马车上到处雕刻着牡丹祥云,寓意着荣华富贵,锦上添花。

    林文儒、单芊芊、林煜景,一早便候在门口,看见马车来了,立刻上前迎去。车上帘子拉开,一双纤细柔嫩的小手从里伸出,林文儒愣在原地,这明显不是自己哥哥和嫂子的手,这样冒冒失失的伸出,当真是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

    “青瑶,切莫逗你二叔!”在后的马车忽然传来低沉男声。循声望去一个男人正从车上下来。与林文儒不同,这人满脸络腮胡子,膀大腰圆,身后却跟着个与之不符的绝美妇人。男人名叫林宗阳是林文儒同父异母的哥哥,女人则是他的妻子燕思柔。

    林宗阳上前掀开帘子,抱起坐在第一辆马车中的女孩,女孩看上去也有十二三岁,肌肤胜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打量着周边的陌生人,丝毫不见怯场,反倒有种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感觉。她着鲜红小袄搭配肩上雪白狐皮,坐在林宗阳臂弯,就像一个公主。

    “她长得真美!”林煜景都不由得发出感叹!

    颂梅则不时瞟上几眼暗暗观察“这姑娘生的果真是天生丽质,就连自己引以为豪的相貌,也不得不承认逊色几分,别看她现在年纪尚小,长大了必定是个大美人”。

    “快叫你林叔叔和单婶婶”林宗阳笑道

    女孩倒也恭恭敬敬的照做,只是不见有从她爹爹身上下来给长辈行礼的动作。她环着林宗阳的脖子催促道:“爹爹,我肚子都饿了,我们快进去吧嘛”。

    “弟弟,弟妹,这是我家小五,叫青瑶,都叫我平日里宠坏了,有些不懂规矩,切莫见怪呀!”

    “哪里的话,都是自家人,自家人…………”林文儒本是个极看重规矩的人,可由于自己的生母只是父亲的妾室,从小身份地位就十分尴尬。所以一在自己本家面前,就变得唯唯诺诺。这些年要不是自己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林家人还不屑与他来往。

    高明宇混在人群中,虽非林家人,但是林青瑶这名字他来的这几年也算略有耳闻。传说她自小就能过目不忘,四岁能把诗书倒背如流,六岁习剑普,十岁便能自创剑法,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几人有说有笑的进入山庄,用过备好的酒菜后,便各自带人散去安顿人马。只留着林宗阳与林文儒在大厅内叙旧。

    单芊芊不便打搅,约上燕似锦一同去园子里赏花。孩子们则各自玩去。

    “燕姐姐,我这小地方虽比不得你家,但深冬里梅花却开得极为艳丽,倒是可以赏玩一下”单芊芊见她来时就眉头紧锁,不知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也是头一次看见养的如此美的花,想必平日里都是细心照料着,今天真让我大开眼界”

    “悉心照料倒是不错,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就是偏爱梅花,自从嫁给老爷后,他就在这院子里种满了梅花,常常也不要下人动手,都是自己亲自打理”。

    “那妹妹真是好福气!”她说着眉眼之间透出淡淡忧伤。

    “燕姐姐家里也种喜欢的花吗?”

    她无奈苦笑“我家里的花太过繁杂,脂粉味也太浓,时间一久,就无所谓喜欢不喜欢了,还是妹妹家的梅花能艳压群芳更惹人喜爱。”

    单芊芊听出她话中有话,便不再多说,其实她早就耳闻,林宗阳武功高强,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剑术名家,燕似锦当年肯把独生女儿燕思柔嫁他,完全是因为看中他年少有为,今后又是林家的家主,强强联手,岂不美哉。岂料林宗阳人到中年却越发霸道彪悍,极度纵欲。尽管燕思柔把燕家刀心法作为陪嫁,又连续几年内为他生下五女。终究还是抵不住家里家外莺莺燕燕,姬妾成群。

    “我们此次前来,怕是多有打扰,还请妹妹不要见怪!”燕思柔温声细语道

    “我巴不得能有你这样的一个姐姐天天说说话,哪里会有什么打搅。”单芊芊看着她姣好的面容,眸似秋水,心里不禁感叹,林宗阳守着这样的一个美人竟还不收心,真是太不知足。